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懷孕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27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第二天,聚香樓一如既往的開門做生意,除了桌椅變得嶄新,擺飾的古董花瓶有所不同之外,其他的仿佛都沒什麼變化。

韓夜秋從昨晚從蕭林那裡知道安寒煙中毒後,白日便又到了聚香樓,知道聚香樓是他舅舅開的後,也沒了拘束和防備。

他走進聚香樓一樓大廳,也不需要人招呼,便徑直坐在了一樓大廳裡。

韓夜秋的那個位置,一眼就可以看到所有在聚香樓進進出出的人,如果毒王星矢真的來了,他也可以第一眼發現他。

這時,林香也注意到了韓夜秋,林香坐到韓夜秋的對面,語氣充滿了敵意,“你來幹什麼?”

昨天林香問韓夜秋的問題,韓夜秋並沒有直接回答,導致林香心中,一直有一絲不爽。

當然,不爽的不僅是林香,還有韓夜秋。

林香這麼在乎安寒煙,難免讓韓夜秋誤會林香也喜歡安寒煙,所以對林香的態度,也多了一份敵意。

但想起昨晚蕭林那木棍,兩人也不敢隨意亂來。

就在兩人眼神交鋒中,六公主韓穎兒也進了聚香樓,自從來了兩次聚香樓後,韓穎兒便時常自己一個人去聚香樓,也不要吃的,經常就點一杯茶,一坐便是半天。

韓穎兒一進店,眼神便到處轉溜兒,似乎在找什麼,當她看到韓夜秋和林香坐在一起時,便開心的向他們跑去。

“五哥哥,林大哥。”

韓夜秋微微挑眉,不快的瞪了韓穎兒一眼。

“你個野丫頭,這兩天跑去哪了?我回來了你都不知道,慶功宴你也不參加,身為一個公主,現在還叫一個掌櫃的大哥。”

韓穎兒調皮的沖韓夜秋吐了吐舌頭,雖然韓夜秋語氣嚴厲,但並無指責之意。

“五哥哥,你也是聽說了聚香樓的名聲才來的吧,五哥哥,我給你說,聚香樓的吃的可好吃了,而且感覺特別的神秘。”

說到此處,韓穎兒偷偷瞟了林香一眼,見他正認真品茶,並沒有看她和韓夜秋,韓穎兒便悄悄的湊在韓夜秋的耳邊道:“我這幾日天天來,便是想替嫂嫂看看這聚香樓的廚師是誰。”

韓穎兒是天天都去,但天天都去的原因可能就沒有這般簡單了,反正韓夜秋回來了,就算韓穎兒不說,也早晚會被韓夜秋查出來她天天往聚香樓跑,不如先自己找個藉口,坦白交代一番。

聽到韓穎兒的話,林香喝的一口茶險些噴出來,但為了顯得自己確實沒有聽到韓穎兒的話,只好強自把那口茶吞下去,裝出面色如常的模樣。

韓穎兒為什麼來,林香並不知道,但這六公主每次來了只喝茶,卻是從來沒有關注過廚房的事啊,這六公主說是為了他們聚香樓的茶,林香都信。

但要說是為了廚師,林香卻是不信的,這樣想著,林香又覺得或許這六公主真的是為了他們的茶。

韓穎兒還在絮絮叨叨的給韓夜秋講著這聚香樓的各種好,林香的嘴角都快笑到耳邊了,這時,卻看見二樓雅間下來幾個熟悉的面孔,是三皇子淩王和負責宮中御林軍的趙統領,以及幾個文官。

韓穎兒和韓夜秋兩人都注意到了他們,韓穎兒在看見他們的時候也噤了聲。

林香順著他們的視線看過去,看見了淩王等人,便轉頭對兩人說道:“聚香樓不准隱衛和護衛入內,防守也很嚴格,所以有很多人會來聚香樓商討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林香的目光在一樓大廳掃了掃,繼續道:“這聚香樓是文人雅士的天堂,也是拉幫結派的最愛,在這裡面商討的計畫,絕不會流傳出去。”

韓夜秋半眯眼眸,看來淩王已經開始著急了啊,上次秋獵時刺殺太子失敗,這次集結自己的勢力,又是想幹嘛了?

林香看見韓夜秋那深思的模樣,輕笑道:“放心吧,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鬧騰不起來的。”

聞言,韓夜秋才反應過來,這聚香樓是不准隱衛入內,但這有利但也有弊,不准別人的隱衛入內,那淩王自己的隱衛也是進不來的,那麼這裡面的一舉一動,都落在了聚香樓的人眼裡。

難怪這裡不僅有雅間,還連上菜的小廝都是武功超群,就等著向淩王這樣的人來這裡送皇城各大重要的資訊,換言之,聚香樓不僅是一個酒樓,還是一個巨大的消息庫。

林香見韓夜秋一點就通,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樣的男子,如果是真心喜歡安寒煙,倒也是配的上的。

韓穎兒坐了一會兒,又和韓夜秋和林香聊了一會兒天后,便覺得身體有一些不舒服,便自己先走了,走之前,還戀戀不捨的看了林香一眼,只是沒有任何人發現。

她走時,林香還命人給她拿了一包聚香樓的茶葉。

韓穎兒走後,韓夜秋看著林香,單刀直入的問道:“你是什麼人?你喜歡煙兒?”

林香一愣,直到現在,他才知道為什麼韓夜秋對他的態度那般不友好,原來是誤把他當情敵了。

林香微微搖了搖頭,看韓夜秋這吃醋的表情,看來他還是真的在乎安寒煙的。

“我的真名叫沐易。”

林香點到為止,便不再說話了,拿著桌上的茶杯緩緩喝了起來。

沐?和安寒煙的母親一個姓,定國將軍府的姓,莫非?

韓夜秋抬頭,一動不動的望著林香,傳言定國將軍一家人都死在了戰場上,而沐易明顯是沐家的人,現在卻寧願改名換姓也不接受定國將軍府的那一份榮耀。

在知道林香是沐家人,不是喜歡安寒煙後,韓夜秋對林香的態度才有所緩和,兩人最開始本就互相欣賞,現在誤會說開了,便又回到了最初那種互相欣賞的狀態。

兩人就著國家的形式,帶兵打仗之類的聊了很多。

而此時的左相府也是格外的不安靜,安寒煙本來在院子裡等韓夜秋來接她去第二日的慶功宴的,但沒等到韓夜秋,卻等到了環兒的丫鬟莫竹。

莫竹急衝衝的進了安寒煙的院子,見到安寒煙便跪地懇求道:“大小姐,你幫幫我們夫人吧,這幾日,夫人身體有所不適,今日便請了大夫上門診治,大夫說夫人是有了身孕,不知怎麼的,消息就傳開了,現在大夫人正在夫人院子裡了,請大小姐救救夫人吧。”

安寒煙皺眉,“這事你應該去找老爺,怎麼到我的院子裡來了。”

“老爺不在府中,環夫人說過了,現在府中恐怕只有大小姐能救她。”

安靜了這麼久,安寒煙都快把環兒的事忘記了,當初韓夜秋答應過會保環兒安全,只是剛出了這事,他便又去了南國,這事就算耽擱了,但環兒的計畫卻是一直進行著,看來這幫,自己還是得幫一幫的,畢竟,韓夜秋也是為了她才許下這個承諾的。

在安寒煙決定幫的那一刻,安寒煙便果斷的起身,朝環兒的院子去了。

當安寒煙到了時,大夫人正以環兒每天沒有去給她見禮為由,懲治環兒。

所幸安寒煙去的速度夠快,環兒只有手臂上挨了一鞭子,雙手正緊緊的護著自己的肚子。

大夫人兇狠的看著環兒,正當想打下第二鞭時,安寒煙便穩穩的接住了那鞭子。

“大夫人,這是幹什麼了?”

看見安寒煙,大夫人便更生氣了,總覺得自從安寒煙中毒醒過來後,自己便做什麼都不順心了。

“你走開,我身為左相府中的主母,教訓一個妾室,你一個晚輩管的著麼?”

安寒煙不屑一笑,“大夫人還知道你是府中的主母,如今環兒有孕在身,你這個做主母的就不怕父親回來怪罪嗎?”

安寒煙說著,語氣也狠了幾分,她在想,她母親的死,是不是也是大夫人這般隨意打殺了,再對外宣稱暴斃了,畢竟這些年,這左相府的後院中,死的人並不少!

“我是定疆侯府的嫡女!你爹能有今天的地位和成就,能在朝中站穩腳跟全部都是我們定疆侯府的功勞。”

安寒煙嘲諷的看了大夫人一眼,“對啊,如你所知,父親已經到了這個位置,有了這樣的成就和地位,我也馬上就要嫁給夜王了,你覺得,你對他還有利用價值嗎?”

利用價值?安寒煙一句話,卻是無形的揭露了這些年左相為何對大夫人一忍再忍,左相需要定疆侯府的勢力,便就仍由她隨意打殺他後院的人,而她也剛好需要他後院無人來向別人證明她有多幸福。

這完全是互相利用的關係,但現在,左相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唯一差的就是一個兒子。

也許以前左相還會想利用安雨蝶,嫁入太子府,成為太子妃,來提高左相府在朝中的地位,但如今,安雨蝶那張臉毀了,嫁給稍微好一點的府中都難,更何況是太子府。

一瞬間,大夫人覺得自己手中的鞭子重極了。

安寒煙在一旁冷眼看著大夫人,就見大夫人忽然冷笑起來。

“安寒煙,你錯了,就算我今天打死這個賤人,老爺也不能把我怎麼樣,這麼多年了,我最是瞭解他,他膽小怕事,是不會為了一個妾就得罪定疆侯府的,就連當年你的母親……”

“夫人!”

還不等大夫人說完,他們身後便傳來了左相的怒吼聲。

雖然大夫人沒有說完,但安寒煙還是清楚的聽到,大夫人提到了她的母親,正當安寒煙想細問時,頭卻又痛了起來。

“忘記仇恨,好好的活著。”這句話不斷的從安寒煙的腦袋裡冒出來。

安寒煙雙手捂著頭,謹青連忙上前扶住了她。

趁這個時候,左相也連忙命人將大夫人拉了出去,將她鎖到了大夫人自己的院子裡。

安寒煙看著那些人將大夫人拉走,想出聲阻止,但她的頭痛的她發不出任何聲音。

這時,環兒也連忙上前,詢問起安寒煙的情況來,眼神中流露出真誠的關心。

待痛了一陣後,安寒煙才慢慢緩過神來,只是頭痛的時候她似乎想起了些什麼,但現在不痛了,她卻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左相見大夫人已經被順利拉走,沒有說出不該說的話,也是暗暗松了口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