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十五章 忘記仇恨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293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當安寒煙走出院子時,看到的就是跪在地上,低著頭的四個殺手,還有把整個院子包圍的暗衛,以及在旁邊冷著一張臉的夜王。

見安寒煙出來,那個之前帶頭的殺手首領,連忙磕頭道“屬下不知是王妃,還請王妃恕罪。”

這些殺手長期處於黑暗處,自是不知他家主子向左相提了親,如果知道的話,早就見葉軒的時候就先把葉軒殺了。

安寒煙自然知道這跪著的幾個殺手不可能是韓夜秋一夜之間馴服的。

她疑惑的看著一言不發的韓夜秋,韓夜秋學者她的模樣,也用手撫了撫眉心說道:“這是隱寒門的人。”

安寒煙眉頭一皺,自是沒聽過“殺手組織?”

“恩。”

“你的人?”

韓夜秋也沒打算隱瞞“恩。”

“那為何殺我?”

韓夜秋踢了踢那跪著的殺手首領:“你來說。”

那人也不遲疑“王妃,是葉軒拿著隱寒門的信物,要求我們殺你,而我們不知你是王妃。”頓了頓,又將頭埋了下去“還請王妃恕罪。”

“行了,我知道了,你們走吧”安寒煙本就是殺手出身,也知道殺手組織的規矩,也不打算為難他們,暗暗的將仇記在了葉軒身上。

見安寒煙放過四個,他們紛紛叩謝之後,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韓夜秋見狀,想了想,喚道“默,通知所有人,左相府大小姐安寒煙是夜王妃,以後見她如見我。”

安寒煙聽此,也不矯情,反正他們早晚是要成親的,她不認也得認。

安寒煙見守著院子的那些人紛紛撤離,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韓夜秋連忙跟上,安寒煙頭望瞭望天,無奈道:“夜王,我們還沒成親了。”她雖對夜王不反感,但她也做不到對誰親昵。

誰知跟在她身後的夜王不似剛剛在院外的清冷模樣,無賴的說著:“煙兒,你遲早都是要嫁我的,更何況,剛剛我看了煙兒了,就更得對你負責了。”

說完,完全是一副地痞模樣,坐在桌前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不願走了。

安寒煙見他提剛剛那事,嬌嫩的臉龐紅了一紅,小臉一繃,決定將無恥的夜王殿下扔出去。

說時遲那時快,安寒煙立即出手,扣住了韓夜秋的衣領,韓夜秋對著安寒煙寵溺一笑,便將那扣著她衣領的手握在了手中。

安寒煙見此,眼神冷了冷,平常人肯定會被她此時的氣勢所震懾,然後她面前坐的夜王仍然是滿臉笑意,不動如山。

正當安寒煙想再出手時。

“煙兒,對不起。”

安寒煙舉起的手僵在半空中,不知道夜王道的是哪門子的謙,相反他還救了她。

“煙兒,當默匆匆趕回來告訴我這次的目標是你時,有那麼一瞬間我真的亂了心神。”

韓夜秋繼續說著,安寒煙卻不知該怎麼面對他的一腔深情。

“你上次問的那個問題,我也想過了,第一次在樹下見你時,我就感覺你和小時候不同,再沒見到你時,我會不斷的思念你小時候,可後來,我卻對你小時候的記憶越來越淡了。”

韓夜秋抬頭,看著一直躲避他眼神的安寒煙。

“我開始總是想往左相府跑,看到你受欺負,我就想殺人,可是我不能,因為我只是個夜王,我現在在

朝廷的權利,只夠我保護你,煙兒,我喜歡你,我很慶倖,在我沒能力保護你的那些年,你比我想像中的更堅強。”

安寒煙愣在原地,腦袋卻開始痛起來,在安寒煙的腦袋裡,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翻滾。

“煙兒妹妹,母后說你長大了就會嫁給我,真好……”

“煙兒妹妹,你的母親雖過世了,但你還有我……”

“煙兒妹妹,我的母妃去世了,我不能再呆在宮中了……”

“煙兒妹妹,我要離開你幾年,等我足夠的強了,我就來娶你……”

這個少年是誰?安寒煙捂著頭,韓夜秋連忙起身“煙兒,你怎麼了?”

安寒煙緩緩抬起頭“夜秋哥哥?”

韓夜秋面上一喜“煙兒你想起來了?”

安寒煙痛苦的捂著頭,腦海裡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小煙,把這一切都忘了,不要活在仇恨中。”

是義父的聲音,安寒煙痛苦的喊了一聲“義父,不要”,便暈倒在了韓夜秋的懷裡。

韓夜秋焦急的將她放在床上,知曉清兒已醒來,連忙喊她進來伺候。

清兒進來時,看著自家小姐暈倒在床上,連忙撲過去大哭,她害怕,她害怕安寒煙像以前一樣受欺負,想起上次安寒煙身中蟥毒,差點死去,哭得更大聲了。

坐在桌前的韓夜秋終於看不過去,聲音冷冽“喊你進來是伺候她的,不是讓你哭得。”

清兒身子一顫,這才意識到身後還有個人,見是夜王,硬是嚇得頭也不敢抬,在安寒煙母親死之前,清兒並不是安寒煙的貼身丫頭,所以清兒小時候不曾見過夜王,對他仍是清冷的印象。

清兒吸了吸鼻子,也不敢再哭,開始拿準備好的熱毛巾,給自家小姐擦拭身體,見一切都弄好了,抬眼看了看一動不動的夜王,便自己退了出去。

安寒煙醒過來時,見到的就是盯了她一晚上的韓夜秋,只是他一夜沒睡,一襲白衣也早已皺皺巴巴,比平時少了一份優雅與風姿。

韓夜秋見安寒煙醒來,瞬間眼中放光,一臉希冀的看著她“煙兒,你記起來來了?”

安寒煙搖了搖頭,她只記得她義父那句“小煙,把這一切都忘了,不要活在仇恨中。”可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了?

安寒煙轉頭,看著韓夜秋一臉的失落,突然想起好像在她暈倒前,是喊了一句“夜秋哥哥”,難道是這具身體裡的意識?

韓夜秋確定了安寒煙沒有想起來任何事後,對她叮囑了幾句注意身體的傷之類的,便轉身離開了。

而安寒煙卻開始思考起了那句話話,那是她義父的聲音,她從小無父無母,是她義父從小收養了她,教她武功,教她刺殺,教她隱藏,帶她走進了殺手組織。

她的義父也是前一任殺手組織首領,可就在她率先完成任務,成為首領的那一天,她義父就消失了,無論她怎麼找也找不到。

那句話她確定是她義父的聲音,可是她就是想不起來是他什麼時候說過那句話,忘記仇恨?她又有什麼仇恨了?

安寒煙暗自搖了搖頭,前世的事情,現在想又有什麼用了?已經身處這個陌生的世界,那就在這個世界好好生活。

安寒煙想起昨夜刺殺時,謹青謹紅也有出手相救,看來她們不知殺手是誰找來的,不過,或許敲打敲打兩人,還能為自己所用,尤其是謹青,處事一向認真謹慎,又會武,而她身邊正是用人之時。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