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四十七章 中計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98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很快,楊管家便帶著那小兵進來了,從他踏入院子那一刻開始,安寒煙便打量著他。

只見他仍是那一身是血的兵服,臉色蒼白,毫無血色,明顯是受了傷,就好像剛剛才經過了一場廝殺一樣。

那小兵見了安寒煙,急忙跪下行禮:“見過王妃。”

安寒煙端起桌上的茶,慢慢的喝了起來,像是沒看見那小兵一樣,並不打算喊他起來問話。

見此,楊管家卻是急了,再三糾結後,小聲了喊了喊安寒煙,“王妃。”

安寒煙不悅的看了楊管家一眼,楊管家嚇得立刻噤聲。

“你這衣服穿了一天一夜了啊?怎麼換了?穿了這麼久,這麼髒的衣服穿的不難受麼?”

只見那小兵抬起頭來,與安寒煙對視著,堅定道,“生是軍人,死是軍魂,我這身軍服,又怎麼可以隨意脫掉。”

“我知道了,你走吧。”

此言一出,院子裡的人都是一愣,卻又不敢出聲。

那小兵反應過來後,忙在地上使勁的磕了一磕,“王妃,王爺如今生死不明,王爺叫我回來請求救助,王妃就是這種態度嗎?真是枉費王爺涉險還想著你。”

安寒煙看也不看他一眼,聲音冷冽道:“這個事情,你應該去稟告皇上,請求皇發兵,而不是來找我,我只是一個女子,恕我愛莫能助。”

“王妃,王爺說過這事不能通知皇上,王爺懷疑…….”頓了頓,又裝作咬牙下定決心的樣子繼續道:“懷疑皇城有問題。”

說到這裡,白音卻是慢慢皺起了眉頭,只有楊管家,依舊是一臉的焦急。

安寒煙看了看那跪著地上的小兵,又看了看楊管家,說道:“你們先回去吧。”

“王妃…….”那楊管家本還想再說什麼,就被安寒煙打斷。

“你們先回去準備一下,等天色晚一點,我們再行動。”

“是。”聽安寒煙這樣說,幾人才松了口氣,那楊管家便帶著那小兵走了。

確定幾人已經離府後,安寒煙才放下手中的茶杯,轉頭看向白音。

“這楊管家?”

安寒煙語氣和緩,卻是聲音冷冽,白音自是知道她要問什麼,語氣堅定道:“可信。”

安寒煙微微凝眉,看來這楊管事,是關心則亂了啊。

白音也意識到事有不對,又想起安寒煙承諾了晚上出發,低聲問道:“小姐,那小兵…….”

“是假的!”不等白音問完,安寒煙便告訴了白音這個結論。

白音眉心都要扭成麻花了,“那小姐,你為何還答應他們晚上出城?”

“放長線,釣大魚,他們應該是不確定夜王背後的實力,想趁他不在,調查清楚,只是他們沒想到,楊管家會找上我,看那小兵那堅定的模樣,似乎我,也是他們的目標之一。”

聽到這,白音已經瞭解了安寒煙的想法,但他終究覺得這樣實在太冒險。

他想了想,又問道:“那楊管事那邊?”

“先不要通知她,夜王府現在恐怕已經被盯嚴實了,來著不善,楊管事平常和隱寒門接觸的多不多?”

“基本沒有接觸,楊管事知道的,也只有我們幾個經常露臉的。”

聽到這裡,安寒煙才稍微松了一口氣,隱寒門的人既是隱衛,又是殺手,是絕對不能讓人發現隱寒門門主是韓夜秋的。

“白音,呆會去準備一輛馬車,馬車裡一定要裝暗箱,你命人埋伏在城外,再派人關注太子府和三皇子府的消息。”

安寒煙下了一連串的命令,白音都一一記住,安寒煙覺得如今夜王的名聲越來越響,最忌諱他的便是太子和三皇子,安寒煙眯了眯眼睛,露出一絲危險的氣息,遊戲,才剛剛開始!

晚間,一輛馬車從左相府側門出來,楊管家和那小兵早已等著外面,那小兵看了看安寒煙馬車旁的謹青和白音,問道:“王妃,我們的人了?”

“總共十五人,都是我的府兵,已在城外等候,我們走吧。”

那小兵焦急道:“王妃,十五個人是不可能救出王爺的。”

一旁的楊管家看了看白音,本想說什麼,但看到白音眼中的殺氣,最後還是把話吞了回去。

“我……..只有這麼多人了,楊管家,你回去吧,夜王不在,夜王府還需要你掌控大局,走吧。”

“王妃,就讓我隨行吧。”

“回去!”安寒煙的聲音冷的沒有一絲溫度,楊管家竟是不敢再堅持了,只好點頭答好。

那小兵見安寒煙已經是第二次說走了,也不敢再說什麼,只能策馬而上。

一路上,幾人都沒有再說話,和等在城門的十五人會和後,一行人急衝衝的朝南國邊疆而去。

行至斷巍山時,安寒煙才在馬車中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他們應該是在此處埋伏吧,斷巍山多是亂石陡崖,是一個刺殺的好地方。

安寒煙挑起轎簾四周打量了一番,又放下轎簾,誰是貓誰是耗子還不一定了!

這時,安寒煙的馬車被亂石顛了一下,那馬夫連忙拉住馬繩,穩住了車型,還沒來得及鬆口氣,四周卻突然串出一群黑衣人。

那車夫驚慌失措的喊著安寒煙:“小姐,小姐,有刺客,有刺客。”

安寒煙仍是一臉雲淡風輕的模樣,真正的主角還未登場!

黑衣人立刻朝安寒煙他們而來,隨行的十五人和謹青白音連忙護在了安寒煙的馬車前。

那帶路的小兵嘴角微勾,拔出腰間的佩劍,便向安寒煙的轎攆刺去。

眾人都早有準備,也不驚慌,白音一直注意著那小兵的一舉一動,見他朝安寒煙刺去,一個翻身便到了那小兵面前,又是狠狠的一腳踢向了那小兵

的肚子,那小兵瞬間被動的與他們拉開了距離。

小兵站起的同時,安寒煙也從馬車裡探出頭來,那小兵抹了抹嘴角的血跡,看著安寒煙和白音幾人,一陣冷笑。

“幾個蠢貨,我還以為有多厲害,這麼容易就得手了。”

安寒煙看著那小兵的眼神有一瞬間多了一份嘲諷,不過很快就被她遮掩住了。

安寒煙快速的掃了掃圍起來的黑衣人,足足有百餘人,且個個身手不凡,就見她紅唇輕啟,“怎麼?不去救夜王了?這麼多人等在這裡是什麼意思?”

那小兵上前兩步,撿起掉在地上的劍,放進了劍鞘才緩緩說道:“皇后娘娘還說夜王背後定有大勢力,呵呵。”他張開手,四周環顧了一圈,笑得表情都猙獰了,“王妃,夜王的人了?怎麼不去救他,怎麼沒人來救你?哈哈哈…….”

安寒煙蹙眉,原來是皇后……..

“沒想到這麼快就得到答案了。”安寒煙扔下這句話,便想轉身回馬車裡。

“知道了又怎樣?反正今天,你們誰也走不了。”

此言一出,那群黑衣人紛紛朝安寒煙一行人攻去。

安寒煙不急不躁的坐回到了馬車上,打開了馬車中的暗箱,取出了一個盒子緩緩打開,只見那盒子一打開,就有一股清香飄了出來,眾人都忍不住多聞了幾下。

還沒行至馬車前,就見那些黑衣人慢慢的倒下,白音幾人臉上都對這一群人多了一絲嘲諷。

安寒煙看著手中的盒子,一陣肉疼,這是上次從獵場帶回的那只白狐的內丹,本是解毒的聖器,卻沒想到現在竟用了半顆來製作這迷魂香。

但想想至少能得出是誰在背後坑害自己,也算是值得了。

原來是皇后娘娘啊,難怪這個小兵這麼肆無忌憚的在皇城中行走。

只是這個人也太得意忘形了,還沒有到手就先暴露了自己的主人。

看來今日不死在這裡,回去也活不成了。

安寒煙這迷魂香,是針對意志力薄弱和意志力一般的人,有個人意志力強的,是不會受這迷魂香的影響的。

而白音的人,早就已經服用了這迷魂香的解藥。

個別沒有倒下的黑衣人依然奮不顧身的朝安寒煙馬車的方向攻擊著,畢竟是習武之人,一部分人的意志力並不弱。

雖然倒下很多人,但那小兵依然堅信,他們人多,不管安寒煙使出什麼手段,今天都是會喪命於此的。

這樣想著,那小兵的眼角也多了一絲笑意,這件事辦完,齊王府的隱衛就該他管了吧。

這時,突然從暗處沖出一行人,這一群人都穿著黑衣,手中的武器各異,步伐穩健,個個都帶著鬼面,那小兵的臉色白了白,難怪安寒煙還能這麼從容,原來是請了隱寒門的人!

那小兵腦袋飛速的轉著,想著解決辦法,隱寒門的人個個驍勇善戰,武功高強,又心狠手辣,從不單獨出沒,有仇必報,可不是他們這些隱衛能惹得起的。

眼見隱寒門的人越來越近,那小兵強作鎮定的向他們拱了拱手,“早就聽說過隱寒門,聞名不如見面,大家果然都不同凡響,不知你們這位雇主給了你們多少錢。”那小兵指了指安寒煙,繼續道:“只要你們不插手此時,我給你們她給的三倍如何?”

那小兵自以為給了一個隱寒門沒辦法拒絕的數,卻沒想到那隱寒門帶頭之人只冷笑一聲,便向他攻去,那隱寒門帶頭之人使的是長鞭,那小兵抽出腰間的佩劍,不斷的抵抗著那帶頭之人的攻擊。

其他的黑衣人也正被其他隱寒門的人圍擊。

那小兵見勢不妙,正想收劍,轉身而逃時,那用鞭之人仿佛看透了他的意圖一般,長鞭一甩,便纏上了那小兵的腰。

那用鞭之人嘲諷的對那小兵哼了一聲,“就你這種爛泥,還想和我們隱寒門扯上關係!”

說話間,其他的黑衣人已經全軍覆沒,那用鞭之人狠狠的一甩長鞭,便將那小兵甩到了安寒煙的面前。

那小兵見自己被隱寒門的人裡三層外三層的包圍了起來,自知已經逃不掉了,索性咬咬牙,說道:“王妃,我願意將功補過,只求王妃饒我一命。”

安寒煙挑開車簾,不屑道:“你能有什麼攻啊。”

那小兵認真的想了想,說道:“這次刺殺不止是皇后娘娘,還有齊王。”

說到這裡,安寒煙卻是來了興趣,她可是從未見過所謂的齊王啊,“說下去。”

那小兵見有戲,忙點頭“是是是,皇后娘娘曾經多次刺殺夜王都未成功,這次是想趁夜王不在,削弱夜王的勢力,卻沒想到那楊管家竟是個什麼都不懂的,說要找你,這時計畫本該取消,但皇后和齊王都說繼續,我聽我手下其他的隱衛說,齊陽郡主在永安寺的事,是王妃你設計的,娘娘和齊王大概是想幫郡主報仇吧。”

那小兵一口氣將自己知道的都說了,生怕安寒煙會反悔。

他眼神帶光的看著安寒煙,小心翼翼的問道:“王妃,我知道的都說了,我能走了麼?”

安寒煙沉吟了片刻,放下車簾,淡淡的說出兩個字,“殺了!”

此話一落,還不等那小兵有反應,白音的箭就穿過了他的胸膛。

此時,那隱寒門的帶頭之人也取下面具,朝安寒煙行禮“小姐。”

一取下面具,謹青就看見來人是平常跟白音一起保護安寒煙的白靈。

“恩,白靈,你做的很好,我們先回去了,這裡一定要處理乾淨。”

“是。”

說完,安寒煙一行人便朝原路返回了,行至城門口時,那十五人也消失在了暗處,最後進城的只有安寒煙,謹青,白音三人。

安寒煙在馬車中,收一下一下的扣著馬車裡的木桌,皇后娘娘?齊王?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