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二十二章 閒散王爺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64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韓夜秋沉默著,沒有再說話。

皇上盯著韓夜秋,聲音中帶了一絲滄傷:“夜兒,你自幼出宮建府,我知道你的母親留給了你不小的江湖勢力。”

見韓夜秋不說話,皇上繼續道:“我知道這些年皇后沒少派人刺殺你,你背後的人一定不簡單。”

韓夜秋低了低頭“我只能說,我的母親雖不是來自青樓,但她也從沒想過加害於你。”

“我知道,你的母親猶如一朵蓮花,青樓女子又怎會有那樣的氣質了?她應該……早一點對我坦白。”

“我不想再和你談論當年之事。”說完,韓夜秋轉身欲走。

皇上看著他的背影,強調到:“夜兒,你這個閒散王爺當的夠久了!”

韓夜秋停下腳步,厲聲道:“我自有我的思量,下次不要再把煙兒推出去!”

韓夜秋渾渾噩噩的走出了禦書房,他知道她母親走時,向皇上請的最後一個旨意就是讓他活下去。

所以他自幼出宮建府,遠離皇宮,皇上為了不讓他引起注意,也從不主動接見他。

在他幼時時,可能一年見不了皇上一面,和皇上說不了一句話,只悄悄的派了默在他身邊保護他。

從小到大,在別人眼裡他就是一個不受寵的皇子,但韓夜秋知道,皇上的忽視就是對他最好的保護。

韓夜秋走到宮門口,抬頭望瞭望天,他是真的不喜歡皇宮,也不喜歡那個位置,那個位置雖有一切權利,但是也有個無數的身不由已。

他從小就看著她的母親坐在院門口等他的父皇,他的父皇為了穩定朝綱,娶了一個又一個貴女,甚至懷疑他母親居心不良,最後他的母親終於鬱鬱而終,而皇上也悔恨到現在。

他不想走他父皇的老路,可是他必須活下去。

韓夜秋走到宮門口,眼神依然清冷,只是眼中還多了一份堅定!

秋獵一事定下來後,各個職位的的人都開始準備,今年的秋獵依然是在百獸山,負責這次秋獵安保的是南宮將軍和尚書大人。

安寒煙靜靜的坐在院子裡的秋千上,一邊賞月,一邊聽著白音稟報秋獵的事,心中想著皇上果真是擅長權謀之術,連一個安保之事,都要派兩人相互牽制。

韓夜秋半坐在屋頂上,手中一壺小酒,也像安寒煙一樣望著天上的月亮,時不時的轉頭看安寒煙幾眼,一副瀟灑公子的模樣。

安寒煙也不叫他下來,只暗暗欣賞著這幅美景,這一刻她終於明白皇城裡那麼多姑娘雖喜歡他,但為什麼不敢追他了。

只是因為距離太遙遠了,雖長得好看,但是卻永遠看不透。

“你打算就讓我們這樣一上一下一晚上麼?”韓夜秋玩味兒的看著她,全無剛剛那瀟灑樣“煙兒,你剛剛偷看我。”

安寒煙扭頭,也不退讓“你不看我,怎麼知道我在看你?”

韓夜秋笑笑,安寒煙不知,她和六公主韓穎兒呆在一起久了,口齒也變得伶俐起來。

韓夜秋起身,越下屋頂,厚臉皮的擠著安寒煙,一起坐在了秋千上,安寒煙正想起身讓他時,他連忙拉下安寒煙,將酒壺遞在了安寒煙的手上。

“喝一口試試。”

安寒煙看著手中的酒,也想試一試,前世時組織規矩甚是嚴格,為了不誤事,煙酒都是禁物。

安寒煙先輕輕聞了聞,一股好聞的桃花香撲鼻而來,安寒煙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

然而那味道與聞起來卻是大不相同的,安寒煙被酒辣的直咳嗽。

“哈哈哈哈哈哈,煙兒,你這模樣真傻。”韓夜秋無情的嘲笑著安寒煙。

安寒煙氣惱的抬起右腳,使勁的踩在了韓夜秋的左腳上,韓夜秋疼的從秋千上蹦了起來。

默早已見慣了韓夜秋在安寒煙面前的不同,而白音四人組卻是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家主子。

這還是他們雷厲風行,不苟言笑的主子麼?

就在韓夜秋大喊疼,想騙的安寒煙的憐惜時,清兒和謹青謹紅也一起回來了,清兒一如既往是去了奇宇軒,而謹青謹紅則是去幫安寒煙定制一種棋了。

三人看見冷冽的夜王毫無形象的喊著疼,都呆若木雞的看著院中的安寒煙和夜王,一時之間不

知該進去還該退出去。

最重要的是,天色已晚,夜王還在她們家小姐的院子裡,這無疑是不妥的。

安寒煙本就是現代人,也沒那麼多顧忌,更不懂三人的想法,看著謹青謹紅回來,手裡還抱著一個包袱。

安寒煙開心的笑了笑,快速的走到三人面前,拿過包袱,打了開來。

“夜王,你過來,我教你玩一種棋。”

韓夜秋看著她滿臉的欣喜,快步的走到了她的面前,只見面前一張紙,上面畫著很多方形格子,兩邊中間寫著“楚河漢界”,而旁邊兩個盒子放著許多棋子,上面的字分紅黑兩色。

“這是中國象棋”安寒煙介紹道。

“煙兒,中國是哪個國家?”

安寒煙一呆,她怎麼就忘了了,這是一個架空的世界,她看了看韓夜秋“是一個很遠很遠的國家,遠到永遠到不了。”

見她如此說,韓夜秋也沒有再問,只是悄悄回去翻了幾本關於地界的書,也沒找到這個國家。

安寒煙將象棋鋪開,開始教韓夜秋象棋的擺法和玩法。

清兒三人見此,也覺得自己不適合再待下去,都悄悄額回了自己的房間。

韓夜秋很聰明,領悟能力和記憶裡都很強,安寒煙只教了兩遍,韓夜秋就完全會了。

也是從韓夜秋會了開始,安寒煙便再也沒贏過。

以往在現代時,安寒煙做什麼都是贏家,自是不能接受一直輸,韓夜秋也對這個新型象棋引起了興趣。

於是在接下來的幾天,韓夜秋每晚都會來和安寒煙大戰三百回合,只是結局永遠都是一樣的。

韓夜秋見自己找到了一個天天去安寒煙院子,還不被嫌棄的的方法,自是樂此不疲,更是不會讓安寒煙贏了。

這日,是秋獵之日,安寒煙早早的起身,穿了一身幹練的衣服,由於是秋獵,再三猶豫,還是選擇了帶會武謹青去,而清兒則留下幫忙照看奇宇軒。

令安寒煙沒有想到的是,這次左相竟然在門口等候她,看著左相旁邊的安雨蝶一臉不滿,安寒煙嘲諷的笑了笑,也不理會左相,徑直上了白音給她準備的馬車。

左相看著安寒煙,不悅的皺了下眉“煙兒,父親在等你,你該與我和蝶兒同行。”

安寒煙仍是不理會左相,吩咐道:“謹青,走吧,今日與夜王約好在夜王府門口相見。”昨夜夜王前來下棋,最後一局硬生生只下了一半,兩人約好今日繼續,看著早就被謹青放進來的棋局,安寒煙多了一分焦急。

“哼,不識抬舉!”左相惱怒道,看了看周圍圍觀的奴才,憤恨的上了馬,和安寒煙走了相反方向。

安寒煙到夜王門口時,夜王已在門口侯著,見安寒煙來了,也不叫人準備馬和馬車,直接鑽進了安寒煙的馬車。

安寒煙以為韓夜秋和她一樣,著急把一盤棋下完,也沒有多想,然而默的那個角度卻是實實在在的看到了自家主子的奸笑,默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白音為安寒煙準備的馬車很大,且含有軟塌,兩人在馬車裡下象棋,一點也不顯擁擠,只是兩方的護衛奴婢都覺得怪怪的…….

畢竟安寒煙還沒有嫁過去了,這樣同承一輛馬車,鐵定會招人口舌,尤其是百姓們都和好奇最後安寒煙會花落誰家,所以對安寒煙格外的關注,個別賭坊,還開了三人的賭盤。

韓夜秋在知道這件事時,更是吩咐默買了百兩他勝,默還是第一次覺得自家主子…….實在幼稚…….

安寒煙看著眼前的棋局,有一絲氣憤。

韓夜秋本是可以直接將軍的,可是他卻偏偏要一顆一顆的吃掉她所有的棋,好勝的安寒煙感覺到了一絲羞辱。

但其實韓夜秋只是想多與她呆一會兒而已。

不得不說,聰明的夜王在感情方面,真的算得上白癡…….

離宮門越來越近了,韓夜秋無奈的歎了口氣,走下了最後一步,他不舍的看了安寒煙一眼,便搶了默身下的馬。

安寒煙將是他的妻子,安寒煙自己雖不介意,但韓夜秋卻不得不顧及她的名節,所以提前下了馬車。

他下了馬車後,安寒煙則一個人默默的研究起象棋來,她實在想不通她怎麼就贏不了韓夜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