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切磋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52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在皇城熱鬧的氣氛中 ,終於等來了葉軒和齊陽郡主的大婚之日。

這日,新郎並未出門迎親,葉軒住在左相府中,婚禮本應在左相府中舉行,但因這場婚禮是什麼情況大家都懂,再加上葉軒並不願意出自己的房間,左相府便只簡單的佈置了一下,連禮堂都沒有準備。

而齊王府就更為簡單了,連一個紅燈籠都不曾掛過。

齊陽則只是穿上了一件大紅袍,便被齊世子塞進了花轎,低調的進了左相府的側門。

同一天,幾國的使臣也同時抵達了東韓。

韓夜秋,太子,和淩王都在城門處迎接,但將使臣們送到使臣館後,太子和淩王就回了自己的府中,畢竟皇上已經下令,接待一事交給夜王。

只是,此次和西戎烈王一起來的,還有西戎的公主慕容沉燕,眾人都對這位公主的來臨有許多猜測。

一般公主是不會無故出使他國的,想來東韓這一戰成名,西戎定是起了和親的心思,而如今,幾位皇子的後院主位都空著,得到了這西戎公主,就相當於得到了西戎的支持。

幾位使臣到的第二天,皇上便接見了幾位使臣,正如大家所料,這西戎公主,是來和親的。

東韓和平了多年,不宜開戰,對於西戎這種主動和親的行為,皇上也很是滿意,畢竟如果和親成功,東韓有難,西戎必定會幫尚且不提,西戎處於東韓旁邊,西戎人又個個驍勇善戰,只要和親成功了,兩個至少能和平幾十年,只是這和親人選,還有待思量。

皇宮中,此時的禦書房也很是熱鬧,幾位使臣和皇上的三個兒子都在這。

一身戎裝的西戎烈王向皇上行了禮後,便直接道明瞭來意。

“皇上,此次出使東韓,除了慶賀一事外,父皇還叫我來東韓為我妹妹沉魚公主找一個好駙馬。”

說這話時,他刻意的強調了駙馬二字,還往太子三人那邊看了一眼,意思很明顯,一旦娶了那沉魚公主,那就是西戎的駙馬,會得到西戎的支持。

太子和夜王都沒有太大的反應,倒是淩王,聽到西戎烈王這樣說時眼睛都是放著光的,這時的烈王,無比的慶倖當時在獵場時,和尚書府的嫡女和離了,才又空出了淩王妃的位置,如果能娶到沉魚公主,這絕對會對他起到很大的幫助。

皇上將幾人的反應看在眼裡,看見太子那依然從容淡定的模樣,又暗暗的感歎了一番當初的選擇是沒錯的。

所有人都覺得這太子之位好,但一旦坐上那個位置,就會有無數雙眼睛盯著,犯一點小錯就會被人揪出來。

皇上的二子權王遠在邊關,並且對這個位置無意,三子陰險卻無謀,只有太子是夜王最大的對手。

所以皇上之所以早早立了太子,一是為了讓皇后和齊王等人鬆懈,二便是想要太子自己在這個位置上犯錯。

不得不說,皇上的確是一個偏心的父親。

就在皇上在看幾人反應時,南國的太子獨孤原也在打量著太子,淩王,夜王三人。

韓夜秋的謀略獨孤原是見過的,這樣的謀略要成為太子是輕而易舉的,但東韓的太子卻不是韓夜秋,這導致獨孤原對東韓的太子,也多了幾分興趣。

皇上用手輕扣桌面,緩緩的說道:“幾位使臣,還有幾日便是春節了,我的五皇兒夜王想必你們也見過了。”

幾位使臣點了點頭,表示見過。

“這幾日就由我這五黃兒帶你們到處逛逛吧。”

“是,謝皇上。”

西戎烈王見皇上絲毫沒有提幾位皇子是誰娶這西戎公主,心知皇上定是還沒有拿定注意,也沒再繼續追問,只跟著南國的太子一起走了出去。

來的第一日,大家都是舟車勞累,不曾關注過夜王,如今,幾人再一看名震四方的東韓夜王,竟是一個長相白嫩的文秀書生,都覺得這傳聞未必是真。

“獨孤兄,你確定你們南國是敗給這個唇紅齒白的小子的?”

長狄的舒小侯爺不屑的問道,活生生一副長輩樣子,完全忘了他其實和韓夜秋是一樣大的。

同時,西戎的烈王也是十分好奇這個問題。

舒小侯爺這樣問,可以說是十分失禮了,但獨孤原和韓夜秋都不介意,獨孤原對著舒小侯爺輕輕一笑,也不作答。

韓夜秋卻是依然一臉的冷冽,接待使臣這事他本就覺得麻煩,可皇上卻是下旨點了他,偏偏他還不能抗旨。

“如果舒小侯爺替南國不服的話,可以自己來試一下。”

韓夜秋不耐的答道,,聲音冷的沒有一絲溫度。

烈王不滿的看了韓夜秋一眼,再怎麼說幾人都是天之驕子,韓夜秋來接待也沒有降低他的身份,但從昨日起,韓夜秋就一直是一副別人欠了他錢的模樣。

西戎人本就脾氣暴躁,聽到韓夜秋這樣說,舒小侯爺未動,倒是西戎烈王的長刀已到了韓夜秋的身後。

韓夜秋頭也不回,劍不離劍鞘,便擋住了烈王的長刀,隨即劍柄一轉,西戎烈王的長刀便已掉在了地上。

獨孤原在一旁眼含笑意的看著,顯然不打算插手。

倒是沉不住氣的長狄舒小侯爺,已經持劍而上了。

兩招過後,舒小侯爺見韓夜秋依然沒有拔劍的趨勢,說道:“

喂,你再不拔劍的話傷了你我可不負責啊。”

“那就要看小侯爺你的本事了,你們遠來是客,我若再出劍,豈不是欺負你們。”

韓夜秋這話,可謂是說的狂妄了,西戎烈王不屑的嚕了嚕嘴,吼了一聲:“我就不信了。”

說罷,西戎烈王撿起地上的長刀,又重新加入了這一場切磋。

獨孤原一旁的侍衛小心翼翼的問道:“主子,我們要不要上去阻止一下。”

獨孤原淡淡的搖了搖頭,小聲道:“這一場比試,實力懸殊過大,夜王贏定了。”

舒小侯爺和烈王不斷的進攻,逼韓夜秋拔劍。

但韓夜秋仍是一副從容淡定,應對自如的模樣,見此,一向爭強好勝的烈王卻是急了,對著韓夜秋心臟的位置便刺了去。

韓夜秋的注意力正在舒小侯爺身上,看著西戎烈王的長刀,一旁的獨孤原臉色微變。

就在烈王的長刀快觸碰到韓夜秋時,只見他一腳踢開了舒小侯爺,右手劍柄一甩,便擋開了烈王的長刀,韓夜秋快速的沖到了烈王身旁,拉著烈王的手一轉,只聽“叮~”的一聲,烈王的長刀,便掉在了地上。

而此時,韓夜秋的劍仍然穩穩的插在劍鞘內。

“哈哈哈哈……”一旁的舒小侯爺突然大笑起來。

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他走到韓夜秋的旁邊,盼著韓夜秋的肩膀,笑道:“我收回剛剛的話,你還是挺厲害的,你這個朋友我交了。”

說完,又轉頭看了看西戎烈王,“還有你,講義氣,走,今日開心,我請你們喝酒去。”

西戎烈王和長狄舒小侯爺都是真漢子,並不是輸不起之輩,這一打,反而讓幾人關係更近了,再加上年齡差不多,都是愛玩之人,一時之間,幾個人竟熟絡了起來。

幾人正互相拉扯著,商量著去哪喝酒時,卻看見韓夜秋仍然站在原地未動。

舒小侯爺回頭,大喊了一聲,“喂,等什麼了?快走啊,你的地方你最熟悉,還等著你帶路了,別愣著啊。”

“今日你們就先回去吧,我還有事。”韓夜秋答道。

“你能有什麼事啊,皇上不就給了你一個接待我們的任務麼?”烈王不悅道。

韓夜秋看著幾人,不以為意道:“今日我還要去找我那未過門的小妻子,你們今日先回去,作為使臣,不要到處亂走。”

未過門的妻子?

舒小侯爺眼珠一轉,“那就叫嫂子一起來吧,我們都不介意的對吧。”一邊說著,還一邊對烈王和獨孤原眨了眨眼睛。

兩人立刻會意,連忙稱是,只是夜王的未婚妻什麼時候成舒小侯爺的嫂子了?這舒小侯爺真是自來熟。

韓夜秋想了想,安寒煙在這皇城中沒什麼朋友,也確實可以帶她出來走走,便點頭同意了。

幾人見韓夜秋終於點頭應下,便一起去了左相府接安寒煙了。

幾人行至門前時,韓夜秋竟是直接翻牆進了左相府,幾人面面相覷,這就是傳說中的夜王?為什麼門在面前都不走,要翻牆?

他們看看左相府門口的兩個護衛,只見他們尷尬的撓了撓頭,明顯是已經習慣了這一幕。

獨孤原想起上次韓夜秋教他的象棋,微微勾了勾嘴角,雖從未見過這個女子,但想必也是一個奇女子吧。

這樣想著時,韓夜秋已摟著安寒煙翻了出來。

此時的安寒煙,為了方便行事,特意換了一身男裝,烈王和舒小侯爺見韓夜秋摟了一個男子,都是嘴角抽了抽。

只有獨孤原,一眼就看出了這樣眉清目秀的人,必是女子。

安寒煙本就身材高挑,就算是一身男裝,也格外的英俊。

安寒煙的馬匹,默早已準備好,早已在韓夜秋帶著安寒煙落地的那一瞬間,默便把安寒煙的那匹馬牽了過去。

安寒煙和他們幾位略微打過招呼後,便上了馬。

一路上,烈王和舒小侯爺一直不停的打量著一身男裝的安寒煙,只有獨孤原,一直嘴噙笑意。

舒小侯爺的馬上前了兩步,走到了韓夜秋的旁邊,他清了清嗓子,看了安寒煙一眼,鄭重其事道:“大哥,原來你好男色啊?這個男子眉清目秀,長得是不錯,但是畢竟是男子,身子怎麼會有女子的柔軟了。”

韓夜秋聞言愣了一下,他看了安寒煙一眼,隨即懂了這舒小侯爺是誤會了,正想解釋時,舒小侯爺又繼續說了起來。

“大哥,要不兄弟我帶你去見識一下女子的美好…….”

韓夜秋臉色鐵青,倒是一旁的安寒煙,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笑聲如銀鈴般清脆,烈王和舒小侯爺同時向安寒煙看過去,這時,他們才反應過來,安寒煙是女子。

韓夜秋見安寒煙笑得開心,便也不計較舒小侯爺的口不遮言了。

就在烈王和舒小侯爺還看著安寒煙發呆時,韓夜秋便介紹道:“這是我未來的王妃,安寒煙。”

當舒小侯爺知道安寒煙是女子時,再看安寒煙,只覺得安寒煙怎麼看怎麼好看。

忍不住對韓夜秋誇讚道:“大哥,嫂子真好看。”

看著舒小侯爺和剛剛截然不同的反應,幾人都是哈哈大笑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