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養傷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05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看著韓夜秋血淋淋的背,不知為何,手微微有些顫抖,她自嘲的笑了笑,前世經歷了那麼多腥風血雨,現在只是看到一點傷,手都要抖了,莫非穿了個相府千金就真的以為自己是千金了?

自嘲歸自嘲,安寒煙還是快速熟練的幫韓夜秋處理了傷口,見韓夜秋上身已沒有了上衣,怕他著涼,又連忙搭了一堆火。

安寒煙看著火旁邊的白狐,心情複雜,自己果然還是太大意了,也太自以為是了。

安寒煙抱著腿坐在韓夜秋的身邊,無論是前世今生,關心她的人屈指可數,此時,她已沒有了離開的念頭,她想,和一個關心自己的人一起度過餘生,感覺應該也不錯吧。

她看著韓夜秋平靜冷峻的臉龐,腦海裡回蕩著他剛剛隨她一起跳下山崖那一幕,久久揮之不去。

看著韓夜秋微蹙的眉頭,安寒煙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揉散了他眉間的陰霾,韓夜秋似感覺到了什麼,露出了一抹淺淺的笑。

安寒煙正想收回自己的手時,韓夜秋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她掙了兩掙,沒有掙開,也就隨他抓著了。

在火光的照耀下,安寒煙也漸漸的感覺到了困意,便靠著韓夜秋,也閉上了眼睛。

洞穴安靜極了,所有細小的聲音都會被放大,火堆劈裡啪啦的響著,即使是困極了,安寒煙卻怎麼也睡不著。

突然,洞外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安寒煙立刻睜開了眼睛,拔出腰間的匕首,輕微的將火光撲滅,將韓夜秋往裡面挪了一點。

一時之間,山洞又恢復了之前的黑暗與安靜。

安寒煙清楚的知道,現在能做的就只有等,等韓夜秋的部下找到他們,然而安寒煙實在是不敢放鬆警惕,她不知道,先找到他們的到底是自己人還是敵人。

安寒煙眼眸清亮,卻帶著殺氣,如一只正在捕獵的狼,聚精會神的看著洞口。

安寒煙只覺眼前一亮,看到她面前一把箭的寒光,安寒煙一驚,連忙那匕首擋住那箭,那匕首正是韓夜秋送她那一把。

那持劍之人借著洞穴之光,看見那匕首卻是一呆。

安寒煙見人走神,一匕首乾淨俐落的向那人心臟刺去。

正當那匕首就要刺中時,那人卻是一慌。

“王妃,是我啊。”

聽見是默的聲音,安寒煙忙收回匕首,怕他誤傷。

默趕緊掏出火匣子,就山洞重新照亮。

安寒煙看見默及默身後眾人,總算是深深的吸了口氣,放鬆了下來。

默看見躺在地上暈倒的韓夜秋,連忙過去查看他的傷勢,見他並無性命之憂,才放下心來,轉身對安寒煙道。

“王妃,是屬下大意,才讓王爺和王妃至於險地。”說完,便單膝跪在了地上。

對方明顯是計畫周全,安寒煙自是不會怪罪他們的。

“你先起來吧,這不是你們的錯。”

安寒煙向來是個瑕疵必報的人,不管他們的目標是韓夜秋還是她,但終究是逼得她墜了崖,這個仇自然是要報的。

“先不要對外宣張找到我們的事,找一僻靜處,先讓你們王爺養傷。”

默遲疑了一下,但想著王爺說過安寒煙的話就是他的話,也沒再停留。俐落的答了一聲“是”,便轉身出去準備了。

既然不能聲張,煙霧彈自是不能再用了,只能一個一個的傳,傳遞消息的速度也慢了下來。

默給安寒煙和韓夜秋找了一處不顯眼的農莊,同時還找來了大夫給韓夜秋療傷。

韓夜秋醒來時,剛好白音幾人也得到了消息,趕了過來。

白音幾人一直以為自己護主不利,處於內疚中,再見到安寒煙,離她的距離更是不超過百步。

安寒煙自是知她們心中想法,不由微微一笑。

韓夜秋醒來後,默也給韓夜秋講了安寒煙之前的命令,不讓他們聲張已找到他們的事。

韓夜秋聞言,表情上又多了一份驕傲,果然他的女人都是聰慧無比的。

默卻是一臉不懂……

見默那疑惑模樣,看在今日心情好的份上,也大度的給他講解起來。

“王妃這是要放長線,釣大魚,對方知道我們下落不明,更會派出更多的人出來搜索,越焦急越容易出錯,一來,我們可以繳獲敵人大部分人,二來,可以將事情鬧大,皇家獵場上出了刺客,夜王下落不明,皇上就不得不徹查這件事情。”

默靜靜的聽著,他沒想到王妃一女流之輩,竟然能在一瞬間想到那麼多。

從那以後,默和白音,看安寒煙的眼神都多了一份敬畏。

後面幾天,默和白音忙著帶手下

的人絞殺著在林子裡亂竄的敵人,而皇家正忙著在林子裡尋找著夜王的身影。

平時寂靜的林子瞬間熱鬧了起來,而負責這次保衛的南宮將軍和尚書大人,則一直跪在皇上的帳篷外,等候發落,但皇上就是一直不見他們。

一時之間,整個獵場都流竄著緊張的氣息,每一個人連吃飯都夾著尾巴。

而安雨蝶,在得知自己姐姐失蹤後,則是一臉興奮,完全沒了顧及,大大咧咧的便去了太子的帳篷,好像安寒煙死了,太子就只能娶她似的。

然而她扭著腰肢,還沒有靠近,便被太子的人攔住了,不准她靠近一步,她不信那是太子的命令,便與侍衛爭論,這個消息也是洋洋灑灑的傳遍了整個獵場。

左相一家的關注度卻是一下高了起來,在這麼緊張的時刻,一個女兒失蹤,一個女兒成了飯後閒談。

而皇宮裡,端坐的皇后聽著從百獸山那傳來的消息後,更是勃然大怒,將桌山的茶杯花瓶都摔在了地上。

“什麼叫都沒有找到,難道還能長翅膀飛了,繼續給我找,我就不信殺不死他。”

皇后多次的刺殺失敗,已讓她徹底憤怒起來,她恨惠妃,更恨夜王。

那傳消息的人卻是欲言又止的模樣,皇后更急了。

“還有何事?”

“娘娘,夜王的人正不斷的反撲,我們已死了不少人,皇家的守衛也在查這件事,你看…….”說著,他抬頭看了一眼憤怒的皇后,卻是不敢再繼續說下去了。

“這件事,必須繼續下去,等他回了夜王府,就徹底沒機會了,他們反撲,你就派出更多的人,還能削弱他們的力量,只要不要讓皇家的人抓到就行。”

看皇后態度堅決,那人也不好再說什麼,但心中還是有些不快,那些喪命的兄弟也是命啊,僅僅是因為一個不受寵的王爺,值得麼?

“是。”心中雖不爽,但面上卻絲毫不敢表現出來,只好出聲應下。

而皇上,正做在帳篷案前,表面風輕雲淡的翻看著奏摺,但總是讓人覺得不敢靠近,婢女太監們都低著頭,不敢看他,南宮將軍和尚書大人還在帳篷外跪著,卻是沒人敢開口提醒他。

皇上放下手中的奏摺,轉頭對林總管問道:“還沒有傳來消息麼?”

林總管畢恭畢敬的答道:“回皇上,還沒有任何消息。”

林總管自小便伺候在皇上身邊,百官都說這個夜王不受寵,不受皇上的待見,但卻瞞不過林總管的眼,這個世界上,大概沒有比林總管更瞭解皇上的了,他知道,其實皇上最為疼愛的便是夜王。

皇上聽林總管說還沒有任何消息,面上也不見擔心的模樣,卻是重重的歎了一口氣,對林總管以外伺候的人吩咐道:“你們先下去吧。”

“是。”眾人領命退下。

“阿林啊,你說這些年我是不是太縱容皇后了?”皇上其實對皇后的一舉一動都瞭若指掌,但他也清楚,皇后母家齊家勢大,現在還不是動她的時候。

林總管皺眉,雖是皇上親信,但有些話,還是不敢直白的說,只好揣著明白裝糊塗“皇上,你這是折煞老奴了,這帝后之間的關係,老奴怎敢妄自菲薄?”

林總管一臉笑盈盈的答道。

皇上看著林總管那滿臉的陪笑,故作生氣的說“你這老狐狸啊。”

想了想,林總管又接著說道:“皇上請放心,夜王殿下吉人自有天相,定會無事的。”

“哼,我才不擔心他了,我選中的兒子又怎麼會喪命在一次小小的刺殺中,他現在指不定帶著他那未婚妻,躲在哪逍遙了。”

皇上雖不知道韓夜秋背後的具體勢力,但他知道韓夜秋和韓夜秋身後的人,實力都不弱,所以也沒那麼擔心。

只是皇后的作為,卻是讓皇上越來越不滿了,皇上還不想動她,就是知道她會幫太子清平道路,只是他不懂,為什麼皇后的第一個目標是不受寵的夜王。

這時,皇上的腦海裡浮現出一嫵媚女子淺笑的面容,那女子便是夜王的母親惠妃。

他微微的歎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皇后在意的氣勢不是夜王,而是惠妃吧!”

見皇上提起惠妃,林總管的眼中也多了一份遺憾,那個女子是真的心善賢慧,雖長得精明,但實則卻是個實誠的人,這性子,著實不適合後宮啊。

林總管獨自想著,卻是不敢說出來。

忙轉了眼珠,轉移話題道:“皇上,南宮將軍和尚書大人還在外面跪著了。”

皇上微微沉吟了一會兒,便轉頭道:“再讓他們多跪一會兒吧。”

此話一出,林總管見皇上並無惱怒之色,自是懂了皇上的意思,皇上這是不追究他們了,便轉身向外通報去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