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四十五章 神秘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77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回府後,安寒煙卻一直都是一副心神不寧的模樣,反反復複的糾結著那聚香樓的第四道菜。

如果那人可以看出她的來歷,是不是說明他也可以知道她來到這個世界的原因了?

她一直不敢真正的將一顆心放在這個世界,就是怕有一天會突然消失。

就在安寒煙糾結之時,被關禁閉的齊陽郡主卻又找上了門。

自從那件事後,直接省了下聘的環節,皇上直接向兩家賜婚。

這兩家本就已經結了仇,卻又不敢違抗皇上的命令。

定疆侯府對這門親事的態度都還好,畢竟是齊陽郡主毀 他們的兒子,那麼久應該讓齊陽郡主付出代價,嫁給齊陽,都還算輕的。

倒是齊王知道後,推著個輪椅,跑到皇上面前哭訴了好幾回,卻無濟於事。

葉軒已經毀了,如果齊陽嫁過去,就真的是和守一輩子的寡沒有什麼區別了,而且一定得不到定疆侯府的善待。

皇上思前想後,最終把葉軒賜給了左相做義子,同時讓葉軒和齊陽郡主以後只能在皇城生活。

這樣齊王也能經常見到齊陽郡主了,這聖旨一下,眾人都忍不住誇讚皇上的機智,這旨意一下,面面俱到,兩家人也沒有什麼理由再鬧下去了,畢竟傷的是定疆侯府的二公子,而不是世子。

倒是可憐了齊王,膝下只有一兒一女,兒子不爭氣,是個紈絝子弟,整天像個無賴混混般,只知道吃喝玩樂,如今,連如花似玉的女兒也毀了。

正在安寒煙思緒百轉千回間,齊陽郡主已經闖進了安寒煙的院子。

安寒煙揉了揉眉心,不耐道:“白音,扔出去。”

安寒煙一下令,就見一條鞭子瞬間纏上了齊陽郡主的腰,一提,便把齊陽郡主扔到了院子外,她的暗衛連忙上前,卻被謹青幾人給纏住了。

只聽“蹦”的一聲,齊陽郡主狠狠的摔倒了地上。

安寒煙朝白音看了一眼,他是不是用軟劍的麼,怎麼用起了鞭子。

只見白音無奈的聳了聳肩,小聲道:“沒辦法啊,我可不想碰她,弄髒我的手。”

離他不遠的清兒聽到這話,忍不住捂嘴悄悄笑了笑。

安雨蝶聽到齊陽郡主來了,想起上次的事自己也有參與,連忙過去找齊陽郡主詢問齊陽的近況。

卻沒想到,一來,便看到了齊陽被人扔了出來。

安雨蝶快步走上前去,想要扶起齊陽郡主,但手還沒碰到齊陽郡主,就聽她大吼道:“滾,你給我滾開,要不是你出的餿主意,我怎麼會淪落到這地步了?”

安雨蝶面露一絲不悅,就算她的主意不對,那也要怪齊陽郡主的屬下無能啊,連打昏一個女子都做不到,更何況,齊陽郡主還毀了她的表哥。

想到此,安雨蝶也不管她,獨自站了起來,面帶嘲諷的說道:“本來是想來看看郡主的情況的,如今看來,郡主好像好的很,那蝶兒就先告辭了,哦,不,我應該提前叫郡主一聲表嫂。”

齊陽郡主氣得直跺腳,指著安雨蝶的背影罵道:“安雨蝶,你這個小賤人,跟你那姐姐一樣。”

提到此,安寒煙倒是想了起來,她這個妹妹最近倒是挺閑啊,連借刀殺人都會了,這是刻意過來提醒她上次寺廟的事安雨蝶也有份麼?那就別怪她不客氣了。

“白音。”

聽著安寒煙呼喚自己,白音心中升起一絲不詳的預感,小姐又要他做什麼腦洞大開的事?上次割了葉軒的那以後,他可是一天都沒有上廁所,都有陰影了。

“小姐。”白音苦巴巴的喚了一聲。

“去看看安雨蝶的藥膏用完了沒有,沒用完的話加點東西。”

聽到此,白音的眼睛一亮。

“小姐,加什麼?砒霜還是鶴頂紅?”

這話聽得白音身後那幾人一陣淩亂,那藥膏是搽臉的,又不是吃的……

就連安寒煙都忍不住失笑。

“不用加那些,你去藥鋪買點百乾草,用百乾草泡水,再將那水滴一滴在她的藥膏裡面就行了。”

“是。”

白音雖然不知道這樣有什麼用,但她知道安寒煙做事總是有她的理由,便領命而去了。

等眾人都走了後,安寒煙的院子又恢復了安靜,想到白天那一幕。

安寒煙換了一身夜

行衣,帶著自己飛簷走壁的利器,也出府了。

白音幾人一直都很不瞭解,什麼都溜的飛起的安寒煙,為什麼就是不會輕功了?

安寒煙雖不會輕功,但身體靈活,腳下步子快而有力,彈跳力也極好,很快便到了白日那聚香樓。

白音見安寒煙是要去聚香樓,連忙加快了速度,到了安寒煙身側,說道:“小姐,聚香樓的周圍是有隱衛的,白日我們跟著你們便沒有進去到,被攔在了外面,那人再三向我們保證了聚香樓的安保,我們才就此作罷。”

安寒煙一聽,凝了凝眉,問道:“什麼來歷?”

白音低了低頭,羞愧的說道:“還沒查到,這聚香樓和聚香樓的人都是突然出現的,四周又充滿了隱衛,我們的人都無從下手。”

“繼續查。”

“是。”

雖然知道了聚香樓有隱衛,但安寒煙卻並不打算放棄,連隱寒門都查不到的勢力?那就必須得會會了。

安寒煙一個跨步到了聚香樓的樓頂,這時,一群黑衣人串了出來。

安寒煙挺立的站在人群中,白音幾人迅速向前,將安寒煙護在了中間。

只見一黑衣男子上前,恭敬的行了一個禮:“敢問幾位是路過我聚香樓還是想潛入我聚香樓?”

只聽安寒煙一聲冷笑,卻不回答他的問題。

那人又繼續說道:“如果幾位是路過,那請幾位繞路,如果幾位元是有什麼目的,那在下勸幾位還是回去吧。”

“我如果說不了?”安寒煙勾了勾嘴角,挑釁道。

然而,這句話才說完,那群黑衣人便迅速上前,齊齊向安寒煙幾人攻了上來。

那些黑衣人雖不弱,但白音幾人也不是吃素的。

一群人竭盡全力,卻是旗鼓相當,誰也占不了便宜,安寒煙卻是沒有參與,只靜靜的站在一旁,看這些黑衣人的武功路子。

“住手。”

隨著一聲厲喝,黑衣人都退後了半步,停止了動作,白音幾人見此,也不乘人之危,聽了下來。

安寒煙朝說話那人看去,卻是這聚香樓的掌櫃林香。

那人依然是一身紫衣,他朝安寒煙拱了拱手,“公子,哦,不,姑娘,我們又見面了。”

安寒煙也不否認,對著林香,回了一禮,說道:“今天白日在貴樓吃了以後,便魂牽夢縈,想來向貴樓的廚師討個做菜的方法。”

那林香聽後,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幾聲,“可能要讓姑娘失望了,我們聚香樓的方子,概不外傳。”

“哦,是麼?”安寒煙半垂著眼簾,眼中的思緒讓人看不真切,“那我只能失禮,硬搶了。”

此言一出,兩夥人又打在了一起,安寒煙也不例外,抽出了腰間的匕首便朝林香刺去。

那林香看到那匕首後,卻是微微一驚,便很快恢復到了常態,雖然只是一瞬間,但安寒煙還是看到了。

安寒煙一邊觀察著林香的反應,手上的動作和腳下的動作也絲毫不放鬆。

然而不管是她出手多麼淩厲,那林香都只是嘴角含笑的躲過。

見此,安寒煙終於收住了自己的動作,對林香說道:“林公子,下次再來拜訪。”

“隨時歡迎。”

說罷,安寒煙便帶著白音幾人離開了聚香樓。

路上,白音忍不住問道:“小姐,你可是覺得這聚香樓有問題。”

安寒煙沉默了一下,緩緩開口,“問題的卻是有,但目前為止,不知道是好問題還是壞問題。”

“那我們為什麼突然撤啊?要不要聚集隱寒門的人拿下這聚香樓的人?”

“不用了,暫時不要輕舉妄動,我剛剛試探了一下,那林香武功深不見底,我們都不是他的對手”

“那小姐,這件事要不要通知公子?”

提到韓夜秋,安寒煙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異樣的情緒。

“暫時不用,他現在在戰場上,此戰一結束,得了軍心和民心,皇上的兵權就收不回去了,此戰至關重要,千萬不要因為皇城的事情讓他分了心,這邊的事情,我來處理,我們查不到他們的資訊,別人也查不到,繼續找突破口。”

“是。”

一路上,安寒煙沒有在說話,一番試探過後,她更加覺得這聚香樓神秘無比。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