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烤兔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04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安寒煙本是個沒有安全感的,睡覺睡的特別的輕,容易驚醒。

可是不知為何,只有韓夜秋在,她就睡的格外的香甜,格外的有安全感,她知道那個男人會保護她。

韓夜秋看著安寒煙直接斜躺在軟塌上就睡了,輕輕的鄒了一下眉,在太子思考棋局期間,起身脫下了自己的外袍,搭在了安寒煙的身上。

起初太子不解韓夜秋起身想幹嘛,當看到韓夜秋的舉動時,卻是一驚,他從來沒見過韓夜秋這般溫柔貼心的模樣。

太子見韓夜秋坐了回來,他落下一子道:“五弟,你非要和我搶麼?”

韓夜秋瞟了太子一眼“你應該知道,我和煙兒從小便有婚約,煙兒也說過了,對你無意,你又何必執著了?”

“我是太子,我能給她想要的一切。”

聞言,韓夜秋低聲笑道:“你以為她想要什麼?你以為每個女子都想要權利麼?”

“沒有哪個女子不愛權勢,不是麼?”太子反問道。

韓夜秋卻不想再與太子討論這個問題了,他知道他的煙兒是不同的,他腦海裡突然想起他們小時候的一幕。

那時候惠妃剛剛告訴他,他會娶煙兒為妻子,他也興高采烈的去告訴安寒煙,可是安寒煙卻糾結著一張小臉告訴他“如果你想娶我,就不能娶別人,一生一世一雙人。”

這就是這麼多年,韓夜秋連個侍妾都沒有的原因,他遵守著那個承諾,一生一世一雙人。

他抬起頭,嘲諷的看了太子一眼:“將軍,太子,你輸了。”

太子也不氣餒,看了一眼安寒煙道:“棋雖輸了,但她我是不會輸的。”

韓夜秋的眸子冷了下來“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說罷,便轉身去把安寒煙抱到了床上,命謹青進去伺候,便拉著太子走了。

第二日,安寒煙醒來時,見自己躺在床上,又看見床頭放著韓夜秋的外套,自是知道發生了什麼。

忍不住感歎自己作為一個警惕性極高的殺手,卻這般容易睡沉,暗自搖了搖頭,果然是生活過的太舒適了。

安寒煙簡單的清洗了一番,又把韓夜秋的外袍送了回去,眾人已經開始準備啟程了。

安寒煙心中期待,自穿越以來,一身好本領卻只能在後院裡和後媽妹妹宅鬥,也是無趣的很,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在獵場上活動活動筋骨。

齊陽郡主的馬車在安寒煙馬車的前面,當經過一處窄道時,她故意拉斷自己手中的一串珍珠項鍊。

給安寒煙駕車的馬夫由於前面有很多輛馬車,一時也沒有注意到地上,當馬經過窄道時踩到了珍珠,咯的馬兒前面兩腳騰起,不知馬兒為何突然發難,那車夫緊張之下,打歪了鞭子,打在馬兒的背上。

窄道極窄,只能過一輛馬車,所以謹青也早在窄道之前上了馬車,見馬車突然不穩,連忙伸出頭去,向看清是什麼情況。

馬兒受驚,快速的往前移了幾步,後腳又到了珍珠的位置,馬兒重心不穩,安寒煙的馬車一顛,馬兒連同馬車皆倒了下來。

安寒煙和謹青都是會武的,兩人在馬車倒的那一瞬間都跳了下去,索性也沒受什麼傷,倒是那駕車的馬夫,被馬車壓著雙腿,痛得啊啊大叫。

這一倒一叫,著實引來了眾人的注意,整個隊伍也停了下來,護衛們緊張的看著此處,南宮將軍親自過來檢查,結果只見地上多了一些珍珠,瞬間了然。

可是一想前面車隊都是安全通過的,便走向前詢問了齊陽。

只見齊陽郡主一臉的無辜“這不是我的珍珠手鏈麼?應該是剛剛不小心斷了,我沒太注意。”接著又是一臉真誠的對著安寒煙道:“煙兒妹妹,你沒事吧?是姐姐我大意了。”

安寒煙看著齊陽的模樣,心中一陣冷笑,面上卻是溫和“我沒事,郡主不用自責。”

南宮將軍看了看後面的馬車所幸不多了,連忙換人把倒了的馬和馬車移開,清理了路上的珍珠。

只是如此一來,安寒煙那馬車便不能再用了,齊陽和安雨蝶都假裝好心的邀請安寒煙上他們的馬車。

安寒煙以想欣賞途中美景為由,選擇了和夜王一同騎馬前行。

她一身衣服乾淨簡單,不拖不拉,一個俐落的翻身便上了馬,和韓夜秋並肩前行,只是接下來的途中,夜王的臉色再也沒有好看過。

安寒煙容貌本就出眾,偏偏馬車又壞了,和韓夜秋一起騎馬,這樣的俊男美女著實養眼,平常夜王冷的不敢讓人多看一眼,但安寒煙在,感覺夜王周圍的空氣都暖和了一些。

一路上安寒煙和韓夜秋都很引人矚目,齊陽郡主看著這一幕,悔的腸子青了,她只是想給安寒煙找麻煩,可沒想過給安寒煙和韓夜秋獨處的機會。

太子本來也想湊到安寒煙身邊去的,但這樣的場合實在不適,夜王也就罷了,畢竟還有一個半月他們就成婚了。

見太子一直盯著安寒煙那個方向,一位德高望重的太子幕僚說道:“太子,你是儲君,當知有些事可為,有些事不可為。”

太子轉過頭不再看他們,但腦海裡卻一直回蕩著兩人並肩的身影,心中並不好受。

一行人終於浩浩蕩蕩的到了百獸山,侍衛們開始紮營,而王公貴女們則已經開始激動的四處閑看起來。

在馬車裡的女眷們也紛紛換上了騎服,拿出了刻意自己府邸標記的弓箭。

嚴格來說,第一天並不算是正式的狩獵,皇上還在休息,沒有射出第一箭,誰也不敢去開這個頭,所以再怎麼激動,也只能隨意逛逛。

安寒煙很開心的閒逛著,她想念這種在樹林之間穿梭的感覺,就像她在現代熱帶雨林訓練時一樣,到了這裡,呼吸著山間自由的空氣,她才真實的感覺自己活著。

韓夜秋只靜靜的跟在她身後,也不打擾。而安寒煙也知道他一直在她身後。

一隻兔子從草叢間穿了出來,安寒煙眼疾手快的拔出腰間的匕首,往前一躍,匕首便插在了兔子的身上。

安寒煙撿起兔子,轉頭對韓夜秋道:“夜王,你吃過燒烤麼?”

韓夜秋尷尬的笑了笑,他自幼聰慧,三歲識千字,五歲看百書,可是在安寒煙這裡,他感覺自己很無知,他不知道象棋,也不知道燒烤。

安寒煙對著上空喊了一句“白音,去偷些調料過來。”

隱在暗處的白音抽了抽嘴角,他堂堂隱寒門殺手,竟然淪落到去偷調料的地步,不過他家公子說過,安寒煙的話就是他的話,只能咬咬牙,去了。

其他三人看著白音的臉色,捂嘴偷笑,韓夜秋朝著他們的方向看了一眼,他們的笑容瞬間凝固在了臉上。

安寒煙帶著韓夜秋尋了個安靜處,離紮營處較遠,她熟練的搭起了幾根木頭,生了火,扒了兔子的皮,將兔子搭在火上烤了起來。

在火光的照耀下,安寒煙不似平常的清冷,整個人都生動了起來,好看極了。

“煙兒。”

“嗯”安寒煙忙著烤兔子,放調料,答的隨意。

“以後你能只做給我吃麼?”

安寒煙抬頭“這個又不難,叫白音他們幾個學了以後做給我們吃。”

雖然是答非所問,但韓夜秋還是很開心,因為他說的是“我們。”

倒是白音幾人聽安寒煙如此說,專注的學了起來。

沒過多久,兔子便飄出了香味,引得連躲在暗處的默都出來了。

白音幾人雖不是愛吃之人,但聞到兔子飄出的香味,還是忍不住吧唧了幾下嘴巴。

只有韓夜秋,仍是一副淡定模樣,絲毫不為美味所動,只一直盯著安寒煙看。

安寒煙烤好了兔子,滿意的聞了一聞,安寒煙拔下一隻兔腿,放到了白音的面前“來,這是你去偷調料的獎勵。”

白音看著那兔腿,都快要流口水了,但仍是不敢接,轉頭看了看他家公子韓夜秋。

安寒煙瞬間懂了,這是古代,男子講究尊卑,女子講究四德,韓夜秋都還沒吃,他們當下屬的又怎麼敢動了?

想通了的安寒煙又將兔腿轉了個方向,遞給了韓夜秋。

韓夜秋看著那個兔腿,開心的接過,不顧形象的啃了起來,默和白音不由暗暗鄙視了一下自家公子,每次只要遇到安寒煙,自家公子的高貴模樣都低到了塵埃裡。

不過,當安寒煙又向默和白音分別遞了個兔腿後,他們瞬間理解了自家公子,因為這兔子實在太美味,他們吃的比自家主子更沒形象。

見此,安寒煙也拿起最後一個兔腿啃了起來。

白羽是幾人中年紀最小的,見兔腿沒有了,連忙上前,自己撕下一塊兔肉放進嘴裡。

白靈白亦見此,也是不敢落後,各自撕下一塊肉啃了起來。

安寒煙見著這幅場景,心裡多了幾分暖意。

一隻兔子很快就被幾人搞定,默和白音幾人意猶未盡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骨頭,便又隱在了暗處,剛剛他們看韓夜秋喜歡,都沒敢多吃。

所以最後,只有韓夜秋一人吃了個心滿意足。

安寒煙和韓夜秋回到營地時,帳篷已搭好,眾人用過晚膳後,便準備好好休息,為第二日的狩獵養精蓄銳了。

安寒煙雖沒有睡意,但經過昨晚的事情,也不敢再在外面賞月了,她可不想再引來一群人,還是安靜點好。

好在下午時韓夜秋也和安寒煙兩人呆的夠久,晚間沒有來打擾。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