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十九章 公平競爭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99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太子見皇后突然發問,雖猶豫,但卻誠實的答道:“母后,自從見了左相府的大小姐安寒煙後,其他女子就很難再入孩兒的眼了。”

此言一出,齊陽絞著手中的手帕,憤恨的說道:“又是她,又是她,表哥,她究竟有什麼好的?”

不同于齊陽的反應,皇后卻是笑了,夜王已向安寒煙下聘,她自是知道的,她看著那女子的氣度,也著實喜歡。

尤其是皇上剛剛召見了安寒煙,想必也是對安寒煙十分滿意的!

皇后走到太子的面前,嘴角微勾,“你如果能讓安寒煙喜歡上你,那就她吧,雖然她的母家不如安雨蝶,但那氣質卻是與太子妃十分匹配的。”

太子微微皺眉:“可是她與五弟……”

“我說過,只要你能讓她喜歡你!”皇后不耐打斷道“承兒,你要知道,你是太子,而夜王只是一個王爺,天下的女子哪個是不愛權勢的,你只需要去做就行了。”

得到皇后的鼓勵,太子開心的合不攏嘴角,連忙向皇后告退,便往左相府去了。

而齊陽郡主則是滿臉的不解,皇上回頭看齊陽滿臉的憤恨帶了一絲疑惑,開解的說道:“齊陽你又何必不快了?如果安寒煙最後真的喜歡上了太子,你和夜王不就有希望了麼。”

齊陽瞪大眼睛看著皇后,眼中全是光芒,皇后看著她,又想了想剛剛匆匆出去的太子,眼中閃過一絲算計,心中暗暗想道:“夜王是惠妃那個賤婦的兒子,既然殺不了他,那就毀了他。”

韓夜秋和安寒煙一同進入了她的院子,豈料左相一直在那等著安寒煙回來,見安寒煙和夜王一起進來,連忙迎上去,簡單的向夜王行了個禮,便轉頭看向安寒煙。

安寒煙自是知道左相想問什麼,只是皇上說了今日之事需得保密,她總不能告訴左相皇上賞了她一塊權杖吧。

左相顧及冷著臉的夜王,一直不問,只稍稍的向安寒煙使著顏色,安寒煙卻像看不懂一般,也不作答。

於是,安寒煙這個小院子就出現了詭異的一幕,安寒煙和夜王靜靜的坐著,悠閒的喝著茶,而左相則站在一旁,眨巴著眼睛。

安雨蝶聽聞安寒煙回了府,左相也在安寒煙的院子裡,想著安寒煙也不敢當著左相的面為難她,也大著膽子去安寒煙的院子湊湊熱鬧,想看看皇上賞賜了什麼。

安雨蝶走進安寒煙的院子,看著三人都安靜的呆著,也不知該不該說話。

安寒煙抬眼看了安雨蝶一眼:“妹妹臉好了麼?今日怎麼有空來姐姐這了?”

安寒煙輕聲的說著,聽在安雨蝶的耳裡,卻覺得格外的刺耳,但想著好奇皇上賞賜的東西,只好先按捺住心中的憤怒。

正當安雨蝶想說話時,一小廝急匆匆的走到了左相面前,“老爺,太子來了。”

小廝的話剛落,太子就一臉欣喜的走進了安寒煙的院子,看著夜王也在,太子愣了一瞬間,馬上又恢復了一臉欣喜的模樣,只是腳下的步子慢了下來。

安雨蝶聽著太子來了,連忙轉身問身後的丫鬟“我的頭髮亂麼?妝容怎麼樣?衣服搭配了?”可太子壓根沒多看她一眼,直直的走向了安寒煙。

太子看了看坐在安寒煙旁邊一言不發的夜王,又看了看安寒煙,完全不顧旁邊欲向他行李的左相和安雨蝶。

“煙兒,我要和五弟公平競爭你!”太子說的肯定,完全只是在向眾人告知他的決定。

只是此話一出,全院子裡的人都震驚無比,眾所周知,夜王都已經向安寒煙下了聘!

“叮~”的一聲,只見夜王手中的茶杯已變成了一塊一塊的碎玻璃。

安雨蝶被茶杯破裂之聲驚醒,連忙沖到太子面前,大喊:“不行。”

“太子殿下,我的姐姐自小就和夜王有婚約,你怎麼能喜歡她了?”

太子冷冷的看了安雨蝶一眼,“你都說了,只是有婚約,並沒有成親,那又為何不能公平競爭?”

安雨蝶不敢置信的看著太子,這個身份高貴,驕傲的不可一世的男人,竟然會提出和一個男人公平競爭別人的未婚妻。

“就算沒有成親,可是夜王也已經下聘,你是太子,你值得一個沒有污點的人,你為何不能…..”她咬著嘴唇,說的小心翼翼“為何不能看看我了?只有我才是最適合你的。”

聽她如此說著,太子不由想起了安雨蝶藥膏下的那張臉,心中越發的厭惡,對著旁邊還發著呆的左相道:“左相是不是太忙了?連女兒都不會管教了。”

左相臉瞬間窘迫了起來“是小女逾越了。”

左相看了一眼還直勾勾的盯著太子的安雨蝶,心中也多了一份惱意,聲音不自覺的冷了幾分,“蝶

兒,還不退下。”

安雨蝶看了一眼自己的父親,還欲再說什麼。

“退下!”

安雨蝶見左相態度堅決,紅了紅眼睛,轉身便朝自己的院子走了,只是這一次,再也沒有回頭看院子裡的人一眼。

安寒煙一直冷眼看著,見安雨蝶哭著離開,勾了勾嘴角,想必安雨蝶也該看清左相的自私了吧。

安雨蝶一離開,院子又恢復了一陣安靜,太子期待的看著安寒煙。

“大哥,你就是這樣當太子的麼?奪兄弟之妻!”夜王率先開口打破了這一院子的平靜,他的聲音冷冽中帶了一絲殺氣,連太子都忍不住抖了一抖。

“那五弟,你就是這樣以下犯上,對儲君說話的麼?”

就在兄弟兩對峙之事,安寒煙這個當局之人卻是不合時宜的笑了。

“謝太子殿下的垂愛,只是我和夜王將在一月半後成親,這是不爭的事實,還請太子以後不要再說這種話,讓我為難。”

夜王聽此,故意拿出左手,搭在了安寒煙的右手上,裝出一副情深意濃的模樣。

安寒煙淡淡的撇了一眼夜王的手,自是知他用意,為了讓太子死心,安寒煙也反握住夜王的手。

這一幕狠狠的刺痛了太子的眼睛,他轉了轉頭,試著無視他們的手。

“煙兒,我是不會放棄的,還有一個半月,你等我,我會證明我才是更好的選擇。”說罷,不等安寒煙拒絕便轉身走了。

夜王看著反握住他的纖纖玉手,頓時覺得心情好了許多,對太子的這一鬧,也有了些感謝。

“王妃啊,看來我得把你看緊了,這搶親都搶到我眼皮子低下了。”夜王笑嘻嘻的看著安寒煙,故作認真的說道。

安寒煙早已習慣夜王的兩幅面孔,並無驚訝。

但還在院中的左相,卻是緊緊的盯著夜王,險些移不開眼,這真的是傳說中的冰山夜秋公子麼?這還是第一次看夜王笑,原來夜王笑起來如此好看。

感覺到左相正盯著自己,夜王的眼神冷了冷,轉頭道:“左相還有什麼事要吩咐煙兒麼?沒有就退下吧,我還要和煙兒商量一下成親的事。”

被夜王這一看,左相嚇得立即收回自己的眼光,連忙告退。

出了院子後,左相卻有著自己的打算,他今日來此等安寒煙,本是為了皇上賞賜的事,完全沒想到還會有太子這一幕。

本以為安雨蝶的臉不好,左相府就與這太子妃之位無關的,可如今看太子這態度,竟完全不在乎安寒煙和夜王有婚約的事,還提出要公平競爭。

左相的臉上漸漸露出一絲笑意,對安寒煙也看重了幾分,他從來沒想過被他忽視討厭了十幾年的女兒,竟然會被太子看重。

安寒煙看著左相離開時,臉上的一抹笑意,眼中露出一絲鄙夷,看著這樣的左相,她竟然前所未有的很想快速的嫁給夜王。

安寒煙抽出了被夜王握著的手,韓夜秋還沉浸在剛剛那一幕中,也不計較。

“煙兒,看來,你的身邊得再加幾個護衛了,今天過後,你將更危險,這個皇城不知道有多少貴女想做太子妃,太子這一股腦的跑來,卻是將你推入了風口浪尖。”

安寒煙無所謂的笑了笑:“怕是想做夜王妃的貴女也不少吧。”

韓夜秋開心的笑了起來“煙兒,你是在吃醋嗎?”

“我只是覺得我早已處在了風口浪尖,再多幾個也沒差,我並不認為他們有能力傷我。”

韓夜秋見安寒煙如此自信,心中多了一絲驕傲,這就是他喜歡的女人,這才是配與他並肩的女人。

他看著安寒煙,竟是不由自主的伸出頭,在她的臉頰親了一口。

這一舉動令兩人都呆住了,韓夜秋雖喜歡安寒煙,但一向都是以禮相待,以至於安寒煙也不顧及他在身邊,全然沒想到韓夜秋會突然有這一舉動。

安寒煙羞的臉頰緋紅,反應過來時連忙推開了呆滯的夜王。

被推開的韓夜秋尷尬的咳了咳,也不知該說些什麼,羞愧的轉身就走,走到院門口時,沒注意到門檻,被掛的險些摔倒。

見狀,安寒煙忍不住笑了起來,完全忘記了剛剛那尷尬的一幕,一向清冷的夜王,也會有落荒而逃的時候。

隱在暗處的默和白音,則齊齊扶額,恨鐵不成鋼的看了自家主子一眼。

其實,這也怪不了夜王,當初夜王成年,皇上欲賜侍妾給夜王,結果硬是被他拒絕。

而且夜王平常清冷,就算有個膽大的敢跟他結交,也不會膽大到送他女人,導致今日,他都未經歷過這些,有點驚慌失措,也屬正常。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