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十三章 走出深閨人結識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65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走到左相府門口時,平常天塌下來都沒心沒肺的六公主,小臉卻不爭氣的紅了紅,夜王好奇的撇了撇她,很是好奇左相府中誰有這麼大的本領,突然想到左相府只有左相一個男子,夜王的臉色不由的黑了黑。

而六公主還沒有意識到自家哥哥的變化,一心沉浸在小女兒的思緒中。

夜王尷尬的咳了咳,該不會他這妹子真看上左相那老頭兒了吧,夜王無奈,手按了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穎兒,那左相的兩個女兒都跟你差不多大了。”

韓穎兒一聽,原本通紅的臉瞬間白了下來,故作生氣的對著夜王吼著“五哥哥,你想到哪去了,才不是了。”雖然外界都覺得夜王清冷至極,不好接觸,但韓穎兒從小跟在他身邊,胡鬧慣了,對他自是不怕的。

他們一下馬車,守門的護衛便去通知了,出來迎接時想著安雨蝶挨那兩耳光,心裡還隱隱擔憂,但看見平常冷冽的夜王正和公主說說笑笑,瞬間放下心來。

夜王看了看等在門邊的左相,又恢復了一貫的清冷,反觀韓穎兒,倒是興沖沖的跑到左相面前“左相大人去忙自己的吧,無需這麼客氣,我們今日來,只是想來看看我那嫂嫂。”

左相愣了老半天,才反應過來,六公主說的嫂嫂是他的大女兒安寒煙。

左相暗暗腹譏,還沒過門了,怎麼就嫂嫂了,但他也不敢表現出來,只連忙應和道“是的,公主,下管這就命人帶你們去小女的院子。”

夜王和六公主到安寒煙院子時,清兒正給周宇送圖紙去了,所以院中就只有安寒煙和謹青謹紅三人。

安寒煙一向是個話少的,謹青謹紅又很拘謹,安寒煙不說話,她們自不敢多話,平常清兒在還能讓這個院子熱鬧熱鬧,而如今她出去了,這個院子正出奇的安靜。以至於夜王他們到來的腳步聲也是格外的明顯。

安寒煙放下手中的書,用手撫了撫眉心,以為又是誰趕著來她這受欺負了。

就在她思考時,一聲少女傳來“嫂嫂。”

安寒煙抬頭,眉梢抽了抽,嫂嫂?抬頭望去,只見那個答字謎的姑娘開心的朝她跑了過來,嘴裡還喊著“嫂嫂。”

夜王看著自家妹子的表現,甚為滿意,完全忽略了安寒煙還沒過門這個小細節。

安寒煙看著跟在六公主後面得意的夜王,嘲諷道:“原來夜王會走門啊,我還以為夜王只會翻窗了。”

韓穎兒一聽,頓時好奇起來,她這個哥哥雖不像外面傳的那麼清冷,但也確實是個高傲霸道的主,想要的東西都會直接搶來,不要的看都不會多看一眼,什麼事竟讓他翻窗了?

感受到自家妹子疑惑的目光,夜王尷尬的咳了咳,並不打算理她。

韓穎兒也識趣兒的轉移了自己的目光,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安寒煙的身上。

“嫂嫂,你長得真好看。”

“嫂嫂你那日跳的舞真好看,能不能也教教穎兒啊。”

“嫂嫂,你看我今日這衣裳是不是和你那日的特別像。”

“嫂嫂,你長得和你表哥真像”

安寒煙本就是個不太會處事的,在前生更是沒什麼朋友,組織裡接觸的人也是一個比一個冷,身邊的人也就清兒話多點,如今遇到如此熱情的穎兒,一時竟不知該如何作答。

只是……她實在是搞不懂,她和葉軒哪裡像了?這絕對是安寒煙穿越以來,最受打擊的一次!

夜王見安寒煙被自家妹子纏的 亂了心神,溫柔的笑了笑,哪有半分平常孤傲模樣?抬手便把韓穎兒拉了開來,提醒道:“你今日喊我來找你嫂嫂應該是有事吧?”

韓穎兒小臉一紅,對安寒煙到“嫂嫂,我想見見你表哥。”

安寒煙雖疑惑葉軒那個浪蕩公子怎麼會結識韓穎兒,轉眼看夜王也是一臉疑惑,但又不好過問,畢竟別人都提出來了,只是可惜了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謹青”安寒煙思考了片刻開口“去請葉公子過來一下。”

“是”謹青應下後,便轉身往院外走。

當謹青走到院外後,韓穎兒想了想,便追了出去,低聲對謹青說道:“等下你見到他,你就說‘走出深閨人結識’他自會懂得。”

見謹青應下,她才安心的回到安寒煙的院子。

王韓夜秋見狀,只一個勁的感歎“女大不中留啊。”又轉頭詢問道“你那表哥究竟是什麼人物,讓我這六妹妹迷成這樣。”

安寒煙用手撫了撫眉心,無奈搖了搖頭,低聲說道“前段時間調戲我,被我把他右手折了,其他的並無印象。”

韓夜秋注意到她似乎特別喜歡用手撫眉心,難道有很多心事?

然後又想到葉軒這個人,韓夜秋的眼神冷了冷,調戲他未婚妻?勾引他妹子?韓夜秋暗暗決定,要好好懲治一下這個葉軒。

默在暗處看著韓夜秋的表情,心中思忖著看來又有人要倒楣了。

謹青到葉軒處,將六公主的話一一轉達,六公主說了,葉公子自會明白,可是見葉軒也是一臉疑惑的樣子,謹青就更不懂了。

葉軒雖不懂那句“走出深閨人結識”是什麼意思,但聽著是嬌俏的六公主找他,他也很是歡喜,心中暗自會錯意,以為這位公主那句話是在給他告白,想著又能抱得美人歸,尤其還是一公主,心裡就樂滋滋的。

當葉軒到安寒煙的院子時,看到的就是一臉期待的六公主,黑臉的夜王,還有仍然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安寒煙。

葉軒裝出一副文雅公子的模樣向夜王和六公主行了行李。

但韓穎兒卻是懵了,轉身對安寒煙到:“嫂嫂,你找錯了,我要找的是嫂嫂的哥哥,不是這個醜八怪。”

饒是安寒煙此刻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而黑臉的夜王,臉色也有所緩和。

葉軒的眼中閃過一絲怒氣,認為是安寒煙串通公主來侮辱他,他握了握拳頭,卻是敢怒不敢言。

這時安寒煙開口“公主可能誤會了,我沒有哥哥,外來的公子,也只有葉表哥一個。”

葉軒見沒自己什麼事,正想轉身走時,夜王卻突然開了口“這就想走了?”

三人的目光都轉向了韓夜秋,不知道他想幹嘛,只見他半天不語,葉軒卻是等不及了。

“不知夜王有何吩咐?”

韓夜秋卻是眼都不抬一下,聲音冷冽“調戲了本王的王妃就這樣走是不是太過輕鬆了?”

葉軒一愣,顯然沒想到韓夜秋十幾年不管安寒煙,卻在這時候發難“夜王誤會了,不是我調戲煙表妹,反而是煙表妹突然向我偷襲,折斷了我的右手。”

安寒煙就靜靜的看著兩人,也不插嘴,顯得這件事好像與她無關一般。

葉軒一直等著韓夜秋說話,正當他以為韓夜秋要放過他時,韓夜秋卻發話了。

“默,將葉軒公子送回去,讓他兩個月出不了門,並向定疆侯府發書一封,葉二公子調戲了夜王妃,要個交代。”

“是”默應答一聲,就快速的從暗處出來將葉軒一提。

葉軒本就處於氣憤中,這夜王竟把白的說成黑的,他就抬了一下安寒煙的下巴,什麼都沒做就折了右手,現在還要定疆侯府給他交代?

葉軒拿出摺扇就向提著他的默出手,韓夜秋見此,拿起桌上的茶杯蓋子便向葉軒的膝蓋砸去,只聽“嘣”的一聲,葉軒就跪到了地上,默則迅速的將葉軒提出了院子,後來怎麼處理了,就無人能知了。

看著韓夜秋出手的安寒煙卻在思考著,這個夜王武功果然深不可測。

思考了半天的韓穎兒,越發的不解起來,她的暗衛明明看到那個公子回了左相府,並且安寒煙和那公子有七分相像。

“嫂嫂,那你還有沒有在府外的表哥了,他在哪裡?”

安寒煙看著韓穎兒,還是認真的思考了一下,但是記憶裡真的沒有什麼表哥,連定國將軍府的人全部死在了戰場上這事,都是清兒告訴她的。

安寒煙搖了搖頭。

韓穎兒卻是急了,怎麼會沒有了?他還和我一起猜字謎,還送我護顏霜。

此話一出,安寒煙卻是愣住了,原來韓穎兒找的是和她只有一面之緣的自己!

安寒煙看著韓穎兒那失望的小臉,正躊蹴著怎麼開口時,清兒卻回來了。

“小姐,我回來咯,我從外面買了桂花糕,快來嘗嘗。”清兒平常跟著安寒煙隨意慣了,反正左相府現在也沒人敢把她怎麼樣,還沒有進院子就開始喊。

清兒一踏進院子,愣了愣,一直清冷的院子今天怎麼這個熱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