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五十九章 西戎和親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31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幾人說說笑笑中,很快便到了聚香樓,幾人一再門口停下,就感覺撲鼻而來一股桃花香,但冬天又是哪來的桃花了?

這樣想著,腳下便迫不及待的踏了進去。

安寒煙和韓夜秋已不是第一次來了,倒是獨孤原,烈王和舒小侯爺,好奇的四處張望。

林香一見幾人進來,便迅速上前招呼。

東韓會來使臣的事情人盡皆知,林香見幾人和韓夜秋一起來,也猜到了他們的身份。

韓夜秋和林香相視一笑後,林香便命人帶他們去了二樓。

一旁的安寒煙看了林香一眼,著實不太瞭解韓夜秋才剛回來,兩人怎麼就這般熟悉了。

但林香的臉上卻一如既往的掛著客套的笑,看不出一點痕跡。

就在安寒煙踏上第一步臺階時,餘光就瞟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韓夜秋見她停下,也順著她的眼光看了過去,只見一樓大廳的一個角落,一個瘦弱的身影正努力的拿著盤子把自己的臉遮住。

雖遮住了個大概,但韓夜秋和安寒煙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韓穎兒。

韓夜秋看了一眼林香,終於發覺了自己妹妹不對的地方。

韓穎兒見幾人一直盯著她沒走,也知道自己定是被發現了,只慢慢的放下手中的盤子,訕訕的笑著:“五哥哥,嫂嫂。”

“既然遇見了,就一起上來吧。”

韓穎兒看了林香一眼,才轉頭回答韓夜秋,“好”。

如果說之前沒看出安寒煙是女子是因為身材高挑的話,那目前嬌小的六公主卻是一眼就被人識破了。

舒小侯爺看了看兩個女扮男裝的女子,湊近了韓夜秋問道:“大哥,你們東韓的女子都愛這般扮成男子麼?”

舒小侯爺雖然只是好奇問一下,但聽在韓穎兒的眼裡,卻覺得舒小侯爺是在取笑她,她一下就炸毛了,跳到舒小侯爺的面前,擺出了公主的架勢。

“喂,你是誰啊?竟敢嘲笑本公主,我們東韓的女子怎麼了?我們都端莊漂亮,你是哪來的啊?長得歪瓜咧嘴的。”

烈王在一旁不由的咂舌,還好他沒有多嘴,得罪這個公主,雖然他好歹也是一國的王爺,但有句話說的好,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從自己的妹妹沉魚公主就可以看出來。

被指著鼻子亂罵了一通的舒小侯爺也是怒了,但又不能對一個女子動手,便也只能學著韓穎兒的姿勢,雙手叉腰。

回擊道:“你?就你這個樣子還端莊漂亮啊?我們長狄的公主不知道比你好到哪去了,還有,我如果都是歪瓜咧嘴了,那你這一身男裝的樣子就是一堆爛泥。”

說著,舒小侯爺還上下打量了韓穎兒一眼,繼續道:“你看看你,做女子胸平,做男子人矮,還好意思說本侯爺。”

韓穎兒氣得大叫自己的隱衛,想要隱衛把舒小侯爺扔出去,“沈月,沈月!”

喊了兩聲仍不見回應後韓穎兒想了起來,這裡是聚香樓,所有的隱衛都會被攔在外面。

韓穎兒正想一巴掌向舒小侯爺打去時,韓夜秋卻攔住了她,“夠了!不得胡鬧,這是長狄的舒小侯爺,這次的長狄使臣,如果你在鬧下去,父皇知道 ,我就幫不了你了。”

見韓夜秋搬出了皇上,韓穎兒才放下了自己舉起的手,舒小侯爺卻在旁邊欠打的問道:“還吃不吃了?”

韓穎兒看著那張囂張的臉,咬牙切齒道:“吃,怎麼不吃啊。”

說完,便率先進了樓上小廝指的一個雅間。

幾人在雅間坐下後,看著韓穎兒和舒小侯爺兩人怒目相對,幾人也不敢隨意發聲,只有韓夜秋和安寒煙一起淡定自如的聊著天。

小到安寒煙吃了什麼,大到安寒煙去了哪裡,韓夜秋都問的不亦說乎,也聽的津津有味。

三人看著韓夜秋,都給韓夜秋貼了一

個重色輕友的標籤,韓夜秋接待了他們兩日,可是兩日來說的話還沒這一刻這麼多。

重點是那冷冰冰的臉,竟變得無比柔情……

烈王看著這一幕,暗暗的在心中想著,‘看來沉魚的夫婿需要在太子和淩王之間選了。’

很快,他們的菜便又幾個小廝端了進來,三個使臣看著眼前冒著煙的藝術品,險些不知道從哪下口。

舒小侯爺不客氣的率先拿起了筷子,正想去夾一塊鮑魚時,韓穎兒卻率先夾了走,放在了碗中。

舒小侯爺只得去夾另外一塊,筷子還未到,韓穎兒又是一筷子夾走了。

舒小侯爺忍著怒氣,換了目標,想夾一塊海參,韓穎兒卻又搶先一步。

重點是韓穎兒夾了後還只是放在碗裡,看那模樣,似乎並不打算吃……

舒小侯爺手中筷子一放,怒道:“喂,你這女子怎麼這般不講道理。”

“我就不講道理,怎麼了?你打我啊,反正你在我東韓,看你打了我父皇還會不會放你走。”

舒小侯爺氣得不知道怎麼辦了,畢竟韓穎兒是女子,又不能像韓夜秋那般與他打一架,舒小侯爺環顧了四周一圈,看到了桌上的酒,笑道:“你是女子,我不能跟你比武,我們就比喝酒吧。”

“好啊,誰怕你啊,喝就喝。”

韓夜秋在一旁黑著臉,但看情況,仿佛壓根兒不打算管這事。

於是,幾人都只能仍由兩人喝。

待幾人吃的差不多了,兩人也喝得差不多了。

舒小侯爺帶著醉意道:“怎麼樣,你……你這個公主…….服不服…我?”

“服你?服你什麼?服你欺負女孩子啊?”韓穎兒口齒不清的和舒小侯爺爭論著。

“我,什麼時候欺負你了啊?是你自己跟我比的。”

“你是什麼侯爺啊,一點風度都沒有,你看我五哥哥,人長得帥,又有風度。”

“你五哥哥…..就是我大哥啊?我比試輸給他了,但是我長得不一定沒他帥。”

兩人喝多了一直胡言亂語著,韓夜秋終於聽不下去了,連忙扶起了韓穎兒,帶出了聚香樓,扔給了韓穎兒的隱衛,只是在有一瞬間,韓夜秋似乎聽見韓穎兒喊了一聲“林香哥哥”。

將韓穎兒弄走後,韓夜秋和安寒煙又一同把獨孤原,烈王和舒小侯爺三人送到了驛館,這一來二去的,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路上的行人也少了許多。

兩人剛吃完晚飯,便乾脆棄了馬,朝左相府走去。

“煙兒。”韓夜秋緩緩開口。

“恩?”

“西戎和親的事你怎麼看?”

見韓夜秋問自己這個問題,安寒煙的心中咯噔一下,韓夜秋這樣問,難道也是想娶那西戎公主?

安寒煙努力的平復了一下心情,才條理分明的說道:“西戎和親,不僅是因為東韓這一戰勝利了,還有一部分重要的因素是西戎此刻也是內憂外患,剛剛平息內亂的西戎怕其他的國家趁虛而入,唯一的辦法就是與名聲正響的東韓和親。”

頓了頓,安寒煙又說道:“如果想爬的更高,西戎這條路無非就是一條捷徑。”

“恩,你說的對,這樣一來,太子和淩王一定都會努力的去爭取這西戎公主的芳心,看來,皇城中又要熱鬧起來了。”

安寒煙沒有再說話,她想問他,那他了?想不想娶那西戎的公主,然而她終究是沒有那一份勇氣,在這個時代,男子三妻四妾都是正常的,更何況這還是一個公主。

這樣想著,安寒煙覺得也許自己和韓夜秋並不適合,身在皇家,不管最後登上最高位的是不是韓夜秋,都不會有人允許他一生只娶一個妻子。

安寒煙低著頭,暗自在心中下了決定,就陪他走下去吧,直到他身邊有了照顧他的人,她再離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