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十六章 給我掌嘴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42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安寒煙看了看自己的傷口,這次的刺殺使她意識到,她現在還不夠強,遇上真正的高手和殺手還是不能應付。

“謹青,你進來一下。”正在清掃院子的謹青淡然一笑,並無多大反應,仿佛早有料到一樣,而一旁的謹紅卻是愣了。

謹青走進安寒煙的房間,見安寒煙此刻正閉著眼睛沉思著什麼,安寒煙不說話,謹青也不打擾,就靜靜的站在旁邊候著。

安寒煙緩緩的睜開眼睛,說道:“謹青,我知道你是大夫人的人,我也不知道你們來我院子有什麼目的,但是你們昨夜救了我,謝謝。”

安寒煙悠悠的說著,也不看她。

謹青恭敬答道:“昨夜奴婢也沒有幫什麼忙,不敢居功。”

“那你可知昨晚是誰派來的人?”

謹青見安寒煙如此問,卻是猶豫了片刻,她深知安寒煙的聰慧,她都能猜到的事,更何況是安寒煙了,她皺著眉頭,不知如何回答。

安寒煙瞟了她一眼,看出了她的糾結“直說就好,你出了這個門,就當你沒說過。”

聽安寒煙如此說,謹青吸了一口氣道:“起初,奴婢猜測是大夫人或者是葉二公子,但後來,那些刺客武功高強,奴婢就不敢確定了,據我所知,大夫人身邊的人數我和謹紅武功最好。”

安寒煙聽著她的判斷,臉上雖沒多大變化,但心中卻是很滿意“那你是為何要跟著大夫人,你有沒有想過更好的選擇?”

謹青沒有立刻回答她,一直沉默的樣子倒似在認真思考著,安寒煙也不著急,靜靜的等著她的答覆。

約莫一盞茶的時間,謹青沒有說話,倒是先笑了起來。

“小姐,我自小就就因會一點武功,便被家中賣到左相府做丫鬟,雖沒體會過父母之情和姐妹之情,可我做不到當他們不存在,有時候看著你和清兒,我會覺得或許如果我沒有被賣掉,也是這樣和妹妹們相處的吧。”

謹青眼睛紅了紅“呆在小姐身邊這麼久,我知道小姐並不是普通之人,但….我的家人還在大夫人手上,我不能棄他們不顧,所以,我不能投奔大小姐。”

謹青雖拒絕了安寒煙,但是安寒煙卻並不惱怒,反而笑了笑,反而比平常的清冷多了幾分溫和,她果然沒看錯人,如果是一個連自家親人都不顧的人,她也不敢要。

“恩,我知道了,你出去時幫我喚謹紅進來吧,切記,我今日所說之事不可洩露,包括謹紅。”

“是”謹青知道,安寒煙這是為自己好,謹紅一向衝動,想必也不是安寒煙需要的,只是為了不讓人多想,她也得喚謹紅入內,如此想著,謹青心中又對安寒煙多了一份感激。

謹紅進來時,安寒煙卻不似之前那般直接和溫和,但還是先針對刺殺事件,道了謝。

“謹紅,謝謝你昨日願出手相救。”

謹紅一聽,不似謹青那般推辭,反而把開心都表現在臉上,畢竟她的任務是取得安寒煙的信任,她救了安寒煙,是不是也讓她多信她一份了。

安寒煙看著謹紅開心的模樣,低頭嘴角一勾,她自是知道謹紅在開心什麼,只是不知如果她知道那些殺手是大夫人和葉軒找來的,而她剛好破壞了她們的計畫,會是什麼表情。

然後安寒煙隨便問了她幾個問題,便也讓她出去了,如此一來二去的,安寒煙心中也有了個大概的計畫,謹紅,自是不能再留了,得想辦法打發了。

安寒煙的傷雖傷的不重,但無奈這具身體底子實在太差,只是受了一點傷,就累的慌,也困的慌,於是解決了謹青謹紅的事後,這一天,安寒煙就只能在自己房間裡面度過了。

本以為這一天應該都會很安靜,結果夜間,韓夜秋卻又來了,安寒煙都覺得他在左相府呆的時間快超過他呆在夜王府的時間了,只是這一次,他還多帶了一個人。

韓夜秋一翻進窗戶,就像邀功一般開心的說道“煙兒,經過這次事後,我決定讓白音留下保護你。”

安寒煙轉頭看了看韓夜秋身後那男子,一襲乾淨俐落的黑影,看那身形,安寒煙覺得很眼熟,隨即看到他腰間的軟劍和心虛的眼神,瞬間了然,原來是那刺殺小分隊的首領。

安寒煙自知現在自己的武功還沒恢復到巔峰時期,也不拒絕。

更何況,她自身在現代時本就是最好的殺手,到這來後,知道了隱寒門這個殺手組織後,也是很好奇,只是安寒煙一向都把自己偽裝的很好,喜怒不露於形。

“如此,就謝謝夜王了。”

見安寒煙同意,韓夜秋暗自松了一口氣,總覺得這就是安寒煙接納他的開始。

而白音早在安寒煙同意他留下的那一刻開始,他就隱在了黑暗之中。

韓夜秋見白音退下,又詢問了下安寒煙的傷勢,知道她無礙,只是需要多休息時,也回了夜王府。

畢竟現在,有白音在,他就放心了,至少不擔心安寒煙的的安全了,至於安寒煙的感情和記憶方面,則還需要韓夜秋繼續努力。

經過兩三日的休整,安寒煙也好的差不多了,只是仍然不愛走動,奇宇軒那邊有清兒盯著,且生意順風順水,已經成了東韓皇城最有名的服裝店。

但凡是有點權

貴的都會到奇宇軒去定做衣服,甚至連後宮的嬪妃們,也紛紛叫家人給宮裡的自己捎上一兩件。

最重要的是奇宇軒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新款,其他店鋪想仿也沒有辦法,這邊才仿出這一款,另一邊卻又出了新,於是皇城的服裝店就越開越少了。

安寒煙在現代時,雖也沒什麼朋友,但卻有做不完的任務,而現在安寒煙卻只能鎖在這一個小院子裡和兩個婦人宅鬥,安寒煙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時,清兒卻走進來猶猶豫豫的說道:“小姐,六公主來了,說是來…..看望你……”

上次韓穎兒哭著跑出院子,清兒後來也將事情問了個清楚,知道六公主對自家小姐一見鍾情,所以現在稟報起六公主的事,面色也帶了一絲尷尬。

安寒煙笑了笑,對清兒道“不用介懷,六公主本是通透之人,想通了就沒事了。”

這時,韓穎兒也走了進來,大大咧咧,聽了安寒煙的話開心的笑起來“就是嘛,嫂嫂,這才說明我眼光好,和五哥喜歡上同一個人啊。”

安寒煙對這個六公主印象很好,她自來到這個世界後,遇到的很多人不是心機深成,就是心狠手辣,她喜歡六公主那股靈動。

看著韓穎兒笑嘻嘻的走進她的院子,她也起身開心的迎接,靠近韓穎兒這般開朗的人,她的心情也跟著開朗了幾分“六公主…..”

“嫂嫂,叫我穎兒就好,總是六公主六公主的叫,都叫疏遠了。”韓穎兒嘟著嘴,故作不滿道,但其實眼中卻是藏不住的欣喜。

“好,穎兒。”說著,也向韓穎兒背後看去。

韓穎兒見安寒煙那模樣,忍不住“噗呲”一笑“嫂嫂,今日我五哥沒有來,是我聽聞你身體有不適,單獨來看你的。”

安寒煙臉不由自主的紅了紅,她也不知怎麼地就魔怔了,想起上次夜王和韓穎兒一起來的,就忍不住向她身後看了看。

韓穎兒見她那尷尬模樣,也不在打趣她,只吵鬧著“嫂嫂,你這院子真無聊啊,什麼都沒有,帶我去府裡逛逛吧。”

安寒煙轉頭望了眼自己的院子,以往這個院子的主人不是自己,而是受欺壓的原身,而現在她也陸陸續續的往院子里加過一些東西,只是並無多大改變。

還不待安寒煙回答,韓穎兒拉著安寒煙就往外走,韓穎兒本就是個好動的性子,停也停不下來。

安寒煙想著這個季節,後院的銀杏是最好看的,想著韓穎兒應該會喜歡,便帶著她往後院走。

韓穎兒一路蹦蹦跳跳,話又多,連帶著安寒煙都比平時活潑了幾分,使她更多了幾分生動美。

韓穎兒看著安寒煙爽朗的笑,愣了愣,拉著安寒煙的手臂,假裝抱怨“嫂嫂,你笑起來真好看,真是太可惜了,你竟然是女子,真是便宜了我五哥哥了。”

韓穎兒這般說著,那眼中的遺憾卻是真的,畢竟,在不知安寒煙是女兒身時,也是真心愛慕。

但這話聽在她們身後幾個奴婢耳裡,大家卻是忍不住笑了。

尤其是韓穎兒那貼身丫鬟,正暗自心中慶倖,還好她家公主沒有犯渾,馬上去宮裡請旨賜婚,不然這婚賜下來,可就要成全皇都的笑話了。

韓穎兒並不知自己惹了自家丫頭笑話,正拉著安寒煙滔滔不絕,惹得安寒煙哭笑不得。

“嫂嫂啊,你下次要出去玩,也帶上我吧,我從來沒辦過男裝。”

安寒煙還沒來得及回答,前面便傳來了刻薄的聲音。

“姐姐,你還真是了不起啊,出個門都能遇到公主,誰知是故意還是無意啊?”

聽著這個聲音,安寒煙唇角一勾,出了刺殺的事情,她都還沒來得及去找他們,這個蠢丫頭卻自己找上門來了。

而韓穎兒看著安雨蝶則蹙了蹙眉,對這個安雨蝶,韓穎兒的印象倒是深的很了!

先是在她父皇的宴席上著急表演,看太子哥哥時那眼神也是直勾勾的,恨不得昭告天下,她喜歡太子哥哥,還在她父皇的席上打了宮中的丫鬟,還露出了一張醜陋的臉,總之,沒一個是好印象。

而且,她喜歡上自家嫂嫂的時本就是一件尷尬的事,聰明人都知道當沒發生過,安雨蝶還故意提起!

安雨蝶得意的看著安寒煙,她本以為公主肯定會因為這一件事對安寒煙心生怨恨,現在沒有發作不過是安寒煙與夜王有婚約,只要她在澆一點油,這把火必定會燒不起,殊不知自己此時才是被厭惡的那一個。

韓穎兒看著安雨蝶,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臉上多了一分戾氣,畢竟是皇家子女,對安雨蝶那點小心思,自然是瞭解的“阿銀,給我掌嘴。”

一丫頭欠了欠身“是”

安雨蝶咧嘴一笑,然而下一瞬間,那笑容就凝固了,因為她看見那丫頭領了命後竟然朝她走了過來。

她疑惑的看向韓穎兒:“六公主,是安寒煙騙了你,你為什麼……”

此時的韓穎兒多了一份公主的威嚴,鄙夷的看了安雨蝶一眼“我乃堂堂公主,你的姐姐是我的嫂嫂,我們說話哪有你插嘴的份。”

說這話時,阿銀的耳光也穩穩的打在了安雨蝶的臉上,安雨蝶的臉色越來越白,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