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三十五章 退下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89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謹紅和葉軒私相授受後,本就學了不少取悅男人的,如今那大漢看謹紅那嬌滴滴的模樣,險些看呆了去。

謹紅嬌羞的笑了笑,將手中的銀兩首飾塞到了他懷中,心中卻是肉疼的緊,“大哥哥,你還沒告訴我好與不好了。”

那粗壯大漢瞬間回過神來,看了看手中的銀兩首飾,又看了看嬌滴滴的謹紅,連忙快速點頭,“好好好。”

見那漢子答應,謹紅總算是松了口氣,放心的躺在了木凳上。

很快二十大板就打完了,那粗壯大漢,下手著實很輕,但謹紅還是裝的奄奄一息的模樣。

大夫人見她那模樣,也不願再追究什麼,便令幾個婆子將謹紅扔出了左相府,這件事也才算是完全過去了。

在大夫人和安雨蝶處理期間,安寒煙和葉軒皆是一言未發。

晚間,睡了一天的安寒煙終於醒了過來,清兒連忙上前說了今日對謹紅的處理結果,安寒煙詫異,她本以為謹紅死定了,沒想到她竟然有本事說服大夫人放過她。

但安寒煙也不願再追究了,她能逃過這一劫也是她的宿命。

接著,清兒又向她稟報了一些“奇宇軒”準備擴店的消息後,便也退下了。

安寒煙才醒,一時也沒了睡意,便拿出象棋,左手和右手下了起來。

屋簷上,一聲嬉笑聲傳了過來,“一個人下棋多無聊啊。”

安寒煙也不抬頭,只是慢慢的將所有棋子擺回了原位,“我還以為你要在上面藏一晚上了。”

韓夜秋跳了下來,落到了安寒煙的面前,故作惱怒道,“煙兒,你這丫頭怎麼一點良心都沒有啊?昨夜,我可是為了你才中毒的,而且…….”他停了停,繼續道:“你昨夜幹嘛用那種防備的眼神看我啊?我是那種人麼?”

韓夜秋還在喋喋不休的說著,安寒煙卻是拿著象棋走出了第一步。

韓夜秋見此,也是連忙坐下,手持了一塊“炮”字棋。

兩人沉默了一陣後,韓夜秋恢復了平常清冷的模樣,認真嚴肅的問道:“煙兒,我們的婚期將至,你可是真心想嫁我?”

安寒煙沒想到他會問這個問題,也是一愣,認真的想了想,“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歡你,或者是不是真心想嫁你,只是除了你之外,我還沒有想過嫁別人。”

韓夜秋聽著前面,眼中本有一絲失望,但聽到後面,卻瞬間釋懷了,說不定她心裡早就有他了。

“不管你喜不喜歡我,是不是真心想嫁我,都只能嫁我!”

安寒煙聽著韓夜秋不容置疑的說出這句話,便不再說話。

這時,左相和大夫人卻像是約好的般,都是帶著一大批人,便來到了安寒煙的院子,白音連忙進來稟告。

“小姐,公子,大夫人和左相帶了一大堆人過來了。”

聞言,韓夜秋皺眉,不悅道:“下棋都下不清淨。”

反倒是安寒煙,她似是想通什麼事一般,釋然的笑了,“難怪謹紅能順利逃過一劫,原來是這樣啊。”

左相府的事,自是有人向韓夜秋稟報的,他不插手,是因為尊重安寒煙的決定,所以安寒煙突然說這話,他也是懂的。

甚至,他知道的比安寒煙還多,比如,謹紅還買通了那打板子的粗壯大漢的事。

韓夜秋站起身來,正想離開時,默卻過來了。

“公子,窗戶,門,院子裡都守了人。”

韓夜秋看了看安寒煙,那些人自然不是他的對手,但如果他走了,那麼多人看到,不知是他,不知道又要給安寒煙扣多大一頂帽子。

但如果不走,也是損了安寒煙的名聲,想到此,他突然有點後悔今日來找她了。

“那就留下吧,清者自清,更何況,我馬上就要嫁入你的府中。”

聽著安寒煙這樣說,韓夜秋笑了笑,又坐下來和安寒煙下棋,而默和白音相互對視了一眼,雙雙退了下去。

大夫人和左相率先進了安寒煙的院子,卻見安寒煙房間門大開。

自謹紅走後,清兒和謹青都忠心於她,她對她們也不隱瞞,夜王經常夜訪來下棋的事,她們自然是知道的,甚至謹紅一走,安寒煙索性門也不鎖了。

當左相看清和安寒煙對坐之人是夜王時,連忙止下了腳步,欲將身後眾人打發出去。

但大夫人卻是不依不饒的要帶著眾人往安寒煙的院子走去。

左相看了大夫人一眼,眼中已有了明顯的不悅,下午時,大夫人告訴他晚間有人和

安寒煙私會,左相靈機一動,本以為可以借此機會,退掉安寒煙和夜王的婚事,但沒想到,和她私會之人竟是夜王,這樣傳出去,不僅推不掉那婚了,反而是坐實了。

左相將大夫人擋在了面前,聲音堅定,“夫人,夜深了,快帶著大家回去睡覺吧。”

大夫人和左相一同走在前面,自然也是看到裡面所坐之人是夜王,但她一心覺得只要安寒煙嫁給了夜王,那太子妃之位,就還是自己女兒的。

所以這一步,大夫人是無論如何也不願退讓的。

“老爺,剛剛環兒說看見一賊人翻進了煙兒的院子,為了煙兒的安全,我必須進去看看。”

大夫人心中的想法,左相自是猜到了,心中不由怒駡大夫人蠢婦!

“夫人!回去!”左相的聲音已經帶了幾分怒氣,後面的下人皆是面面相覷,進退兩難。

安寒煙挑了挑眉,放下手中的棋子,認真聽起外面的爭執來。

“這是唱哪出啊?不是自己帶人來的麼?現在又不讓別人進來了。”

韓夜秋喝了一口茶,笑著解釋道:“左相這是在打太子妃之位的主意。”

安寒煙瞬間了然,看了韓夜秋一眼,“以大夫人的強勢,看來我這爹爹的主意是打不成了。”

此話剛落地,就見大夫人直接推開了左相,帶著眾人一哄而入。

左相本就是柔弱的文官,而大夫人又如市井潑婦般強悍,左相被大夫人這一推,險些跌坐在地上。

眾人走進安寒煙的院子,見那“賊人”是夜王,竟是大氣都不敢出,安寒煙靜靜的看著這一出鬧劇。

見棋下的差不多了,才抬起頭來,對大夫人一笑,“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可以退下了。”

退下?大夫人一愣,她是堂堂左相夫人,什麼時候輪到安寒煙一個沒有母親的野丫頭對她說退下?

“放肆!與人夜裡私會不說,還叫我退下。”

此話一出,默的耳光便狠狠的打在了大夫人的臉上,左相對大夫人失望至極,也不願再說什麼,只站在一旁看事情的發展。

“怎麼?左相府人覺得本王的准王妃無權對你說退下?”

大夫人挨了一耳光後,也不敢再那般無禮,只是溫聲說道:“夜王,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這煙兒畢竟還是我左相府的人,以後煙兒若是在外面失禮,也是我這個做母親的失禮,所以我才…….”

還不待她說完,夜王便抬起頭來,目光冷冽:“以後你再自稱她母親,我便見你一次,打你一次!退下吧!”

夜王又說了一次退下,大夫人這一次卻是沒法反駁了,只是氣惱的甩袖離去。

眾人見大夫人出了安寒煙的院子,連忙如蒙大赦般迫不及待的也沖出了安寒煙的院子。

左相看了看安寒煙,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她一眼,也轉身走了。

夜王看著左相的背影,意味深長的說,“該給你的父親添位妾室了,更好添個兒子,免得他總是把希望放在女兒身上。”

安寒煙看了韓夜秋一眼。

“在這左相府中,一個妾室想要活下來可是很困難的!”

韓夜秋奸詐的笑了起來,“是嗎?”安寒煙看著韓夜秋的笑,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左相府裡,眾人才剛回到房間,左相卻又再一次召集了大家。

眾人惶恐的站好,心裡卻是極度的不安。

看人到齊了,左相緩緩開口道:“今日之事,我希望大家能保密。否者的話……”左相沒有說後面的話,眾人卻是心知肚明,連連向左相保證,一定會守口如瓶。

誰知第二日,左相府大小姐和夜王夜間私會的消息還是傳遍了皇城的大街小巷。

正在府中養傷的六公主正因為養傷,不能出門,而滿面愁容,當聽到這個消息時,卻是開心的拍手大贊,“哎呀,五哥哥太厲害了,這樣就把嫂嫂鎖的死死的了。”

而太子府的太子聽到這個消息時,徑直掃掉了桌案上一大堆奏摺,他相信,如果不是因為要學著監國,去找安寒煙的時間太少了,他是絕對不會輸給夜王的,本想早點忙完就去找安寒煙,卻沒想到竟傳出了這樣的消息。

這時,太子府護衛稱左相前來拜訪。太子微微蹙眉,想到剛剛那個消息,便開口道:“不見。”

那護衛猶豫了一下道:“左相說是關於早上那則流言的事。”

流言?

“把左相帶到正廳。”

“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