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四十章 合作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26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那南國幾個皇子情況如何?”

“南國太子急功近利,二皇子野心勃勃,倒是這南國三皇子深不見底,在皇上病倒期間,也稱病,足不出府,只是這三皇子母親一族都在十年前被滿門抄斬,空有一身本事,沒什麼勢力,四皇子就是一紈絝子弟,其他的皇子都未成年。”

默一一向韓夜秋稟告了南國的情況,韓夜秋認真的思考了起來。

“挑撥二皇子找太子的麻煩,激發他們倆的矛盾,最好讓二皇子逼宮,只有他逼宮了,太子才會召回一些自己的軍隊,來保住自己。”

“是。”

“切記,不要暴露了自己。”

“是。”

韓夜秋安排了一切,默才靜悄悄的退了出去。

但此時韓夜秋腦中還分析著南國的情況,他思考著,如果這南國的老皇帝醒不過來了,或許可以考慮一下扶持三皇子。

而另一邊,皇城此刻也是有人歡喜有人愁。

歡喜的自然是齊陽郡主和太子殿下。

韓夜秋和安寒煙的婚事一推遲,就證明兩人都還有機會。

韓夜秋走的第二天,齊陽便登了左相府的門,宣稱是拜訪安寒煙。

然而上次齊陽郡主在左相府落水的消息左相府的人都是知道的,要說是拜訪,仍誰都是不會信的,找麻煩還差不多。

安寒煙也是這樣想的,她也沒有心情陪齊陽郡主周旋,於是只好稱病,將齊陽郡主拒之門外。

安雨蝶聽到這消息,卻是主動約見了齊陽郡主。

平時齊陽郡主和安雨蝶都是互相看不順眼的,對於安雨蝶的約見,齊陽郡主本來想置之不理的,但那傳話的小丫頭卻說和安寒煙有關,齊陽郡主只好壓住心中的不喜,朝安雨蝶的院子走了去。

一進院,安雨蝶便殷勤的拉著齊陽郡主的手,裝出一副關係很好的模樣。

“哎呀,郡主,你來了。”

齊陽郡主不悅的看了安雨蝶一眼,這皇上壽宴的事,她可是還歷歷在目,她不耐將手從安雨蝶的手中抽了出來。

“有什麼話就直說吧,不用兜圈子。”

再怎麼說,安雨蝶也是這左相府的嫡女,而且憑著定疆侯府和自己母親在府中的地位,她的身份比安寒煙那嫡長女還要尊貴幾分。

如今被齊陽郡主這般輕視對待,也是滿心的不滿,但想著今日找齊陽郡主的目的,只好滿臉陪笑道:“我記得齊陽郡主比我長兩歲吧,那我就不客氣叫郡主一聲齊陽姐姐了。”

齊陽郡主不悅的看了安雨蝶一眼,她可不想和這樣的人護稱姐妹,“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就走了。”

安雨蝶見狀,連忙開門見山的說道:“齊陽姐姐,你討厭安寒煙,我也討厭安寒煙,我們可以聯手,毀掉她!”

齊陽郡主停住了自己的腳步,沒有立即同意,凝眉深思了起來。

安雨蝶一看有戲,也不著急,只在一旁耐心的等著齊陽的回答,那她那模樣,仿佛是確信齊陽不會拒絕她一樣。

齊陽垂在兩邊的手狠狠的拽著自己的裙子,以前她只是想給安寒煙一個教訓,但現在聽安雨蝶這樣說…….

齊陽似乎是想通了什麼,放開了拽著自己裙子的手,眼神堅定的看著安雨蝶,點了點頭。

隨即,兩人臉上都展開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皇城中,這齊陽郡主和定疆侯府二公子的佳話還在坊間流傳著,左相也終於收到了定疆侯府的回信,其中除了那些冠冕堂皇的問候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同意左相代定疆侯府向齊陽郡主提親。

收到此回信的左相送了一口氣,本想吩咐大夫人準備聘禮,去向齊王府提親時,才想起他關了大夫人的禁閉。

這時,環兒帶著一抹溫柔的笑,端著一碗湯,體貼的走進了左相的書房,一見佳人,左相的臉瞬間溫和了些,又想著葉軒的事,便交給了環兒處理。

這個消息,很快的傳遍了左相府每一個角落,眾人紛紛猜測,左相這是要撤了大夫人掌家的權利。

葉軒和安雨蝶擔心不已,也默契的去了大夫人的院子相勸。

“娘,這種時候,你當忍的,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讓父親消氣。”自從被左相放棄後,安雨蝶一直呆在自己的院子,等再次出來時,安雨蝶也不像之前那般任性。

“是啊,姨娘,表妹說的對,姨父還需要定疆侯府的勢力,只要姨娘你稍微退讓一下,姨父是不會把你怎樣的。”葉軒連忙幫腔道。

大夫人歎了一口氣,緩緩開口,“這些道理,我何嘗不懂了?只是和他這麼多年夫妻,他如今的所作所為,確實讓人覺得失望。”

大夫人憐惜的看了看安雨蝶,右手撫上了安雨蝶臉上的傷疤,心疼的說道:“只是蝶兒,真是苦了你了。”

安雨蝶握著了大夫人的手,“母親,當年父親那麼多妾室,甚至正方都被母親解決了,如今只是一個環兒和安寒煙,母親你怎麼

氣餒了。”

大夫人連忙堵著了安雨蝶的嘴,四處望瞭望,才對安雨蝶說道:“蝶兒,當心隔牆有耳。”

不過不得不說,安雨蝶這一句話確實是重新激發了大夫人的鬥志,看來這些年是自己的日子過得太安逸了。

葉軒看著大夫人眼神不似之前的頹廢,又多了一份銳利,才笑了笑,對大夫人道:“姨娘,如此,提親的事,就麻煩姨娘了。”

安雨蝶自然是知道葉軒對齊陽郡主的想法,她知道齊陽郡主心裡只有夜王,想娶她恐怕不易。

如今她又和齊陽提出了合作,本想提醒一下葉軒和大夫人先忍一忍的,但轉瞬一想,她和齊陽合作的不過是一起對付安寒煙。

最後齊陽能不能和夜王在一起,這也不敢保證。

看葉軒那勢在必得的模樣,安雨蝶還是決定什麼都不提,畢竟,如果葉軒真的能娶到齊陽郡主,對左相府和定疆侯府都是一大助力。

南國邊疆大亂,皇上名皇后帶著宗婦和皇城的公子小姐們前去永安寺祈福。

太子公主是要去的,左相府的一群女眷當然也是要去的。

一時之間,朝堂之上則只留下了一些老臣。

這祈福之事,以往一直都有,也算不上稀奇。

聖旨一下,百官都回府去吩咐家人收拾東西,這為百姓祈福之事,是沒有人可以推辭的,不然指不定會有什麼大帽子扣下來。

於是,大夫人也順理成章的被放了出來,這樣一來,倒是環兒開始擔心起來了。

承諾會保她平安的夜王已經前往邊疆,這次去祈福左相又去不了,還需要與大夫人同行,這樣想著,環兒的額頭上忍不住浸出一層汗水。

第二日一早,安寒煙還沒來得及出自己的院子,便聽見了六公主的歡呼聲,“嫂嫂,你弄好沒有啊,今日和我一同走可好,我刻意命人將我的轎車做大了很多了。”

聽到這個聲音,安寒煙嘴角終於有了一絲笑意,抬頭就看見一身鵝黃色裙裝的六公主興奮的向她跑來。

“好啊。”經過幾次相處,安寒煙和六公主也算熟絡了,知她心性天真,也不推辭,點頭同意了。

六公主見安寒煙同意,更是開心的挽起了安寒煙的手,拉著她向外走,清兒和謹青在後面跟著,見安寒煙陰鬱了幾天的小臉有了難得的笑意,也開心的跟了上去。

環兒在左相府門口候著,滿臉的懼意,見安寒煙和六公主出來,急匆匆的上前,滿臉的糾結。

最後咬了咬牙,終於鼓起勇氣,先對著六公主行了禮,又對著安寒煙說道:“煙兒,可否借一步說話?”

安寒煙看了看六公主疑惑的眼神,朝她解釋道:“六公主,這是我父親新納的妾室。”

聽了安寒煙的解釋,六公主才了然的點了點頭,大方道:“恩,嫂嫂,你去吧,我去馬車上等你哈。”

環兒已經聽出六公主和安寒煙約定好一輛馬車,不由臉色變了變。

“煙兒,這一趟只有我們幾個出去,大夫人定是不會放過我的,我……”她抬起頭,直視安寒煙的眼睛,“我想求你的庇護。”

安寒煙早已知道她的來意,但安寒煙一直在想幫她的理由,更何況,安寒煙已經和六公主約好了一輛馬車。

“你想要我幫你,你得給我一個我幫你的理由。”

“理由?”環兒面露難色,腦袋卻是快速的飛轉著。

安寒煙等了環兒半天,也不見她說話,正欲轉身走開,環兒便急切的說道:“我有今日的一切都是夜王給的,希望王妃能幫我一把,日後,王妃若有什麼吩咐,環兒定竭盡全力。”

安寒煙聽著環兒稱她王妃,抽了抽嘴角,她本想解釋韓夜秋是韓夜秋,她是她,但她轉身看見環兒真誠的眼神,還是說道:“你在這裡等我一下。”然後又轉身吩咐謹青準備馬車。

見此,環兒緊繃的弦才放了下來,安寒煙這是同意幫她了。

六公主見安寒煙是談完事情回來了,連忙拉開自己的馬車簾子,想讓安寒煙進來。

然而,安寒煙卻在馬車面前停了下來,歉疚的對六公主笑了笑,“六公主,對不起,我可能要失約了,我父親那小妾室有事要找我幫忙,我得和她一輛馬車。”

提到這裡,六公主也大概懂了,不管是皇上的後宮,還是百官的後宅,都有許多不為人說的秘密,六公主也沒有多問,只是失望的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

安寒煙見此,為了安慰六公主,便說道:“六公主,我們的馬車可以走一起,不要隔太遠,這樣半路無聊了,我們還能聊天。”

“恩,好。”六公主知道安寒煙是在安慰她,也對安寒煙笑了笑。

很快,謹青就把之前就準備好的馬車牽了出來。

只是那駕車之人竟是貼了一個小鬍子的白音,安寒煙見此,險些忍不住笑出了聲。

白音卻像個沒事人一樣,還一臉恭敬,目不斜視的駕著馬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