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三十二章,許夫人之位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76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翌日,安寒煙快速的走出房間,雖面色如常,但清兒還是可以從安寒煙眼中看出一絲雀躍。

清兒不知道安寒煙在開心什麼,但也跟著自家小姐樂了起來。

“悅雅苑”的樹木依然是空枝,但因為院子裡的人都心情大好,顯得生機盎然起來。

清兒和謹青心情好,無非是因為自家主子心情愉快,而謹紅,則是因為那客房的葉軒公子。

整了整心神,安寒煙帶著清兒,謹青,謹紅三人,便朝葉軒的院子去了。

當謹紅知道要去葉軒的院子事,面色潮紅,盡顯女子嬌羞的模樣。

卻不知不管是自己這嬌羞的一幕,還是昨夜那香煙放縱的模樣,都早已落入了安寒煙的眼底。

安寒煙帶著三人走進院子時,葉軒正抬著一個丫鬟的下巴,做調戲狀。

他一轉頭,便看見了安寒煙,他第一反應是一臉吃驚,隨即很快做出歡迎諂媚的模樣。

“煙兒表妹,你來了。”又對著身後的丫鬟道“還不快去給小姐倒茶!”那丫頭是大夫人派到葉軒身邊的,對大夫人和葉軒極為忠心,聽到葉軒吩咐後,也急忙下去泡茶了。安寒煙見那小丫頭下去,也不打算拐彎抹角了。

“葉表哥,不知你此次來可是想帶一位夫人回去?”

此話一出,聽者都各有所思,葉軒以為安寒煙是回頭是岸,打算重新投入他的懷抱,不由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而謹紅則是臉頰緋紅,低著頭,等待著葉軒的回答。

葉軒又恢復了一副輕佻的模樣“表妹可是心悅表哥啊。”

聞言,安寒煙臉上的笑意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層層讓人忍不住顫慄的冷意。

這葉軒趁她不在的時候勾搭上了她的丫鬟。

她本也不是小氣的人,如果他喜歡,打發給他就行。

反正她也在想辦法把謹紅給大夫人送回去。

可如今,她反倒還調戲起她了,看來,上次的警告還是不夠啊!

她開始好奇葉軒接近謹紅有什麼目的了,像葉軒這種地位的人,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但他偏偏頂上了她的侍女,必定是有所圖謀的。

想到此,安寒煙勾了勾嘴角,只是這一笑,反倒讓人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葉軒看著安寒煙不怒反笑的模樣,心裡竟是多了一絲畏懼。

自從隱寒門那次過後,他就知道,眼前的女子絕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就在葉軒心裡想東想西時,安寒煙就出聲了“葉表哥,我是來看看你的傷勢的,不過現在看來,你的傷勢已經大好了。”

安寒煙雖是說的認真,但葉軒卻覺得這話藏著另外一層意思。

一時之間,竟是不敢承認自己傷好了,他訕訕的看了安寒煙一眼,故意咳了咳,裝出難受的模樣。

“表妹,其實我還沒有完全大好,只是今日天氣不錯,才出來走走。”

安寒煙實在是不想再與葉軒周旋,轉身便走了。

葉軒看著安寒煙的背影,想起他這一次受傷全是夜王所賜,暗暗咬了咬牙,上次的事情,他也有學信告知定疆侯,定疆侯府手握兵權,皇上都對他們恭敬有加。

他一個定疆侯府二少爺,什麼時候輪到夜王這個不受寵的皇上五子來教訓他。

他本以為定疆侯一定會狠狠參夜王一本,但卻沒想到定疆侯只給他回了一封信。

信中還是警告他不要惹是生非,生什麼夜王再怎麼不受寵,也是皇上的兒子,叫他遷就遷讓,這著實讓葉軒氣的夠嗆。

安寒煙回到自己的院子“悅雅苑”,瞟了一眼心不在焉的謹紅,便回自己房間了。

房間裡,安寒煙手指一下一下的磕著桌面,想著葉軒那“活蹦亂跳”的模樣,心中就極為不爽,看來,是時候給葉軒找些麻煩了。

“白音。”安寒煙紅唇輕啟,白音立刻從暗處顯了身。

“前段時間事情繁多,沒有時間找葉軒算帳,他既已找人刺殺我,便說明他也做好了被人秋後算帳的準備。”

安寒煙突然想到了什麼,聲音頓了頓,聲音陰冷,“上次默出手雖然更重,但不足以讓人吸取教訓。”

白音抬頭看向安寒煙,直接問道:“小姐可是要讓葉軒消失?”

安寒煙手指還一直磕著桌面,只是

臉上的表情,讓白音覺得詭異的嚇人。

“不,我是要讓他的子嗣永遠消失。”白音凝眉思考了一會兒,子嗣?消失?反應過來的白音立刻雙手捂住了下面。

暗暗想到,還好當初刺殺安寒煙時,自家公子來的及時。

如果真的傷她傷狠了,還不知道她會如何“秋後算帳”了。

安寒煙看白音那青紅交加的模樣,也是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心中不由失笑,只好吩咐他先下去了。

至於白音他們什麼時候動手,就要自己斟酌一個合適的時間了,畢竟他們現在呆在安寒煙的身邊,也不能再以“隱寒門”的名義出手了。

在安寒煙和白音在房間裡密談時,一個身著斗篷的身影,卻畏畏縮縮的溜進了葉軒的院子。

葉軒看到來人時,連忙起身看她身後有沒有人跟隨,再確認只有她一人後,連忙拉她進了房間。

一進入房間,那人便取下了斗篷,竟是安寒煙院子裡的謹紅,謹紅看著眼前的葉軒,身體都軟成了一江春水,連忙貼向了葉軒。

葉軒皺眉,面露不悅,正想推開她時,眼珠一轉,不僅沒有推開她,反而將謹紅摟入了懷中。

此時,謹紅也道出了此行的目的,“二公子,你不是說會取謹紅為妻麼?為什麼今日你明明有機會向小姐討我,你卻是將他調戲了一通了?你是不是……不是真心愛慕我?”

謹紅鼓起勇氣問出這話,葉軒心頭生出一絲厭惡,一個區區婢女,竟敢妄想成為他的夫人。

雖是這般想著,但葉軒的面上卻絲毫沒有顯露出來。

反而還滿目柔情的對著謹紅說到“紅兒,你怎麼能這樣說了,我對你的感情你應該是知道的,安寒煙心思深沉,我怎麼能衝動的向她討要你了?你相信我,我一定會十裡紅妝,娶你過門。”

葉軒毫不猶豫的拋出了自己的承諾,謹紅覺得自己真是有幸能遇到葉軒,險些被感動的落淚,聽到葉軒這樣說,她那不安的心,也終於穩定了下來。

她正想向葉軒告辭,回院子時,葉軒卻拿出了一個小紙包,擺出一副認真真誠的模樣。

“紅兒,以你的身份,姨娘是定不會同意我們的婚事的。”

一邊說著,他一邊把那紙包塞進了謹紅的手裡,“姨娘最大的願望,便是將安寒煙收拾了,如果你把這個放進她的茶水裡,那麼你就是首功,就是幫了姨娘,她就一定會同意我們的事的。”

謹紅呆了一呆,以為那是毒藥,嚇得雙手微微發抖。

“可是小姐死了,老爺是不會饒了我的。”

葉軒摸了摸謹紅的頭“傻丫頭,這不是毒藥,是春藥。”

謹紅抬頭,不解的看著葉軒,葉軒裝出紳士的模樣,耐心解釋道“你把這個放進她的茶水裡,我再適當的出現,再讓人撞破,那麼她的名聲也就毀了,不管是太子還是夜王,都不會要一個殘花敗柳。”

謹紅握緊手中的紙包,下定決心,微微點了點頭。

用過晚膳後,安寒煙有在院子裡喝茶的習慣,這一點,三個丫頭都是知道的。

只是隨著天氣逐漸冷了起來,安寒煙便把在院子裡喝茶的習慣,改到了在房間裡。

清兒今日去了“奇宇軒”,看她遲遲未歸,想來今日“奇宇軒”的生意,也是極好的,對於清兒和周宇的聯手管理,安寒煙也甚是滿意,甚至她還感覺清兒和周宇之間已經暗生了一些異樣的情愫。

安寒煙想著等她在皇城穩定了,便把清兒許配給周宇。

謹青是個會武的,而且不弱,只是要保護安寒煙,那武功終究還是不夠看。

白音武功雖高,但畢竟是男子,不能隨時形影不離的保護安寒煙。

所以在平時沒事時,韓夜秋都會以去夜王府幫安寒煙取點心的名義把謹青傳喚到夜王府,讓默叫她武功。

而她的父母姐妹也早已被韓夜秋的人救出,沒了後顧之憂,謹青練起武來也格外認真。

只是照顧安寒煙生活起居的繁瑣事,就大多數落到了謹紅的身上。

謹紅站在茶具前,拿著那紙包,滿臉都是糾結,當然,糾結不是因為不想謀害安寒煙,而是不想看到安寒煙中毒後,和葉軒翻雲覆雨。

畢竟沒有哪個女子能大度的看著自己喜歡的人,抱著其他女子。

但她想到葉軒向她許諾的夫人之位,便有了決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