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四十一章 不共戴天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49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一路上,安寒煙都閉找眼睛假寐,清兒和謹青知道安寒煙喜靜,也一直沒說話,倒是環兒,一路上都很不適應這種氛圍。

環兒看著安寒煙,暗自思考著,以前怎麼沒有發現這大小姐不僅貴氣逼人,而且自帶威嚴,一點都不似平常女子。

想到此,環兒不自覺的低下了頭,她苦澀的笑了笑,嘴唇輕啟。

“我在6歲以前,和父母哥哥住在北疆一個小村莊裡,那裡冬暖夏涼,景色優美。生活雖算不上有多富裕,但衣食卻是無憂,一家人滿足快樂。”環兒說著這些,嘴角不由露出一絲笑意。

清兒和謹青都不解的看向她,不知她為什麼突然說這些,然而環兒也沒管他們的反應,只自顧自的說著。

“直到有一天,定疆侯攜著一家老小出來遊玩,路過我們那,便愛上了我們那個小村莊,定疆侯命村莊裡所有的住戶拆了自家房子,給他騰出地方建造府邸,有不從的,便直接打死,從了的,便放他們走。”

環兒說的雲淡風輕,但聽著的幾人都知其中的曲折。

“父親和哥哥為了保住我們的命,成了村莊裡第一個拆掉自己房子的,眾人見此,有紛紛拆了起來,沒了房子總比沒命好吧。”

“很快,一個小村莊就變成了平地,可是,定疆侯並沒有按照約定的放大家走,一群護衛將村子裡的人圍了起來,要求大家為他修建府邸。這一次,大家就不像之前那般了,有人開始反抗,開始高喊‘我們還有妻子兒女要養,沒辦法在這裡浪費時間’,那人一說完,一護衛的到便插進了他的身體。”

環兒苦笑了一下,卻沒有再將故事說下去了,大家也大概能猜到後來發生了什麼。

不知為何,環兒看著這樣的安寒煙,總覺得讓人格外的放心,便忍不住將這些說了出來。

“當初夜王派人來找我,我之所以願意,也不全是因為那所謂的榮華富貴,弱肉強食,我也想靠自己的力量,來扳倒大夫人,伺候了她那麼多年,每一天都是心如刀割,漸漸的,我都快分不清自己為何呆在她身邊了,我想換另外一種方式,一種直接站在她對立面的方式。”

安寒煙仍然閉著眼睛,沒有給環兒任何回應,但是環兒知道,安寒煙一定聽到她這些話了。

說出這些話,環兒似乎放鬆不少,也學著安寒煙的模樣,假寐起來。

倒是清兒,不知環兒原來還有這樣的故事,連看著環兒的表情,都複雜起來。

長安寺路途遙遠,一行人中又大多是女眷,行到路邊一賣茶的小店時,皇后便下令休息片刻。

馬車一停,眾人都下馬車活動活動筋骨,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太子看著安寒煙,拿出了一個錦盒,遞到了安寒煙的面前。

安寒煙疑惑的看了看太子,太子卻是將手中的錦盒又往前送了送。

安寒煙伸出手,接下了錦盒,緩緩的打開了,卻是一塊精緻的糕點,走了一路,安寒煙也確實有些餓了,便大方的對太子笑了笑,以示感謝,拿出糕點,吃了起來。

然而他們不知,現在所有人的視線都在他們身上,皇后微垂的眼簾遮住了她此時閃著精光的眸子,齊陽郡主則和安雨蝶相互對視了一眼。

“煙兒。”太子緩緩開口。

“恩?”

“你是真的喜歡五弟嗎?”太子對安寒煙一向是以禮相待的,但太子對安寒煙的心思,卻是每個人都知道的。

“喜歡。”安寒煙為了打斷太子的心思,堅定的答道。

但其實安寒煙自己也不知道她對韓夜秋是什麼感覺,只是覺得和他在一起就莫名的安心。

太子聽到這個回答,尷尬的笑了笑,也轉身走了。

沒過多久,就有一小廝,到皇后面前回稟剛剛太子好安寒煙的對話。

皇后眼中露出了一絲殺氣,既然他的兒子得不到的話,那也不能讓惠妃的兒子得到!

眾人又休息了片刻後,就上了自己的馬車,朝永安寺去了。

晚間,眾人終於到了永安寺,早就有護衛通知了院中主持,見皇后

一行人到了,主持連忙帶人出來相迎。

“主持不必多禮,這次我們前來,是來祈福的。”主持的禮才行了一半,皇后便連忙上前將人扶了起來。

“是,皇后娘娘。”主持恭敬答道。

一行人在主持的帶領下,進了永安寺,由於已是深夜,寺裡早已為大家準備了房間,只是寺廟裡沒那麼多講究,客房不分前後院,男女廂房只能以左右來分。

以院中的石桌為界,左邊為各位公子的房間,右邊,則為各位千金的房間。

眾人難得出府熱鬧,還在三三兩兩的交談著,只有安寒煙喜靜,率先選了一間窗前有一顆大樹的房間。

六公主和環兒見此,也分別去了安寒煙兩旁的房間。

安雨蝶和齊陽默默的記住了安寒煙的房間後,也轉身去選了自己的房間。

待眾人都回房後,院子變得安靜了起來,一人影悄悄潛進了安寒煙的房間,打暈了值班的清兒,正想敲暈安寒煙時,卻見安寒煙正坐在床邊詭異的笑著。

在這樣的笑中,那人忍不住顫了一顫,但又很快冷靜了下來,自我安慰道:“一個女子有什麼好怕的。”

正在他思緒流轉著時,安寒煙已率先出手,一個翻身便到了那人面前,那人想退,卻是來不及了,只能暗怪自己輕敵。

安寒煙一拳打在了那人的肚子上,又快速的用左手敲在了那人的脖頸上,那人便暈了過去。

“白音。”

“小姐。”

“去看看是誰這麼晚了還沒睡。”

“是。”

只一盞茶的時間,白音就回來了,也帶回來安寒煙的消息。

“小姐,齊陽郡主和二小姐的房間燭火都還亮著。”

安寒煙勾了勾嘴角,難道兩人為了對付自己聯手了?安寒煙再看了一眼那躺在地上的人,看那身手,明顯是暗衛,憑藉安雨蝶的身份,是不可能有暗衛的,那就說明這人是齊陽郡主派來的。

齊陽派人來,那就說明安雨蝶是獻計了?

突然,安寒煙想起了在左相府時,葉軒跳湖救齊陽的那一幕,看來,自己得幫這個表哥一把了。

“白音,把齊陽郡主和葉軒打暈,扔到一張床上去。”

白音聽到此,忍不住抬頭看了安寒煙一眼,這平常女子聽到這些東西,都是臉紅心跳的,可他這位小姐,每次卻像在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一樣。

見白音一直沒有回復,安寒煙對著白音挑了挑眉。

白音嚇得忙低頭答:“是”

白音轉身想走時,看了看剛剛被安寒煙打暈的人,便扛著他一起走了。

安寒煙去看了看清兒沒有什麼大礙後,也轉身睡覺去了。

第二日,不知是誰的丫鬟大叫了一聲,眾人忙出了房間查看情況。

卻見齊陽郡主房間裡,一小丫鬟滿臉通紅的跑了出來。

好奇心重的女子忙湊上去查看是什麼情況,只見床榻上衣不遮體的男子和女子交纏在一起,也滿臉通紅的跑開了。

畢竟是女子的閨房,男子是不敢往裡面望的,只能站在院子猜測著,這時,葉軒也沒這麼大的動靜吵醒,在看清情況後,忙推開床上的齊陽郡主,衣衫不整的跑回了自己房間。

這次,大家是真的驚呆了,這裡是寺廟,私相授受也得選地上啊,這不是對佛不敬麼?

但見對方是齊陽郡主,也不敢多說,紛紛回了自己的房間,只是私下裡,大家卻都還討論著一定是上次葉二公子救了落水的齊陽郡主,兩人一見鍾情,在寺廟在相見,已是…….已是情不自禁了…….

葉軒走時,齊陽郡主還沒醒,自是不知道早上的情況,只是覺得大家看她的眼神有異,一丫頭才大著膽子告訴她。

齊陽努力的回想著昨天晚上的事情,她明明在等著他暗衛的回復,對,暗衛!

齊陽突然想起了什麼,憤怒的站了起來,一茶杯扔了出去,砸在了一個小丫鬟身上“安寒煙,我齊陽,與你不共戴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