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自做決定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81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韓穎兒說完,她還拿餘光瞟了瞟安寒煙,又暗暗將兩人作對比一番。

“那大小姐的美,美的就像謫仙,你也很美,只是比她還差了一些。”

安寒煙聽著韓穎兒一本正經的誇自己,也是暗自想笑。

彩衣卻是尷尬的不知說些什麼,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這樣說,安寒煙見彩衣尷尬,拉了拉韓穎兒的袖子,替彩衣解了圍。

“小弟無禮,望姑娘不要見怪,見姑娘抱著琵琶,請姑娘開始你的表演吧。”

聽安寒煙如此說,彩衣無奈的笑了笑,抱著琵琶開始彈奏起來,彩衣的琵琶聲就像她的人一般,攝人心魄。

就在安寒煙和穎兒聽得入迷時,安寒煙突然從門縫處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安寒煙立即站起來,沖向了門外。

這一舉動,著實嚇壞了彩衣和韓穎兒。

安寒煙沖出房間後就開始尋找那一抹熟悉的身影,然而她看到的只有形形色色尋歡調情的人。

安寒煙不放棄的站在門口四處張望,韓穎兒看著她焦急的模樣,不安的喊了句“嫂嫂?”

這時安寒煙才反應過來自己過於激動了,轉過頭對韓穎兒笑了笑,只是那眼中的失望卻是怎麼都掩飾不了。

見安寒煙這幅模樣,也開始擔憂起來,沒有了玩下去的欲望,便和安寒煙一起回左相府了。

一路上,安寒煙和韓穎兒都安靜極了,韓穎兒默默猜測,難道她家嫂嫂看到自己五哥哥逛青樓了?不然她為何反應如此之大?

而此刻安寒煙的心中,卻是五味雜陳,她確定她剛剛看到了她在現代時的義父,在現代時她義父失蹤,怎麼也找不到,她現在猜測難道她義父和她一樣,也來到了這個世界?

可想著剛剛她以最快的速度沖出,如果真的是她義父,應該是能看到他的,可是為何……

安寒煙蹙眉,如果不是顧忌到韓穎兒在,她可能會立即拉白音他們幾個出來問問,她現在都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猜錯了。

安寒煙心中疑惑,也沒心情再專門走後門,掩人耳目,而是直接帶著韓穎兒就從正門回去了。

走進院子時,安寒煙看著院中的林總管,左相,安雨蝶,大夫人等人,不悅的瞟了他們一眼。

徑直的走到林總管的面前“敢問林總管今日是何事了?怎麼大夫人和我這妹妹都在這候著了?”

林總管自是知道安寒煙的不悅不是針對自己的,也不見怪,看見安寒煙一身男裝的樣子,也笑了笑:“沒想到大小姐男裝也如此英俊。”

同時,林總管也像安寒煙身後那嬌小男子望去,第一反應是呆了一呆,不過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林總管向韓穎兒俯了俯身,笑道“六公主也在啊?那就一起聽旨吧,老奴也少跑一趟了。”

林總管是皇上身邊的紅人,韓穎兒也是熟絡的,聽他如此說,也不擺架子“那就有勞公公了。”

大夫人和安雨蝶看著安寒煙那模樣,嫉恨極了,要不是林總管說皇上特意吩咐要在安寒煙的院子裡宣旨,她們才不願在她院子裡候著了。

“傳皇上口諭:‘後日就是秋獵了,忘眾愛卿能好生準備,以示我東韓之驍勇,又聞我東韓的女眷也是巾幗不讓鬚眉,特令今年的秋獵,女子也可參加。’”

林總管傳完皇上口諭後,左相眼睛眯了眯,暗暗尋思,皇上故意要林總管在安寒煙的院子宣旨,意思很明顯了,是要安寒煙參加這次的秋獵。

這是安寒煙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年,自是不知以往的秋獵女子是不能參加的,所以林總管傳完旨,她仍然沒有太大的反應。

倒是安雨蝶和韓穎兒,聽了就格外的激動,韓東民風開放,女子不僅要學琴棋書畫,也要學騎射。

她們雖從小學習騎射,但還是第一次真槍實彈的上戰場,心中不免一陣狂喜。

林總管將三個女子的反應自是都收入眼底,不由的對安寒煙的從容多了一份讚賞。

“大小姐,還有一句話,皇上要我帶給你。”

此時,所有人的耳朵都豎了起來,這比之前皇上的口諭更讓他們好奇。

“皇上說太子和夜王的事,你可自做決定。”

安寒煙心中冷冷一笑,面上卻是不露聲色,看來,皇上是要利用她讓太子犯錯,讓他們兄弟之間爭起來啊。

虎毒都不食子,看來這皇家著實冷血啊!

安寒煙是一眼就看

出了其中端倪,但其他人卻不這樣想了,大夫人一心以為憑左相府和定疆侯府的勢力,安雨蝶對這太子妃之位必定是唾手可得,可沒想到半路跑出個安寒煙。

以往安寒煙與夜王有婚約,所以就算有一張傾城之貌的臉,大夫人卻也不擔心她搶了安雨蝶的風頭。

可如今,不分輕重的太子當眾向夜王提出公平競爭安寒煙的事,已經傳遍了大街小巷,皇上不僅不斥責,還讓安寒煙自由選擇。

大夫人憤恨的看著安寒煙,想著隱寒門都拿安寒煙沒辦法,又只好強自按捺住心中的憤怒。

不同于大夫人和安雨蝶的憤怒,左相則是一臉的釋然,不管是安寒煙還是安雨蝶,總歸都是他的女兒,看皇上這意思,也是想要安寒煙成為太子妃的,本想打賞一下林總管,可想起上次林總管拒收,又不敢貿然出手,只好訕訕的對林總管道:“辛苦林總管了。”

林總管自幼跟著皇上,也是一個機靈人兒,看著左相這開心的模樣,自是一眼便看出他心中的心思。

站在一旁的韓穎兒卻是不服氣的,雖然她幾個哥哥從小都很寵她,但說到底,她最喜歡的還是夜王,這說好的親事,怎麼能變了?

只是皇上都這樣說了,她也沒辦法勸太子放棄,只好將注意力都放在安寒煙的身上,只要安寒煙是喜歡夜王的,就誰都搶不走她。

韓穎兒想通這一點,連忙拉著安寒煙的手臂“嫂嫂,我五哥哥已經下聘,聘禮你也收了,可千萬不能反悔啊。”

林總管自是知道這個公主任性慣了,什麼都敢說,想著還要去其他府邸傳皇上口諭,也匆匆向眾人告辭,離開了左相府。

夜王耳目眾多,左相府的事情自然很快就傳到了他的耳裡,夜王眼色一冷,通報之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走,進宮。”

夜王一吩咐,外面很快就準備好了馬匹,夜王仍然一襲白衣,臉上仍然是一片清冷,但仔細觀察,就可以看出,夜王夾著馬腹的腿用力了些,揮打馬鞭的頻率高了些。

只有常年跟著夜王的默知道,這是夜王著急的表現。

以往的夜王與皇上並不親近,母妃也早逝,所以並不怎麼回皇宮,但這兩日卻接連進宮,守門的護衛不由多看了夜王一眼。

但僅僅是看了一眼,就連忙低下頭來,不由暗暗想到,難怪夜王不被皇上寵愛,雖長得好看,但是性子卻冷得像冰山一樣,不敢讓人多看。

此時的守門護衛還年輕,剛剛及冠,家裡就派人找了關係,替他安排了一個在皇宮守門護衛的職責,在很多年後,這個小護衛才知道,原來夜王身上那股冷然的氣質是王者之氣。

林總管去眾臣家中傳口諭去了,還沒來得及回來,現在守在禦書房門口的是林總管的徒弟,一個小太監自然沒有林總管那般老練,看見急匆匆而來的夜王,連忙攔了下來。

還沒來得及說話,韓夜秋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宮中伺候的人都知道夜王為人清冷,但好在不常入宮,如今就被一個小太監不幸的遇到了。

被夜王一看,那小太監低了低頭,小聲的說道:“夜王請稍等,奴才這就去通報。”

剛剛說完,裡面就傳來了皇上的聲音:“夜兒,進來吧。”

那小太監聽到皇上的聲音,連忙放行,再不敢看夜王一眼,雖然平時夜王也冷冽,但那個小太監只覺得今日的夜王冷冽中還帶了一絲戾氣。

夜王走進禦書房,看著端坐在上面的皇上,不行君臣禮,也不行父子禮,看向皇上的眼中充滿了怒氣。

可奇怪的是,皇上不僅不怪罪,連看向夜王的眼神,也是十分柔和。

“你明明知道我已向煙兒下聘,你還暗示太子和我爭?”韓夜秋這話問的直白,沒有一點客氣。

“夜兒,孤跟你說過,想活下去,就需要爬的更高。”皇上放下手中的奏摺,直視他“我只是想讓你知道,相同的道理,想要保護心愛的女人,也要爬的更高。”

“呵~”韓夜秋冷冷一笑,“你身為一國之皇,尚且保護不了我的母親,我還要爬的多高?”

見韓夜秋談他母親,皇上的面上少了幾分柔和,語氣也不由自主嚴厲下來“我再說一次!你的母親是病死的!”

韓夜秋沉默了一會兒“太子和三哥都不錯,為什麼一定要是我?”

“我答應過你的母親,我會讓你活下去,夜兒,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後宮三千,但是皇室子嗣仍是單薄?就連我這一輩,也只有一個異姓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