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四十四章 聚香樓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10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轉眼就到了寒冬臘月,韓夜秋出兵南國已有一月,戰報不停的傳回好消息,夜王韓夜秋也在這一月期間一戰成名。

從人們口中的閒散王爺,變成了戰神王爺。

皇城裡,皇上為這段時間的國事和家事皆是煩惱不已,一向友好的南國突襲,平常恩愛的模範夫妻三皇子和三皇妃突然和離,定疆侯府和齊王府的相愛相殺,沒有一件事能讓皇上省心。

這幾月下來,皇上竟是衰老不少,眾人雖不敢說出來,但卻都看在眼裡。

一時之間,爭儲之戰又掀起了高潮,三皇子和太子兩邊不斷的相互彈劾,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夜王韓夜秋之名也在朝堂之上占得了一席之位。

月初,冬日的一縷暖陽照射在皇城的每個角落,隨著天氣的變好,大家的心情也好了起來,眾公子千金紛紛相約上街閒逛。

這種熱鬧的時候,自然是少不了六公主韓穎兒。

安寒煙一向是個不愛走動的,多年的殺手生涯也讓她沒了交朋友的習慣,於是乎,這種時候能來找她的便是六公主韓穎兒了。

“嫂嫂,我們出去逛逛吧。”

這一段時間來,安寒煙幾乎沒有出什麼門,聽韓穎兒這般說,便也應下了。

“恩,走吧,出去逛逛也好。”

安寒煙起身欲走,卻見韓穎兒卻站在原地不動,那雙靈動的小眼睛不停的轉著,一看就是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就見韓穎兒拉著安寒煙的手道:“嫂嫂,我們像上次一樣,以男裝出去吧,那樣要方便許多,你覺得了?”

雖是詢問安寒煙的一件,但那雙圓溜溜的大眼睛卻是早有打算的模樣。

安寒煙忍不住想起了上次韓穎兒拉著她逛青樓的事,故作嚴肅道:“可以倒是可以,只是你要答應我,不能再像上次那樣。”

經安寒煙一提點韓穎兒自己也想了起來上次他們男裝去了什麼地方,連忙點頭應道:“不會了,不會了,嫂嫂,我是知道皇城最近新開了一家酒樓,生意極好,一座難求,我已經叫人去訂了位置,今日,我們也去嘗嘗吧。”

韓穎兒自顧自的說的開心,這時安寒煙已經吩咐謹青去準備男裝了。

這段時間來,奇宇軒的生意越來越好,店面做了擴張,人也招的夠多了,周宇的想法也比以前更多了,已經不需要安寒煙隔段時間就送稿子過去了。

所以,清兒去的時間和次數也沒有以往那麼多了,現在更多的時間都是陪在安寒煙的身邊,今日的出行,自然也是少不了她的。

於是,就看見左相府側門,四個翩翩公子偷偷溜了出去。

一出府,韓穎兒就如一只出了籠子的鳥,一路上都是十分激動興奮。

很快,幾人就到了韓穎兒所說的那個酒樓,安寒煙抬頭,看見牌匾上寫著“聚香樓”四個大字。

才走到門口,裡面就飄出一股自然的香味出來,讓安寒煙對這酒樓多了幾分興趣。

寒冬臘月,外面的天氣已經冷了起來,但一踏進酒樓,卻仿佛置身於溫暖的春天,空氣中還隱約帶著桃花香。

一進酒樓,就發現這酒樓和外面看到的簡單平淡不同,這個酒樓無論是佈局還是所用飾品都格外的講究。

韓穎兒一進去,就發現特別多的熟面孔,連忙打開手中的摺扇將臉擋了一些,生怕被認出。

安寒煙掃視了這酒樓一圈,發現這酒樓的客人大多都是世家貴族。

一樓是大廳,大廳中設有六窗,和平常酒樓不同,這家酒樓的窗戶用不同顏色的輕紗籠著,輕紗上繡著粉嫩的桃花。

薄紗時不時的被風吹起,桃花會隨著風飄落幾片,如同仙境一般,有不少的才子正坐在窗前就著此景吟詩作對。

安寒煙幾人走到了樓梯面前,一身著紫色長衫的男子緩緩的朝他們走了過來。

“幾位公子,可有預訂位置?”

那男子緩緩開口,安寒煙和韓穎兒一同朝那男子看去,只見那男子一身紫衣,面若冠玉,偏瘦,笑起來有兩個好看的酒窩。

這氣度和容貌,哪怕是比起皇家男兒,也是相差不多的。

安寒煙和韓穎兒相互對視一眼,忙向那紫衣公子拱手問道:“公子是?”

那紫衣公子像是突然想起自己還沒自我介紹,只尷尬的笑了笑,朗聲道:“在下乃是這裡的掌櫃林香。”

聞言,即使是安寒煙,也忍不住愣了一愣,更不用說韓穎兒了,自古酒樓的掌櫃不是戴著帽子的胖老頭,就是捋著鬍鬚的廋老頭,還是第一次見一個溫潤如玉的公子,當掌櫃的。

察覺到自己的失禮,安寒煙忙對著林香笑了笑,“有訂位的,二樓的雅字間,有勞公子帶我們去了。”

林香親和一笑,轉了轉身,伸出

手,對安寒煙做了個請的動作,韓穎兒也反應了過來,連忙跟上了安寒煙。

安寒煙看著那樓梯,第一段是合二為一的,從第二段開始,兩邊的樓梯便分了開來,安寒煙站在兩邊看去,只見一邊寫著天涯,一邊寫著海角,安寒煙忍不住贊了一聲,“妙,真是妙。”

那男子聽了,對安寒煙點了點頭,“謝公子讚賞。”

安寒煙看著林香,停下了腳步。

“敢問林香公子,這個閣樓由誰設計,可否一見?”

“此閣樓乃家師所設計,見公子可能見不到了,家師見識廣博,喜歡雲遊四方,已經不在皇城了。”

聽林香這樣說,安寒煙那閃閃發光的眼中多了一絲失望,轉而又問道:“林香公子,這天涯和海角,有哪些不同?”

“天涯和海角的成列和食物都有不同,我們這家酒樓和別家的點菜不同,我們酒樓不是點菜,而是點你所坐的位置。”

“這是什麼意思啊?”六公主插嘴道。

只見林香對六公主的唐突並不介意,反而一臉驕傲的繼續,“只要定了位置,你在裡面等著就好,廚房的師傅們會根據來的人不同,做的位置不同,呈現出不同的菜品。”

聽林香這樣說,幾人都起了興趣。

“那我們所定的‘雅字間’是屬於哪了?”安寒煙開口道。

“屬於天涯,天涯有‘風’‘雅’‘頌’三個房間。”

“那海角了?”六公主迫不及待的問道。

“海角是四個房間‘詩’‘詞’‘歌’‘賦’。”

幾人又一陣閒聊後,林香把他們帶到‘雅字間’便退下了。

這裡不像其他的酒樓,正如林香所說,並沒有人來伺候她們點菜,但處在這樣一個房間,幾人也不覺得無聊,四處打量著。

‘雅字間’的裝飾物都是一木制的,不過是桌椅還是窗戶,都刻有鏤空的雕花,十分的精緻。

看著這些,幾人忍不住想去看看其他房間是什麼樣的,然而才探出頭,就看見兩個畫著精緻的妝容,衣著得體的兩個女子朝他們走了過來。

起初他們本以為可能是其他廂房的顧客,但看到她們手中端著盤子,才反應過來她們是這家店的店小二。

於是他們又只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那走的前面的女子對著幾人欠了欠身,恭敬的將盤子放在了桌上,一句話沒說,便退了出去。

安寒煙看著桌上蓋著蓋子的四個菜,忍不住好奇,打開了第一個。

一打開蓋子,房間瞬間就被香味所籠罩,就見盤中放著一支桃花樣式的朱釵,要不是上面還冒著煙,韓穎兒都要忍不住伸手去撫摸了。

清兒開心的笑道:“小姐,看來這家店的主人也甚是喜歡桃花啊。”

安寒煙不語,只伸手去打開了第二個盤子。

第二個盤子是一對金光閃閃的步搖,看到這裡,安寒煙勾了勾嘴角,看來這家店不簡單啊。

看著她笑了,另外三人卻是一臉的疑惑。

安寒煙緩緩開口道:“其實,在我們進來時,他們應該就看出了我們的女子身份。”

“嫂嫂,為什麼這樣說啊 ?”

“你看這第一道菜是朱釵,說明我們是女子,而第二道菜是步搖,這個步搖,卻不是普通女子,能佩戴的,定是猜到我們不是尋常人家。”

韓穎兒嘟著一張小嘴,“尋常人家也不會光顧他這店啊。”

安寒煙笑了笑,又一起打開了第三道菜和第四道菜。

第三道菜是一隻還未成年的幼鳳,這時,大家又結合起之前安寒煙的話,都震驚了,如果是這樣解釋的話,那這第三道菜的意思不就是猜到了韓穎兒公主的身份麼?

幾人又齊齊的朝第四道菜看去,卻是一碗湯,湯上浮著大大小小的西蘭花,遠看就像是一個小森林。

韓穎兒,清兒和謹青三人都忍不住圍住了那第四道菜,猜測這又是什麼意思。

而一旁的安寒煙則是一臉的不可思議,樹林,是她想多了麼?她上一世人生的起點和終點都是從熱帶雨林那一片森林開始的。

安寒煙不斷的在心中質問自己,“是我想多了嗎?是我想多了嗎?”

韓穎兒幾人見猜不出來,便轉頭望向安寒煙,看她發著呆,以為她不知道,便沒有在問。

拿著桌上的筷子就準備開車,清兒見安寒煙還在想事情,以為她還在猜測第四道菜的意思,便用手肘捅了捅安寒煙。

安寒煙一回過神來,發現三人正吃得津津有味,也拿著筷子跟著吃了起來,安寒煙和韓穎兒身份不凡,但兩人都覺得這味道真是前所未有的好吃,吃完後,韓穎兒還忍不住感歎幾句“此食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嘗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