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三十三章 下藥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31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謹紅利索的打開紙包,將理面的藥倒了進去。謹紅將茶放在了安寒煙的面前,便退了出去。

這幾乎是每天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事,所以安寒煙也沒有在意。

只是謹紅剛剛退了出去,窗戶那邊便有人推窗而入了,安寒煙自是知道來人是誰,也不轉頭看他,獨自做著自己的事情。

韓葉秋直接在桌前坐下,也不理會安寒煙的無視,自己倒了一杯茶喝,茶剛入口,韓夜秋眉頭一皺,轉頭詢問道“你怎麼不喝我送給你的茶。”

安寒煙以為這夜王又開始沒話找話了,只淡淡答道“我的院子只有你送過來的茶。”

韓夜秋心中疑惑,便又拿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認真的品了品味道“這確實不是我那茶。”

見韓夜秋語氣堅定,安寒煙也倒了一杯茶給自己。

正想喝時,卻聞到一股異香,她尷尬的看向韓葉秋,“茶確實是你那茶,只是裡面還加了一些東西。”

安寒煙說這話時,韓夜秋臉色已微微泛紅,下身也開始燥熱。

聽安寒煙這樣說,他自是知道這裡面加了什麼東西了。

他看了安寒煙一眼,見她眼裡滿是警惕。

他連忙調動體內內功,壓制身下的毒,轉身狼狽的沖出了安寒煙的房間。

安寒煙看著韓夜秋消失在自己視野內,才放下心來,只是眼中多了一絲殺氣。

這時,院子裡傳來了葉軒的聲音“表妹,你在嗎?”

安寒煙眉毛一挑,接近她的婢女,原來是在這等著她了!

這葉軒真是蠢,竟然選擇她最擅長的毒對她下手!

“白音”

白音本就看到自家公子翻窗而進,坐了一會兒又翻窗而出,而且葉軒怎麼在晚間來了?

心中正十分好奇,便聽到安寒煙喚他了,他恭敬的跪著安寒煙的面前。

“小姐!”

“扔出去。”

“是。”

白音跟隨安寒煙這麼久,對她也有一些瞭解,知道安寒煙是叫他把葉軒扔出去。

他本就不喜歡此人,竟敢調戲他們夜王府未來的王妃,所以出手也不客氣。

只可憐了葉軒,以為自己計畫天衣無縫,誰知道竟是半路殺出個夜王,重要的是就算沒有夜王,這麼低下的毒,安寒煙一聞就聞出來了,。

更重要的是葉軒並不知安寒煙身邊有隱衛,也沒有做其他的計畫。

現在他被扔出來了,連安寒煙的院子都進不了,而且聽安寒煙剛剛吩咐人把他扔出來那理智的聲音。

他心中清楚,今日的計畫失敗了!

難道,安寒煙沒有喝那茶?看著安寒煙的隱衛,他終於知道安寒煙為什麼沒有被隱寒門的人刺殺,原來是有隱衛。

左相府是絕不可能給安寒煙配隱衛的,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夜王或太子的人,葉軒氣悶,不管是夜王還是太子,對安寒煙過於重視都是很不好的情況!

葉軒還不確定安寒煙是否中毒,正一直在她的院門口踱步,想盡一切辦法進去看看。

此時,清兒和謹青也一起回來了,見葉軒在院門口東瞧西瞧,心聲不悅的同時,心中多了一絲不安,兩人都沒有顧及葉軒,徑直進了安寒煙,查看安寒煙的情況,見安寒煙無事,才松了口氣。

安寒煙一言不發的坐在那,眼神卻是前所未有的冷意。

此刻的她雖然是坐在自己的房間裡,但這種恐慌的感覺卻讓她感覺回到了第一次去熱帶雨林,驚慌和不安。

她知道春藥並不是什麼嚴重的毒,只是比較難解……

她很感動在韓葉秋中毒時還能維持理智,翻窗而出,但是她只要一想到解毒的辦法,就心如刀割。

如果是用傳統的辦法,男女交歡,中毒之人並不需要承擔多大的痛苦。

還有一種辦法便是泡草藥浴,這種方法是最痛苦的,中毒之人會心如亂蟻撕咬,一點一點蒸發出那情欲,且時間漫長,最快也要一夜。

她突然有點後悔沒有早點將謹紅解決了。

想到謹紅,安寒煙清冷的眸子難得的有了一絲恨意。

她雖然從未信過謹紅,但他也從未想過謹紅會如此快的加害於她!畢竟,她從不曾虧待過她們。

清兒和謹青站在一旁不敢說話。

從安寒煙的表情可以看出,今日一定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具體是什麼,她們並不知道,所以一時誰也不敢說話。

“謹青,去把謹紅叫過來。”

安寒煙的聲音冷的沒有一絲溫度,即使是膽大的清兒也忍不住顫了一顫。

謹青看了清兒一眼,便轉身出去傳呼謹紅 。

謹紅聽到安寒煙 傳喚,便知事情可能已經暴露。

她走進安寒煙的房間,心中也沒有多少懼意,畢竟謹紅打心裡覺得她已經是葉軒的人了。

就算按

輩分,安寒煙還得叫她一聲表姐,撕破了臉,安寒煙也不能把她怎樣。

這樣想著,謹紅的態度也越發的傲氣起來。

看著謹紅這模樣,安寒煙先發制人,起身便給了謹紅一個狠狠的耳光。

謹紅“啊”的一聲,便被打的摔倒在了地上。

謹青還沒來得及說話,耳邊便傳來了安寒煙嘲諷的聲音。

“葉軒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為他下藥,許了你夫人之位?”

此言一出,清兒也滿臉憎恨的看向謹紅。

而謹青,則一臉複雜的看向謹紅,她們兩一起被大夫人派來,她另尋明主後,沒想到謹紅也另投靠了葉軒公子,還是以那種方式。

謹紅勾唇笑了笑,倒是爽快的承認了。

“是的,夫人之位,所以現在你該喚我一聲表姐。”

安寒煙又是一巴掌甩在了謹紅的臉上,這一下卻是打的謹紅有一點懵了,失了心神。

大喊道:“安寒煙,你是沒有聽懂嘛?我是葉二公子的夫人,你還敢如此對我,我已經不是你的婢僕了。”

安寒煙狠狠一甩袖。“愚不可及。”安寒煙轉頭看她,故作疑惑道:“你說如果大夫人知道你勾引了葉軒,並有 夫妻之實,她會怎麼樣?”

漸漸的,謹紅臉色蒼白,心中終於有了懼意,但還是自我安慰道:“不,不,不會的,二公子會保護我的。”謹紅勉強扯出了一抹微笑,悄聲道:“我已經有了他的孩子。”

安寒煙微微一愣,如果真的是這樣,那說明,葉軒來的時候便和謹紅牽扯上了,並不是她秋獵期間!

真是藏得夠深啊!她竟然一點都沒有發現!

安寒煙不想再理會她,只吩咐謹青,“去通知大夫人,謹紅已懷有葉公子的孩子,我要將謹紅送到葉軒的院子裡。”

謹青神色怪異的看了安寒煙和謹紅一眼,本想替謹紅求情,但最終還是一句話未說,轉身朝大夫人院子去了。

安寒煙知道葉軒還在外面,她淡淡的看了謹紅一眼。

開口道:“葉軒就在外面,你跟他走吧,你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他對你的感情了。”

謹紅面上多了一絲喜悅,她深信葉軒對她的感情,他一定會護住她,於是她毫不猶豫的向葉軒的方向走去。

安寒煙看著她的背影,知道她這一去是回不來了,她的身份不允許她成為葉軒的夫人,而世家公子,除了皇室以外,在迎娶夫人前,是不能有妾室先入門的,只可惜,這個道理,謹紅不懂。

這一夜,葉軒靜悄悄的帶著謹紅回了院子,而大夫人那邊似乎也沒有什麼反應,一切的一切都顯得過於平靜,安寒煙知道,這是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徵兆。

清晨,一縷太陽光穿透雲層,照在了皇城的每一個角落。

擔憂了一夜的謹紅也面露喜色,以為自己安全了,然而上天總是早已安排好了一切,該來的終究要來。

“紅兒。”門外傳來了葉軒溫柔的聲音。

謹紅連忙起身,前去迎接。

“紅兒,這是我命丫鬟熬的安胎藥,你快趁熱喝了吧。”葉軒一臉開心的盯著她。

可謹紅就是覺得,有一種怪異的感覺,於是她拉著葉軒的手,輕輕撒嬌道:“公子,我可以不喝麼。”頓了頓,忙補充道:“我怕苦。”

“不行。”葉軒果斷的答道,隨即又語氣輕柔的勸導,“這全是為了我們的孩子,紅兒就不要任性了。”

“可是我自己的情況我是知道的,我不用喝這藥的。”

“紅兒乖,不要任性,先喝了吧。”

見葉軒如此堅持,謹紅終於意識到了不對,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

低聲道“這不是安胎藥吧?”

葉軒也沒了耐心,語氣不耐道:“叫你喝你就喝!”

謹紅紅了眼眶,哽咽了半天才慢慢的吐出了幾個字:“可是這是我們的孩子。”

葉軒終於徹底失了耐心,把碗狠狠的往桌上一放,冷聲到“姨娘來解決吧!”

聽到葉軒說讓大夫人來解決,謹紅卻是慌了,忙拉住葉軒的手,“我喝,我喝。”

說罷,便拿起桌上的湯汁,一飲而盡。

葉軒看她喝了,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謹紅慢慢的蹲在地上,手捂著肚子,一滴眼淚緩緩的從臉頰劃過,但她還是努力的維持了一個微笑,抬頭望向葉軒,“公子,你會娶我的吧。”

葉軒其實從無這個打算,但現在看到謹紅的樣子,一時之間卻是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只是皺了皺眉,便轉身走了。

謹紅盯著他的背影,等著他回頭,等著他回答“我會。”

可是他沒有,謹紅跌坐在地上,笑了起來,可那笑聲卻是如此淒涼。

謹紅在門檻上坐了半天,見葉軒確實不會再回來了,才緩緩的捂著肚子,走向床邊,至少,她現在還活著,活著就有希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