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二十九章 留下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73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南宮將軍和尚書大人見林總管出來,皆是心中一緊。

林總管從容的走到兩位面前,緩緩說道:“兩位大人,皇上口諭,讓兩位多跪一會兒。”

傳完口諭,林總管便笑呵呵的轉身走了。

南宮將軍從小是個習武之人,聽了皇上口諭,卻是一臉茫然,小聲嘀咕“多跪一會兒是什麼意思?皇上想怎麼處理自己怎麼不直接說啊。”

旁邊跪的尚書大人是文官,平常最擅長的就是揣度皇上的心思,聽著林總管這樣說,自是懂了皇上的意思。

他跪在南宮將軍的旁邊,自是能聽清南宮將軍的嘀咕聲,不由一笑,悄悄提醒道“南宮將軍,皇上這是不追究了,只是讓我們多跪一會兒便可以回去了。”

南宮將軍一愣,他沒想到圍場出了刺客,夜王失蹤,他還能不受懲罰,一來是覺得這夜王也太不受寵了,而來則是感覺皇恩浩蕩。

一時之間,武將的熱血用上心頭,瞬間對皇上感恩涕零,雙手撐地,頭狠狠的往地上一磕,一道鮮血從頭上流了下來,朗聲道:“謝皇上不怪之恩,南宮以後定不負皇上期望。”

皇上和林總管在裡面聽著,不由好笑,暗暗罵了一聲“癡兒。”

但旁邊的尚書大人見此,卻是一臉的尷尬,本來皇上都不追究了,南宮將軍這幅感恩好得的模樣,要自己立於何地。

想到此,也連忙學著南宮將軍的姿勢,往地上磕去。

只是從此,尚書大人卻是把這呆子南宮將軍記恨上了。

而韓夜秋這邊,卻是叫默悄悄的去安寒煙的帳篷取了象棋來,順便給還在營地的謹青報了個平安,頗有長住的趨勢。

兩人悠閒的坐在小院裡喝茶下棋,安寒煙卻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韓夜秋雖好奇安寒煙想說什麼,卻也不急,耐心的下著手中的棋子,也內心的等著安寒煙開口。

眼見一局棋就要結束了,韓夜秋為了拖延時間,吃掉了安寒煙每一顆棋子,就差將軍了。

韓夜秋暗暗搖頭,看來還要再下一局了。

安寒煙此時卻是開了口“謝謝。”

此前安寒煙一直糾結,就是不知自己該開口說“對不起”還是“謝謝。”

對不起是因為自己太傻,太衝動,為了追一隻白狐將兩人置於險境,而謝謝,則是他奮不顧身的救她。

說出“謝謝”兩個字後,安寒煙瞬間松了一口氣,那模樣,仿佛是放下了千斤重的石頭。

韓夜秋看著她,終於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他們這幾天兩人在這小村子裡過的相當愜意,再加上之前一起經歷了生死,關係更是親近了不少。

韓夜秋抬起頭,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煙兒,我真相永遠都和你呆在這。”

安寒煙並沒有在意他的話,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皇室怎麼可能忍受一個王爺流落在外了?

更何況,還有那麼的刺殺,離開了那個權力中心就只有死路一條,只有搏一搏或許才有生路。

安寒煙但笑不語,只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韓夜秋看著她的背影,自嘲的笑笑,人人都羡慕皇室至高無上的權利,但卻永遠不懂這權利背後隱藏著多少無奈與血腥。

安寒煙回到房間後,卻是怎麼也睡不著了,韓夜秋對她的付出她看在眼裡,以往雖知道皇家之爭甚是可怕,但經過了這一次秋獵,她才真正的接觸到皇室之爭。

這幾日,韓夜秋也告訴了安寒煙這次刺殺是皇后安排的,並且在過去幾年,這種大大小小的刺殺數不勝數。

果然,皇家是沒有兄弟之情,也沒有母子之情的。

安寒煙自是知道自古以來,一旦儲君繼位,便是先殺掉自己的兄弟,想著韓夜秋以後只有兩條路能走,不由自主的握緊了自己的被子。

等了三日,夜王依然沒有消息,眾人早已沒有了打獵的興趣,護衛來報,樹林裡還流竄著刺客,眾人為了皇上的安全,提議先班師回朝,這裡只留下南宮將軍和尚書大人在此將功補過,尋找夜王。

皇上採納了這個建議,不料,太子卻自己提議要留下一起尋找夜王,不知道的以為太子同夜王手足情深,但知道的都懂太子留下不過是為了和夜王一起失蹤的安寒煙。

皇上看了一眼太子,想了想,便也允了,一群人得到想到的結果,紛紛出了皇上的

帳篷。

太子想著之前針對自己的刺殺,目光落在了老三淩王的身上,心中暗暗思索這件事會不會是淩王做的。

沒有確鑿的證據,太子也不敢隨意指證,便略有所思的朝自己的帳篷走去了。

太子剛回到帳篷,還沒來得及坐下,就見之前那個警醒他的老幕僚走了進來,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他一眼,怒道:“太子,你怎麼可以這樣胡亂決定了?如今夜王失蹤,你當為了自己的安危回到皇城,怎可繼續留下?”

太子不悅,本想發作,但想起此人是母親特定派來的,便又忍了下去。

只聽那幕僚還在嘮嘮叨叨的繼續道:“那左相府家的小姐和夜王一同消失,就是僥倖沒死,和夜王呆了這麼多天,也沒了清白,你又是何必了?”

聽到此處,太子眉頭一皺,終是忍不住了,一掌狠狠的拍在桌子上,目光冷冽的看了那幕僚一眼。

呵斥道:“我是太子,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那人一愣,自知今日在太子面前把話說重了,忙跪下認罪。

太子不欲再理會他,冷聲道:“你下去吧,本太子自有打算。”

那人還欲再說什麼,但對上太子那冰冷的表情,還是福了福身,退下了。

那老者退下後,太子卻是心緒不寧,一直想著剛剛那老者說的話,不由皺眉思考如果安寒煙和夜王真的有了那檔子事,自己該怎麼面對他們了?

想到此,不由心中煩悶,便出去尋了淩王。

太子見到淩王,更是不願再拐彎抹角,直接問道:“五弟他們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淩王這兩日,正因淩王妃的事窩火,現在又見太子要將莫須有的罪名往自己身上套,心中頓時火氣十足,卻又不能發作,只能語氣不耐道:“太子不要拿沒有證據的事亂說,本王正忙,就不招呼太子了。”

此話一出,卻是要趕人了,太子見淩王那模樣也不似撒謊,但想起他計畫刺殺自己的事,心中也是升起微微的怒火。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不為。”太子恨恨丟下這句話,便轉身走了。

淩王正想出口反駁時,突然靈光一閃,馬上將自己想說的話咽了回去,莫非太子已經知道前幾日刺殺他的事是他做的了?想到此,淩王只覺脖子一涼,不由的縮了縮。

齊陽郡主在知道太子要留下尋找夜王后,便去尋了他,這幾日,她總是睡不好,總是一閉眼就看到夜王滿身是血的模樣。

夜王雖對她言行冷漠,但她堅信只要和太子一起在此等候他回來,他就一定會被她打動,想到此,她面色微微一紅。

當她到太子賬內時,太子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還不等她開口,太子便搶先說道:“表妹,女子的名節向來重要,你為了一個男子留下,怕有不妥。”

齊陽郡主聞言,卻只是無所謂的笑了笑:“表哥,我這一生想嫁的只有夜王,為了等他而壞了名聲,又有什麼影響了?我終究是要入夜王府的。”

見她說的堅定,太子問道:“那如果他回不來了?”

齊陽白了白臉,這的確是她沒想過的,她猶豫了一會兒,便繼續道:“我相信他。”

太子看著齊陽堅定的說出這句“我相信他”,自己心中卻是大有啟迪。

相信!是的,相信!他既然都願意留下找他們,那麼他也該相信他們之間是清白的。

想通了後,太子大喜,臉上更是堆滿了笑意,齊陽郡主一臉不解的看著他。

他沖到齊陽郡主的面前,雙手握住她的兩肩“謝謝你,齊陽,你想留下就留下吧,我們一起留下。”

說完,便開心的出了自己的帳篷。

而齊陽則是愣愣的看著太子哈哈大笑的背影,一臉的不解,她是說了什麼話惹得太子這麼開心?

齊陽躊蹴的在太子帳裡呆了一會兒,不見他回來,便只好自己回去了。

很快,大家便都收好了自己的行李,準備回皇城了。

此時的安雨蝶也是一臉得意,心中開心終於解決掉了安寒煙,而左相卻是一直黑著臉。

一是因為不滿意安雨蝶在秋獵時的表現,二是無奈,本以為左相府可以憑安寒煙和太子拉上關係,安寒煙現在卻是失蹤,生死不明。

左相看著安雨蝶那開心的模樣,頓時覺得自己仕途艱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