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三十六章 落水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46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左相在太子府正廳等著太子,面色略有焦急之色。

看到太子過來,連忙上前行禮。

太子還未開口,左相便開口道:“下官這次來,是想解釋一些誤會的。”

太子不悅的撇了左相一眼,左相心中打的小算盤,太子自是知道的,眼中不由露出一絲厭惡和鄙夷。

要不是因為左相是安寒煙的父親,太子壓根兒不想和左相有任何的牽扯。

但想到安寒煙和夜王夜裡私會的事情,太子只好壓抑住心中的不悅,坐上了主位,欲聽個所以然來。

左相本就是個人精,見太子如此,自是懂了。

忙開口道:“夜王殿下確實是夜訪了左相府,不過卻是與煙兒下棋。”

“下棋?”太子疑惑問道。

“正是,我聽丫頭們說那被稱為象棋,小女非常喜歡,常常一個人都在研究,想來,夜王也是喜歡的,便來與小女切磋一二。”

說到這裡,太子想起了秋獵時他和夜王在安寒煙帳篷裡下的棋。

看那模樣,安寒煙和夜王確實都喜歡,心中也釋懷了很多,只是還是不悅夜王行事衝動魯莽,毀了女兒家的名聲。

太子此時,竟是完全忘記了安寒煙和夜王本就有婚約,且即將成婚的事實。

而夜王府也開始忙碌了起來。

本來夜王府對於置辦婚禮事宜也沒有這麼著急。

但這事一出,夜王府的下人們卻是自動加快了速度。

這夜王沒有女主子主事,所有的事情都是夜王府的楊管家在主辦。

這消息一傳出,他就快速的擬訂出了婚禮的客人名單,並著人制定出了婚禮邀請函的樣式,就連迎親路線都想好了,一一準備好遞交給夜王一個一個的審視。

夜王哪裡知道成親要計畫這麼多的繁瑣事。

連忙對楊總管道:“楊叔,你自小在我身邊伺候,我信你,這些事,你來處理便好。”

楊總管自是知道這是夜王的推脫之詞,但還是連忙應下。

這幾日,夜王府一直忙碌著,但夜王,卻仍然每天朝左相府跑著。

離兩人大婚只有半月了,請帖也終於發了出去。

這一刻,卻是有人坐不住了,於是安寒煙的“悅雅苑”再一次熱鬧了起來。

“喲,煙兒妹妹果然是要嫁給夜王殿下了,這閨院都不同了。”

在下人的帶領下,齊陽郡主還沒入院子,便站在院門口嘲諷了起來。

按道理,齊陽獲有郡主封號,安寒煙本該起身與齊陽郡主行禮的,但安寒煙心知齊陽不喜她,甚至兩次出手害她,也不願與齊陽做表面功夫,所以當齊陽進入她的院子時,安寒煙依然坐在吊椅上慢慢晃悠著。

夜王府的請柬已發到百官手中,齊王府自然也在受邀中,齊陽郡主在府中看見請柬便大鬧了起來。

齊王見她那模樣,又怎麼敢讓她出府了?連忙對她下了禁足令。

哪怕是今日到左相府,齊陽郡主也是趁齊王不在府中,偷偷跑了出來。

齊陽本在路上想了一大堆說辭,想要勸安寒煙退婚,可現在看見安寒煙這優哉遊哉,事不關己的模樣,卻不知道該什麼了。

齊陽氣惱的跺了跺腳,看了一眼半躺在吊椅上的安寒煙,在旁邊的石桌上坐了下來。

清兒不知秋獵時發生的事,所以在齊陽坐下的同時,清兒也為她添了茶。

齊陽盯著桌上的茶,一飲而盡,可是茶剛入喉,她就馬上吐了出來。

“這是什麼茶?這麼苦也拿給本郡主喝!”

安寒煙這才正眼看了齊陽一眼,她想起了皇上給她講的這茶有相思知人便說明這茶是苦的。

看來,這齊陽郡主當真是相當喜歡夜王啊。

“安寒煙,你和夜王退婚吧。”齊陽緩了緩心神,還是直接說了出來。

卻見安寒煙語氣慢悠悠的問道:“為何?”這語氣,仿佛是在問一件極不在意的事情。

齊陽從石桌上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安寒煙,“因為我是郡主,只有我能幫到他,你只是一個左相府的小姐,還沒有母親!”

安寒煙聽著齊陽說著,索性閉起了眼睛。

齊陽見安寒煙不回答,以後安寒煙是贊同她的話,更加理直氣壯的說了起來,“夜王氣質如竹,在這皇城中,只有我才配得上他,我的父親是齊王,姑母是皇后,表哥是太子,我是皇城最尊貴的千金小姐,只有我這樣的人才配站在他的身邊,與他並肩!”

安寒煙揉了揉眉心,開口道:“齊陽郡主請回吧,這些話你應該說給夜王聽,而不是我。”

齊陽看她說了那麼多,安寒煙卻根本就沒有聽進去,正想發作時,後面卻傳來了太子的聲音。

“表妹,你怎麼在這裡?”

安寒煙和齊陽一起轉頭看過去,見太子正挺直的站在那裡,但眼底的那一片黑色,可以看出這幾天他並沒有睡好。

左相恭敬的站在太子身後,正不斷的給安寒煙使眼色,不知是暗示安寒煙起身行禮,還是暗示安寒煙對太子表情義。

看著太子,齊陽尷尬的笑了笑,畢竟她是偷偷跑出來的,現在有一種被抓個正著的感覺。

忙上前行禮,“表哥,你怎麼來了?”

太子轉頭看了不動的安寒煙一眼,“我來看看煙兒。”

太子自然也是收到請柬了的,在這段時間他一直想見安寒煙,可當他看到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他終究是遇她遇的晚了,有時他也會想,如果自小與安寒煙有婚約的是他,該多好。

“太子殿下,齊陽郡主,後院的銀杏正是落葉之時,後院的小路也極為漂亮,不如讓煙兒陪你們逛逛。”左相見氛圍不對,率先開了口。

“也好。”太子答道,太子既然開了口,安寒煙自是也不好拒絕。

便起身帶兩人朝後院走去了。

一路上,三人都安靜極了,這一幕,竟是安靜得有一點詭異。

走到一水亭時,竟看見淩王和葉軒正在水亭裡喝酒聽曲,安寒煙不由眉頭一蹙,這兩人,什麼時候混到一起了?

當然,跟在安寒煙身後的太子也看見了,既然遇上了,兄弟之間打個招呼肯定是必須的。

“煙兒,表妹,在此等我一下。”

“恩。”兩人同時點頭回到。

太子看了安寒煙一眼,便朝水亭去了。

和齊陽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安寒煙便自己走到了一顆大銀杏樹下,身前是池塘,魚兒見有人來,都紛紛遊過來露出了頭。

一片銀杏葉緩緩的掉落在池塘裡,魚兒門以為是吃的,紛紛上前搶擠。

在她身後的齊陽郡主見此,面露寒光,迅速上前,想伸手退安寒煙下水。

安寒煙本就是習武之人,動作反應都是極快。

在齊陽郡主的手才碰到安寒煙的背時,安寒煙就連忙超右轉了一圈,便躲開了齊陽的手。

但齊陽這一掌用力極大,卻是收不回來了,見安寒煙躲開,心中暗呼不妙。

只聽“啊”的一聲尖叫,水花四濺,齊陽便掉入了水中。

天氣已經轉涼,池中的水刺骨般寒冷,齊陽郡主忙呼喊,“救命啊,救命啊……”

水亭中正互相見禮的三人聽到這邊的動靜,忙齊齊看來,卻看見齊陽郡主不停的在水中撲騰著,而安寒煙卻是在岸邊冷眼看著。

葉軒轉了轉眼珠,唇角勾起一抹奸笑,心中不知謀劃著什麼。

不待太子和淩王反應過來,葉軒就跳進了水池中,向齊陽遊去。

安寒煙眼中閃過一絲不虐,朝某棵樹上看去。

在樹上的白音被安寒煙看的一顫,這段時間葉軒一直沒有出門,他也沒有機會動手毀了葉軒那命根子。

如今看來,安寒煙是在怪罪白音下手太慢了?

這麼一會兒時間,葉軒已經游到了齊陽的身邊,而太子和淩王也到了安寒煙的身邊,等著接應葉軒和齊陽郡主。

由於齊陽郡主的大呼小叫,周圍的婢僕們也聞聲趕了過來。

只見水中齊陽郡主兩手摟著葉軒的脖子,而葉軒的手摟著齊陽郡主的腰,兩人的姿勢曖昧至極。

由於在水中的掙扎,齊陽頭髮淩亂,衣襟大開,隱隱露出了裡邊紅色的肚兜,看到這畫面,安寒煙也瞬間懂了葉軒為何奮不顧身的跳下水就齊陽郡主了。

估計今天過後,定疆侯府也可以命人向齊王府提親了。

齊陽郡主刁蠻任性,且一心想著夜王,而葉軒風流成性,心思陰沉,安寒煙還真的挺好奇兩人在一起會摩擦出怎樣的火花。

安寒煙掃視了池塘邊圍著的一群奴婢,滿意的點了點頭,心中暗暗想到,恩,人夠多,這個消息一定可以傳出去。

葉軒扶著齊陽郡主上了岸,立刻便有婢女遞上了披風,齊陽咳了咳水,便馬上伸出手,指著安寒煙大叫。

“是她,是她推我下水的。”

而後,又看向太子,“太子哥哥,你一定要為齊陽做主啊。”

太子眉頭微皺,安寒煙性子清淡,自是不願做這種事的,倒是他這個表妹,性格衝動狠辣,想到此,太子也大概明白了,一定是這個表妹想害安寒煙不成,反倒是害了自己。

“夠了!”太子不耐的對著齊陽吼道。

齊陽呆住了,她從來沒見過太子對她發這麼大的火,哭了一半突然停住,那模樣,竟是有幾分滑稽。

眾人在一旁看著,不敢隨意插畫,安寒煙也在一旁冷眼觀望,絲毫不對齊陽的指控做出解釋。

“帶郡主回府!”太子聲音冷冽的對匆匆趕來的太子府侍從說道,便率先往太子府而去。

幾個侍從都是男子,也不敢隨意攙扶齊陽郡主,只齊齊的低頭候著。

齊陽郡主見此,狠狠的瞪了安寒煙一眼,連忙自己起身朝太子追去了。

發生了這事,淩王見葉軒衣服已經濕透,也沒了再飲酒聽曲兒的興趣,也向葉軒和安寒煙告退,獨自走了。

這事,以最快的速度傳遍了皇城,左相府大小姐與夜王夜間私會的事情還沒有過,又傳來了齊陽郡主在左相府落水,定疆侯府二公子大義相救,兩人衣衫不整,情愫暗生的消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