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十章 皇上的壽宴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55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兩人看似親昵的動作,卻是刺痛了安雨蝶的心,安寒煙憑什麼這般讓人寵著?連站起來都要人扶。

“姐姐可要小心了,不知道的還以為姐姐已經有孕了,連起身都要人扶。”

只見五皇子抬手一揮,掌風“啪”的一聲,打到了安寒煙的臉上。

此刻不僅安雨蝶呆住了,安寒煙和左相也呆住了。不是人人都說五皇子為人清冷寡淡麼?如今這是……轉性了?

只見此時已驚呆眾人的五皇子還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左相,二小姐愉悅了,我的聘禮已下,煙兒已是未來的五皇子妃。”

被五皇子冷冽的眼神一瞟,左相立即低頭“是臣教女無方。”

而此時捂著臉的安雨蝶即使心有不甘,也只能低著頭不敢再說話了,但那陰狠的眼神卻越發的兇狠起來,她未來是要成為太子妃的,一個五皇子妃又怎樣?

左相幾人回到宴席中剛剛坐下,就見另外一個方向走來幾人。

帶頭的是一個龍袍加身的皇上,皇上雖到中年,但仍然相貌堂堂,一雙有神的眼神如利劍般,眉宇間都是高貴傲氣,也難怪那些皇子們都生的如此出色。

皇上的旁邊是鳳袍加身的皇后,看得出皇后保養的很好,本是和皇上同歲,但她看起來也就三十出頭的模樣,樣貌雖算不上出眾,但卻自帶威嚴。

見皇上皇后到來,眾人紛紛起身行禮。

“大家平身吧,今日不必拘謹。”

“是”

眾臣剛剛坐下,安雨蝶便起身向前,走到宴席中間,嬌羞的看了太子一眼後,對皇上說道:“今日皇上壽宴,臣女安雨蝶準備了一支舞送給皇上。”

安寒煙冷眼看著安雨蝶,這個妹妹到底是有多蠢啊?就算想引起太子的注意,也不至於這麼迫不及待吧?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想入皇上後宮了。

雖然眾女都準備了點小才藝,準備大展身手,為自己博個好的郎君,但這安雨蝶也太著急了吧!

其實也怪不得安雨蝶,實在是上次留給太子的印象太差,這一次一定要扳回一層,所以心急了些。

太子看著她,眼中閃過一絲厭惡。

皇后打量著安雨蝶,雖然她著急了點,但行為舉動還算得體,長得也是嬌俏動人,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你是左相之女吧,倒是生了一副好摸樣。”

皇上將皇后的滿意一一收入眼底,對著安雨蝶道:“那就開始吧。”

安雨蝶低頭一笑,她的這一支舞準備了三個月,本想在自己的生辰上跳給太子看的,沒想到那天卻出了那樣的意外。

安雨蝶退後一步位於院中央,琴聲已響起,安雨蝶一襲粉衫翩翩起舞,將她的嬌俏靈動體現的淋漓盡致,尤其是看向太子那欲語還羞的眼神,竟是讓厭惡她的太子都癡了癡。

隨著琴聲的漸漸消失,安雨蝶的一支舞也順利結束,安寒煙依然是一副冷漠的模樣,安雨蝶這支舞雖然跳的好,但是和她在現代看的舞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安雨蝶看著眾人的反應,謝了禮後,得意的退回了自己的位置,左相看著自己女兒的表現,開心的合不攏嘴。想著安雨蝶的太子妃之位還是有希望的,竟是完全忘了安雨蝶現在的臉只是蓋了一層藥。

以往皇上的壽宴,臣女們都是按照身份品階來進行表演,如今齊陽郡主竟被相府的千金搶了先,自是不服氣的,在安雨蝶退下後,也連忙上前。

“皇上,聽父親說皇上喜歡南國的琴曲,齊陽特地去學了來,彈給皇上聽。”

齊陽郡主的父親是東韓皇城唯一一位異性王爺,和皇上是結拜兄弟,感情甚好,所以皇上平常也把齊陽當自己的女兒一樣對待。

“齊陽有心了,今日你的父親染了風寒來不了孤的壽宴,你回去當叫你父親注意身體啊。”

聽聞皇上的叮囑,齊陽莞爾一笑,“謝皇上,齊陽一定認真叮囑父親。”

正當齊陽走到了琴面前想要開始時,安雨蝶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她站起來,再次上前,眾人都是疑惑不已,難道這二小姐想要再表演一次?

“皇上,臣女的舞姿其實不及我的姐姐安寒煙,不如讓姐姐和郡主共同合作一曲。”

安雨蝶的舞姿本就算上乘,眾人一聽安寒煙更甚,紛紛來了興趣。

五皇子手持酒杯的手往桌上狠狠一放,發出一聲輕響,眼神微眯,坐在他身旁的人都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聽著他低聲道“這個女人真是不長教訓!”

別人不知道,但是左相是清楚的,安寒煙根本就不會跳舞,雖不喜這個女兒,但終究是左相府的人,丟臉也是丟的左相府的臉,當安雨蝶提出這個建議時,左相的心就一直懸著,怕皇上應承。

就在眾人心思百態時,皇上突然說道:“如此甚好。”

眾人同時向安寒煙看去,只見當事人正一臉淡然的喝著茶,仿佛大家談論的不是她一樣。她緩緩的放下手中的茶杯,對著安雨蝶嘲諷一笑。

安雨蝶本等著看安寒煙出盡洋相,但看著安寒煙那一笑,突然開始不安起來。

安寒煙在眾人的注視下,走的了宴席中央“臣女左相府嫡女安寒煙願為皇上獻舞。”

安寒煙提高音量,刻意將嫡女二字吐得特別清晰。

此時安玉蝶和左相的臉上都不

自覺的白了幾分,人人都知道安寒煙的母親已死,如今的大夫人是安雨蝶的母親,這個嫡女之位理應是安雨蝶的。

但因為安寒煙的母親出自定國府,她這樣一說,卻沒有任何人覺得有不對。

五皇子看著那個自信高傲的女子,她總是能給他帶來驚喜,如此想著,心中的擔憂也慢慢放下。

坐在琴前的齊陽雖一句話不說,但輕皺的眉頭還是體現了她的不悅,可皇上都發話了,她能有什麼意見?只能迅速的調整了自己的表情,開始撫琴。

隨著齊陽手下的琴聲,安寒煙也開始了舞動,一身本就好看的移不開眼的紅衣,隨著她的舞動而紛飛,她將衣上的絲帶取下,拿在手上輕舞,風姿萬千,踏著細碎的舞步,步步生蓮,手中的絲帶像是有生命般在她手中舞動。

此時的安寒煙柔美卻不失優雅,眾人竟是看癡了去,完全忽略了齊陽郡主的琴聲,誰也沒有想到安寒煙竟會以一根絲帶為舞,如果第一次看安寒煙,覺得她美得像天上的謫仙的話,那現在舞動的安寒煙,則是像一隻靈動的精靈,她的絲帶就是她的翅膀。

五皇子目不轉睛的盯著安寒煙,這是他第一次覺得,或許他一點也不瞭解她的煙兒。

齊陽一直注意著五皇子的一舉一動,見他眼裡全是安寒煙,嫉恨瘋狂的吞噬著她,手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力道,只聽“叮兒~”的一聲,琴弦便從中間斷開。

琴斷舞停,不少人都覺得遺憾,齊陽連忙上前向皇上告罪,皇上也沒有怪罪,便另兩人退下了。

經過安寒煙的表演後,其他的千金小姐也不願再表演。而安雨蝶的那支舞也成了抛磚引玉。

齊陽郡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神色黯淡,對安寒煙更是嫉恨了幾分。

此時眾人都還在回味剛剛安寒煙那支絲帶舞,誰也沒有注意到齊陽郡主的手被琴弦劃傷,鮮血淋漓。

安寒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對著身旁的安雨蝶挑釁一笑,氣得安雨蝶牙癢癢。

安雨蝶本想讓安寒煙出醜的,誰知道她什麼時候學了一支這麼古怪的舞,這樣一來,反倒是幫了她。

安寒煙見到安雨蝶氣急的樣子淡然一笑,她突然感覺到一道炙熱的目光,隨著這道目光的方向,她抬頭,看到了緊盯著她的五皇子。

她微微低頭,不敢看他,她不知道他看的是自己還是原身。此時,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的眼中閃過一絲憂傷與孤寂。

很快,宴席便進入了高潮,眾人都吃著、喝著、談論著,太子之位已定,三皇子、二皇子、五皇子在宴席中也分別被封了王爺。

三皇子韓淩被封為了淩王,遠在邊關的二皇子韓權被封為權王,而五皇子夜秋則被封為夜王,眾臣更是紛紛上前祝賀。

而此時的安寒煙,身邊也是圍滿了各位官員的千金,一則是想巴結未來的夜王妃,二則是安寒煙身上的華服太好看,都想問問是出自哪家店鋪。

坐在安寒煙旁邊的安雨蝶見眾人都圍著安寒煙,自己卻被忽略,更是氣得發狂,在一旁喝著悶酒,但那眼光,卻還是在太子身上。

眾人都在做著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誰也沒有注意到,上面手持酒杯的皇上一直打量著這左相府的大小姐。

宴席將至,只顧埋頭喝酒的皇上也有了醉意,看著下面安寒煙滿意的點了點頭,小聲的嘀咕道:“惠兒,你替夜兒挑了一個好姑娘啊。”

正想去攙扶皇上的皇后聽到“惠兒”二字,手一抖,眼中閃過一絲妒意,原來皇上這麼多年從未忘記過那個女子!

而被封為夜王的五皇子這邊,因為平時性格冷冽,只有幾個交好的官員過來慶賀後,便只剩下他自己一個人了。

他看了看安雨蝶的方向,對身後的暗衛說了些什麼,眼中閃過一絲算計,那暗衛同情的看了安雨蝶一眼,便轉身走開了。

沒過多久,一宮女端著酒水上來為各位添置酒水,在經過安雨蝶身邊時,不知是誰狠狠的撞了她一下,她一時沒穩住身形,酒瓶滑落,酒水剛好灑在了安雨蝶的身上。

安雨蝶本就氣悶,如今見宮女將酒水灑在了自己臉上,更是立刻站起,不由分說的一巴掌打在了那個宮女的身上。

受不住那力道的宮女“啊”的一聲便倒在了地上,隨著這一聲尖叫,原本喧囂的宴席突然安靜了下來,紛紛朝這邊看來。

看著躺在地上的宮女,再看看臉上濕漉漉的安雨蝶,大家瞬間明白發生了什麼。

隨著宴席的安靜,安雨蝶也意識到自己衝動了,這是在皇上的壽宴,心中不由升起一絲懊悔。

她拿手稍微擦了擦自己濕漉漉的臉,隨著她的動作,眾人忍不住“嘁”的倒吸一口氣,現在的安雨蝶哪有剛剛那嬌俏的模樣,臉上那幾道猙獰的傷疤,無一不宣告著她已毀容的事實。

安雨蝶看著大家的反應,突然反應了過來,自己的臉不能碰水,眼角餘光悄悄看了看太子的反應,眼中是說不盡的嫌棄,安雨蝶終於受不了,捂著臉哭著跑出了楓院。

原本對安雨蝶甚是滿意的皇后眼中,也是閃過一絲厭惡。

韓夜秋看著安雨蝶的背影,拿起手中的酒杯輕抿的一口,剛好擋住了他上翹的嘴角,腹譏道“敢算計我的女人,總要付出點代價,哪怕是沒有算計成功。”

經過這一鬧,眾人都沒了什麼興致,再加上皇上已經酒醉,皇后只好散去宴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