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南國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20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就在東韓皇城的流言蜚語傳的滿天飛時,南國境內也是格外的熱鬧。

皇上重病不醒,朝中由太子代為理政。

可是南國太子急功近利,皇上剛倒下,便發兵東韓。

剛開始趁東韓不備,打了東韓一個措手不及,的確是占了一些優勢。

但自從東韓的夜王親自帶兵前來後,南國太子手下的幾位將軍都是連番慘敗。

此舉引起了朝中多位老臣的不滿,偏偏南國太子桀驁不馴的很,不管自己的軍隊敗的有多慘,仍然是對自己的軍隊充滿了自信,不肯與東韓求和。

南國和東韓一樣,多年沒有經過戰亂,不管是朝中還是百姓都已經習慣了那一片祥和之氣。

南國太子只是代為掌權就引起了戰火,那以後要是真的登上了那個位置,不是就常年戰亂,百姓名不聊生了嘛。

如今,南國的朝堂上已經有幾位老臣告病在家,不在參與朝政。

許多摺子也是要求換一位皇子代為執政,當然,這些摺子都是南國太子看,自然也是壓下來了。

只是那些上摺子的人,太子都暗暗記下了,太子派暗衛一查,就發現那些大臣都與南國二皇子私下見過面。

於是南國太子就理所應當的給二皇子下了一個勾結朝中大臣的罪,被打入天牢。

這一聽,二皇子卻是真的怒了,他本來就一直不服氣這個太子,覺得不管是文是武,他都比太子強,要不是皇上突然重病,很有可能就會易儲。

而南國朝中支持南國二皇子的也不少,再加上二皇子一直以來都在韜光養晦,在一個謀士的建議下,南國二皇子,反!

只是同意反了後,南國二皇子沒有看見他背後那位謀士上勾的嘴角。

韓夜秋手中的一枚棋子緩緩的落在棋盤上,對著對面的英俊男子微微一笑。

“三皇子,該你了。”

那英俊男子一聲藍袍,聞聲,斂了斂心神,看了看棋盤,卻是勝負已分。

那英俊男子坦蕩的笑了起來。

“夜王殿下不僅料事如神,這棋藝更是令人折服,是在下輸了。”

夜王笑而不答。

南國三皇子拿起棋盤上的一枚棋子,左右把玩著,越看這棋子越覺得有趣。

“夜王殿下,不知這棋子從何而來?這棋實乃佳物啊,這棋盤就猶如戰場,也猶如朝堂,著實令我開了眼界。”

談到此,韓夜秋的臉上多了一抹笑意。

“這是我未過門的妻子教我的,在這之前,我也從未見過。”

南國三皇子見韓夜秋那堆滿笑意的眼神中有一絲憂傷,也不再追問,只轉移了話題。

“夜王殿下,兩軍對戰之時,你不在戰場上守著,單身來我南國,難道就不擔心麼?”

韓夜秋不怒反笑道:“你們南國現在的狀況,是奈何不了我的。”

“那夜王殿下,你是如何做到讓我二哥反的了?”

韓夜秋並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眼見天色差不多了,才從坐榻上站了起來。

“三皇子有大才,只是缺少機會,希望等三皇子爬上那個位置時,南國和東韓能永遠交好。”

說罷,韓夜秋也不管南國三皇子的反應,轉身便消失在夜幕中。

三皇子看著韓夜秋的背影,心情極為複雜,韓夜秋的謀略他是知道的,自己現在無疑是在與虎謀皮。

但想了想,就算他不和韓夜秋合作,以韓夜秋的謀略,也可以讓南國永遠站不起來,只是需要時間。

而韓夜秋跟他合作,只是因為想快點結束戰鬥,回東韓,如此想,反而是自己救了東韓,心裡也舒坦了點。

南國三皇子心中也有很多問題想問,比如,為什麼要選擇他,又比如,二皇子反了後了又怎樣,又比如,太子和二皇子之爭誰會贏?

他不知道的是太子和二皇子,都不會贏。

韓夜秋站在南國一處高山上,默站在他的身後,兩人將要共同見證,南國的改變。

“公子,戰場那邊留南宮將軍一人沒問題嗎?”

“沒事,我走之前都交代好了,南國軍隊應該已經撤了一大部分人了。”

話才剛落,遠方就傳來了一點點火光,二皇子等人見此激動不已,以為是自己養在城外的私兵到了,廝殺起來更加奮不顧身了。

二皇子很快就攻到了宮門處,如今城中只剩下了御林軍,百官們都是足不出戶,不想灘這趟渾水,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對這個太子有所不滿。

太子武藝一般,更沒什麼謀略,見二皇子已經要攻進來了,急的在禦書房來回踱步。

韓夜秋在高處看著那火光和人群靠的越來越近,對著默道:“去通知白千,這南國老皇帝該醒了。”

“是”

韓夜秋看著遠處的廝殺,心卻不在這裡,本來這個計畫沒有這麼早實施的,現在救活那南國老皇帝,還有風險,但韓夜秋收到隱衛的密報,皇后和齊王聯手,欲對安寒煙下手,他又怎麼能放心了?

雖然他走的時候把隱寒門留給了她,皇城中也出不了什麼事,但是已經兩個月沒有見安寒煙了,他的心已經按捺不住見她的衝動了。

如今,只差最後一步了,只要白千把南國的老皇帝救活,那一切都成功了,就可以回皇城了。

韓夜秋站在南國皇宮的後山上,注意著南國皇宮的一舉一動。

從前方戰場上回來援助太子的軍隊已經回到了南國,二皇子的私兵也趕到了。

南國老皇帝遲遲不醒,兩對人馬都孤注一擲的廝殺著,這一場戰鬥,將決定最後是誰存活下來,登上那至高之位。

南國軍隊大部分回到了南國皇宮,此時,守在東韓軍隊的南宮將軍也收到了韓夜秋隱衛送去的信封。

信中只有一句話,“以最快的速度,不斷進攻。”

南宮將軍拿著那封信,很快就捕捉到了關鍵字,“最快”“不斷”。

南宮將軍一向相信韓夜秋,拿著這封信已是深夜,卻也不猶豫,直接整合部隊,向南國軍隊攻去。

這一攻,南宮將軍就是大喜,南國留下的人竟然只有一萬人之餘,很快,南宮將軍便奪回了東韓先前失掉的機座城池。

他知道韓夜秋隻身一人去南國鬧騰了,南國軍隊人便少了肯定也是韓夜秋的傑作,又想到韓夜秋那封信中的不斷進攻四字,南宮更加熱血沸騰了,不斷的帶著軍隊進攻,還多收穫了南國三座城池。

而此時的韓夜秋,依然站在南國皇宮的後山,只是他的手緊緊的握著,指甲已經陷進了手心,他仿佛感覺不到疼一般。

按照他的計畫,南國老皇帝現在應該已經醒了,但是到現在,皇上的寢宮都仍然沒有任何反應。

天已經漸漸的要亮了,廝殺聲也少了下來,韓夜秋放開了緊握的雙手,看來計畫是要失敗了,失敗了就失敗了吧,趁機一起滅掉南國,只是不能在短時間內回皇城完婚了。

正當韓夜秋轉身想走時,卻見一小太監從皇上的寢宮跑了出來。

他的身後是走起路來步步生風的皇上,外面廝殺的人都停了下來,皇上醒了就意味著他們贏了皇上不是自己的主子,輸了皇上也不是自己的主子,最後無奈的扔下了手中的兵器,朝皇上跪了下來。

“皇上醒了。”一聲聲太監的高喊聲從宮中傳出。

那些廝殺了一晚上的戰士們聽見皇上醒了四字,瞬間脫力,再也沒有了繼續打下去的力氣。

他們可以發太子,可以反二皇子,但是不能反皇上,那是名不正言不順,後世更會遺臭萬年,連帶著他們的家人都不得安生。

所以,在皇上醒的這一刻,所有人都放棄了。

韓夜秋看著這一幕,滿意的點了點頭,朝東韓軍隊的方向去了。

皇上在醒了後,外表看起來身體格外的好,看起來幾位皇子都暫時沒有繼位的機會,但只有白千知道,他只是調動了皇上身上的隱藏力量,就相當於透支,皇上現在越好,壽命就越短。

眾臣把太子做的事和二皇子做的事都在朝堂上一一告訴了皇上。

太子党的說二皇子的不是,二皇子党的說太子的不是,於是這樣下來,太子和二皇子在皇上病倒這段時間做的事情都被一五一十的給吐了出來。

皇上聽後,勃然大怒,撤了太子的太子之位,並且關了太子和二皇子禁閉,沒有皇上的允許不准出門。

更把他們手中的勢力一一沒收。

這些事解決後,現在最令大家頭疼的是南國和東韓的戰事。

太子私自發兵東韓,如今內憂外患,南國被東韓反撲,形式相當嚴峻。

在二皇子逼宮時,太子又將守在戰場的將領召回。

如今,東韓不僅都拿回了自己的城池,更是已經攻下 他們南國五座城池。

南國皇帝聽後,氣得差點又犯病,這時,南國三皇子主動請纓,願前往前線戰場,主動和東韓講和。

南國皇帝欣慰的看著自己的三兒子,點頭應允。

東韓軍隊統帥帳中,南國三皇子向韓夜秋行了一禮,雖然他不知道韓夜秋為什麼不趁機滅他南國,反倒是幫助他獲得皇上的賞識,但韓夜秋的謀略和為人確實值得南國三皇子敬佩。

兩人互相對望了一眼,然後都哈哈大笑起來,兩人雖認識不長,但卻有種兮兮相惜的感覺。

韓夜秋看著南國三皇子說道:“以三皇子的本事,接下來應該不難了,願南國與東韓永無戰事。”

“以後夜王如果有需要幫助的地方儘管開口,我能幫的一定不會推辭!”

兩人簽下了戰和書,南國又主動劃給東韓兩座城池,此時也算正式的結束。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