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好戲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02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離安寒煙嫁到夜王府的日子只有一個月了。

夜王已開始著手準備了,但安寒煙卻仍是不動如山。

反而忙活著改造她的院子,眾人實在好奇,都只住一個月了,又有什麼改造的必要了?

尤其是安寒煙把左相移植過來的榕樹全部挖了出來,種上了桃花樹,偏偏這又不是桃花開的季節。

一時之間,院子裡便只剩下了光禿禿的樹枝,當然,吩咐謹青去做的牌匾“悅雅苑”也掛了上去。

在書房聽到消息的左相卻是頓時心虛,以為安寒煙是知道 過去的什麼事情,再加上那“悅雅苑”也是勾起了他的一段回憶,短時間內,也是再也沒有踏足過安寒煙的院子。

大夫人聽到這“悅雅苑”後,也是氣悶了好一陣,大夫人現在所住的主院便是以前安寒煙母親住的地方。

那時左相偏愛安寒煙的母親,便將院子取名為“悅雅苑”。

大夫人偏執的認為,這是安寒煙再打她的臉,提醒她是個繼室,並不是原配。

大夫人把左相態度的改變看在眼裡,一會兒給她院子賜名,一會兒又是給她院子種植花草的,氣得大夫人拉著安雨蝶到左相的書房去找左相理論。

“老爺!”一進書房,大夫人便態度強硬的喊道。

“老爺,蝶兒和太子的事,你安排的怎麼樣了?什麼時候才能再安排太子和蝶兒見一次?”

安雨蝶聽到大夫人拉自己過來是說這事,頓時心中一喜,眼睛放光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但左相卻只是微微蹙眉,不悅道:“最近很忙,此事日後再說吧。”

這麼多年來,府中的女主人只有大夫人一人,趾高氣揚慣了,也不會看人臉色,依然不依不饒的鬧著。

“忙?老爺你如果忙的話怎麼會有時間去管那賤丫頭的事?”

“夠了!”左相不耐道:“那也是我女兒,什麼賤丫頭。”

大夫人聞言,眼眶都紅了。

“蝶兒也是你的女兒啊,你自然要先為她打算啊。”

左相看了看安雨蝶,他倒是相幫,但想起她那一張臉…….

左相歎了一口氣,準備和大夫人說實話。

想通後,也不再急躁,而是平心靜氣的說道:“葉兒,蝶兒的那張臉你看到了,太子不喜蝶兒,你也清楚,我總不能拿刀架在太子的脖子上,強逼著他娶蝶兒吧。”

大夫人和安雨蝶臉色越聽越白。

安雨蝶忙焦急的拉著左相的袖子。

“父親,父親,外祖父在給我找藥,請不要放棄蝶兒啊,蝶兒的臉會好的。”

看著安雨蝶哭的滿臉淚水,臉上抹的藥膏也因碰到汗水失效,露出大片傷疤。

左相轉了轉頭,不去看她。

看著自己父親的抗拒,安雨蝶不可置信的看著左相,退後幾步,跑了出去,這就是寵了她十幾年的父親?

大夫人看著女兒這幅模樣,心中心疼不已,對左相的狠心,也多了幾分怨恨。

但還是不放棄的說道:“老爺,再試試吧,娶了蝶兒可是同時得到了左相府和定疆侯府的勢力。”

左相看著大夫人,認真道:“定疆侯府雖然勢大,但終究遠水解不了近渴。”

左相這一說,大夫人自是懂了,不由冷笑:“老爺,左相府現在是什麼情況,你應該清楚吧,難道你真的打算放棄太子,去投靠淩王?”

“不,以太子對煙

兒的喜歡,煙兒若是嫁過去,必定是太子妃。”

大夫人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老爺,你瘋了吧,你放棄蝶兒竟是想…..難道你忘了安寒煙和夜王早有婚約!”

“還有一個月,辦法總是有的!”

大夫人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自己院子的,她早該明白的,左相是一個多麼自私的人,然而她還是為他傻了那麼多年。

大夫人心中暗暗謀算道:既然你有了新的棋子,放棄了蝶兒,那我就便不讓你謀劃成功。

沒想到,以往最不想讓安寒煙嫁給夜王的便是大夫人,但現在,最想讓安寒煙嫁給夜王的也是大夫人。

深夜,夜王又潛到了安寒煙的院子,這次比他平時來的要晚一些,大家都睡下了,四周靜悄悄的,正當安寒煙想趕人時。

夜王卻突然說道:“煙兒,走,帶你看一出好戲。”

安寒煙微微挑眉,心中也好奇起來什麼事情這般神神秘秘。

安寒煙跟著夜王,翻過了一堵牆,到了另外一個無人居住的荒廢院子,左相府人少,左相又沒什麼妾室,空院子很多,安寒煙也不以為然。

然而腳才落地,安寒煙便聽到女子的嬌喘聲和男子重重的呼吸聲傳了出來。

安寒煙來自現代,什麼都見過,自是知道這是什麼聲音,臉瞬間一紅。

她扭頭看了看旁邊一臉邀功的韓夜秋。

這裡面的人一定與她有什麼瓜葛,莫非是安雨蝶?

想到此,安寒煙眼睛放光,便尖著腳,欲從門縫中看清兩人是誰。

然而才往前走了一步,韓夜秋便拉住了她。

她疑惑的向韓夜秋看去,只見韓夜秋不自在的悄悄說道:“就在這聽。”

此時安寒煙才突然想起,她正處於一個封建的時代,一個未出閣的女子去看著香豔場景卻有不妥,便也止住了腳步。

嬌喘聲不斷的從裡面傳出了,倒是在外面的安寒煙和韓夜秋尷尬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韓夜秋都快後悔自己帶她來了,直接告訴她不就行了麼…….

安寒煙一直覺得這嬌喘聲耳熟,一心認定是安雨蝶,可當一女子,忘情的喊著“葉軒哥哥”時,安寒煙瞬間睜大了眼睛。

隨即露出一臉壞笑,原來這半夜偷情之人竟是葉軒,難怪這麼膽大,最重要的是,安寒煙聽出那女子的聲音,竟是謹紅。

韓夜秋看達到目的,便帶著安寒煙又回到了她的院子。

安寒煙看著韓夜秋“你不是叫默把葉軒打的兩個月出不了門麼?現在看來他精神還挺好的。”

韓夜秋忙解釋道:“默當時可沒手下留情啊,只是這葉家不知道在哪找來的藥,竟一個月時間就恢復了。”

“那他們的事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啊?你怎麼發現的?”

見安寒煙問題這麼多,韓夜秋第一次覺得安寒煙其實也挺八卦的。

“在我們出去秋獵的時候發生的,我們離開後,我的暗衛一直留意著左相府,才發現的。”

安寒煙突然想起秋獵時,淩王妃與人通姦的事,便對這事不足為奇了。

兩人又閒談了幾句,韓夜秋便回夜王府了。

但安寒煙卻是心情大好,看來終於有機會打發謹紅了。

還真是怕她不犯錯了,安寒煙躺在床上,暗自思考著,怎樣打發才算妥當。

要不要直接把謹紅送到葉軒的院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