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二十七章 遇刺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67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這次秋獵,留了皇后坐守朝綱,她獨自坐在朝陽宮裡。

面和平和,可絞在一起的雙手,暴露了此時她緊張的情緒。

一個黑衣暗衛從畫後的密道走了出來,皇后立即彈站了起來。

“事情安排的怎麼樣?”皇后急迫的問出口。

“啟稟娘娘,一切都安排就緒了。”那隱衛低著頭,不敢看她。

“好,事情做得俐落一點,別留下尾巴。”

“是。”隱衛稟告完進度後,也原路返回了。

那護衛走後,皇后笑了一笑,事情已經安排好了,狩獵時是眾人身邊防衛最薄弱之時。

她以往派人去夜王府刺殺了夜王無數次,夜王卻連頭髮都不曾少一根,這一次,她準備的周全,就不信不能成功,更重要的是,不會有人想到刺客是留在皇城的皇后派去的。

這一日,皇上一如既往的射出了第一箭。

眾人的激情也不似第一天了,這麼明顯的情緒變化,皇上自然也看出來了,大家正要騎馬而出的時候。

皇上大喊到:“今日,獵物最多者,可獲得封賞,可向孤提出一個請求!”

眾人一聽,瞬間來了興趣,異口同聲的回答道:“定不負皇上美意。”

這整齊的聲音,竟是震的山間的鳥兒都顫了一顫。

皇上滿意的點了點頭,手一揮,眾人便沖向了林子深處。

韓夜秋一日既往的跟在安寒煙的身後,也不狩獵,就在後面跟著。

安寒煙轉頭看他:“夜王殿下,今日的狩獵可是有彩頭的,你就打算一直這樣浪費時間下去麼?”

韓夜秋認真的想了想,一本正經的說道:“本王想了想,王府除了王妃好像什麼都不缺。”

安寒煙用手撫了撫眉心,已經習慣了夜王的人前冷漠,人後無賴,索性轉身走了,繼續打自己的獵,他要跟就讓他跟吧。

安寒煙餘光瞥見了一隻白狐,瞬間來了興趣,白狐這東西可是好東西,渾身是寶,一般很難遇到,尤其是白狐的內丹,傳說能解百毒。

安寒煙見那白狐速度極快,她趕忙跟上。

但她身後的韓夜秋卻皺了皺眉,皇家在百獸山打獵多年,可從來沒有遇到過什麼白狐,可看見安寒煙已經追了上去,也只好跟上。

那白狐速度極快,動作也靈活,安寒煙和韓夜秋已經射空了好幾箭。

這更加刺激安寒煙,她一向都認為,越是難得到的東西,越是寶貴,她盯著前面的白狐,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容。

韓夜秋見此,也不好再阻止,只一路幫著安寒煙追趕白狐。

然而安寒煙和韓夜秋都沒有意識到,他們已經因為速度過快,甩掉了跟在他們身後的默和白音他們。

韓夜秋見白狐越跑越遠,路越走越偏,也感覺不到默和白音幾人的氣息了,突然意識到什麼。

本想叫安寒煙停下的,卻見她一個躍身,左手拿出鐵絲往前面樹上一掛,便離開了馬背,右上迅速的拿出腰間的長鞭,向白狐抽去。

白狐被長鞭抽的滾了一圈,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安寒煙見此,更是激動不已,正想上前撿起白狐之時,一群蒙著面的黑衣之人從樹上跳了下來,將安寒煙和韓夜秋團團圍住。

韓夜秋笑笑,難怪會有白狐出現,原來是圈套啊。

一群黑衣人毫不猶豫的沖向了安寒煙和韓夜秋,安寒煙就著手上的長鞭,往前一揮,兩個黑衣人徑直到地,同時一個跟鬥便翻到了白狐面前,將白狐系在了腰間。

好不容易到手的東西可不能隨意扔掉!

韓夜秋扯下背後的弓,三箭齊發,卻是將安寒煙身邊的四個黑衣人都射中了,安寒煙轉頭看了韓夜秋一眼,幸好他不愛打獵,如果他動手的話估計眾人的賞賜都無望了。

一黑衣人從韓夜秋背後持劍而來,安寒煙正想提醒,只見韓夜秋一個低腰,躲過了那劍,右手那弓一轉,直接擊中了那黑衣人的脖子。

韓夜秋突圍到安寒煙的身邊,守著安寒煙的背後,黑衣人卻像怎麼也打不完一般,林中四處還有黑衣竄動的身影。

此時一直從容的韓夜秋丟下了手中的弓,拔出了腰間的箭,眼中是一片肅殺之氣。

安寒煙見他拔出劍,出手迅速狠絕,不由微微一驚,她從未見過他出手,沒想到一個閒散王爺竟然有這般武功。

韓夜秋和安寒煙武功高強,配合默契,不一會兒地上就躺了一片屍體。

不知從何處響起一聲口哨聲,剩下的幾個黑衣人互相看了看,便迅速撤退了。

安寒煙本以為黑衣人是知難而退了,卻沒想到她還沒來得及放鬆,四周便射出了無數弓箭。

正當安寒煙要被射成馬蜂窩時,韓夜秋一把摟著她,腳尖一點,便躍到了馬上,頭也不回的往前跑。

箭還從樹林深處射出來,韓夜秋將安寒煙護在懷裡,右手的箭不斷的擊打著後面的箭。

眼見一支箭直直的射向了安寒煙,韓夜秋手中的劍一轉,便替安寒煙擋住了那支箭。

只是如此一來,後面的防衛便露出了破綻,只聽“嗯~”一聲悶哼,一隻箭便插在了韓夜秋的背上。

其實那支箭安寒煙是可以自己躲開的,最多擦破一點皮,但韓夜秋就是不放心,不願她收到一點傷害。

韓夜秋的想法,安寒煙自是知道的,她前世也經常受傷,雖知道韓夜秋傷的不重,但心還是強烈的跳了一下,安寒煙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不知為何,感覺有些不適。

馬兒一直不停的向前奔跑著,後面追逐的黑衣人越來越多,安寒煙看的出來,這時的黑衣人又多了一批武功高強的,甚至在她之上。

饒是經歷了無數的她,此時也感覺到了一絲緊張。

安寒煙看著前面的懸崖,眸子越來越冷,看來只能和後面的黑衣人硬拼了!

韓夜秋連忙停住馬,此時,黑衣人已追上了他們,韓夜秋和安寒煙下馬,伸手拔出了後背的的箭,並把安寒煙護在了身後。

帶頭的黑衣人一聲冷哼,便帶頭持劍刺了過來。

韓夜秋也不再有所保留,主動沖到了黑衣人的中間,一人仿佛看出了韓夜秋的軟肋是安寒煙一般。

表面要刺向韓夜秋,隨即劍頭一轉,目標卻是安寒煙,安寒煙的武器是腰間的匕首,然而這把匕首正架著身前那黑衣人的劍,無暇顧及背後這突然的一擊。

韓夜秋看的整顆心都提了起來,想沖過去,卻又來不及。

安寒煙只能向前一傾,躲過了這一擊,卻不料一根長鞭纏上了她的腳,那人一用力,安寒煙失去了重心,便摔下了懸崖。

韓夜秋見此,連忙沖過去,毫不猶豫的跟著安寒煙一起跳入了懸崖。

安寒煙震驚的看著韓夜秋,只見韓夜秋解下身上的腰帶,像鞭子一樣甩出,纏住了安寒煙的腰,韓夜秋一拉,便將安寒煙拉入了他的懷裡,此時兩人正不斷的下落著。

不知為何,他們此刻離死亡那麼近,但又覺得那麼安心。

安寒煙不解的看著韓夜秋,她第一次覺得,自己也可以被人深深的愛著。

韓夜秋對著安寒煙安慰的笑了笑,動了動嘴唇。

那聲音雖一出口便被風吹散了,但安寒煙知道,韓夜秋說的是“別怕,我在。”

韓夜秋左手抱著安寒煙,右手的劍迅速的插進石牆裡,發出了刺耳的摩擦聲,但他們下降的速度卻沒有絲毫的減少。

韓夜秋右手使勁的握著右手的劍,手肘處的疼痛痛得他五官都抽在了一起,這樣下去,他的手會廢掉吧。

安寒煙雖思緒萬千,但也只是一瞬間的事。

安寒煙也連忙拿出她的匕首,使勁往牆縫裡一插。

兩人合力,速度終於慢了些。

眼見就要到底了,安寒煙微微放下心來,依現在這個速度摔下去,雖會受傷,但總算是死不了了。

快要到底時,只見韓夜秋快速的丟開了手中的劍,雙手抱著安寒煙,以他背朝地的姿勢摔了下去。

這一次,安寒煙卻是真的愣住了,她木然的看著昏迷過去的韓夜秋,眼睛微微發紅,心中難受的緊,眼睛也格外的疼痛。

安寒煙快速的扶起韓夜秋,見他還有呼吸,才稍微放下心來,只是他背後中了箭傷,剛剛又是背朝地摔了下來,此時背後已是血紅一片。

安寒煙尋了處隱秘的山洞,將韓夜秋扶了進去,她撥開了韓夜秋的衣服,露出他背後的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