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六十一章 走散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47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一行人兜兜轉轉中,又到了聚香樓的門口。

今日的聚香樓,裡面十分的熱鬧,一樓的大廳都坐滿了人。

小廝們將每一扇窗都打了開來,傳的街道中都是陣陣桃花香。

林香坐在一扇窗前,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發呆,眼神中卻是充滿了孤寂與落寞。桌上放著幾個酒瓶,林香的臉頰已經泛紅,看的出來,在這之前,他一定喝了不少。

韓穎兒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前的林香,她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花燈,又看了看舒小侯爺的花燈,似乎下了什麼決心一般走到舒小侯爺的面前。

“上次的事,對不起,是我失禮了。”

舒小侯爺的雙眼瞪的巨大,不可思議的看著韓穎兒道:“喂,你吃錯藥了?”

韓穎兒正想發火時,看了看舒小侯爺手中的花燈,又強自忍了下來,溫聲細語道:“上次是我不對,希望你大人有大量,能原諒我。”

舒小侯爺也不是什麼不知好歹的人,見韓穎兒這般低頭,也知道見好就收。

“沒事,我原諒你了。”

說罷,舒小侯爺正想轉身去追韓夜秋幾人時,韓穎兒卻拉著了他。

“那你可不可以把你手中的花燈讓給我啊?”

一聽韓穎兒的目標是他手中的花燈,小氣的舒小侯爺連忙將花燈往懷裡塞了塞,生怕韓穎兒伸手來搶。

“不行,這個花燈我和喜歡,雖然不小心跟你那成一對的了,但本侯爺就吃點虧,不與你計較。”

“你怎麼這麼小氣,一個長狄的侯爺,跟我一個女子搶一個花燈,你好意思麼?”

“這個花燈本來就是我的,我什麼時候搶你的了?再說了,你不是有一個花燈嗎?”

韓穎兒見舒小侯爺不給,便伸手去抓。

韓夜秋等人見韓穎兒和舒小侯爺遲遲沒跟上他們,正停下等他們,可一轉頭卻看到兩個人搶花燈的一幕……

舒小侯爺無奈,只好快速的沖到了韓夜秋和太子的身後躲著。

見此,韓穎兒忙上前去搶舒小侯爺手中的花燈。

兩人一直圍著韓夜秋和太子打轉,看的眼睛都要花了。

“穎兒。”太子溫柔開口道,活生生一副好哥哥的模樣,“舒小侯爺遠來是客,不得無禮。”

韓穎兒停了下來,看著太子和韓夜秋,委屈的說道:“我只是想要舒小侯爺手中的花燈。”

韓穎兒眼角噙淚,仿佛下一刻淚水就要掉下來般。

韓夜秋勾了勾嘴角,六公主的這些小伎倆,可是已經用了很多次了,韓夜秋都習慣了,倒是太子,看著自家妹子這委屈的模樣,十分的不忍心。

太子將手中的蓮花燈遞到了舒小侯爺的面前,開口道:“舒小侯爺,本太子用這蓮花花燈,換你那紫色的貓燈可以麼?”

舒小侯爺將兩盞燈對比了一番,又覺得貓的確不太適合男子漢大丈夫,又看了看韓穎兒那兩眼淚汪汪的模樣,便同意了。

舒小侯爺一點頭,韓穎兒便馬上收起了自己的眼淚,從舒小侯爺的手中搶過了花燈。

韓穎兒抱著兩個一模一樣的花燈,興高采烈的便朝前方跑了,跑了一半,還回頭沖舒小侯爺做了一個鬼臉。

“我這妹妹任性慣了,舒小侯爺不要見怪。”淩王轉了轉眼珠,上前說道。

但任性的舒小侯爺卻是理也沒理淩王,拿著自己剛換的蓮花燈走了。

舒小侯爺也不是傻子,剛剛韓穎兒鬧的那麼厲害,淩王硬是看都沒有看韓穎兒一眼,現在事情解決了才來當馬後炮,替韓穎兒道歉,這麼牽強的套路,這麼明顯的拉攏,舒小侯爺一點都不屑。

淩王見自己被無視,也是十分的不悅,但在場的都不是簡單的人,也不好發作,便只能訕訕的笑了一下,說道:“舒小侯爺果然直率啊。”

安寒煙擔心韓穎兒人多走散,見她向前跑去,也一直跟在她不遠處。

卻看見韓穎兒進了聚香樓,將她剛剛從舒小侯爺手中搶到的

花燈,塞到了正在喝悶酒的林香懷裡。

還不等林香反應過來,韓穎兒便又紅著一張小臉跑了出來。

看著韓穎兒這幅模樣,安寒煙捂嘴偷笑,同時小聲感歎道:“唉,韓家有女初長成啊!”

“恩,這次選的人有進步,至少不是女扮男裝的了!”

安寒煙瞪了一眼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她旁邊的韓夜秋,覺得韓夜秋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此時,已經到了燈會的高峰期,幾人都長得十分的好看,尤其是韓夜秋和安寒煙,總是走到哪都是備受關注。

無奈之下,幾人只好一人買了一個面具,戴在臉上,只是這樣一來,幾人必須走的更近了,路上戴面具的人很多,難免會有重複的面具,這也更容易走散在人群中。

韓夜秋一直跟在安寒煙的身後,在人多擁擠時,也總是將她小心的護著。

突然,前面傳來了耍獅隊鑼鼓喧囂的聲音,人群瞬間躁動了起來。

燈會的人也紛紛向耍獅隊湧去,在這樣的環境下,想轉個身都難。

安寒煙一直被人群推擠到了耍獅隊的中間,才終於松了口氣,一回頭,卻發現大家都不在了。

其他幾人也都被擠散開去,烈王,舒小侯爺和沉魚公主畢竟是第一次來東韓,對路不熟,被擠散後也不敢隨意亂走,只好站在原地等人去找他們。

韓夜秋發現安寒煙不在了後,就開始尋找安寒煙的蹤跡,但人這麼多,又不敢隨意取面具,怕引起騷動。

韓夜秋不斷的在人群中轉來轉去,忽然他看見後方一道紅色的身影正被人群推搡著,他心中一喜,連忙朝那紅影擠去。

“煙兒,煙兒。”韓夜秋一邊擠一邊喚著,但人群過於吵鬧,聲音一出嗓子便散在了人群中,韓夜秋只好加快了自己的腳步。

擠了半天,韓夜秋終於擠到了那一身紅衣女子的面前。

“煙兒。”韓夜秋開心的將那女子拉到自己身邊,卻發現這不是安寒煙,而是西戎的沉魚公主。

韓夜秋立刻回頭,想再去人群中找安寒煙,沉魚公主卻拉住了韓夜秋的衣角,用楚楚可憐的聲音說道:“我怕。”

韓夜秋這才想起沉魚是西戎使臣,這還是第一次逛東韓的燈會。

“沒事,你跟在我身後。”韓夜秋安撫道。

“恩”沉魚公主小聲的回到道,但拉著韓夜秋衣角的手卻一直沒有鬆開,韓夜秋忙著找安寒煙,也沒有顧忌那麼多,便仍由沉魚公主拉著。

安寒煙擠了很久才擠出了舞獅隊的人群,剛擠出來,安寒煙卻聽到一聲求救聲,安寒煙尋聲而去,卻發現一條小道中,兩個男子正欲對一女子行不軌之事。

“住手。”安寒煙取下臉上的面具,上前大喊。

那兩個男子回頭,不僅不怕,卻調侃道:“喲,看來我們今天豔福不淺啊,竟遇到這樣的小美人。”

安寒煙一聲冷笑,將手中的面具往地上一扔,便拔出了腰間的匕首,朝那兩人的脖子刺去,只一招,兩人便倒在了地上。

突然,房檐上發出了一聲輕響,安寒煙以為是他們的同謀,迅速的將手中的匕首向房檐丟去。

只見房檐上那人不急不緩的接住了安寒煙的匕首,輕輕一躍便落到了安寒煙的旁邊。

見安寒煙又要動手,他連忙取下臉上的面具,說道:“是我。”

安寒煙定睛一看,卻是剛剛與他們走散的南國太子獨孤原。

“你怎麼在這裡?”

“我剛剛聽到了求救聲,正想動手時,就見你沖了進來,沒想到你一個富家小姐,竟有這樣的武功。”

此時的獨孤原,看向安寒煙的眼神又多了一份欣賞。

“只是學來防身罷了。”

此時,那個被救的女子才從恐懼中反應了過來,連忙沖到兩人面前道謝。

安寒煙和獨孤原見外人人少了一些,便重新戴上面具向外走去。

一出來就看到了四處尋人的韓夜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