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九章 齊陽郡主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12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前國的皇帝昏庸無道,治國無方,名不聊生。

先帝施行了清君側,改國號為東韓,在先帝治國期間,更是使用良策治國,國泰民安,百姓豐衣足食,所以韓姓皇室深得百姓愛戴。

皇上壽宴如期而至,百姓們也紛紛在自家門前掛上了大紅燈籠,為皇上慶賀。

而左相府門前,早早的停了一輛豪華的馬車,裡面坐著雍容華貴的五皇子。

正準備進宮的左相連忙出府迎接,猶豫說道:“不知夜秋公子大駕光臨,下官有失遠迎,只是今日是皇上壽宴,不知五皇子這次來是…?”

五皇子露出一隻潔白的手,掀開車簾,聲音一如既往的陰冷“左相不用管我,我是來接煙兒的,聘禮已下,總要讓父皇看看他未來的兒媳。”

左相聞聲,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手心隱隱出汗“小女清冷慣了,這一趟怕是要公子白跑了。”

不等他說完,身後便傳來安寒煙的聲音“如此,便有勞五皇子了。”

左相和五皇子同時朝安寒煙看去,只見安寒煙一身紅衣,腰間一根腰帶包裹著她纖細的腰,一根絲帶掛在左右手腕,順著她身體的線條垂了下去,一根南紅朱釵將青絲挽起,完美的搭配了一身長裙,裙擺和頭髮隨風飄揚,明亮的眸子如一汪泉水,讓人忍不住陷下去。

只見五皇子一改剛剛的冷冽,不管左相的臉色,連忙跳下了車,牽著佳人便往馬車上走,安寒煙看著他的動作,也不阻止他,仍由他牽著,只是這一幕,她隱隱的覺得有些熟悉。

上了馬車後,安寒煙便不露痕跡的抽回自己的手,靠在馬車的一邊,閉著眼假寐了起來。

一旁的五皇子玩味的盯著她,他知道她沒有睡!他緩緩的伸出邪惡的大手,覆在安寒煙的小手上,安寒煙皺了皺眉,睜開眼睛,抽出自己的手,蔑了五皇子一眼,並不打算搭理他。

五皇子看著她那模樣,竟是愉悅的笑出了聲。

馬車外的默聽到他家公子愉悅的笑聲,不自在的抽了抽嘴角,感覺他家公子只要遇到安家大小姐,就格外容易動怒,也格外容易歡喜。

馬車內,安寒煙挑了挑眉,也是一臉疑惑的看著五皇子,什麼事情這麼開心?而五皇子則手支著頭,悠悠說道“煙兒,有沒有人說過,你很適合紅色。”

安寒煙不答他的問題,抬起頭來,直視他的眼睛,將心中的話說了出來:“我那日不過是幫了五皇子一個小忙而已,五皇子不用幫我這麼多,也不用待我如此好。”

五皇子收起了臉上的玩味,仿佛不認識她般認真的盯著她。

盯了半晌,五皇子轉開自己的視線,垂下頭問道:“煙兒是在怪我這些年沒有來找你麼?”

安寒煙看著眼中全是落寞也失望的五皇子,一時竟不知改說些什麼。她不解他為何要來找她,因為婚約麼?那她又為何要怪他?

糾結了半天,她開口道:“我是說,五皇子這段時間的作為,似乎和傳聞中有所不同,僅僅是因為我們有婚約麼?”

五皇子心中想插了一根針般隱隱刺痛,他認真的盯著她,沒有錯過她的每一個表情,她似乎真的把他忘了……

“你真的忘了麼?你說過,等你長大了會一直陪著我的。”

安寒煙錯愕的看著他,竟從他的眼中看到了一閃而過的憂傷,難道他們以前見過?安寒煙身體裡的記憶斷斷續續,對這個五皇子,竟是一點都想不起來。

她雖然不記得他,但在他面前,她總是安心的,這或許是這具身體的緣故吧,她努力的回想,只覺腦袋一痛,只好放棄。

“對不起,自從上次我從棺材中醒來後,很多事情我都忘了。”

五皇子抬眼,一臉的嚴肅“煙兒,你是指你失憶了?”

安寒煙輕輕點了點頭,不再言語。

而五皇子卻是開朗了一點,失憶總比她故意忘了他好。

“煙兒,對不起,你是左相府的嫡女,我不知道你在左相府過的這樣苦。”

五皇子一臉的歉疚,堅定的說道:“以後,我會護著你。”

會護著她?安寒煙一愣,來到這個世界,重活一世,沒想到竟然有人說會護著她。

前世她活在現代時,是一個孤兒,無父無母,從有記憶開始,她便跟著她義父訓練,從小受到的理念便是想活下去就得冷血無情。

她殺了無數的人,完成了無數的任務,現在竟有人說要護著她?

安寒煙愣了一愣後,輕輕笑了笑,發自內心的說了聲“謝謝”。

雖然他想保護的可能另外一個安寒煙,但聽著他這樣說,安寒煙冰冷的心還是暖了一暖。

接下來的一路,兩人都沒說話,一個處於深深的內疚中,一個則努力的整理著自己過去的記憶,看是否有遺漏。

皇宮規矩

眾多,守衛森嚴,所以到了宮門口,需要下車步行。

五皇子一下車,又恢復了平常冷冽,生人勿近的模樣,襯的旁邊清冷的安寒煙,都顯得親近了幾分。

今年皇上的壽宴同往年一樣,是辦在楓院的,五皇子走在安寒煙的身旁,惹了無數千金的注意,大家都很好奇,那個讓五皇子下了一街聘禮的女子長什麼樣。

安寒煙安靜的在眾人的目光下從容的走著,不驕不躁,一路打量著偌大且富麗堂皇的皇宮,心中暗自震驚,原來古時候的皇宮如此之大,如此豪華,難怪人人都嚮往那個位置!

安寒煙一路張望,嬌弱的身子已顯疲態,終於看到楓院兩個字時,暗暗松了一口氣。

她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她可不想成為第一個參加皇上壽宴,結果還沒到院子就先暈倒的人。

皇上的壽宴並沒有太多的規矩,除了皇上皇后要上座之外,其他的都可以隨意,也算是間接給各位公子小姐一個相識的機會,看中了就可以回去提親。

兩人一踏入楓院,立刻引來了無數人的目光,五皇子本就長得俊美,現在再加上貌美的安寒煙,著實讓人移不開眼。

其中,大部分官員都是參加過安雨蝶生辰的,所以知道安寒煙時左相府大小姐,又聽聞五皇子下了一街的聘禮,見兩人一起來,也並不驚訝。

只是此刻院中一棵楓樹下,一女子緊握拳頭,咬牙切齒的看著安寒煙,眼中全是恨意,這不就是去年向五皇子告白,被當眾拒絕的齊陽郡主麼?

一路上,五皇子都注意著安寒煙的一舉一動,知道她走累了,便尋了處較為安靜的地方,讓她先坐下休息,安寒煙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她剛剛坐下,便看見一綠衫女子,這個女子一張小小的鵝蛋臉,一雙丹鳳眼裡滿是柔情,正亦步亦趨的向他們走來。

安寒煙皺了皺眉,心道難道這也是原生的舊識?怎麼她一點印象也沒有。

在她思考間,那女子已走了過來彬彬有禮道“你就是左相府的大小姐吧,我是齊陽,早就聽聞大小姐樣貌氣質非凡,今日一見,果然貌比白蓮。”

一向從容的安寒煙忍不住手抖了抖……貌比白蓮?這真的是誇人麼?

安寒煙抬起頭看她,知道她不是原身舊識,就沒什麼好顧慮的了,“謝謝誇獎,你也貌似白蓮,你比白蓮還白蓮。”

安寒煙本就覺得齊陽這個名字很耳熟,看見齊陽那眼神,總是有意無意的向旁邊的五皇子瞟,但五皇子仍然清冷的喝著茶,頭也不抬一下,仿佛這個齊陽不存在一般。

安寒煙瞬間想了起來,聽說去年有個叫齊陽的,向五皇子表白,被當眾拒絕,如今看來,這個齊陽郡主,還沒有放棄啊。

安寒煙了然的看了看齊陽,原來莊公之意不在酒啊。

齊陽臉微微泛紅,眼中的柔情看的安寒煙都要醉了,可五皇子依然是頭都不抬一下。

齊陽見五皇子無視她,又轉頭對安寒煙繼續道:“煙兒妹妹,姐姐累了,可否坐下討一杯茶水喝?”

安寒煙一愣,齊陽一個郡主身份,竟然問她能否坐下?

安寒煙轉頭用看戲的眼神盯了盯五皇子,這是他的事,他自己決定。

五皇子余光看到安寒煙那一副了然的表情,外加一雙看戲的眼神,心裡很不爽,她可是他的未婚妻!難道她就一點反應都沒有?

齊陽見安寒煙轉頭看向五皇子,心裡打起鼓來,五皇子慢慢放下手中的茶,仍然一句話都沒說。

“齊陽郡主,我這個姐姐一向心高氣傲的很,看她這樣子怕是不想和你同桌啊。”

齊陽也正等著五皇子的答覆,見突然有人插嘴打擾,臉色變了變。

不過還是很快便恢復了正常,一臉笑容的轉身“原來是左相和二小姐,既然煙兒妹妹的家人都來了,那齊陽也不便叨擾了,先行告退。”

安雨蝶看著齊陽那張清雅的臉,雖不如安寒煙的貌美高貴,卻多了一份靈動可愛,五皇子眼睛有問題麼?放著這麼好的女子不要!

齊陽退下後,左相微皺的眉頭體現了他心中的不悅,瞟了瞟旁邊的五皇子“煙兒,第一次進宮,該有的規矩還是要有的。”

只見安寒煙不答他,只一臉認真的盯著安雨蝶的臉,雖然她不是大夫,但她在現代時,經常受傷,對傷和毒都是很瞭解的。

憑安寒煙的瞭解,安雨蝶的臉傷成那樣,是不可能好起來的!可如今安寒煙看著安雨蝶那清秀的臉,哪有一絲傷痕?

“煙兒,宴會要開始了,我們過去吧。”這時,一直沉默的五皇子開口提醒道。

“嗯”

就在安寒煙起身時,五皇子假意扶她,湊近她低聲道:“有一種藥,可暫時遮蓋傷痕,但不能碰水。”

安寒煙勾了勾唇角,瞬間了然。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