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六章 謹青謹紅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14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將一切打點完的安寒煙剛剛坐下,便聽到安雨蝶喧囂的聲音。

安寒煙手撫眉心,一臉無奈,這安雨蝶臉還沒好,又跑來她這受罪?

安寒煙走出房間,慵懶的靠在門栓上,這幅身子嚴重營養不良,這幾天一番折騰下來,竟是累的夠嗆,看來接下來要好好訓練這幅身子了!

安雨蝶看著一院子的聘禮,再看看安寒煙那越發亭亭玉立的臉,越發的不甘心起來。

她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臉上的疤痕,隨即心中一震,這一切都怪她安寒煙!

“來人啊,押住她。”

丫鬟們像往日般紛紛上前,安寒煙冷眼一掃,幾個丫鬟忍不住一顫,竟是不敢在向前半步!

安雨蝶見丫鬟們都不敢再向前,氣得失去了理智,咬牙提起鞭子就向安寒煙抽去。

安寒煙頭也不抬的接住鞭子,一臉的鄙夷“妹妹鞭子使得不太好,姐姐來為你示範。”

說罷,欺身上前,一把奪過安雨蝶手中的鞭子,向還在發愣的丫鬟們抽去!這些以前欺壓過她的人,一個都不能放過!

今天就要打的這些丫鬟再也不敢踏進她的院子!

安寒煙出手狠絕,角度刁鑽,每一鞭都痛得丫鬟們痛哭求饒,卻不至於致命。

安雨蝶見勢不對,轉身便朝院外跑去,安寒煙抬眼看了安雨蝶一眼,不屑的笑了笑。

隨即鞭頭一轉,向安雨蝶揮去,那鞭子似有靈性一般,纏住了安雨蝶的腳踝,安寒煙拿鞭子的手一收一放,安雨蝶便摔了個狗吃屎……

安雨蝶迅速的爬了起來,氣得失去了理智,顧不上自己現在在哪,也顧不上打不打得贏安寒煙。

一股腦的沖向她叉腰罵道:“你和你那個賤婦娘一樣,自以為長了一張狐媚子的臉,就到處勾搭男人,活該死於非命!”

死於非命?這麼說這原身的娘不是病死的,而是另有隱情?

安寒煙戲虐的眸子冷了幾分,抬手便向安雨蝶的臉上打去,安雨蝶受不住這股力道,摔倒在地,安寒煙快速上前,一腳踢向了安雨蝶的肚子。

安雨蝶被安寒煙這全力的一腳,踢得向後滑了幾米遠,後背抵著院中的石桌,安雨蝶痛得蜷縮了起來,臉也被安寒煙打成了豬頭,臉上的掌印分明。

安寒煙向石桌的方向走去,安雨蝶嚇得連忙想退,奈何全身痛得像斷了一樣,根本退不了,安雨蝶盯著安寒煙,眼中全是恐懼。

然而安寒煙只是坐在石凳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緩緩說道“以後,再讓我聽見你侮辱我娘,我就割下你的舌頭,拿去喂狗。”

安寒煙說的如此認真,安雨蝶早已嚇得躺在地上瑟瑟發抖,這真的是她欺壓了十幾年的姐姐麼?

這時一股旁邊的落差感,席上心頭,一時很不習慣以前一直欺壓的姐姐,突然變得這般強勢。

安雨蝶撐著桌子艱難的站了起來,她不知所措的看著把玩著茶杯的安寒煙,低著頭,像一個犯了錯的孩子。

這時,左相和大夫人也趕了過來。

左相看了看滿地躺著的丫鬟,轉頭向安雨蝶和安寒煙看去,只見安雨蝶的頭髮亂成一團,臉上一道猙獰的疤痕,身上的華服也髒的看不出原來的顏色,哪裡有半分千金小姐的模樣?

而安寒煙坐在那裡從容淡定的喝著茶,仿佛沒有注意到他們一般。

大夫人什麼時候見過自己女兒吃過這般苦,頓時心中大怒,抬手就想向安寒煙打去,豈料手剛剛抬起,便被左相一把抓住。

“夠了,不要鬧了,非要鬧得家中不得安寧?”

左相及時阻止了大夫人,看這滿園躺著的丫鬟,再看看囂張跋扈的安雨蝶,大夫人哪是她的對手?

然而已氣昏頭的大夫人哪裡能顧及的上那麼多,只一心想替自己的女兒討回公道。

欲再抬手時,安寒煙眼神一暗,冷眼向大夫人看去,鋒利的眼神如一把刀般刺向大夫人的心,大夫人竟是被安寒煙的氣勢所震懾,不敢打下這一耳光。

大夫人的手尷尬的舉在半空中,不敢打下,也不甘心放下。

左相看著這一幕,感歎著安寒煙竟然有如此之強的氣勢,或許他這個大女兒更適合太子妃之位,只是她與五皇子早有婚約,更何況她母親的死也是他暗自默認的。

想到此左相心虛的看了她一眼,將大夫人舉起的手按了下來。

左相看著安寒煙依然從容的坐在那喝茶,歎了口氣,拉著大夫人與安雨蝶就出了院子。

出了院子,大夫人不甘心的甩開了左相額手,還沒來得及說話,左相便看穿了她的心思。

“葉兒,擺手吧,五皇子對她的重視你已經看到了,還有煙兒的臉…..”

“煙兒的臉會好的,一定會好的!”不等左相說完,大夫人打

斷道。

這些年大夫人的肚子不爭氣,只有安雨蝶這麼一個女兒,大夫人知道身在官宦人家,一張好臉意味著什麼,她一定會想盡辦法治好安雨蝶的臉。

左相看著堅定的大夫人,一臉無奈,看著眼前這個一輩子爭強好勝的夫人,或許他沒有兒子,是上天對他的懲罰。

原本在大夫人進府前,左相不僅有安寒煙的母親這個妻子,還有三房小妾,可在大夫人進府後,他的小妾不是病死就是出家,他需要她母家的説明,而且她也年輕,以後有的是機會生兒育女,也便由著她,可沒想到…..

“唉”左相歎了一口氣,也不願再多說什麼,轉身便朝書房走去。

左相走後,安雨蝶一改往日的囂張跋扈,捂著自己的臉,認真謹慎的對大夫人說道:“娘,安寒煙不能再留了!”

這個道理,大夫人何嘗不懂?上次的蟥毒她就下了死手,卻沒想到那個丫頭那麼命大,不僅沒死,還像換了個人般!讓他們奈何不得!

突然,大夫人像想到了什麼一般,對安雨蝶說道:“蝶兒,是時候叫你外公幫忙了,現在最重要的,是你的臉。”

大夫人回到房中,匆匆的寫了一封信,命自己的貼身丫鬟環兒將信送出,同時喚了謹青謹紅兩個丫鬟入內。

“從今日起,你們兩個去大小姐的院子裡伺候。任務只有一個,得到她的信任!”

謹青謹紅相互對視一眼,兩人都是聰明的人,他們瞬間懂了大夫人的意思,即使心中不願,也只能點頭答“是”。

謹青謹紅走進安寒煙的院子時,安寒煙正在院中持筆劃著什麼。

兩人輕輕走到安寒煙的面前,施禮道:“奴婢們謹青謹紅,奉大夫人之名,以後在大小姐這伺候。”

安寒煙像沒有聽到一般,專心致志的畫著手中的東西,謹青謹紅還施著禮,身子半蹲著,即使有武功底子,半蹲這麼久,退也有些許麻了,左相府都知道這位大小姐的轉變她們,一心想提醒安寒煙她們還施著禮,未起身,看著安寒煙那專心的模樣,卻又不敢開口。

生怕惹了她不快,遣了她們回去,大夫人那,她們是沒辦法交代的。

過了約半柱香時間後,兩位丫頭額頭上已浸著汗,安寒煙緩緩的抬起頭來,將自己畫的東西遞給清兒,吩咐她把這些東西做好後放在院子裡,才慢慢的轉頭朝兩位丫頭看去。

清兒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圖紙,是一些練功之人需要用的東西,只是形狀有些不同,又看了看還半蹲著的謹青謹紅,癟了癟嘴,小聲嘀咕道:“小姐這麼多年都是我一個人伺候的,幹嘛突然派兩個人過來,小姐才不會喜歡你們了。”

習武之人耳朵都極好,傻兮兮的清兒還不知她的話早已被三人聽去。

謹青謹紅的表情越發難看起來,但任然一言不發。

其實從她們兩進院子的那一刻開始,安寒煙就注意到她們了,看她們那輕盈的步伐,安寒煙就知道,這兩位不僅會武,而且武功不弱!

安寒煙不知道大夫人派兩個人過來幹嘛,會武,但絕不會是過來保護她的,猜不到大夫人的目的,索性安寒煙也不猜了。

“起來吧。”聲音一落,謹青謹紅迅速的站起來,還沒來得及鬆口氣,頭上又傳來安寒煙的聲音。

“本想讓大夫人多過一段好日子的,她偏偏總是要自己生事,你們說是不是?”

兩位丫頭愣了一愣,沒想到安寒煙竟直接攤牌。

謹紅率先反應過來,“大小姐說笑了,夫人只是覺得以前虧待了你,又覺得院子裡伺候的人少,才叫我們兩個過來幫忙。”

安寒煙笑了笑,覺得站的有些累了,走到桌前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久久不接他們的話。

見她不說話,謹青謹紅心裡不安的打著鼓,就在兩人想再做解釋的時候。

安寒煙又聲音冷冽,緩緩的開了口道“既然進了我的院子,就要懂規矩,不管大夫人是叫你們過來是幹嘛的,你們至少要記住,這,是我的院子。”

兩位丫頭看著安寒煙的眼神怔了一怔,沒想到安寒煙竟有如此之強的氣勢。

“下去吧,這院子裡的房間你們自己挑一間吧。”

謹青謹紅同時抬頭“是”,本以為安寒煙還要再敲打敲打她們,沒想到這就讓她們下去了?

謹青看著安寒煙這個模樣,開始擔憂了起立,最可怕的是,這個大小姐不按常理出牌,竟是完全看不出她的想法,而謹紅卻因沒有被安寒煙為難,而沾沾自喜著。

安寒煙一直在她們身後觀察著她們的反應,謹青的沉思和謹紅的洋洋得意,她全都放在眼裡。

她剛剛到這個府中,沒有什麼勢力,很多事情不方便自己出手,身邊又只有一個單純的清兒,如果會武謹青謹紅能為她所用,也對她有很大的幫助,只是畢竟是大夫人的人,想收服可能不太容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