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五十章 兵權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99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很快,東韓軍隊大勝南國軍隊的消息就傳遍了全世界。

短短兩個多月的時間,東韓不僅拿回了自己的那四座城池,還獲得了南國的七座城池。

一時之間,東韓夜王的名號傳遍了各個國家。

最重要的事這是夜王第一次上戰場,就獲得了這樣的戰績。

一個國家的謀士走訪了南國和東韓多個地方,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夜王在,東韓不倒矣。”

東韓皇城更是因為這次大勝興奮不已,皇上下令待夜王回來後,便大擺三天宴席,慶賀這場完美的勝仗。

百姓們更是從得到消息那日開始,便守在城門口,迎接夜王的歸來。

百姓已在城門口等了多日,本以為今日又等不到夜王時,前方傳來了一粗狂的男聲,“夜王回來了,夜王回來了。”

這一聲傳來,百姓們瞬間沸騰了起來。

東韓軍隊是不能入城的,所以早在城外時,軍隊便回到了城外的軍營中,只有一部分將領和韓夜秋一起回到皇城中覆命。

看見韓夜秋和那些將領進城,百姓們紛紛拿出準備好的花環和禮物,只是韓夜秋騎馬的速度絲毫沒有慢下來。

百姓們也紛紛給韓夜秋讓路,也跟隨著他們的馬後面,直到走到了左相府,韓夜秋和那些將領才停了下來。

韓夜秋雖表面鎮定,但那幾位將領都知道,自家統帥現在肯定很是心急,很想見他未過門的妻子,不然也不會一路上都在趕路。

韓夜秋縱身下馬,足尖一點,便躍進了左相府,只留下了那幾個將領在外面等待。

左相府守門的看見夜王用輕功進了府裡,忙想去稟報左相,但在那幾個將領眼神的威懾下,又不敢動。

此時,安寒煙的院子裡,屋簷上又是一聲輕響,但安寒煙卻沒有回頭,以為又是哪只野貓爬上了屋簷。

然而下一刻,安寒煙意識到不對時,已經落入了一個懷抱。

清兒和謹青見狀,捂住自己想笑的嘴巴,連忙知趣的退了下去。

安寒煙在韓夜秋的懷裡一下子紅了臉,咬了咬嘴唇後,又回抱了韓夜秋。

這一下,韓夜秋嘴角的笑意更濃了,感覺到差不多了,韓夜秋才緩緩放開她,看見她兩頰緋紅,竟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一笑,安寒煙就又恢復了那清冷的模樣,韓夜秋目不轉睛的看著安寒煙。

“煙兒,我要帶你一起享受我的榮耀。”

說罷,他攬住安寒煙的腰,一縱一躍,便到了左相府外。

那幾個將領是第一次看清安寒煙的模樣,當初出兵時,只是看見一個模糊的影子。

如今看見安寒煙那傾城的容貌,理解的對韓夜秋點了點頭,如此佳人,難怪韓夜秋日夜不忘啊。

百姓們看到這一幕,更是想起了夜王和這左相府的大小姐本是要成親的,卻因為南國戰亂,取消了婚禮,如今看見這一幕,百姓們更是面面相覷。

人群中,不知是誰,率先跪了下來,喊道:“見過夜王,見過夜王妃。”

這一聲傳出,百姓們也齊聲喊著,“見過夜王,見過夜王妃。”

韓夜秋和安寒煙相視一笑,這一刻,兩人都沒有說話,但一切盡在不言中,所有的思念和言語,都在這一眼對視中,傳達給了彼此。

韓夜秋抱著安寒煙翻身上馬,在百姓的歡呼聲中,去皇宮向皇上覆命。

百官早已聽說了夜王已經帶兵回朝,都早已在太和殿中等待了。

而正上方坐著皇上和皇后。

夜王這一歸來,朝堂上的風向必定有所改變。

夜王此戰為東韓立下了大功,皇上也還年輕,雖然立了太子,但未來這太子之位未必不會改變。

一些聰慧一點,還未站邊的官員卻是動起了心思。

這夜王出兵南國,收貨如此巨大,皇上想再收回兵權,怕是不易啊。

此時,太和殿中眾人心思各異,就在這時,夜王卻是帶著安寒煙和一些將領一同走了進來。

皇后見此,不由的鄒了鄒眉。

夜王一進太和殿,除了皇上和皇后之外,都跪下向他行李,“臣等恭迎夜王殿下和南宮將軍。”

左相悄悄抬了抬頭,看了看韓夜秋身旁的安寒煙。

左右相的權利地位都不低,右相也一向是中立態度,淩王努力的想拉攏左相,而左相又一心想攀附太子。

但韓夜秋此次回來,卻是帶著軍工和兵權回來的,這讓一向堅定站太子的左相,也開始猶豫了。

夜秋帶著各將領上前行禮,南宮將軍更是笑得合不攏嘴。

皇上滿意的看著下麵幾人,又看了看安寒煙,安寒煙毫無畏懼的和皇上對視著,皇上的那雙眼眸又多了幾分笑意,韓夜秋的身邊就是要這樣大膽從容的女子。

“父皇。”韓夜秋緩緩的開口道:“兒臣和煙兒本應在兩月前成婚的,奈何南國戰亂,如今,戰亂已平,兒臣要十裡紅妝迎娶她。”

大家都知道安寒煙和韓夜秋本就有婚約,如今,韓夜秋回來,第一件事不是求賞,而是求賜婚。

眾人看了一眼站在最前方的太子和齊王,瞬間了然,兩人雖有婚約,但是太子卻是不願放棄安寒煙,還揚言要和夜王公平競爭,而齊王的女兒齊陽郡主,更是曾經大庭廣眾的向夜王告白,哪怕現在失了清白,也揚言要嫁給夜王。

但是只要皇上一賜婚,太子就徹底沒希望了,齊陽郡主更是不能嫁給夜王了。

夜王的心思如此明顯,眾人都是能懂的,太子和齊王在百官視線有意無意的關注下,臉上也多了一絲不自然。

皇上坐在上面不啃聲,太和殿上的氣氛瞬間尷尬了下來。

人人都說,夜王殿下不受寵,那麼現在這種情況皇上不開口,到底是賜婚,成全了夜王,還是拒絕帶功回朝的夜王,給太子留一絲希望了?

就在眾人的揣摩中,皇上卻是突然大笑起來。

“夜兒,你這一仗,可謂是勝的完美啊,孤已下旨,要為你們慶賀三天,還有南宮將軍,此戰也是功不可沒,不知現在大軍在哪?”

皇上這一問,眾人卻覺得另有深意,大軍在哪?明顯是駐軍在城外啊,還是說,皇上想問的是兵權,現在兵權明顯是在夜王手中,在夜王請旨賜婚時,皇上卻扯上了兵權。

這意思是在賜婚和兵權中選一樣麼?這聰明人明顯是選兵權啊。

韓夜秋低著頭,眼神卻是慢慢的冷了下來,南宮將軍雖是武將,但畢竟在朝中呆了這麼多年,皇上的話裡之話,自然也是聽懂了。

南宮將軍和韓夜秋一起相處了兩個月,韓夜秋對安寒煙的感情他也是看在眼裡。

而兵權也是不可能讓夜王放手的,經過這一戰後,軍中幾乎每一個人都認可了夜王。

現在,卻要韓夜秋在安寒煙和韓夜秋中選一個。

韓夜秋還沒開口,安寒煙卻是輕笑出聲。

安寒煙的聲音本就好聽,又處於妙齡,這一笑,讓氣氛壓抑的太和殿都緩和了幾分。

“皇上,現在大軍在城外軍營,等著慶賀這一戰的大勝。”說著,她抬眼看了一眼韓夜秋,繼續道:“夜王想快點和我分享這一份喜悅,便一同拉了我來,至於賜婚…….”

她故作為難的模樣,頓了頓,“我和夜王本就有婚約,本來我們改在兩月前成婚的,但現在反倒婚期未定了,不過煙兒不急,煙兒還捨不得父親,還想多在府中多待一段時間,就不勞皇上費心了。”

韓夜秋本還想開口說什麼,安寒煙伸出手,悄悄拉了拉韓夜秋的衣袖,他才把卡在喉間的話咽了下去。

安寒煙的話,大家都聽懂了,這是替韓夜秋選了兵權了。

韓夜秋身後的幾位將領聽了安寒煙的話才微微放下心來,他們還真怕韓夜秋選擇賜婚,這一戰雖看起來贏得輕鬆,但他們知道,這都是韓夜秋多日以來不眠不休的謀劃。

他們欣慰的看了安寒煙一眼,夜王府就是需要這樣的主母。

皇后看著安寒煙,眼神如同一把把利劍,射向安寒煙。

夜王掌的兵權,無疑就是對太子最大的威脅。

安寒煙絲毫不顧及皇后的眼神,依然是雲淡風輕的模樣,面上掛著得體的笑容。

皇上看了看安寒煙,又把目光放在了韓夜秋的身上。

“夜兒,這戰亂已平,你護國有功,虎符…….”

“皇上。”還不等皇上說完,南宮將軍便打斷了他,“皇上,這戰亂剛平,夜王殿下有大才,我們哥幾個願意追隨夜王殿下。”

南宮將軍和其他幾位將領都是在城外帶兵的直接首領,他們願意追隨夜王,那意思是收了夜王的虎符就相當於撤了他們的職?那軍中豈不是要大亂?

此刻的皇后雖一句話未說,但手卻是使勁的握緊了鳳椅的把手,握的手青筋突起。

皇上笑了笑,“你們和夜王的功勞,孤自是心中有數,這虎符,夜兒,你就先拿著吧。”

這一場覆命,就在你來我往的試探中結束了,但回去的路上,韓夜秋的臉卻一直都是黑著的。

南宮將軍和其他幾個將領紛紛識趣的告辭,留下了韓夜秋和安寒煙單獨相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