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喜歡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75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皇城街道上,眾人都竊竊私語著。

“誒,你聽說了嗎?”一手提菜籃的婦女問道。

“什麼事啊?”另一婦女回應著。

那手提菜籃的婦女裝模作樣的四處望瞭望,見沒人注意自己這邊,才悄悄說道:“聽說那齊陽郡主想嫁去夜王府做側王妃了。”

“真的麼?前段時間不是傳那齊陽郡主和定疆侯府的葉二公子被抓到那什麼了嘛,怎麼又要做夜王的側妃了啊?”

“這你就不懂了吧,去年齊陽郡主向夜王當眾告白的事就鬧得沸沸揚揚的,只是不知道齊陽怎麼又和那葉軒公子有私情了。”

“想來,是在深閨待久了,懷春了罷。”

街道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人談論這事,甚至版本越傳越多,越傳越離譜,基本上每個人見面都會談論上一兩句,於是,齊陽郡主在皇城中再一次火了起來。

左相府中,白音正對安寒煙回稟著任務的進展情況。

“小姐,皇城中已經傳開了。”

安寒煙嘴角微勾,稍微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齊王府中,齊王正坐在廳中主位大發雷霆,齊陽郡主跪在地上,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說。

而齊世子齊滿,則滿臉笑意的看著跪在地上的齊陽郡主。

齊王府的世子和郡主一向不和,世人皆知,齊陽嫌棄齊滿紈絝無用,齊滿嫌棄齊陽目中無人,兩人在暗處少不了互相打壓,外面有關齊陽的流言蜚語,便是齊滿告訴齊王的,看著齊陽這樣吃癟,齊滿真是滿意極了。

“齊王府的臉都讓你給丟盡了。”齊王指著齊陽郡主的臉罵道,“你聽聽外面怎麼傳的,什麼與葉二公子的私情,什麼嫁給夜王妃為側妃,你到底都做了些什麼?”

看著在旁邊幸災樂禍的齊世子,齊陽郡主恨得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恨不得過去給他幾腳。

齊王顯然沒注意到自己這一兒一女之間的火藥味,還在喋喋不休的數落著,“從現在開始,不准再私自出府!你身邊的隱衛都撤了。”

聽到這裡,齊陽郡主終於急了,以往她禁足,還可以靠隱衛幫她逃出去,把隱衛撤了可就是真的禁足了,“可是父王,這一切都不是我的錯,這些都怪那個安寒煙!父王你應該…….”

“夠了!不要再說了。”齊王打斷了齊陽郡主的話,“從今往後,你離那個安寒煙遠點!”

一想到上次派出去殺安寒煙的人一個都沒回來,齊王就坐立難安,一個左相府的大小姐竟然有這種能耐,滅他一百隱衛。

“父王,我變成這樣都是安寒煙那個賤人害的,我為什麼不能去找她報仇?”

“不准去就是不准去!”

齊陽郡主不可置信的看著齊王,心中也是失望至極,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坐在輪椅上的齊王。

“你是我的父親,為什麼連你也不站在我這邊。”

齊王看著自己的女兒,心中升起一絲無奈,不是不站她這邊,而是自己的女兒根本就不是安寒煙的對手,很多事,都需要從長計議。

“好了,下去吧,過段時間就要出嫁了,去好好準備吧。”

齊王所說的出嫁自然是嫁給葉軒,如此一來,齊陽郡主就更加生氣了。

“父王,你明知道葉軒已經…….已經那樣了,你還讓女兒嫁。”

齊王無奈的歎了口氣,“齊陽,天命難違啊。”

此言一出,齊陽卻是瘋癲的笑了起來,笑得眼角都濕潤了,“天命?我不會嫁的,就算是嫁入夜王府做側王妃,我也不會嫁給葉軒的。”

“混帳東西,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豈是你說不嫁就不嫁的。”齊王手中的茶杯狠狠的砸在了齊陽的腳邊。

齊陽郡主卻反倒是冷靜了,眼神晦暗的看著腳邊的碎片,絕望道:“若父王執意如此,便請父王為齊陽準備喪事吧,我死也不嫁。”

說罷,齊陽俐落的轉身,留給了齊王一個絕望的背影。

終究是自己的女兒,看著齊陽郡主這樣的背影,齊王的心中心疼極了,卻也無可奈何,只是心中對安寒煙的記恨又多了幾分。

一旁一直默不作聲的齊世子險些笑出聲來,齊世子和齊陽郡主是異母同父的兄妹,看到齊陽馬上就要嫁給一個廢人,齊世子心裡痛快極了。

齊王看著

齊世子那幸災樂禍的表情,本就鐵青的臉現在更青了,齊世子心中暗道不妙,正想偷溜時,齊王的訓斥聲卻傳來了。

“你身為齊陽的長兄,不心疼自己的妹妹就算了,怎麼能落井下石了,真是不像話。”

齊王又是這般喋喋不休的訓斥了齊世子一番,齊王府才真正的安靜了下來。

白音輕功極好,在皇城中飛簷走壁,也沒有人發現他,他很快就回到了左相府,嘴角一直帶著笑意。

白音把發生在齊王府的事一一稟告給安寒煙,心中感到一絲痛快。

安寒煙聽了白音的回稟後,滿意的點了點頭,但是這還不夠,從小,她義父就告訴她,如果有人要害你,你就得再對方害你之前,先把對方處理掉。

雖然現在還沒辦法俐落乾脆的解決掉皇后和齊王,但是可以讓他們忙的顧不上她。

想到此,安寒煙勾了勾嘴角。

突然,安寒煙聽到身後房檐上磚瓦有輕微的響動,腦袋還沒來得及思考什麼,便開心的轉頭向身後的房檐望去。

卻見一隻野貓正從屋簷上跑過,安寒煙臉上的笑意瞬間凝固,眼中多了一絲失望。

安寒煙暗自搖了搖頭,要恢復了一副清冷的模樣,心中卻是懊惱著,為什麼最近總是突然想起韓夜秋了?

貼身伺候安寒煙的清兒自然是知道自家小姐最近總是心不在焉,清兒也抬頭看了一眼那只野貓,從地上撿了一顆小石頭,做出要打那只貓的模樣,那只貓被嚇得“喵”了一聲就匆匆跑了。

清兒見那只貓跑遠了,才扔掉手中的小石子,湊到安寒煙的面前,小聲說道:“小姐,奴婢已經將那只貓趕走了,以後會在那個位置出現的只可能是夜王。”

安寒煙被清兒說出了心思,清冷的臉上多了一絲霞紅。

安寒煙故作生氣的模樣,瞪了清兒一眼,清兒吐了吐舌頭,退回到了謹青的旁邊。

這個院子裡的人大多不愛說話,平時只有清兒話多,偶爾韓穎兒來了會把整個院子裡的人都帶的活絡起來。

不過比起安寒煙剛來到這個世界時,已經好多了,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的眼神已經從冰冷變得柔和了。

不知為何,安寒煙覺得心中很是苦悶,很想說話,安寒煙掃了一眼院子裡的清兒和謹青,又掃了一眼躲在暗處的白音幾人,想了想,還是覺得清兒和謹青合適一點。

“清兒,謹青。”安寒煙小聲喚道。

兩人快速上前,到了安寒煙的身邊。

“你們坐吧。”

安寒煙的院子人少,安寒煙又沒有主子的架子,幾人隨意慣了,連平常拘謹的謹青都在清兒的影響下改了性子,聽安寒煙這般說,也直接在安寒煙的旁邊坐了下來。

兩人都以為安寒煙是有事要吩咐她們,可是待兩人坐下後,安寒煙卻是沉默了。

清兒看著安寒煙又開始發起呆來,小聲的喚了一句,“小姐?”

清兒這一聲讓安寒煙收回了思緒,安寒煙用手撫了撫眉心,再三糾結後,還是開了口。

“清兒,謹青,為什麼我最近總是感覺心裡隱隱的不舒服,時喜時憂,但身體又沒什麼不妥,這是為何?”

謹青聽的一頭霧水,但清兒卻是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小姐,你該不是害了相思病了吧?”

相思病?怎麼可能?

清兒見安寒煙不說話,眼珠一轉,問道:“小姐,你最近經常心不在焉,是不是經常想起夜王?”

安寒煙仔細的想了想,笑道:“我經常想起他,是因為少了一個陪我下棋解悶的人,只要我現在閑下來,沒事做,就會想下棋,自然而然就想起他了啊。”

清兒看著安寒煙,搖了搖頭,“小姐,你喜歡上夜王了吧。”

清兒說完這一句話,安寒煙卻是一愣,喜歡麼?

晚上,安寒煙一個人躺在床上,腦袋裡飛快的閃過一邊又一邊清兒的話,“小姐,你喜歡上夜王了吧。”

這種感覺就是喜歡麼?安寒煙本不是一個矯情的人,如果她真的喜歡夜王,夜王也剛好喜歡她,那麼久一切皆大歡喜。

可是韓夜秋雖嘴上說著喜歡她,但卻又不是她,安寒煙十分的糾結,畢竟她不是原身,她一直在意的也是這個事情,韓夜秋喜歡的究竟是現在的安寒煙,還是原身安寒煙。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