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五十一章 你信我嗎?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76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兩人一路上都沒有說話,韓夜秋把安寒煙送回了左相府,他本想跟著安寒煙一起進安寒煙的院子的,

但安寒煙卻攔住了他,“你先回去吧,晚上還有皇上為你們設的宴席。”

說話的同時,安寒煙還瞧了瞧他身上的軍裝。

韓夜秋一回城,便到了左相府中見她,緊接著就拉著她去宮中覆命,並請求皇上賜婚。

到現在為止,他都還沒回過自己府中,沒換一身衣服,看著韓夜秋眼底的那一片清淤,就知道他這幾天為了趕路,定是覺也沒有睡好。

韓夜秋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裳,晚上這樣穿著去出席宴會確實不妥。

韓夜秋翻身上了馬,安寒煙站在門口看著他。

“煙兒,再給我一點時間,等一切都準備好了,我就娶你過門。”

說罷,韓夜秋頭也不回的轉身走了。

安寒煙看著他的背影,輕輕笑了笑,也回了自己的院子。

其實,他們本就有婚約,不需要皇上的賜婚,但韓夜秋不想等他娶了安寒煙後,皇上還亂往他的後院塞人,於是請求皇上賜婚。

但如果他和安寒煙是皇上賜婚,那以後皇上就不能再賜婚給他,就算賜也只能是側妃,但凡是出身高貴的女子,都不會想成為側妃,而出身不高貴的,也輪不到皇上賜婚,不得不說,韓夜秋的確是打了一手好算盤。

晚上的宴席,百官自是要出席的,皇親自是要出席的,身為夜王的未婚妻安寒煙自然也是要出席的。

經過白日太和殿那一鬧後,安寒煙自然是成為了宴席上的焦點。

韓夜秋和安寒煙是一同到宴席上的,韓夜秋曾說安寒煙很適合紅色,所以安寒煙仍是一襲紅衣,站在人群中一眼就可以看見,安寒煙所穿的,依然是奇宇軒最新的新品。

安寒煙本就皮膚白皙,一襲白衣更是襯的她肌膚如玉,很多人都不由的看呆了。

南宮將軍本有一小妹,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看了看安寒煙,又想了想自己小妹,越發耳朵嫌棄自己妹妹了,覺得女子就該像安寒煙這般靜如處子,動如脫兔。

想到此,南宮將軍訕訕的走到安寒煙的面前,低聲道:“王妃,聽說你是左相府的大小姐,那想必你還有個妹妹吧,不知可否為在下引薦一下。”

安寒煙聞言一愣,隨即輕笑出聲。

“南宮將軍,妹妹我倒是有一個,但可能和你所想像的有所不同。”

安寒煙說的自然是安雨蝶,南宮將軍的話,韓夜秋自然也聽見了,只聽韓夜秋悠悠開口道:“南宮將軍還是換個人選吧,王妃的妹妹可不是省油的燈,心比天高,她可是一心想嫁太子做太子妃的。”

聞言,南宮將軍癟了癟嘴,他一向看不起皇家子弟,覺得皇家子弟就是繡花枕頭,只是出生好了點,哪怕是曾經的韓夜秋,他也是這樣想的。

他轉眼看了看太子,除了長得好看一點,在南宮將軍的眼裡真的是一無是處,不由覺得安寒煙的妹妹一定是個膚淺的女子。

而此時在左相府正為自己臉著急的安雨蝶,也打了幾個大大的噴嚏。

這場宴席的主角是夜王和南宮將軍,以及其他幾個將領。

這倒是讓太子和淩王極為不自在,但又不能表現出來,落人口舌,尤其是韓夜秋和安寒煙一起入宴的時候,太子的眼光幾乎都黏在兩人身上了,那眼神中,有羡慕,有嫉妒。

讓人意外的是,被關禁閉的齊陽郡主,竟然也出席了宴會,不知道是怎麼說服齊王放她出來的。

很快,眾人就入了席,皇上和皇后在上面敬了這一戰的幾個將領後,皇后便回了自己的朝陽宮。

皇上開了這個頭後,眾人也紛紛向韓夜秋等人敬酒,尤其是那些在支持儲君之位還沒有站隊的官員。

以前很少有人和韓夜秋接觸,只知韓夜秋是個閒散王爺,待人也相當冷淡,從不與人過分親近,唯一和他關係好點的只有六公主韓穎兒,眾人剛好可以借這個宴席,瞭解一下韓夜秋的脾性。

就在眾人都向韓夜秋行李時,卻有一個小丫鬟朝安寒煙走了過去。

“安姑娘,皇后娘娘說宴席中主要是男子,甚是無聊,叫姑娘去皇后宮中陪皇后聊天解悶。”

聊天解悶?安寒煙掃了一眼周圍,發現齊陽群主也不在了,又想起上次皇后和齊王派人刺殺她的事情,她勾了勾嘴角,這皇后

又想做什麼?

安寒煙掃了一眼韓夜秋,此時,韓夜秋的眼神也剛好落到她身上。

她嘴型微動,用嘴型告訴他,“皇后叫我過去。”

韓夜秋皺了皺眉,但看著安寒煙嘴唇又動了動,說了“放心”二字,韓夜秋才釋然的朝她點了點頭。

他安排在宮中的人並不少,想來,安寒煙也不會出事。

他點頭後,安寒煙便跟著那小宮女朝皇后的寢宮去了。

安寒煙很少進宮,就算進宮也不會瞎亂逛,但是安寒煙覺得這小宮女帶的路……明顯有問題……

皇后的寢宮應該會有很多人伺候,位置也應該是極好的。

但這個小婢女帶的路人很少,也很偏僻,安寒煙打量著前面的小宮女,不知道這又是什麼計謀。

當那小婢女將安寒煙帶到一個一個後花園時,腳步就越走越快,明顯是想甩掉安寒煙。

安寒煙故意放慢了腳步,想看下他們是在玩什麼花樣。

那小宮女和安寒煙拉開距離後,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明顯松了一口氣。

待那小宮女走遠後,安寒煙便尋了一個偏僻的角落,盯著這附近的一舉一動。

沒過多久,齊陽郡主便出現了,她急衝衝的走了過去,見沒見到想見的人,對著身後的小丫頭怒喝道:“人了?”

安寒煙嘲諷的看了齊陽郡主一眼,想整她,但卻連她人都找不到。

安寒煙想了想,還是往前走了幾步,讓齊陽郡主看見她,畢竟,如果她不出現,齊陽這齣戲還沒法演,她就沒有辦法知道齊陽郡主究竟想幹嘛。

齊陽郡主看見安寒煙,才微微松了一口氣,對身後的小丫鬟使了眼神,那小丫鬟便往宴席的方向跑去了。

齊陽走到安寒煙的面前,看著她一身紅衣,仍是裝的一副高貴的模樣,就氣得牙癢癢。

“安寒煙,我是郡主,你看見我為什麼不行禮?”齊陽趾高氣揚的批評著安寒煙,仿佛安寒煙向她行了禮,她就真的高安寒煙一頭一樣。

安寒煙輕蔑的笑了笑,說道:“齊陽郡主可能忘了,我馬上就是夜王妃了,不用向齊陽郡主行李,哦,我差點忘了,齊陽郡主馬上要嫁給我葉表哥了,就是我的表嫂了,我還是應該行個表嫂禮的。”

安寒煙嘴上雖這樣說著,但身體依然挺拔的站在那裡,齊陽郡主見她提到葉軒,更是氣得想立刻殺了她。

她努力的勸自己平心靜氣,不能被安寒煙氣得破壞了自己的計畫,她馬上就可以讓大家討厭她了。

遠處,突然傳來腳步聲,齊陽眼疾手快的拉起了安寒煙的手,走到湖邊,哽咽著聲音道:“煙兒,你和你葉表哥的事情我已經替你瞞下來了,你為什麼還不肯放過我了?煙兒,我不會告訴別人和葉軒私相授受的人是你的,煙兒,回頭是岸吧,不要在對不起夜王了,你一直不想嫁就是因為葉軒吧。”

齊陽拉著安寒煙的手,從背後看仿佛是安寒煙在推齊陽,而齊陽正拉著安寒煙一樣。

“煙兒,我不就是無意間發現你和葉軒的私情麼?你又是散播謠言毀我名聲,又是要殺我滅口的,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會說出去的。”

安寒煙冷冷的看著齊陽,原來是這樣,想借她把自己洗白,哼,真是白日做夢,聽著腳步聲越來越近了。

安寒煙嘲諷的看了齊陽一眼,既然她說安寒煙想殺她滅口,推她下湖,那麼安寒煙就成全她。

安寒煙轉了轉被握在齊陽手中的手,一把反握住齊陽,齊陽看著安寒煙臉上的笑意,心中突然升起一絲懼意。

安寒煙手一甩,便化成拳,一拳打在了齊陽的肚子上。

齊陽受不住那力道,一下掉入了湖中。

掉下去的齊陽心情複雜,她這一掉,做戲也算是做全套了,眾人也看到了是安寒煙推她下水的,可是她硬生生挨的這一拳,卻是痛得她沒了任何力氣。

“齊陽。”安寒煙身後傳來齊王急切的呼喚聲。

安寒煙回頭,看見眾人看她的眼神各種複雜,她只無所謂的笑了笑,便走到了韓夜秋的身邊,悄聲道:“你信我麼?”

韓夜秋看著她,一改往日的冷冽,溫柔的揉了揉她的頭髮,“信”。

此言一出,安寒煙便無事般站到了旁邊看好戲,她來自現代,流言蜚語從來都傷不了她,她在乎的只有她在乎的人的看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