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五十四章 琉璃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61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蕭林看了他一眼,緩緩解釋道:“這種毒是毒王星矢特製的毒藥琉璃,這種毒很特別,如果是一個活的很開心很天真,連自己中毒都不知道的人,這種毒就不叫毒,但一個人懂得越多,心中的恨越多,重要的是還知道自己中了毒,這就是劇毒,所以我封了煙兒的記憶後,便到處去找星矢了。”

聽到安寒煙中毒,韓夜秋的眼中多了一絲殺氣。

“這毒是星矢下的?”

“不是,這個說來話長,和定國將軍府有關,這個日後再跟你說,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那舅舅,你找到星矢了嗎?”

“沒有,但聽聞星矢愛吃,近年來又有人在東韓見過他。我這麼多年也是勤練廚藝,只要這聚香樓的名聲出去了,星矢便一定會來。”

韓夜秋見蕭林語氣堅定,也沒再說什麼了,只是他不知道原來過去還發生過那麼多他不知道的事。

蕭林是韓夜秋的母親蕭惠的哥哥,是韓夜秋的舅舅,同時也是安寒煙的義父,隱寒門的上一任門主。

蕭惠當年的任務是偽裝成青樓的女子,讓一個富家子弟死於無形之中,無奈蕭惠沒有等來那富家子弟,卻等來了微服私訪的皇上,兩人郎才女貌,雙雙陷入愛河。

蕭惠不顧蕭林阻攔,要和皇上回宮,蕭林無奈,只好幫蕭惠編造了一個家中發生變故,只能委身在青樓賣藝的一個身份。

但沒想到的是蕭惠進宮受了兩年恩寵後,皇上便開始懷疑她的身份,將她冷落了,連帶著韓夜秋也一直被人議論說他是青樓女子的孩子,人人都對她避之不及,只有安寒煙的母親沐雅,時常進宮陪蕭惠聊天解悶。

皇上在等蕭惠向他坦白,而蕭惠在等皇上回頭,蕭惠每日守在院門口,等到的卻是一個又一個皇上去了其他妃子宮中的消息,蕭惠就在一日日的等待和憂鬱中,磨耗掉了自己的青春,染上了重病。

死前向皇上請的最後一個旨便是讓韓夜秋出宮建府,她知道一旦韓夜秋出了府,自己的哥哥蕭林便能保護他了。

也是她患上重病時,皇上才發現,她是誰都無所謂,他不在乎了,只要蕭惠能呆在他身邊,然而那時一切都晚了。

這也是皇上對韓夜秋格外的特別的原因。

韓夜秋回到夜王府後,已是深夜,只是他很難在入眠,韓夜秋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一向沉著冷靜的他,只要遇到和安寒煙有關的事情就會心亂如麻。

尤其是當今晚蕭林告訴他安寒煙中毒的事情後,他想了想,最後從床上坐了起來。

“默。”

“公子。”

“舅舅那邊解決好沒有。”

“已經吩咐人去弄了,現在估計已經差不多了。”

韓夜秋沉吟了一下,還是做了決定。

“默,立刻派人去查星矢的消息。”

即使知道憑他們應該是找不到的,但韓夜秋還是想試一下。

默猶豫的看著韓夜秋,提醒道:“公子,王妃的毒或許可以叫白千一試。”

提到白千,韓夜秋清明的眸子瞬間亮了起來,在黑夜中熠熠生輝。

“你去叫白千過來。”

“是。”

默領命後,迅速的帶來了白千,白千看見韓夜秋坐在床榻上深思,也不客氣,徑直坐到了桌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公子,你這次找我又是什麼事啊,你每次找我都沒什麼好事,上次為你救那南國的老皇帝可是花了我不少的藥材啊,我說,你為什麼弄得這麼麻煩,何不直接收了那南國了?還有啊,什麼事你半夜找我這個老頭子,不能等睡醒了再說啊?”

白千擅醫術,本是年過半百的人,但憑藉自己一身醫術,使自己的容貌依然保持在二三十歲左右,看起來非常年輕帥氣,偏偏不知道的小女孩,還是綽綽有餘的,只是一開口說話,就會暴露自己的本質。

白千一向話多,來的路上,已經向默打探了好幾次這次韓夜秋找他去的目的,但默卻一直都是守口如瓶,白千也只好放棄了。

韓夜秋耐心的聽著白千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堆,等白千抱怨的差不多了,韓夜秋才緩緩的開口。

“前輩,你知

道毒王星矢嗎?”

白千雖加入了隱寒門,但韓夜秋對白千一向尊敬有加,一直喚他前輩。

白千聽到毒王星矢的名字,微微一愣,隨即很快便恢復了神情。

“毒王星矢?我當然聽說過了,還熟的很。”

白千提起毒王星矢,暗暗咬了咬牙,其實所有人都不知道神醫白千和毒王星矢其實是出自同一師門,只是一人選擇了醫,一人選擇了毒。

兩人從小便一起進了師門,性格反差也極為的大,一直互相看不順眼,也總是私下比試。

白千之所以這麼多年隱退江湖,加入隱寒門,除了被韓夜秋的能力所折服之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因素。

便是曾經和毒王星矢比賽,賭注便是輸的人便退出師門,兩人都對自己格外的有自信,所以立起賭注來也格外的不給自己留退路。

白千在這場比試中三招輸了一招,一人負責制毒,一人負責解毒,當初就是白千就是輸給了星矢自製的一種毒,便願賭服輸,自己退出了師門,在江湖漂泊中,又遇見了韓夜秋。

當韓夜秋聽白千說認識星矢,兩人還很熟的時候,韓夜秋便迫不及待的問,“那前輩可能解毒王星矢制的毒?”

白千聽到這裡,本想吹噓一番自己的醫術,可解百毒之時,又想起曾經輸了的那一局,又咽下了即將出口的話,訕訕的說道:“大部分還是能解的。”

大部分能解,也就是說安寒煙的毒能解,聽到這裡,韓夜秋的心情已經是好了很多。

“前輩,琉璃能不能解了?”

當韓夜秋說出“琉璃”兩個字時,白千的瞳孔瞬間放大,當初他就是輸在這琉璃之毒上,就是這毒,差點讓他否定他的前半生。

看著白千變得沉默起來,眼睛也變得灰暗無力起來,韓夜秋和默瞬間也跟著沉默了。

白千雖然什麼話都沒有說,但答案韓夜秋卻是已經知道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白千一反常態,聽到韓夜秋叫他下去,他竟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就離開了。

默疑惑的看著白千的背影,暗暗感歎,‘這白千不至於吧,公子知道王妃中毒時表情都沒有這麼失落,這麼生無可戀。’

此時的白千不知默心中的想法,只能獨自一人坐到了夜王府的後花園中,望著天上一輪明月,暗做懊惱的抱怨道:“真是的,大半夜的把我叫起來在我的傷口上撒鹽。”

這一夜,白千想起了很多事情,想起了從小和星矢的爭鬥,想起了自己輸掉的那一次比試。

這麼多年來,白千一直在逃避這件事,一直呆在隱寒門中,也是過的瀟灑快樂,坊間也一直流傳著神醫白千的佳績,這些都使他快要忘記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了。

如今被人這樣提起,一向看起來沒心沒肺的白千也黯然神傷了。

就在白千獨自望著星空的時候,默也靜悄悄的坐到了白千的旁邊。

白千歎了一口氣道:“唉,說罷,誰中了你毒啊?”

“王妃。”

白千從來沒見過安寒煙,但從韓夜秋的表現可以看出,他是極為在乎安寒煙的。

“現在怎麼樣了?那毒的名字雖然好聽夢幻,叫琉璃,可是那毒性一犯起來,可是錐心的疼啊。”

“那毒還沒有發作過。”

白千轉頭看下默,“沒有發作過?”

“恩,前門主封了王妃的記憶。”

白千一聽,暗暗讚歎道:“妙招啊,封鎖中毒者的記憶,讓她忘記自己中毒,只是這終究是治標不治本啊。”

“所以公子需要你。”

白千看了默一眼,默一向都是個木呆子的模樣,平常不該說的話也不會多說,但今晚卻主動來找他說了這麼多。

白千乾脆找了塊草坪躺了下來,正當默以為白千睡著了,不會再說話,正想轉身離開時,白千卻開口了。

“我已經逃避的夠久了,去取一點你們王妃的血來,從明天開始,我閉關研製琉璃的解藥,也算是報韓夜秋那小子的知遇之恩吧。”

默聽到白千這樣說,恭敬的對白千拱了拱手道:“謝前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