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大理寺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27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安寒煙雖是不在意,但韓夜秋卻是絕不允許有人往安寒煙身上潑髒水的。

韓夜秋看了一眼還在水中撲騰的齊陽郡主,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已是深冬的天氣,齊陽郡主在水中只感覺自己掉進了冰窖一般,冷的刺骨。

“救命啊,救命啊。”齊陽郡主在水中不停的喊著。

“齊陽,齊陽。”齊王坐在輪椅上也是一臉的焦急,恨不得站起來,跳入水中救起自己的女兒。

一旁的皇上終於看不下去了,冷著臉吩咐道:“來人,去把郡主救上來。”

皇上這一吩咐,就有幾個護衛,跳入水中將快要昏迷的齊陽郡主救了起來。

齊陽郡主一上岸,完全不顧忌自己正一身濕衣,一副狼狽的模樣,就伸手指著安寒煙怒吼道:“安寒煙,你怎麼能這麼狠心了?”

齊王自是非常瞭解自己女兒的,早從丫鬟想皇上稟報齊陽和安寒煙在院子裡起了矛盾時,齊王便猜到自己女兒的小心思了,現在看到齊陽這幅模樣,更是後悔沒有把她鎖在院子裡,不該心軟放她出來。

在齊陽郡主落水前那一番話,眾人自是都聽見了的,現在看齊陽郡主又開始指責起安寒煙來,大家的視線也都落在了安寒煙身上。

安寒煙依然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完全沒有要替自己辯解的樣子,只靜靜的看著齊陽郡主在大家面前失態,只是那眼神,冷的讓人不敢直視。

“皇上,皇上,你要替齊陽做主啊。”齊陽郡主見安寒煙和眾人沒有要理睬她的模樣,便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皇上身上,她是皇后的侄女,齊王之女,皇上和皇后一向很是疼愛她,一定會為他做主的。

皇上此刻只冷著一張臉,好不容易解決了齊王府和定疆侯府的那一樁破事,現在這事卻又出了不同版本,皇上心中也是十分的不悅。

眼見齊陽郡主那一雙濕漉漉的手就要碰觸到皇上的衣角了,齊王也是臉色一變。

“齊陽,大膽!”

“父王。”齊陽郡主一臉委屈的看著齊王,都到這地步了,齊王是齊陽的父親,齊陽一直認為,她的父親一定會在關鍵時候幫她的。

“你看看你現在這幅模樣,怎能隨意驚動皇上了?”

齊陽郡主訕訕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眼淚不停的在眼中打轉。

“齊陽郡主。”這時,一直安靜著的安寒煙卻突然開了口,“你說我和我葉表哥有私情,那麼請問,我和我葉表哥什麼時候有的私情?”

這一出聲,所有的視線又都落在了安寒煙的身上,齊陽愣了一下,隨即也很快的反應了起來,做出了思考的模樣。

這與她計畫的有所不同,尋常女子被這樣一污蔑,一定會緊張,心虛,從而在眾人鄙視的目光中情緒崩潰,齊陽沒有想到的是,都現在了,安寒煙還這麼的冷靜。

“是在……”齊陽略微思考了一下“是在幾個月前。”

“幾個月前?”安寒煙看著齊陽郡主,聲音冷冽,竟是聽的齊陽有一絲惶恐,“齊陽郡主既然知道,為何不能說的清楚一些?”

“三個月前。”齊陽隨意的答道,反正別人不會在意時間。

“那請問齊陽郡主是在什麼地方發現我和葉表哥有私情的了?”

“在……在我們去永安寺的時候。”

“永安寺的哪個位置了?”

“在永安寺的小閣樓中。”

“敢問郡主,是小閣樓的第幾層了?白日還是黑夜。”當安寒煙問道這的時候,去過永安寺的人都已經反應過來齊陽郡主是在說謊了。

永安寺的小閣樓中,每一層都有很多小和尚守著,又怎麼可能有人混進去私會了。

“在第二層,私會自然是晚上。”齊陽仍然答著安寒煙的問題,但她的心跳卻是越跳越快,心中也越來越不安。

“齊陽郡主,第一個問題,你回答我說我和葉表哥的私情有三個多月了,你又是怎麼知道的了?第二個問題,你說是在永安寺發現了我們的事情,我們去永安寺是在兩個月前。”

安寒煙輕蔑的看了齊陽一眼,繼續道:“還有,我們總共就在永安寺呆了兩晚,第一晚,葉表哥宿在了你的房中,這是大家都看到了的,第二晚,葉表哥出了那樣的事,更不可能與我私會,那麼齊陽郡主,你是怎麼看見哦和葉表哥在一起的了?”

齊陽聽到安寒煙在這樣的場合提永安寺的事情,瞬間臉色煞白,心中怒火幾乎就要席捲她的理智,她的心中此刻就剩一句話,冷靜,冷靜。

齊陽努力的向眾人露出一個微笑,但這個微笑著實不太好看,看的出來,齊陽是很努力在維持,此時的情況,大家差不多都明白是什麼情況了。

但齊陽依然是一副不服輸的模樣,對著安寒煙笑的猙獰,“不,安寒煙,是你,你為什麼要害我啊,為什麼要害我啊?你一定是嫉妒我對不對?你嫉妒我是郡主,害怕夜王喜歡我,所以你就這樣害我對不對?”

眾人看著齊陽郡主這幅瘋癲

的模樣,又看了看皇上那鐵青的臉,都不由的低下了頭。

齊王心疼的看了一眼齊陽郡主,“來人,把郡主送回府中。”

很快就有人應聲而來,想要將齊陽郡主帶走。

“不,我不走,是安寒煙害了我,是安寒煙害了我啊,父王,你為什麼不殺了她。”

齊王給了身後護衛一個眼色,那護衛連忙上前,將齊陽郡主打暈,帶走了。

齊王努力的做出一副平淡冷靜的模樣,但緊握在輪椅上的手卻是出賣了他的情緒。

“請皇上恕罪,小女任性慣了,今後,我一定嚴加管教。”

“齊叔”韓夜秋冷冷的看著齊陽郡主離開的方向,看也不看齊王一眼,“今天齊陽郡主犯的錯並不小,誣陷王妃,這是一句任性慣了就能解決的嗎?”

齊王看了韓夜秋一眼,繼續對皇上說道:“皇上,子不教,父之過,還望皇上看在我曾為東韓立下汗馬功勞的份上,能饒了齊陽。”

“齊叔,功就是功,過就是過,齊叔為東韓立下汗馬功勞,有功,便賞了齊叔齊王的封號,這功過又怎麼能相抵了?”

齊王沒有理會韓夜秋,只是一臉期盼的看著皇上,這功過能不能相抵,只有皇上說了算。

看韓夜秋這模樣,也是不打算就讓這件事就這樣翻過去了。

皇上看了一眼齊王,語氣平淡的說道:“既然齊陽郡主是想誣陷了夜王和未來的夜王妃,那齊王就讓一些東西給夜王,就當是賠罪了吧。”

皇上這一番話說的輕描淡寫,讓一些東西給夜王?讓什麼了?一時之間,眾人都悄悄的在心中猜了起來,齊王只有一兒一女,兒子不爭氣,女兒尚且有一番姿色。

難道是要把齊陽郡主賜給夜王,眾人看了看安寒煙,又覺得這事可能性不大,畢竟安寒煙已經當眾說出了齊陽郡主和葉軒之間的事情。

但又想著之前夜王請旨賜婚他和安寒煙,而皇上又拒絕了,大家又覺得有可能,畢竟夜王這個皇子還沒有齊陽這個郡主受寵。

就在眾人心思百轉之時,皇上卻是又開口了。

“齊王,就把你手下的大理寺交給夜王掌管吧。”

皇上那平淡的語氣仿佛是在說一件小事般,但這話的分量卻是不輕。

聽到是讓齊王交出大理寺,眾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氣,只有韓夜秋和安寒煙仍是一片雲淡風輕的模樣。

這大理寺是審核一些重要人事的地方,一般的案犯是進不了大理寺的,所以看守大理寺的護衛不僅數量多,實力更是非常的強悍,每一個想去大理寺劫人的人都是有進無出,這樣的實力可以說是完全碾壓禁衛軍。

哪怕是大理寺出來的一個小護衛,也能當禁衛軍的隊長,有很多富貴子弟更是擠破了腦袋也想到大理寺去混幾個月,出來便會出人頭地。

齊王一直遲遲不應,皇上也不著急,只耐心的等著齊王的回到,眾人的目光又都落在了齊王的身上。

“臣遵旨。”說罷,便從懷中取出了大理寺的權杖交給了韓夜秋。

這一舉動,也是看的眾人面面相覷,也就是說現在的夜王,手中不僅有了兵權,還有了大理寺,看來,這朝中的風向是真的發生了變化。

齊王交出了大理寺的權杖後,便自稱身體不適,先回府中了。

這一番鬧騰之後,宴席也被攪了,時間也很晚了,皇上便令大家先回去了。

經過這一事後,先前沒來得及巴結韓夜秋的官員都十分後悔,暗暗下定決心,三天宴席,接下來的兩天,一定要得到韓夜秋的青睞。

就在韓夜秋和安寒煙兩人正準備一起走時,後面的太子卻是喚住了他們。

“五弟。”

韓夜秋和安寒煙一起回頭,太子抱歉的看了看安寒煙,安寒煙瞬間會意,太子這是有話要和韓夜秋說。

正當安寒煙想告退時,韓夜秋卻拉住了安寒煙的手,坦蕩的對著太子道:“太子有話就直說吧,煙兒不是外人。”

安寒煙看著韓夜秋拉著她的手,心中多了一絲暖意。

太子看了看韓夜秋,又看了看安寒煙,心中糾結了一番後,還是開了口,“五弟,這個位置,你可有意?”

“太子請慎言,你是太子,當知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太子苦澀的笑了笑,“如今我雖在太子之位,但邊關的二弟權王和朝中的三弟淩王都緊緊的盯著這個位置,我知道五弟你以前從不參與朝堂之事,這次也是逼不得已,但是五弟,現在你手握兵權,又掌管大理寺,父皇生性多疑,日後一定不會放過你,不如你投靠於我,我定保你平安。”

韓夜秋看了太子一眼,實在覺得太子的性子過於懦弱,之所以能成為太子,也全靠皇后替他謀劃。

“你不適合這個位置。”太子以為韓夜秋一定會同意,但卻沒有想到等到的卻是這樣一句話,不由臉色一變。

正欲發火時,韓夜秋卻已經拉著安寒煙的手走遠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