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四十二章 對罵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97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齊陽知道這一切都是安寒煙做的,但是有苦又不能言,她總不能說是她想害安寒煙不成,最終卻害了自己吧。

在亂髮了一通脾氣後,齊陽郡主終於冷靜了下來,本來皇城就一直傳著她和葉軒的事,現在又被大家看到了這樣一幕,無疑就是坐實了齊陽和葉軒早已私相授受。

而此時的葉軒,也是極為不安,連眾人去祈福時,也只能稱病推辭了。

葉軒的確是想娶齊陽郡主,如果得到了齊陽府的支持,他說不定還能同他大哥搶一搶那世子之位。

但如今事情的發展,卻是超出的他的意料,他昨夜明明是睡在自己房間的,醒來時,卻是睡在齊陽郡主的房間。

思來想去,葉軒總覺得事有不對,便立即給定疆侯府寫了一封信,認認真真的稟報了整件事。

這件事很多人都看到了,雖然私下會竊竊私語,但終究是沒有人敢把這件事情稟告給皇后。

午間,寺廟中一小僧聽到幾個公子在閒聊此事,頓時氣得小臉通紅,那兩人竟然在寺中做這樣的事,那小僧連忙就將自己聽到的一字不差的告訴了主持。

主持聽後,一張臉也是紅白交加,再三思量後,還是決定去找皇后理論一番。

皇后身份尊貴,自然不能同眾人一樣在大廳祈福,而是在一個單獨的小廳抄寫祈福經。

主持帶著院裡的幾個主事,便走進了皇后祈福的小廳。

皇后見主持進來,正想溫和問好,還沒來得及開口,卻迎來了主持的質問。

“皇后娘娘,皇室來我寺中為百姓祈福,本是我寺的榮幸,可是祈福之人當心思清如明鏡,怎麼在寺廟廂房之中做出…….”主持頓了頓,實在找不到詞形容,皇后卻是疑惑的看向主持。

見狀,主持咬了咬牙,說道:“做出行魚水之歡的事!”主持後面的幾個主事聽主持如此說,都是羞憤至極。

而皇后聽到主持一番話後,卻是若有所思,行魚水之歡?看著主持幾人的憤怒,皇后才定了定心神。

“主持,這事窮確實不知,大師請稍等,這事,我一定會給大家一個交代。”

聽皇后如此說,大家再鬧下去就不妥了,畢竟皇后位於一國之母,既承諾了會給一個交代,便該識趣的退步,畢竟這幾年來,永安寺好名在外,也不是白來的好名聲。

主持和幾個主事一同向皇后拱了拱手。

“娘娘,那我們就先退下了,還望娘娘早日將事情查清。”

待幾人退下後,皇后溫和的臉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氣氛,她倒是好奇,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在這裡丟皇家的臉面!

“殷嬤嬤”皇后沉聲喚道。

一老奴連忙躬身上前,“娘娘”

“去給本宮查!究竟發生了何事。”

“是。”

那老奴領命後,便連忙退下了,皇后也早已沒了抄經的心思,索性坐在一旁等殷嬤嬤帶回消息。

“娘娘。”不一會兒,殷嬤嬤就回來了,面露擔憂的湊在皇后的面前小聲說道。

“娘娘,是定疆侯府的葉二公子和齊陽郡主,聽說兩人之前便一見鍾情,昨晚兩人睡在了一間屋子裡,今早,葉二公子衣衫不整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聞言,皇后氣得拍案而起,“好啊,我說誰那麼大膽,原來是我那小侄女啊!”

皇后平常對齊陽郡主還是有幾分寵愛,也有幾分瞭解,細細一想,又覺得不對,齊陽一直哭著鬧著要嫁給夜王,現在又和葉軒混到了一起,這是鬧得哪一出啊?

“來人,去把郡主給我叫來。”

齊陽郡主一進房間,便紅了眼眶,這一路上,那些公子千金看她的那眼神充滿了鄙夷,她身為堂堂郡主,一向是個高傲的,又怎麼受得了這樣的眼神了?

齊陽看見皇后,便撲到皇后的腿上大哭。

皇后想到剛剛殷嬤嬤調查的事,見齊陽欲向她撲來,嫌棄的挪了挪腿。

見到皇后的小動作,齊陽郡主一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維持著半撲的動作,好笑極了。

齊陽看了看皇后的臉色,收回了自己半撲的姿勢,陰鬱道:“姑母,連你都不理齊陽了麼?”

皇后轉頭看了看齊陽郡主,見她那可憐兮兮的模樣,心中有了一絲動容,畢竟是從小看著長大的侄女,皇后無奈的歎了口氣,才向齊陽伸出了手,拉著她坐到了自己的旁邊。

“齊陽,你和葉二公子是怎麼回事,你這樣,不是讓我們寒心嘛,你一個未出閣的女兒家,當與男子保持距離,尤其,這還是在寺廟之中。”

齊陽一聽,當即紅了眼眶,本想解釋,卻又不知道說什麼,總不能說她和安雨蝶設計害安寒煙吧?

齊陽有苦不能言,嚶嚶啜泣起來,皇后見她不願說,也不想再追問,實在不想再管這操心事。

“齊陽,這事一出,你對夜王那心思便要放下了,這樣也好,定疆侯府勢大,你嫁過去也是好的。”

齊陽抬頭,一臉震驚的看著皇后。

“姑母,我不能嫁他的,我喜歡的是夜王。”

“夠了,不要再說了,回去吧,等回皇城,我就叫皇上賜婚。”

“姑母,……”

“退下!”

齊陽本還想再說什麼,卻見皇后語氣冷冽,也不敢再開口,只好先回到自己房中,獨自在想辦法。

弄清事情後,皇后命人去向主持到了謙,並保證這事是誤會,以後絕不會再發生,又下令這事眾人以後不能再提後,這事才算翻了篇。

晚間,安寒煙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扣著桌面,發生這事後,這幾日內應該不會再有人找她麻煩了,畢竟自身都難保。

可是懲戒了齊陽郡主,自然也不能放過她那“如花似玉”的妹妹安雨蝶,安寒煙費神的想著,該送她這個妹妹一份怎樣的禮物了?

昨晚發生的事情,謹青自然是知道的,雖然安寒煙會武,有自保的能力,但安全起見,幾人還是決定由會武的謹青值班。

白音眼珠一動,突然想起了安寒煙曾經給他的一個任務,他看了看房間裡的謹青,又看了看暗處的其他幾人,便轉身朝葉軒的房間去了。

畢竟難得出來一回,機會難得啊,重點是這時候動手,也沒人會懷疑到安寒煙的身上。

第二日一早,又是一聲小廝的尖叫吵醒了眾人,見是葉軒的房間,大家紛紛猜測,這回是不是齊陽郡主睡到了葉軒的房間。

然而沒多久,那大叫的小廝就喊道:“叫大夫,快叫大夫啊。”

眾人淩亂,幾個男子一同走上前去查看情況,卻看到葉軒臉色蒼白,衣不遮體的倒在一片血泊中,離他一尺遠的地上,還有個小傢伙。

那幾個男子齊齊的倒抽了一口涼氣,感覺下麵涼颼颼的。

這次,這樣大的事,就沒有人敢瞞著皇后了,以最快的速度稟告給了皇后。

皇后無奈的蹙眉,看來這次祈福是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於是在大夫給葉軒包紮好後,一行人便浩浩蕩蕩的離開了。

皇后並沒有讓人調查此事,因為她總覺得這事是自家侄女幹的,齊陽一心想嫁給夜王,但聽她說要賜婚,便狗急跳牆,傷了葉軒,這是極有可能的。

半路上,葉軒醒了過來,感覺下身疼痛,自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一時之間,臉色蒼白。

隨身伺候的幾人都不敢說話,生怕這時候撞槍口了。

葉軒想起了祈福第一夜發生的事情,也理所當然的認為是齊陽郡主對他下的手。

回去的路上,大家不像來時那般活躍,就連話多的六公主,也識趣的安靜了下來。

環兒看著淡然的安寒煙,不知為何,環兒總覺得這兩日發生的事情都與安寒煙有關。

雖然沒有證據,也想不到安寒煙這樣做的理由,但環兒還是忍不住這樣想。

儘管環兒身世淒慘,但她一直這樣盯著安寒煙看,還是引起了清兒的不滿。

正想出聲訓斥環兒幾句時,卻聽到了葉軒的大喊大叫。

“齊陽,你身為堂堂郡主,竟然這般不折手段,不知廉恥。”葉軒也是氣急了,竟然開口胡亂大罵起來。

眾人都是面面相覷,開口小聲討論起來,這是什麼請況,第一天還不分地點的纏綿,第二天便破口大駡。

這麼大的聲音,齊陽自然也聽到了,頓時面色一沉,也不顧端莊守禮,回應著罵了起來。

“葉軒,你才是個不要臉的,我不知廉恥?不知是誰晚上爬到了我的床上?現在變成這樣,都是你自食其果,罪有應得。”

聽齊陽這樣說,眾人都好像是窺探到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一樣,紛紛放下來自己的車簾,怕牽扯的自己,然而兩個當事人由於過於氣憤,完全忘記了自己身處何處。

“我好歹之前還在左相府中救過你,你卻對我下毒手,我父親是不會放過你的。”葉軒大喊著。

“哼,還不放過我?你害我丟了清白,說的好像我父親會放過你一樣。”齊陽是真的氣急了,這樣一說,聽到眾人耳裡,仿佛就是承認了這件事是她幹的一樣。

皇后終於忍不住,沉聲下令道:“將兩人的嘴捂住,直接送回各自的府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