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六十三章 醉酒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11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這時,也已經很晚了,燈會早已結束,街道上和聚香樓都安靜了下來。

蕭林掀簾從裡面走了出來,林香立刻想起身行禮,“師傅。”

蕭林抬手阻止了,歎了一口氣,也跟著兩人一起坐了下來。

剛剛安寒煙說的醉話,蕭林顯然是都聽見了,林香或許只聽懂了一些,但蕭林卻是聽懂了。

蕭林喝了林香剩下的半杯酒,便把酒杯砸向了窗外的一顆樹上。

只聽“嘣~”的一聲,默便從樹上摔了下來,默剛爬起來正想向前任門主行禮時,蕭林卻大喝道:“去把韓夜秋那小子給我叫過來!”

“是。”

得到吩咐,默立刻一陣風似的跑遠了,連自己保護了一晚上的煙花掉在地上,都顧不上了。

默找到韓夜秋時,韓夜秋還漫無目的的在街道上瞎逛,韓穎兒擔心他,也一路跟在他身後。

“公子,前……”他看來韓穎兒一眼,想了想,說道:“聚香樓的老闆要見你。”

韓夜秋漫不經心的答了一句:“恩。”

默見韓夜秋沒多大反應,又繼續道:“王妃在聚香樓喝醉了。”

韓夜秋聽到這話,抬腳就想往聚香樓走,卻看見韓穎兒還跟在他後面。

“默,送六公主回去。”

聽見韓夜秋是要去聚香樓,韓穎兒又怎麼會輕易就回去了?

“不,五哥哥,我和你一起去。”

“回去。”韓夜秋聲音嚴厲,見韓穎兒仍然沒有動,只好吩咐道:“默,打暈了打回去。”

一聽要把她打暈帶回去,韓穎兒忙擺手道:“不不不,我自己回去。”

見她同意回去,韓夜秋立刻朝聚香樓的方向趕了過去。

韓夜秋到時,就看見安寒煙醉的像一灘爛泥一樣趴在桌上,嘴裡還呢喃著什麼。

蕭林和林香則是一臉的嚴肅,韓夜秋擔憂的看著安寒煙,正想走過去扶起安寒煙時,卻被蕭林和林香攔住了。

“夜兒,你喜歡煙兒麼?”蕭林問道。

韓夜秋看著趴在桌上的安寒煙,認真的說道:“喜歡,喜歡了很多年。”

“那你可知道,煙兒和其他女子不同,如果你喜歡她就只能喜歡她一人,不能再三妻四妾,只能一生一世一雙人。”

韓夜秋勾了勾嘴角,想起了小時候安寒煙對他說過同樣的話,一生一世一雙人。

“我知道,我這一輩子,只會有煙兒一個妻子。”

韓夜秋說了這話,蕭林才稍微放下心來,蕭林是非常瞭解安寒煙的,她知道,安寒煙不會平白無故這般失態。

“恩,夜兒,你回去吧,回去想一下,今天為何會惹煙兒不開心。”

韓夜秋從小就對蕭林無比的尊敬,聽蕭林這樣說,便向蕭林拱了拱手,離開了。

走時,還擔憂的看了安寒煙一眼。

韓夜秋走後,林香看了蕭林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蕭林和林香相處多年,看林香這模樣,自是知道他有話要說。

“怎麼了?”

“師傅,剛剛我聽煙兒叫我哥哥……”

林香說完後,蕭林連忙把手搭在了安寒煙的手上,替她把脈。

把完脈後,蕭林一臉嚴肅的說道:“我試探過了,煙兒的確是恢復了一部分記憶,但是並沒有恢復最重要的那一部分,她叫你哥哥,醒來後應該就會忘記,看來,我們得儘快找到星矢。”

“恩。”林香憂心的看了一眼安寒煙,確定安寒煙已經醉的不省人事後,便命人將安寒煙悄悄送回了左相府的‘悅雅苑’。

第二天安寒煙醒來後,對昨天晚上的事情還是記得一些的,比如她對林香說的那一些胡話…….

她和林香並不是很熟,但卻在他面前那麼失態,安寒煙尷尬的恨不得再穿越一次。

“清兒。”

安寒煙喚道,謹青連忙上前回道:“小姐,清兒去了奇宇軒。”

安寒煙撫了撫眉心,她差點忘了,清兒每個月有幾天會去奇宇軒幫忙打點。

安寒煙看著謹青問道:“謹青,我昨夜是怎麼回來的。”

在她醉倒之前,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她是在聚香樓和林香喝酒。

“是聚香樓的林香掌櫃派人送你回來的。”

安寒煙的眸中有一絲失望,昨晚,默一直在暗處跟著她,她其實是知道的。

這時,安寒煙的窗戶發生了一聲輕響,謹青看著窗邊露出的一塊衣角,捂嘴偷笑道:“小姐,奴婢就先下去了。”

“恩。”

謹青出去後,韓夜秋就從屏風後

面走了出來。

安寒煙一直沒有回頭,但韓夜秋看起來心情似乎不錯。

想了一晚上的他終於想通為什麼會惹安寒煙不開心了,問題一定出在西戎那沉魚公主身上。

想通後,韓夜秋很高興,安寒煙吃醋了,這證明,她是在乎他的。

“煙兒。”韓夜秋輕聲喚道。

“夜王殿下,我這小廟,容不下你這座大佛,你還是離開吧。”說完,不等韓夜秋走,安寒煙就站了起來。

韓夜秋眼疾手快的拉著了安寒煙。

“煙兒,我和沉魚公主什麼事都沒有,我不喜歡她,昨天我和她在一起時因為你們昨日都穿的紅色,我把她錯認成了你,結果走到她面前才發現不是你,我想轉身繼續找你時,她卻拉住我說她害怕,我就和她一起走了,畢竟她是西戎的使臣,後面我一直急著找你,沒有注意到她一直拉著我的。”

韓夜秋生怕安寒煙還在生氣,要離開,連忙一口氣解釋道。

安寒煙雖嘴上沒鬆口,但往外走的腳步,卻是停了下來,見此,韓夜秋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煙兒,以後我一定會和那西戎的沉魚公主保持距離的。”

安寒煙轉過頭來,直視著韓夜秋的眼睛。

“你知道西戎公主此次來的目的嗎?”

韓夜秋蹙著眉,“知道,和親。”

“那我問你,你,有意那個位置嗎?”

韓夜秋正視安寒煙的目光,並沒有打算瞞她。

“不是有沒有意,是必須!只有在那個位置,才能保護你們,保護我在乎的人。”

安寒煙突然低下了頭,“那你想清楚了嗎?娶了西戎的沉魚公主,你離那個位置也會近一點。”

“我不會娶她的,我的妻子,只會有你一個。”

“那未來了?現在,你只是一個王爺,可以只有一個王妃,那未來了?”

“不管我是什麼,永遠都只有你一個,煙兒,一生一世一雙人,我從來都沒有忘過。”

安寒煙正想說什麼時,門外卻突然傳來了謹青的敲門聲。

“小姐,宮中的林總管來宣旨了,老爺叫小姐一同去前院聽旨。”

韓夜秋不舍的看了安寒煙一眼,“煙兒,你先去聽旨吧,我晚上再來。”

說罷,韓夜秋便翻窗而出了,安寒煙也去了前院接旨,只是心中,還盤旋著韓夜秋的話。

林總管只是傳皇上的口令,說是晚上設宴招待幾國使者,要求百官及女眷一同參加。

林總管傳完旨就走了,安寒煙和左相一向沒話聊,也不願多呆,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回去後,安寒煙仔細思考了一下皇上的口諭,為什麼都這麼多天了才設宴招待幾國使臣了?

想到這,安寒煙精光一閃,想到了一種可能性,這和親的人選應該是確定了吧!

又想到燈會上,沉魚公主拉著韓夜秋的那一幕,安寒煙的心中略為有一絲不安。

她摸了摸懷中皇上曾經給她的玉佩,仿佛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

“謹青,備馬。”

“是。”

一路上,安寒煙都在思考皇上選的是哪一位皇子。

對於這個沉魚公主,雖然看起來天真可愛,但安寒煙對她,總是有一種直覺的不喜,總覺得,這個沉魚公主不管嫁給哪一個皇子,都不會是省油的燈。

當安寒煙的馬車行至宮門口時,侍衛卻將她攔了下來,她想了想,從懷中拿出了皇上給她的那塊玉佩,那些侍衛便立刻放了行。

進了宮門後,還沒走多遠,林總管就急衝衝的上來相迎了,顯然,在這之前,便有人向皇上通報了她來了的消息。

安寒煙跟著林總管,一路上都在想事情,以至於沒有發現,行至花園處,一個假山後面有一個小太監正偷偷的看著他們。

他們走過那後,那小太監便朝著皇后的宮中走去了。

林總管是直接把安寒煙帶到禦書房的,她到時,皇上正揮筆寫著什麼,看見安寒煙來,皇上頭也沒抬一下。

“怎麼,丫頭,你想通了?”

安寒煙拿出手中的玉佩,上前幾步,放在了皇上的書案上。

“臣女,有答案了。”

“如此,也可以重新再準備你們的婚事了。”

安寒煙看著皇上,原來,他一直不肯賜婚的原因是安寒煙自己還沒有決定。

由此,可以看出,皇上確實對韓夜秋很在意。

“皇上,關於今晚的宴席,臣女可否大膽猜測一下。”

說到這裡,皇上終於放下了手中的筆,抬頭看她,“哦?那你說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