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解決謹紅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91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安寒煙也是一夜未眠,清兒和謹青也站在一旁陪著她。

這時,窗邊發出了一聲輕響,安寒煙連忙站了起來,朝窗前走去。

來人卻不是她期待的那人,而是默。

看見默,安寒煙穩了穩心神,默對安寒煙拱了拱手,率先開口。

“王妃,公子已無大礙,公子叫我特地來隻會王妃一聲,請王妃不要擔心。”

說罷,也不等安寒煙詢問,便翻窗而出了。

安寒煙知道,韓夜秋沒有親自來,且熬到現在才好轉,一定是用了藥浴。

她怔怔的看著默離開的方向,在這個時代男人三妻四妾是正常的,可韓夜秋竟為她守身到如此地步,安寒煙心中感動,嘴唇微勾,臉頰微微泛紅。

此時的她,多了一份她這個年紀該有的小女兒樣,顯得好看極了。

一旁的清兒和謹青也同時反映過來。謹紅下毒,自家小姐沒事是因為夜王幫安寒煙擋了那毒,原來安寒煙幹坐一晚上是在等夜王無事的消息。

清兒看著安寒煙站在窗前,臉頰微紅,魂不守舍的模樣,忍不住捂嘴偷笑。

安寒煙回過頭,眼睛故作兇狠的瞪了清兒一眼,清兒卻笑得更厲害了,連帶著謹青也笑了起來。

清兒故意打趣道:“小姐,既然這樣擔心,要不就去夜王府看望夜王吧,反正小姐馬上就是夜王府的王妃了,前去看望也沒什麼不妥。”

安寒煙想著韓夜秋中的是春藥,自己此時過去看望,不是在暗示什麼嗎?

“清兒,如果你再亂說話的話陪嫁就不帶你了。”

清兒連忙止住了自己誇張的笑聲,連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直搖頭。

擔憂了一晚上,安寒煙也折騰的累了,便吩咐清兒和謹青去休息,待清兒和謹青退下後,她也徑直躺在了床上,睡著了。

經過了這事,左相府表面雖風平浪靜,但各個院子裡卻是風起雲湧,自這個消息從安寒煙的院子傳開後,單是大夫人那,便氣得摔壞了自己最愛的青花瓷瓶。

左相知曉這個消息算是比較晚的,這個消息傳到他耳朵時,他也是連忙給定疆侯寫了一封致歉信,大意就是府中管理下人不當,竟勾引主子,並向定疆侯保證,一定會將此事解決好。

這封信發出後,又趕著去了大夫人那,詢問這件事解決的如何了?如果世家公子的妾室先有了孩子,都不好再娶好一點的世家千金,何況現在懷孕的還是一個下人丫鬟。

這事本和安雨蝶沒什麼關係的,但謹紅運氣不好,正撞上安雨蝶心知被父親放棄,無緣太子妃之位,臉也可能無法再徹底好起來。

安雨蝶心情鬱悶低沉,卻不能像以前一樣,心情不好就發洩到安寒煙的身上,便只能拿謹紅出氣,理由是謹紅丟了左相府和定疆侯府的臉!

一時之間,出事的雖是安寒煙院子裡的丫鬟,但最安靜的也是安寒煙的院子。

最熱鬧的當屬葉軒的院子了,安寒煙將謹紅送走的第一時間便通知了大夫人,所以大家都知道,謹紅此刻在葉軒的院子。

謹紅本以為她喝下那碗藥,便可以保住自己的命,但沒想到,她還沒從喪失孩子的迷茫中走出來,安雨蝶卻是率先風風火火,聲勢龐大的走進了謹紅所住的地方,這下,這件事就被鬧的人盡皆知了。

安雨蝶好用鞭子教訓人,還沒走進房間,安雨蝶便抽下腰間的鞭子,狠狠的打在了門上。

門的擊打的傳出一聲“嘣~”的聲音,呆滯在床上的謹紅嚇得彈跳而起。

還未站穩,安雨蝶的鞭子又朝謹紅的肚子打了過去。

謹紅喝了那碗藥,沒有大夫開藥,更沒有人伺候,本就體虛,怎受得了這一鞭子?

“啊”謹紅大叫一聲,摔倒在地上。

她頭髮淩亂,一襲青衫早就染了血,雙目垂淚,顯得淒慘可憐極了,然而就是沒有人敢上前扶她,甚至不敢面露憐意,只能站在一旁冷眼看著。

安雨蝶嘴角禽笑的看著謹紅,朝謹紅走了過去,對這個二小姐手段的殘忍,謹紅自然是知道的,嚇得雙腿蹬地,不斷的往後退著。

見此,安雨蝶不悅的揮了揮手,在她身後的婢女們會意,連忙上前扣住了謹紅,謹紅嚇得雙眼通紅,渾身都在顫抖。

“二小姐,繞了我吧,我是大夫人的人。”謹紅哽咽的求饒道。

只是這話一出口,安雨蝶便是一耳光打在了謹紅的臉上。

“我母親派你去潛伏在安寒煙的身邊,你倒好,竟然學著安寒煙勾引人的本事,爬上了

我表哥的床。”

安雨蝶本事隨口一說,但說出來後,卻覺得自己說的格外的對,那安寒煙就是喜歡勾引男人,想到此,又是氣急的給了謹紅一個耳光。

謹紅被打的痛哭了起來“二小姐,謹紅知錯了,但謹紅是真心喜歡二公子的。”

葉軒的房間其實離謹紅的房間並不遠,這邊聲響鬧的這樣大,他其實是知道的,但他內心覺得謹紅被安寒煙趕出了院子,也沒了利用價值,不願出手幫忙,更何況,自己也不能真的娶一個丫鬟。

再回到謹紅這邊,安雨蝶本來也只是想出出氣就走,但聽謹紅這樣說,她就更是難受了,仿佛是勾起了她的傷心事。

真心喜歡?她又何嘗不是真心喜歡太子了?太子的風姿容貌,無一不讓她瘋狂的思悅,但父親!卻因為她的臉……..就放棄了她……..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又眼神兇狠的看著謹紅,一鞭子向謹紅的臉打去,謹紅想躲,無奈被人緊緊扣住,硬生生挨了這一鞭,鮮血瞬間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此時的謹紅,眼中終於多了一絲恨意,她恨安寒煙把她交了出來,更恨葉軒置他於不顧,更更恨安雨蝶落井下石,她心中暗暗發誓,如果能順利離開左相府,必定要這些人付出代價!

當安雨蝶拿著鞭子向謹紅另一邊打去時,大夫人也來了。

“住手!”

大夫人淡淡的看了自己女兒一眼,在看了看被丫鬟們扣著,狼狽且絕望的謹紅。

大夫人緊盯著謹紅裙邊已落了紅,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神色也溫和了許多。

“蝶兒,你先回去吧。”

安雨蝶知道父親已經放棄了自己,不能再令母親不悅,雖是生氣,但聽大夫人這樣說,她還是連忙退了出去。

安雨蝶本想直接回自己的院子的,但行徑葉軒的房間時,摸了摸自己的臉,還是去了葉軒的房間,她的藥膏快用完了,她急切的希望她的外祖父定疆侯已為她尋到了良藥。

大夫人看著安玉蝶去的方向,自是知道她幹嘛去了,只能無奈的歎了口氣,或許是她把女兒縱容的過了。

想到身後的謹紅,大夫人凝了凝眉,剛轉過頭看她,她卻是一下跪在了地上。

“大夫人,你念在我伺候你這麼多年的份上,繞了謹紅吧。”

大夫人冷冷的看了謹紅一眼,本想直接打殺了她,免得此時傳出去,但想到她伺候了安寒煙那麼久,說不定她知道安寒煙什麼把柄,便打算先問上一問。

“謹紅,看在你跟了我那麼多年的份上,我給你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聽著大夫人這樣說,謹紅眼中多了一絲希望,忙磕頭道:“願聽夫人差遣!”

“你伺候安寒煙這麼久,她有沒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事麼?”

大夫人也不正眼瞧她,冷聲問道。

謹青認真思考起來,她知道她的回答事關她的性命,自然不敢含糊。

沉吟了半天,謹紅開口道:“我剛到大小姐院子時,有一次晚間,我無意聽到大小姐在和誰說話,便悄悄湊近聽,是一個男人的聲音,當我正想細聽時,一枚銀針飛了出來,打傷了我,我便退下了,也不知那男子是誰,但確定是個男子!”

大夫人滿意的點了點頭,“還有麼?”

“還有大小姐經常做一些我們不解的事情,我們練功都是練習劍法之類的,但是大小姐練功,和普通人不同,而是那院子裡那一些奇奇怪怪的道具,我聽那些好像是叫橫杠,啞鈴什麼的。”

說到這裡,謹紅也是滿臉疑惑,對她來說,安寒煙這樣的人,實在是太難理解了。

“還有,大小姐有很多想法…….”

謹紅還在喋喋不休的說著,但已不是大夫人想聽的內容了,大夫人不耐的揮了揮手,示意她停下,她連忙噤聲。

“行了,你下去領二十大板的,如果你還能活下來,就離開了,就看你的造化了,記住府中發生的事不要與外人說,我只會饒你一次。”

“謝謝夫人!”謹紅在地上磕了磕頭,便向領板子的地方走去了。

謹紅看著那打板子的粗壯大漢,忍不住顫了一顫,連忙從懷中拿出了這些年自己辛苦攢下的銀兩和首飾,笑意盈盈的走了過去。

那粗壯大漢見謹紅手中的銀兩和首飾,足足抵他一個的月的月銀了,也是兩眼放光。

謹紅見他那模樣,瞬間放心了下來,只是要愛錢之人,一切都好辦。

“這些都給大哥哥,還望大哥哥打板子的時候能手下留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