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二十六章 被戴綠帽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24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安寒煙也不在彆扭,認真仔細的研究起韓夜秋和默的身形來。

韓夜秋跟著默到了一山洞處,洞口守著白音幾人,見韓夜秋來了,白音連忙上前“公子,六公主中了毒。”

幾人往洞裡走去,只見一身狼狽的太子,專注的盯著受傷暈倒的六公主。

安寒煙看見韓穎兒,連忙上前,她雖不會治病,但卻是最了解毒的,這也是當年在熱帶雨林學到的技能之一。

那片森林裡面連棵小草都是毒,安寒煙不知在裡面死了多少回才練就一身本領。

安寒煙看了看韓穎兒的傷口,不是什麼要害,只是左肩中了一箭,箭頭有毒,沒有人敢拔,所以現在箭仍然插在韓穎兒的肩上。

傷口的血流不止,且流出的血都是紫黑色,太子臉色蒼白,一動不動的盯著韓穎兒。

那一箭本來該射向他的,他不知韓穎兒就在他身後,他側身躲過,但那箭卻刺中了韓穎兒,此時他的心中,內疚極了。

安寒煙伸手就要去拔箭,心不在焉的太子一把打開了她的手。

“你幹什麼?”太子大吼道,抬頭發現是安寒煙,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相信我!”安寒煙不悅的看了太子一眼,聲音冷冽,卻格外堅定。

倒是一旁的五皇子,看著安寒煙的動作,毫無擔憂,無理由的相信她。

安寒煙快速的拔了那支箭,鮮血瞬間流的更快了,安寒煙小心翼翼的接著那些毒血,便往韓穎兒的嘴裡放。

看到此,太子又想沖上前去阻止她。

韓夜秋給默使了個眼色,默立即上前,阻擋了太子。

如此反復幾遍後,卻見韓穎兒左肩流的血越來越紅了,已不似之前那般烏黑。

太子不由放鬆了心神,而韓夜秋則湊到安寒煙的身邊.

“煙兒,你還會什麼我不知道的?”韓夜秋湊在她耳邊,小聲說道。

安寒煙也不願答他,依然忙碌著手中的事情,見血液逐漸變回了正常的顏色,連忙在衣尾撕下一塊布來,替韓穎兒包紮傷口,動作嫺熟,完全不似左相府的千金。

太子本想問安寒煙怎麼懂這些,可是想起剛剛他無禮的一幕,只好慚愧的低下來。

沒想到他堂堂太子,在危急時刻,竟然連一女子都不如。

在低頭那一瞬間,看到了地上箭頭的“夜”字,轉頭看了看韓夜秋。

察覺到他的視線,韓夜秋緩緩開口“你不會真的蠢到以為是我幹的吧?如果真的是我,你早就死了一千次了。”

太子自然知道這事不會是韓夜秋幹的,雖然這個弟弟平常一直不干政,對政事沒興趣,但皇后總是語重心長的告誡他,夜王背後有大勢力,因為不管皇后派出多麼厲害的人去刺殺,他這個弟弟總是能安然無恙。

太子低頭想了想,猶豫的說道:“應該是三弟。”

韓夜秋看都不看太子一眼,老二韓權權王遠在邊關,肯定沒辦法設計陷害他們倆。

唯一的可能就是老三韓淩淩王,這用得著猜麼?早就在他看到那支箭的時候就知道了。

面對韓夜秋的愛理不理,太子也早已習慣,也不計較,只是一臉歉疚的看著安寒煙。

此時此刻,安寒煙看著太子和韓夜秋,才知道韓夜秋有多優秀,頭腦聰慧,臨危不亂,而太子則是…….幸好有個做皇后的娘。

韓穎兒的毒解後,也醒了過來,只是臉色和精神還是不大好,畢竟受了傷。

幾人都知此地也不宜久待,見韓穎兒醒來,便一起往外走,走到洞口時,安寒煙注意到一石縫中,長了一株草。

遠看那草呈深綠色,但細看就發現那草葉上有個像老虎皮一樣的花紋。

安寒煙勾了勾嘴角,沒想到能在這看見虎紋草,這虎紋草有劇毒,但安寒煙一向擅長以毒攻毒。

她拿出匕首,快速的將那草割了下來,又從衣尾撕下一塊布,小心翼翼的包起來。

幾人回到了紮營處,太醫見六公主受了傷,連忙迎了上來,六公主是沒有母妃的,從小便只有皇上疼愛,幸好是一位公主,才健康的長大。

不管皇上怎樣問幾人,幾人都一口咬定到,韓穎兒是被誤傷,絲毫不提遇刺的事,畢竟大家都不蠢,對方既然敢這樣做,自然不會留下什麼證據,所以太子和夜王都選擇了閉口不言。

只是夜王從來就不是吃虧的主,接下來的幾天,老三淩王這邊,可就不安寧了。

皇家狩獵一般是五天,這第一天就這般熱鬧了,還不知後面四天會怎樣。

當晚,大家正高興的聚在一起分享打獵心得時,一帳篷便傳來了婢女的尖叫聲,那帳篷是淩王妃的帳篷,眾人以為有刺客,快速的將淩王妃的帳篷圍了起來。

只見一護衛服裝的男人衣衫不整的跑了出來,手中還不停的提著褲子,見眾人圍住了帳篷,連忙跪在地上磕頭:“不關

我事啊,不關我事啊,我進去送吃的,是王妃非要往我身上撲的。”

此言一出,大家瞬間明白發生了什麼,這淩王,被戴了綠帽子。

這時去六公主那探病的淩王也回來了,聽眾人議論紛紛,臉都綠了,恨不得馬上進去把淩王妃打死。

這是不知是誰先注意到了站在後面的淩王,尷尬的清了清嗓子,欠了欠身:“淩王殿下。”

大家聽到淩王回來了,也不敢繼續再呆下去,紛紛散了場,坐在樹下的夜王一聲冷笑。

安寒煙緩緩走過去,低聲道:“你幹的?”

韓夜秋但笑不語,算是默認了。

“怎麼做到的?”

“只是叫默給淩王妃的飯菜加了一點藥。”

安寒煙一聽,自然懂了是什麼藥,只是她微微吃驚。

“你就不怕被查出來?”

“那飯菜已經毀了,只放了一點,對心智堅定的人還是沒用的,淩王娶她不過是因為她家中權勢重大,但卻並不得寵,淩王經常不進她院子,所以一時被藥效所控,也屬正常。”

安寒煙不由打了個冷顫,沒想到韓夜秋對別人家中的事都這麼瞭解。

“夜王殿下。”

“恩?”

“我應該沒得罪過你吧?”

韓夜秋聞言,玩味一笑“得罪了,你害我飽受相思之苦,所以罰你嫁我為妻,永遠做我的王妃。”

默在暗處聽著一向高冷的主子竟然說起了情話,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安寒煙小臉一紅,還是第一次聽這種情話,站起身來,裝著淡定的模樣,回了自己的帳篷。

“小姐,你臉怎麼那麼紅,可是身體不適?”謹青問道。

安寒煙支支吾吾的答著“沒有,只是今晚有一些熱。”

謹青見安寒煙神色仍從容清淡,便沒有再問。

安寒煙看了一眼正整理床鋪的謹青,淡淡問道:“謹青,如果我解了你身上的毒,並救出你的家人,你可願追隨於我?”

這段時間,安寒煙將謹青看了個徹底,這個丫頭確實是個心善的,做事也能讓人放心。

謹青卻是一震,她從未對安寒煙說過她中毒之事,只說了她家人在大夫人書中的事,她一直知道安寒煙有大本事,卻沒想到她還能看穿她被大夫人用毒所控。

謹青此刻,對安寒煙的敬佩之情又多了幾分,然而謹青不知,安寒煙這是故意而為,就是想讓謹青知道,她有大本事,讓謹青放心的跟著她。

謹青走到安寒煙面前,往地上一跪,雙手撐地,磕了一個頭。

“謹青何德何能,能得小姐賞識,如若小姐能幫謹青解毒,並能救出我的家人,謹青日後一定萬死不辭。”

安寒煙本就擅毒,她開始沒怎麼注意,但後來和謹青相處久了,才發現謹青眼底常有紅絲,手腕處血管清晰,且是烏紫色,明顯就是中毒的症狀。

安寒煙拿出白日找到的虎紋草,放在謹青旁邊。

“這株草有劇毒,但也能解大夫人給你下的毒,讓你不再受大夫人控制,但你也會中這虎紋草的毒,我會儘快幫你找解藥,願不願信我,你自己選擇。”

謹青看了一下那株草,毫不猶豫的喂進了自己的嘴裡,自從安寒煙醒來後,她和大夫人之間的懸殊,謹青看在眼裡。

謹青知道,只要安寒煙向她承諾了,安寒煙就一定有把握救出她的家人,並且幫她解毒。

安寒煙看著謹青的動作,也是一愣,她沒有想到,謹青竟如此信她。

看謹青將虎紋草味道嘴裡後,安寒煙對著空白處,喊了一聲。

“白音,立刻去查,謹青的家人被控制在何處。”

謹青正疑惑時,白音突然到了安寒煙的面前,微微鞠身領命。

謹青卻是呆住了,她本就會武,但她卻從來沒發現過白音的存在,可顯而知,此人武功有多高。

謹青以往從不知道安寒煙背後還有人相助,心中越發的覺得,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

正當安寒煙想入榻休息時,韓夜秋卻又來了…….美其名曰和安寒煙切磋棋藝,但安寒煙累了一天,壓根沒那個心思。

揮了揮手便叫謹青趕人,突然又想到了什麼,開口道:“後來怎麼樣了?”

韓夜秋一笑,他還以為她不好奇了,“那護衛當場被殺,淩王妃的哥哥宋小侯爺,剛好也在,所幸保住了淩王妃的性命,只是得了一封休書,淩王妃氣急,當場爆出了許多淩王見不得人的事情。”

“你這一招真狠,看來以後淩王府和宋侯府這個梁子是結上了。”

韓夜秋說完,以為安寒煙態度有所緩和,正想坐下給自己添杯茶水時,卻聽到安寒煙不客氣的聲音。

“謹青,送客。”

韓夜秋無奈,看安寒煙態度堅硬,也轉身走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