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南國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68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大夫人聽著左相喊她“夫人”,而不是像以往般喊她“葉兒”,頓時心中一痛,本還想再說什麼,環兒見狀,連忙走上前,紅著眼睛,握住大夫人的手。

“夫人,哦,不,姐姐,日後我定當伺候好你和老爺的,希望姐姐能原諒我。”

環兒這幅模樣,看在左相眼裡是我見猶憐,識大體,但看在大夫人眼裡,就是活生生的挑釁。

大夫人一把甩開了環兒的手,環兒順勢一倒,便倒進了左相的懷中,從左相的角度看去,就是大夫人不知好歹的推了環兒一把。

大夫人見此,本想解釋,可又拉不下面子,且不提她沒有推環兒,就算真的推了,作為主母,教訓一個妾室,一個丫鬟,也沒什麼大不了。

左相終於看不下去了,這些年,就是因為念在大夫人是從定疆侯府出來的,左相對她處處忍讓,甚至明著暗著處理了他所有的妾室,導致他現在子嗣單薄,連個兒子都沒有。

想到此,左相也不在顧及那麼多了,厲聲吩咐道:“來人,把大夫人送回院子去!”

“誰敢!”大夫人咆哮道。

左相本不想做到這一步,但看著大夫人這樣當著下人的面忤逆他,只覺得自己丟盡了顏面,左相提醒大夫人道:“葉兒,這裡是左相府!”

左相說這話時,眼睛看也沒看大夫人,兩個粗壯的嬤嬤見此,只好上前,對大夫人行了一禮,齊聲道:“夫人,得罪了。”

兩位嬤嬤正想一人一邊帶走大夫人時,大夫人卻開口道:“我自己走。”

說罷,她便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安寒煙看著這一出鬧劇結束了,起身欲回房,心中想到,這韓夜秋還真的挺會挑人。

以安寒煙的聰慧,定能看穿環兒這些小把戲,這一點,環兒心中自是知道的。

見安寒煙起身要回房間,心中怕安寒煙記恨上自己,連忙喊住了她,畢竟她知道韓夜秋之所以找上她,不過是想要安寒煙過的舒心些,她心知如果要和大夫人鬥,必須要得到安寒煙的支持。

“煙兒。”

安寒煙回頭。

“那個……今日……”

安寒煙看著環兒那吞吐的樣子,笑了笑,說道:“沒事。”

聽安寒煙如此說,環兒才放下心來,也對安寒煙笑了笑,“那我下次再來拜訪。”

“恩。”

左相見環兒和安寒煙相處的這樣好,不似大夫人那樣不容人,心底也甚是欣慰,開心的將環兒送回了‘繪竹院’。

安寒煙回到房間,韓夜秋笑意盈盈的看著她,“怎麼樣,你對你爹這個妾室還滿意麼?”

“聰明是聰明,只是定疆侯府勢力龐大,我這個爹又一向膚淺,不知道環兒能支持多久。”

“這個倒不是什麼問題,只要環兒能快速產下一子,就算是大夫人想動她,左相也不會同意的。”

兩人就著這個問題又閒聊了一會兒,下了幾盤起,韓夜秋也回夜王府去了。

一到夜王府,楊管家便急忙將一封信遞給了韓夜秋。

韓夜秋打開那封信,卻是眉頭緊鎖。

皇上的二子權王一直在鎮守西北邊關,而定疆侯守在北疆,卻沒想到,一向與東韓國交好的南國由於政變,突然向東韓發難。

東韓一時沒有防備,竟是讓南國直接攻破了三座城池,楊管家見韓夜秋如此模樣,說道:“公子,這是我們的人傳回的消息,估計明天就會有三千里加急傳回這個消息。”

“楊叔,二哥還在西北邊關,為了穩定人心,這次定會派個皇子去。太子是儲君,百官定不會讓他親自上戰場的,看來,這次就是在我和三哥中選了。”

此言一出,院子裡的幾人都沉默不語,上戰場有利有弊,成功的話此戰就可以一戰成名,讓夜王得到軍權和民心,可畢竟戰場上刀槍無眼,危險重重,更何況,還有半月,就是夜王和安寒煙的大喜之日了。

第二日,百官在早朝上聽到這個消息後,皆是你一言我一語的發表起自己的觀念來。

右相為人剛正正直,絕不允許其他國家犯我邊疆,只見他義正言辭的說道:“啟稟皇上,南國犯我邊疆,直破三座城池,百姓名不聊生,當儘快發兵,奪回城池,將南國軍隊驅逐出我國疆土。”

幾人見右相說的有禮,連忙跟著站了出來,“臣附議。”

而左相一向懦弱,只擅權謀之術,一向與右相不和,也站出來說道:“皇上,臣認為,南國此戰勢如破竹,連破三座城池更是軍心大振,此時,不適合和南國的軍隊有正面的衝突,當派人和南國議和。”

見左相提議和,右相頓時怒了,“議和?敢問左相,如果這樣就議和了,那我東韓國的國威何在?以後若是其他國家再來犯我東韓該如何是好?”

左相也不退縮,厲聲道:“右相,你言過其詞了,西北有權王坐鎮,北疆有定疆侯,其他還有哪個國家能犯我邊疆?”

“就算是這樣,你就能保證周圍的小國就不會聯手一起進犯我東韓了嗎?這樣就議和,如何對的起那些受難的百姓。”

皇上被他們的你一言我一語吵得腦袋都疼了,連忙止住,“夠了。”

然後,皇上看了看南宮將軍,開口問道,“南宮愛卿,你以為如何?”

這麼多年來,東韓一直太平,只有南宮將軍真的上過戰場,對於皇上點到他,眾人也不意外,只是都豎起耳朵等著他的回答。

“回皇城,臣以為,右相說的對,如果不發兵驅逐南國,如何對得起受難的百姓,如此,恐會失民心啊。”

聽南宮將軍如此說,皇上眉目愁成了一團,他自是知道民心的重要性,前國就是不得民心,才被得民心的先帝取代,有了東韓國,這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大家都是懂得。

眾臣看著滿面愁容的皇上,不再說話,只聽皇上下令了。

皇上沉思了一會兒,緩緩開口,這兵定是要發的,只是眾愛卿覺得此次發兵,派人合適了?

剛剛還言辭激烈的眾人,聽到上戰場,瞬間安靜了下來,生怕皇上選中了自己。

見此狀,皇上拍案而起,大怒道:“一群廢物,我東韓竟養了一群不敢上戰場的廢物。”

南宮鄙夷了看了眾人一眼,上前拱手半跪道:“臣願前往南國邊關替皇上解憂。”

看著南宮將軍,皇上面色才好看了一些,又重新坐了下來。

才剛剛坐下,卻又是一封三千里加急送了上來,一身穿騎裝的小兵一路高喊著“三千里加急。”眾人連忙站在兩旁讓道。一天之內連續兩道三千里加急已是鬧得皇城人心惶惶。

那小兵見到皇上,連忙跪下,雙手呈上三千里加急,嘴上說著“皇上,南國夜間又攻破了一座城池。”

皇上臉色鐵青,眾臣連忙跪下,異口同聲道:“皇上息怒,望皇上保重龍體。”

皇上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下心情,只見尚書大人站了出來,“臣斗膽,懇請皇上除了南宮將軍外,再派出一位皇子王爺,穩定軍心。”

這話簡直是說道了眾人的心坎上,南國來勢洶洶,我軍連敗,軍心不穩,此時也確實只有派出一個皇子王爺才能穩定軍心。

皇上點了點頭,問道:“眾愛卿覺得誰合適了?”

左相一心想把自己女兒嫁給太子府裡當太子妃,當然不想要太子去冒這個險,“回皇上,臣認為,太子殿下是儲君,此戰危險至極,自是不適合出站的,臣認為,淩王和夜王最為合適。”

此言一出,眾人都贊同的點了點頭,三皇子淩王一向喜歡拉攏權臣,所以朝堂之上,不少人都開始推舉夜王,畢竟,誰都認為這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皇上思考了一會兒,便准了,同時吩咐旁邊的林總管道:“叫夜王入宮。”

眾臣見此時落地,紛紛松了一口氣。

“退朝。”皇上這樣說,意思已經很明顯了,皇上要單獨和夜王說這事,想來也是,這一去,作為一個嬌生慣養的王爺,很有可能回不來,皇上有虧欠之心是正常的,這夜王本就是去撐場面的,想到此,百官也沒有說什麼,紛紛行李,便退朝了。

禦書房裡,夜王正坐在皇上下方。

“我不願去。”

“必須去。”

“還有半月,我就要成親了,這南國之事,一時之間是解決不了的,會耽擱婚期。”

“婚期延後,這次你必須去,這是一個你拿下軍權的好機會,此戰,你只許勝,不許敗!”

韓夜秋看了看坐在上面的皇上,說道:“我已經讓煙兒等了那麼多年了。”

皇上厲聲道:“這是聖旨!”

韓夜秋瞥了皇上一眼,不想再說什麼,起身就走。

當韓夜秋走到禦書房門口時,皇上看著他的背影道:“聖旨馬上就會到你府中,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韓夜秋卻是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皇上看著他,感歎道:“惠兒,我們的兒子長大了啊。”

很快,聖旨就被發了出來,夜王為統帥,而南宮將軍為副統帥,隔日出發。

百官不懂的皇上的心思,只認為這夜王的確是太不受寵,竟被派出去送死。

而南宮將軍看著聖旨,卻是不滿極了,在他看來,夜王就是皇城裡的一個閒散王爺,一個沒上過戰場的黃毛小子,不過是因為他是皇上的兒子才得了統帥一職。

韓夜秋沒有回夜王府,而是去了安寒煙的‘悅雅苑’,一般他都是晚間去同安寒煙下棋,可是這次韓夜秋竟然在白日來了,安寒煙疑惑的看著他。

“煙兒。”韓夜秋開口,表情糾結,不知該如何開口。

“恩?”安寒煙也不著急,這慢慢的等著。

“南國突然進犯,已破我四座城池,父皇封我為統帥,帶兵抵禦南國,明日出發,我們的婚期…….”

聽到他要上戰場時,安寒煙手中的茶蓋一時沒拿穩,又掉在了茶杯上。

但安寒煙很快就想通了,以上次皇上私自見她,對她說的那些話就可以看出,皇上其實是對韓夜秋寄以厚望的。

見安寒煙不說話,韓夜秋繼續道:“南國犯我邊疆,百姓名不聊生,我也於心不忍,只是……委屈了你…….”

安寒煙低著頭,不知為何,心底有一絲失落,“沒事,此戰至關重要,你要小心,你,要活著回來。”

“恩,我不在的時候你也要小心。還記得我送你那把匕首麼?”

安寒煙轉頭看他,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提到這把匕首。

“那把匕首可以隨意調動隱寒門的人,我不在,你身邊多些人辦事,也要方便些,要做什麼就吩咐白音他們去做。”

“好。”

接下來,兩人拿出了象棋,互相交代了一些事情後,誰都沒有再說話,只珍惜兩人在一起的最後時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