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賞月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12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小姐,到宮門口了。”謹紅轉頭向馬車裡的安寒煙說道。

“嗯”安寒煙收起手中的棋子,在馬車中端坐起來。

安寒煙和夜王一路上切磋棋局,下人們都行的較慢,到宮門口時大多數官員都到齊了。

太子,夜王和安寒煙三人的事本就鬧得沸沸揚揚,如今看夜王和安寒煙一起過來,皆是不自在的看了看太子。

太子雖心中不悅,但怎麼也是一國太子,面上仍是笑盈盈的打著招呼“五弟,煙兒。”

夜王只是清冷的“嗯”了一下,安寒煙則在馬車打了一個招呼“見過太子殿下。”

對於夜王清冷的態度,大家都能理解,畢竟眼見還有一個多月就能抱美人入懷了,這時卻突然有一個人插一腳進來,換誰都氣。

齊陽郡主掀開了車簾,對著安寒煙道:“煙兒妹妹來了啊?這一路去百獸山路途遙遠,實在悶得慌,煙兒妹妹要不要和我一輛馬車,路途中也好聊天解悶兒。”

百官雖是目不斜視的樣子,但其實耳朵都豎起注意著太子幾人的動靜。

眾所周知,齊陽郡主是喜歡夜王的,而安寒煙是夜王未來的王妃,聽這齊陽郡主的語氣,不僅對安寒煙沒有嫉恨,還想與她交好,不由齊齊在心中誇齊陽郡主當真大度。

“謝謝郡主的好意,煙兒一向喜愛清淨,就不叨擾齊陽郡主了。”不待安寒煙回答,夜王卻先冷冰冰的回答了,還可以強調安寒煙喜歡清淨,不是拐著彎說齊陽打擾安寒煙了麼。

齊陽不理會夜王的拒絕,只一臉真誠的看著安寒煙的馬車,等著安寒煙的回答。

“謝謝郡主了,只是昨日知今日要和大家一起去狩獵,心中激動了幾分,睡的也不怎麼踏實,剛好途中補一下覺,怕是沒辦法陪郡主解悶了。”

齊陽身份本就高貴,很多貴女都一心想巴結她,沒想到卻被安寒煙拒絕了,只能尷尬的笑了笑,便放下馬車車簾。

齊陽郡主是皇后的侄女,太子的表妹,左相看著安寒煙拒絕了一個與齊陽交好的機會,也是在心中暗罵安寒煙愚不可及。

又想起在左相府門口時,這個女兒也沒用給他這個父親一絲面子,頓時氣得說不出話來。

左相嫉妒的看了一眼正和兒子有說有笑的右相,眼中閃過一抹羡慕,右相的一共有兩個兒子,且都還算爭氣,一個年紀輕輕便被賜為侍郎,一個娶了四公主成了駙馬。

如若不是這樣,左相也不會著急的想讓自己的女兒成為太子妃。

他無奈的看了一眼身後馬車裡的安雨蝶,心中升起一絲可惜。

到了出發的時間了,一行人緩緩出發,街道兩旁的攤販早已打點好,都知今日是皇家秋獵之日,一時之間,街道上有序極了。

皇上的馬車在正中間,護衛和百官呈放射狀將皇上圍著,而隊伍的最後面,則是今年秋獵多安排出來的女眷,安寒煙自是知道,這其中的大多數女子不是來湊熱鬧,就是來選如意郎君的。

安寒煙從車簾縫裡看出去,只見皇上的馬車所到之處,百姓皆是下跪行禮,一臉真誠,這一刻,安寒煙不得不承認,皇上雖愛玩弄權術,但也的確是一個好皇上。

出了城門後,安寒煙覺得悶,便掀開了簾子透透氣。

安寒煙意識到出城後,護衛又多了很多,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前進著,在暗處,還有百官的隱衛。

曾經作為殺手的安寒煙,對危險總是有一定的敏感度,獵場上刀劍無眼,不知又要枉死多少人。

前往百獸山,需要一日一夜的路程,眼見天色漸晚,護衛們尋了一處寬闊之地紮營。

處於正中間的依然是皇上的帳篷,只是好巧不巧的,安寒煙帳篷的兩邊分別是安雨蝶和齊陽郡主。

行走了一天,大家紛紛回到了自己的帳篷裡休息,而安寒煙見難得出來一趟,便讓謹青在外面搭了小桌,放了點心,欣賞郊外的月色。

韓夜秋剛剛忙完,想來找安寒煙下棋,卻看見安寒煙坐在外面,仰天長望。

韓夜秋學著安寒煙的姿勢,也仰頭望天。

安寒煙不用轉頭看韓夜秋就知道是誰,他的身上總是有一種淡淡的清香,就像他送給她的茶。

“滿天繁星,看來明天又是一個豔陽天啊。”

韓夜秋轉頭“煙兒還會看天象?”

“噗……”安寒煙忍不住笑出聲,滿天繁星就是太陽天可是現代每個人都知道的道理,不過安寒煙轉眼一想,還是說道“懂一點。”

“五弟和煙兒倒是好雅興。”太子突然站在他們身後,溫和的說道,但那語氣,卻總是讓人感覺酸溜溜的。

太子不客氣的也坐到了桌邊,拿起一塊桌上的點心,“剛好我有些餓了,煙兒不會介意吧。”

安寒煙微微一笑“太子自

便。”

倒是夜王,又恢復了一張千年不變的冰山臉,煙兒?太子什麼時候和他的王妃這般熟絡了?

安雨蝶聽自家婢女說太子在帳外賞月,忙起身在臉上抹了藥膏,急匆匆的出了帳篷。

見安寒煙和夜王也在,才穩了穩身形,端莊有禮的向三人走去。

“見過太子,夜王。”見二人都不理她,又抬起頭,裝出一副天真的模樣“姐姐,我能和你們一起坐下麼?”

安寒煙看了看她,自是知道她心中在想什麼“難道我說不行,妹妹就不會坐下了麼?”

聽安寒煙如此說,安雨蝶尷尬的臉紅了紅,一咬牙,也不等安寒煙同意,便圍著小桌,叫自家婢女添了坐墊,坐了下來。

安寒煙只淡淡的撇了一眼,也不想與她糾纏,便沒再理她。

只是氣氛突然安靜了下來,再也沒有人說話,安寒煙本就清冷,以往只有兩人時,也是千年冰山夜王主動話多,現在夜王安靜了,安寒煙也安靜了。

安雨蝶和太子有一絲尷尬。

安雨蝶清了清嗓子,對著太子道:“上次是蝶兒無禮了,還請太子殿下不要見怪。”

從剛剛安寒煙的語氣就可以看出,安寒煙並不喜安雨蝶這個妹妹,而且太子也早已不止一次見過安雨蝶的潑辣樣,就算現在裝的端莊得體,太子也不想搭理她。

安雨蝶見太子不答她的話,只一直關注著安寒煙,心中惱怒,卻又不敢發作,只能忍著。

聽到身後又有腳步聲響起,安寒煙無奈的揉了揉眉心,本來只是想安靜的賞會兒月,可是現在人都多的可以開篝火晚會了。

看著安寒煙的動作,夜王自然知道那是安寒煙習慣性的動作,所以也沒有在意。

倒是太子,迫不及待的詢問道:“煙兒可是身子不適?”

安寒煙還沒來得及回答,身後便響起了齊陽郡主的聲音“表哥,夜王,煙兒妹妹。”

安雨蝶見齊陽郡主直接無視了自己,眼中露出一絲陰狠,險些就要暴露了她裝的端莊得體的形象,她著實是想不通,自己到底是哪裡得罪這個齊陽郡主了。

聽到齊陽的聲音,大家都轉頭向齊陽郡主看去,唯獨夜王仍是一點動作反應也沒有,連表情都不曾有變化,也不像齊陽回禮。

已是晚上,而且白日奔波了一天,可齊陽的妝容和衣著依然嶄新整齊,一看就是特地打扮了才出來的。

謹青原本以為只有安寒煙一個人,給她搭的桌子也很小,現在已坐了安寒煙,太子,夜王,安雨蝶四人,實在是沒辦法再擠下一個。

齊陽有一絲不悅的看著安雨蝶,明明第一個得到消息的是她,她只是回去補了個妝,換了個衣服而已,位置就被安雨蝶搶了去。

想起上次安雨蝶也是搶在了她之前表演,還想皇上提議她和安寒煙一起表演,讓她丟盡了臉,心中對安雨蝶又多厭惡了幾分。

沒人叫齊陽坐,她想坐也沒有位置,於是五人又變得尷尬了起來,齊陽一人站在旁邊,尤為尷尬。

“天色不早了,各位早些回去休息吧。”安寒煙實在不想再呆下去,率先站了起來,走向了自己帳篷。

韓夜秋連忙站起,跟了上去,太子本想直接回去,現在看韓夜秋跟著進了安寒煙的帳篷,也不放心的跟了過去。

留下安雨蝶和齊陽兩人面面相覷,齊陽氣惱的瞪了安雨蝶一眼,便轉身回自己的帳篷了。

安雨蝶看著齊陽郡主這幅模樣,著實無語,早已在心中默默問候了齊陽郡主的祖宗十八代,嘴裡還嘟嚷著“活該夜王不喜歡你。”

安寒煙才走進帳篷,便見夜王走了進來,雖然以往夜王也總是跑進她的房間,可是,這是一群人在紮營,她皺著眉看著夜王。

“我只是想和你下一局棋,棋贏犯了。”眼見安寒煙不悅了,夜王連忙解釋道。

這個解釋剛好正中安寒煙的下懷,她連忙把棋子拿出來擺好。

這時太子卻也出現在了帳內,安寒煙正想出聲詢問來意時,太子好奇的看著坐上的象棋,問道“這是什麼?”

“象棋!”韓夜秋沒好氣的回答到,看來今日是沒有和安寒煙單獨相處的機會了。

太子一屁股坐了下來“象棋,聽起來好有趣,你們玩吧,我在旁邊好好學學。”

韓夜秋本想再說什麼,卻看見安寒煙果然坐下,並且走了第一步棋,韓夜秋無奈至極,也坐了下來。

幾局過後,仍然以安寒煙慘敗結束,旁邊的太子躍躍欲試,安寒煙便起身給太子讓了位。

象棋本來就是考量一個人的謀略,兩人對待這盤棋格外的認真,每走一次都會認真思考許久。

安寒煙看著兩人還下的不分伯仲,可她的上下眼皮已開始打架,便半躺在軟塌上睡了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