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五十三章 中毒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53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韓夜秋這幾個月雖然身在南國邊疆,但是對東韓皇城的事依然瞭若指掌,尤其是和安寒煙有關的事。

於是將安寒煙送回左相府後,韓夜秋便縱身去了聚香樓。

當韓夜秋到了聚香樓的屋頂時,仍然是一群人率先將他圍了起來。

他掃視了一眼四周,踏了踏腳,屋頂便形成了一個大洞,見此,那群圍著他的黑衣人紛紛拿出武器,沖上前去。

韓夜秋站在原地不動,冷冷的看著他們,正當其中一個黑衣人快要碰觸到韓夜秋時,卻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

“住手!你們都不是他的對手,退下吧。”

聞言,黑衣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快速的撤回到了暗處。

來人看了看韓夜秋腳邊的大洞,笑道:“早就聽說了夜王的英勇,果然,聞名不如見面,不知今日夜王前來,毀了我這聚香樓的屋頂,所為何事?”

“喝酒,你就是林香?”

林香不怒反笑,“夜王認識在下,是在下的榮幸。”說罷,林香皺了皺眉,話鋒一轉,“不過,喝酒可以走正門,夜王毀我屋頂是不是不太好。”

“這個點聚香樓已經關門了,我要是不高調點,林掌櫃又怎麼會出來相迎了?”

夜王的聲音冷的沒有一絲溫度,但林香也不介意,一臉笑意的對著韓夜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韓夜秋就著剛剛打的那個大洞,跳了下去,下面就是一個雅間,他一跳下,立刻就有人點了燈,韓夜秋掃了掃他身處的這個雅間,只見周圍都充滿了書香之氣,牆上全掛在這梅蘭竹菊的畫像和詩詞。

韓夜秋剛坐下,林香也跟了進去,坐在了他的旁邊。

“一個人喝酒有什麼意思,我賠夜王喝一杯吧。”

“正有此意。”

此言一出,立刻就有小廝下去拿酒了。

由於晚間已經關門,桌上沒有任何配菜,只有一盤花生,林香拿起筷子,伸手夾了一顆花生。

正當筷子往回收時,韓夜秋的筷子卻是夾上了林香的筷子。

林香嘴角微勾,筷身一翻一轉便掙脫了韓夜秋的牽制,只是那顆花生卻到了韓夜秋的筷子上,林香將筷子做出交叉狀,牽制住了韓夜秋的塊頭。

兩雙筷子不停的交鋒,酒都已經上到桌上了,兩人卻是還沒吃到第一顆花生。

只聽一聲輕響,那顆花生卻變成了粉末,從兩人筷間滑落,兩人才各自收回了自己的筷子。

韓夜秋看向林香的眼神多出了一絲趣味,也不遠在兜圈子,直接問道:“你是什麼人?”

林香伸手將一個酒杯,放在了韓夜秋的面前,又替他斟滿了酒,才不急不慢的答道:“不是敵人。”

“那是朋友?”

“算是吧。”

有了剛剛的交鋒後,兩人的眼中都有了欣賞之意,沒有了最開始的爭鋒相對。

“是朋友的話為什麼不能坦然身份?”

林香收起了臉上的笑容,神色嚴肅道:“還不是時候。”

韓夜秋不在說話,但心中卻是開始猜測起林香的身份來,有這樣的武功,這樣的勢力,但在他開這個酒樓前,韓夜秋竟完全沒有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就算林香現在就坐在他的面前,韓夜秋也沒辦法查出林香的身份。

想到林香剛剛回答他不是敵人,他又稍微放下心來。

韓夜秋突然想到白音回報說安寒煙一直想找聚香樓的廚師,便轉頭問道:“你們酒樓的廚師是誰?可否一見?”

林香了然一笑,“你是為了煙兒來的吧?”

聞言,韓夜秋微微挑眉,“煙兒?據我所知,你和她並不熟吧。”

林香從桌上拿起酒杯,神色淡然,“夜王,你這是在吃醋麼?”

“本王沒必要吃醋,煙兒是本王未過門的妻子,更何況,她和你,並不熟。”

“那夜王殿下,你喜歡她嗎?”

夜王微微皺眉,他這不過是第一次和林香見面,雖然彼此欣賞

,但也不至於要和他講這些。

“喜不喜歡是我的事,你一個聚香樓的掌櫃,好像還無權過問吧。”

夜王說出這句話後,林香一直微笑的表情終於有了一絲變化,但卻是是不好的變化,林香聲音冷了幾分,轉頭看著韓夜秋問道:“什麼叫喜不喜歡是你的事?如果不喜歡的話,就請夜王離她遠一點。”

林香這一問,韓夜秋的臉色也不好看了起來,安寒煙是他喜歡的人,別人多看一眼都不行。

“離她遠點,如果你敢打她的注意,後果會很嚴重。”

“哦?我倒要看看是什麼後果?”

兩人話語一落,卻是開始打了起來,沒有林香的吩咐,其他人也不敢動手。

韓夜秋的暗衛也在外面守著,也和聚香樓的人一樣,正糾結著沒有主子的吩咐自己該不該上前。

聚香樓裡不斷的傳來劈裡啪啦東西摔壞的聲音,韓夜秋的隱衛和守護聚香樓的隱衛一起站在剛剛韓夜秋打的那個大洞那看著。

眾人都很不解,剛剛一起喝酒喝的很開心的兩個人怎麼又開始打起來了。

看著下面東西越壞越多,兩人也從二樓雅間打到了一樓大廳。

看著武功不相上下的兩人,兩邊的隱衛索性坐了下來,還聊起了天,帶頭守護聚香樓的隱衛更是悄悄掏出了一把瓜子。

默震驚的看著那帶頭的人,只見他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說道:“很少會有人來聚香樓搗亂,就只有你們和安姑娘會帶人來,平常我們都只負責攔一些隱衛入內,平時無聊,只能坐在一起吃嗑瓜子。”

那人都這樣說了,默他們幾人也不拘謹,便跟著他們一起磕了起來。

眼見韓夜秋的腿踹爛了一個古董花瓶,坐在屋頂看熱鬧的人臉色終於有了一些變化。

桌椅之內的不貴,倒是可以隨便砸,但有些古董花瓶卻是非常昂貴的,尤其是他們的老大格外的喜歡。

默從他們的臉上看出了他們心中的想法,安慰道:“你們放心,我們家公子從來不占人便宜,這些都會賠給你們的。”

聽默這樣說,幾人表情又緩和了許多。

正當兩人打的激烈時,卻突然從里間飛出了兩根木棍,木棍速度極快,兩人又沒反應過來,竟同時被木棍砸中。

“兩個小兔崽子,要打出去打,打爛我這麼多古董花瓶誰負責啊?”

默看見夜王被木棍打中,頓時手中瓜子一扔,臉色一變,就要跳下去,那聚香樓的隱衛連忙上前攔住。

於是剛剛還坐在一起聊天嗑瓜子的兩隊人,也打了起來。

卻聽見下面同時傳來韓夜秋和林香的聲音。

“舅舅。”

“師傅。”

上面正打著的默和那隱衛瞬間住了手,互相對視了一眼,又一起向裡面看去。

只見里間走出了一個一身廚裝的男子,約有四十歲左右,容貌與韓夜秋有幾分相似,只是比韓夜秋要粗狂些,正是韓夜秋的舅舅蕭林。

他心疼的掃了掃周圍,又把目光放在了韓夜秋和林香的身上。

怒道:“這些東西,你們誰砸的誰賠!”

“舅舅,你…….”

還不等韓夜秋說完,蕭林立刻打斷了他,“你還知道我是你舅舅啊?我開個店容易嗎?好不容易開了一個聚香樓,你卻跑來砸我的店。”

韓夜秋掃了掃周圍,確實是一片狼藉,心虛道:“舅舅,這些錢,我來賠。”

聽到這句話,蕭林的表情才緩和了一些。

“舅舅,這些年,你到底去哪了啊?難怪煙兒要找聚香樓的廚師,原來是你啊,舅舅,和我一起去見煙兒吧,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見韓夜秋提起安寒煙,蕭林的臉上多了一份嚴肅,林香的臉上,更是多了一份無奈。

“夜兒,現在你還不能該訴煙兒我們的事。”

韓夜秋不解的看著蕭林,只見他歎了一口氣,緩緩說道:“當初我離開是因為煙兒中了毒。”

“中毒?”韓夜秋驚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