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六十章 花燈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31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這幾日,為了慶賀春節,百姓們已經在自家門前掛上了大紅燈籠,在窗前貼上了倒福,處處都充滿了熱鬧的氣息。

年前的燈會也要開始了,幾國的使臣在東韓這樣熱鬧的氛圍中,也變得好動了起來。

尤其是西戎烈王和長狄舒小侯爺,打開驛館的窗戶就能看到皇城的街道中,小販已經擺好了各種攤點。

舒小侯爺基本沒什麼機會出長狄,這次來東韓也是機會難得,總是對什麼都充滿了好奇心。

長狄的民風沒有其他幾國那般自由開放,沒有這麼多的聚會活動,長狄的春節只是每年皇室在固定的街道上遊覽,接受百姓們的賀禮,雖然舒小侯爺每年都會收到不少賀禮,但他還是覺得東韓這樣過春節,似乎更有趣。

而獨孤原就不同了,獨孤原從小就不受寵愛,關注度也不高,獨孤原時常離開南國,去周遊各國都沒有發現。

舒小侯爺將獨孤原拉到窗邊,興奮的看著下麵的攤點。

“獨孤原,那個有幾排擺了幾排的燈籠倒是挺有趣的,什麼樣式都有,我們下去買幾個唄。”

獨孤原順著舒小侯爺指的地方看去,解釋道:“這個燈籠不是用來賣的,那是在猜燈謎,每個樣式的燈籠有兩個,只有猜中了燈上的燈謎就能獲得那個燈籠。”

“這個倒是挺有意思的。”烈王也看到了他們所說的燈籠。

獨孤原繼續說道:“春節時,很多公子小姐都會出來猜燈謎,拿到一樣樣式的燈籠了就是有緣,只要兩人同意,兩人就能一同逛燈會,我聽說,有很多人都是在等會上喜結良緣。”

說到這,舒小侯爺的眼神瞬間亮了起來,“也就是說,我出使東韓,還有機會帶一個媳婦兒回去,有趣,有趣。”

說罷,舒小侯爺邁開腿就想往外走,卻被獨孤原攔著了。

“你去哪?”

“猜燈謎啊。”

烈王和獨孤原無語的看著舒小侯爺。

“你難道不知道東韓燈會只在晚上開嗎?”烈王用看白癡的眼神看向舒小侯爺。

幾人都很熟了,舒小侯爺也不介意,只尷尬的撓了撓頭。

“等晚上一起吧,晚一點夜王應該會來帶我們逛燈會,我們直接這樣去,總是有不妥的。”

話才剛落,就有小廝來稟報韓夜秋已經到了驛館門口。

舒小侯爺率先激動的沖了出去,大喊:“大哥。”

獨孤原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從舒小侯爺打架輸給韓夜秋後就一直叫韓夜秋大哥,但他好歹也是一國使臣,現在卻總是一副地痞紈絝樣,不知道舒小侯爺是怎麼得到這次出使的機會的。

韓夜秋明顯是帶幾人出去逛燈會的,默的手中還抱了一堆煙花,舒小侯爺見到就像上前搶過默手中的煙花,默卻是一個轉身,躲過了舒小侯爺的魔抓。

“喂,那個不是給我們準備的嗎?你躲什麼躲啊?”

默看了韓夜秋一眼,義正言辭道:“這是公子為王妃準備的。”

聽到是給安寒煙的,舒小侯爺終於收回了自己的爪子,往幾人身後看了看,卻沒有安寒煙的身影。

“大嫂了?”

“我們現在去找她。”

正當幾人想走時,驛館裡卻沖出來一個身著紅衣的女子,只見她的臉頰如百合一般清秀,微卷的頭髮隨意的披在肩上,眼睛如翡翠一般璀璨,臉上帶著孩子般的天真笑容,如一只秀麗的孔雀。

看著這樣的身影,韓夜秋竟覺得有幾分熟悉。

“哥哥。”她沖到烈王的面前,撒嬌道:“哥哥,你帶上沉魚好不好。”

這時眾人才反應過來,這是西戎從未露過面的沉魚公主。

烈王的眉頭微蹙,他一向不太喜歡這個妹妹,雖然沉魚看起來天真可愛,十分討喜,但烈王知道,沉魚沒有看起來那麼純良。

見烈王遲遲沒有同意,沉魚還正用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他,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兩人身上。

不管烈王怎麼不喜沉魚,在外面,他終究是她的哥哥,對她的不喜也不能表現的太明顯了。

烈王對著沉魚公主點了點頭,表示同意,沉魚開心的挽起了烈王的手,向韓夜秋幾人打過招呼後,便和幾人同行了。

很快,一行人就到了左相府,這次人多,韓夜秋也不好再翻牆而入,只規矩的叫左相府門口的護衛幫忙進去稟告一聲。

那護衛進去沒多久,安寒煙和韓穎兒就一同從裡面走出來,韓穎兒正開心的拉著安寒煙的手聊著什麼。

今日的安寒煙不再是一身男裝,而是穿著一身紅衣,頭髮簡單的挽起,一個石榴樣式的頭飾穩穩的戴在頭上,一根腰帶將安寒煙的身材顯得凹凸有致,嬌俏的眉眼帶了些許笑意,深邃的眸子仿佛要將人吸進去一般。

除了韓夜秋之外,其他幾人都是第一次見安寒煙女裝,不由的都看呆了去。

如果說沉魚公主像開屏的孔雀,那麼安寒煙就是涅槃的鳳凰。

沉魚公

主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一襲紅衣,又看了看安寒煙,不由的握烈王的手也用力了些。

烈王擔憂的看了沉魚一眼,心裡默默祈禱,這一次出來逛燈會,一定要順順利利,不要出什麼事才好。

烈王又看了看安寒煙,想起在西戎時,凡是被誇過比沉魚漂亮的女子總是會無緣無故的死掉或消失,心中則更加擔憂了。

舒小侯爺和韓穎兒兩人互瞪了一眼後,兩人就快速的移開了視線。

韓穎兒興高采烈的跑到夜王旁邊,邀功到:“怎麼樣,五哥哥,今天的嫂嫂漂亮吧,這衣服和首飾可都是我為她挑選的了。”

韓夜秋還沒說話,倒是一旁的舒小侯爺立刻接話了,“漂亮,漂亮,不愧是大嫂。”

安寒煙看了一眼油嘴滑舌的舒小侯爺,總覺得這舒小侯爺和六公主韓穎兒,兩人格外的相像。

安寒煙和韓穎兒跟每個人打了招呼後,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

這一來二去中,天色也慢慢暗了下來,街道上五顏六色的花燈也都亮了起來,街道兩旁的商販們也開始吆喝著做生意。

幾人都是人中龍鳳,但要說到逛燈會,幾人都很少逛,甚至西戎烈王沉魚公主,和長狄的舒小侯爺還都是第一次。

街道上的人越來越多,隱衛在暗處小心的跟著,生怕一不注意就把自己主子跟丟了。

一路上,幾人說說笑笑,買了不少小玩意。

舒小侯爺也沒有忘記下午獨孤原給他講的猜燈謎,得花燈的事,有意無意的就帶著眾人道了那猜花燈的攤點。

這個時間段時間還早,一些公子千金都會等街道上的花燈全部開完了才會出來。

這樣一來,倒是方便了他們幾個,不用去和別人擠了。

舒小侯爺率先到了攤前,每個燈謎對應的有不同的花燈,是無法挑選的,答對了燈謎,老闆就會拿出相應的花燈,所以燈謎並不在花燈上,而是單獨放在另外一邊,這也是為了防止有人故意猜樣式相同的花燈。

正當舒小侯爺準備翻開一個第一個燈謎時,太子和淩王也出現在了這個花燈攤前。

獨孤原和韓夜秋相視一笑,都覺得這樣的偶遇,未免也太巧了點吧。

心裡雖這樣想著,但面上還是相互打了招呼,一起猜起燈謎來。

等一行人都猜完燈謎後,幾人就開始相互看拿到的花燈。

沒想到的是,韓穎兒和舒小侯爺竟然拿到的是一對花燈,都是紫色的貓,舒小侯爺立刻轉身,要求再重新猜一個燈謎,但那花攤的老闆卻說一人只能才一次,舒小侯爺便只好作罷。

韓穎兒看著兩個花燈,也是滿臉的不開心,但花燈做的十分精緻,韓穎兒又捨不得丟掉,只能勉強拿在手中把玩。

而其他幾人,花燈成對了的只有安寒煙和獨孤原,韓夜秋和沉魚公主。

安寒煙是第一次參加東韓的燈會,並不知這花燈的含義,所以對她來說花燈的樣式並不太重要,她和獨孤原拿到的是紅色的兔子。

但其他幾人的反應則沒有安寒煙這般淡定了,一向儒雅的獨孤原臉上有了一絲尷尬,但從他握住花燈的動作可以看出,這個花燈他其實是非常喜歡的。

沉魚公主嬌羞的看了韓夜秋一眼,臉頰緋紅,她和韓夜秋拿到的是一對藍色的魚,但韓夜秋卻一直蹙著眉,看著安寒煙手中的花燈。

太子,淩王,烈王幾人則沒有拿到重複的花燈。淩王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燈,似乎並不感興趣,便隨手丟給了自己的小廝,畢竟他這一趟的目的並不是真的逛燈會。

獨孤原再三糾結後,還是將手中的紅色兔子花燈遞了出去。

“夜王殿下,在下還是比較喜歡魚的圖案,不知夜王殿下可否和我換一個花燈了?”

聞言,韓夜秋一直蹙著的眉終於舒展開來,正想將自己手中的花燈也遞出去時,沉魚公主卻不悅道:“這花燈怎麼可以換了,拿到什麼就是什麼。”

其他幾人都不由的把目光放在幾人身上,他們都知道韓夜秋和安寒煙是有婚約的,自然理解獨孤原的行為,這花燈,確實是有必要換一下的,但沉魚公主是第一次和他們出來,也是第一次見安寒煙,並不知兩人有婚約的事。

烈王連忙上前拉著了沉魚公主,笑嘻嘻的看著面前的兩個人和兩盞花燈。

“這個當然是可以換的,這個魚的圖案果然精緻漂亮,難怪獨孤太子想要了。”

烈王說這話的時候,獨孤原和韓夜秋兩人也將花燈換了過來。

這樣一來,韓夜秋和安寒煙就拿的一樣的花燈了,都是紅色的兔子。

沉魚公主本還想再說什麼,烈王附在她的耳邊輕聲道:“沉魚,不要鬧了,夜王殿下和安姑娘本就有婚約在身,獨孤太子是想成人之美,你又何必揪著一個死規矩不放。”

沉魚公主低著頭不再說話,只是手中的魚形花燈,已經因為過於用力而變得扭曲。

她看了看前面被太子,韓夜秋,韓穎兒和舒小侯爺簇擁在中間的安寒煙,眼神中多了一絲嫉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