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平妻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65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皇上在這個時候設宴,想必是心中已經有了去沉魚公主的人選吧。”

皇上呵呵的笑了兩聲,“你這丫頭,倒是聰慧,還是和夜兒相配。”

“皇上,臣女再大膽猜測一下,皇上選的人應該是夜王吧?”

皇上凝眉看著安寒煙,沒有回答安寒煙的問題。

卻見安寒煙繼續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皇上應該是想同時賜兩個平妻給夜王,但皇上,我認為這樣不妥!”

“有何不妥?莫非你想獨佔夜兒。”

“皇上,你想想,這麼多年來,皇上為什麼要把夜王打造成一個不受寵的閒散王爺,因為皇上無法時時護他周全,槍打出頭鳥,前段時間,夜王剛立了軍工,如今再馬上娶這西戎的沉魚公主,那麼,所有的矛盾點都會集合在夜王身上,現在,他的羽翼未豐,還不是時候。”

皇上蹙著眉,認真的思考著安寒煙的話,或許,真的是他太急了。

安寒煙見皇上動搖,終於放心了一些,正當她想再說一些理由說服皇上的時候,皇上卻說道:“你回去準備吧,今晚,我就會賜婚你和夜王。”

“是。”

安寒煙離開後,皇上看著桌上的那塊玉佩,和桌上早已準備好的聖旨,端坐了半天後,皇上才對一旁的林總管說道:“把這份聖旨毀了吧。”

“是,皇上。”

“朕老了,還好,惠兒為夜兒選了一個好王妃,朕也放心了。”

安寒煙回府後,心情明顯比去的時候要放鬆一些,她才坐下,謹青便走到她面前,開始彙報整個左相府的情況。

“小姐,大夫人那邊還是被關著禁閉,奴婢估計要環兒生了才會被放出來,二小姐則還在為自己的臉傷神,之前去找過葉軒公子和大夫人都沒用。”

安寒煙仔細的聽著,總覺得謹青來稟報,定是有什麼好戲發生。

謹青也不賣關子,滔滔不絕的說著:“今日,二小姐又去了葉軒公子的院子,但是她卻忘了齊陽郡主已經嫁過來了,一去,兩人便撞見了,可能是因為上次二小姐亂出主意的事情,兩人竟在院子裡打了起來。”

謹青說著,頓了頓,又換了口氣繼續說道“齊陽郡主說什麼都不放二小姐過去,二小姐又因為臉的事情,一定要見葉軒公子,現在兩人還在葉軒公子的院子了糾纏著了。”

聽到這裡,安寒煙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齊陽郡主嫁過來後,沒有和葉軒鬧起來嗎?”

謹青仔細的想了想。

“沒有,齊陽郡主嫁過來的當天,兩人就關著門談了很久,起初還有叫駡聲,後來,兩人都很平靜了。”

安寒煙半眯眼眸,“看來,兩人是解了誤會,達成了共識了,不然都這麼多天了,他們不會這麼安靜。”

“什麼共識啊?”謹青問道,生怕會對安寒煙不利。

安寒煙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反正葉軒和齊陽現在也掀不了什麼風波,乾脆就先不管他們了。

現在的重點是那遠道而來,和親的的西戎沉魚公主。

沉魚公主嫁給夜王是不可能的了,太子的勢力有日漸壯大,朝堂中很多人都是太子那一方的,這樣看來,沉魚公主最有可能嫁的人就是淩王。

雖是這樣想著,但畢竟只是猜測,萬一皇上沒有想到這些方面,或是不顧她的勸告,硬是把沉魚公主許給了韓夜秋或者是太子,也不無可能。

就在安寒煙的猜測中,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很快就到了宮中設宴的時間。

謹青為安寒煙準備了一件紅色的輕紗羅秀裙,那條裙子十分的漂亮吸睛,但安寒煙只看了那條裙子一眼,便吩咐謹青為她換一條。

她看著那條紅色的裙子,就會想起燈會上沉魚公主穿著紅裙被韓夜秋認錯的事情。

安寒煙甩了甩頭,像是甩掉了那些記憶一般。

最終,安寒煙和謹青一起選了一條藍色鑲邊裙,雖沒有紅色衣裙那般驚豔,但卻顯得要端莊大方一些。

安寒煙看著銅鏡裡的自己,滿意的點了點,正想出發時,左相卻到了‘悅雅苑’。

“煙兒,我們父女倆聊聊吧。”

安寒煙挑眉看著左相,心中暗暗猜測到,看來皇上要

賜婚於她和夜王的事情已經傳出來了。

安寒煙指著石桌的方向,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左相也不客氣的直接坐下了。謹青連忙端了兩杯茶水上來放在桌上。

左相坐下後,朝周圍的侍女看了一圈,能在府中院裡伺候的,大多都是極為聰明,會察言觀色的,見左相有話要和安寒煙說,連忙退了下去。

待周圍侍女都退下後,左相正想開口時,卻見謹青依然站在原地未動。

左相不悅的皺著眉頭,但看安寒煙那不在乎的模樣,他也不好再說什麼,畢竟,謹青是安寒煙的人。

“煙兒,你說說你對夜王和太子的看法。”

安寒煙聞言,已經猜到了左相此行的目的,探口風!

左相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搖擺不定的時候,不管是夜王,還是太子,都放棄了拉攏他,現在,只有榆木腦袋淩王,還總是在這個風口浪尖的時候,往左相府跑。

安寒煙端起桌上的茶,淺嘗起來,遲遲不曾開口。

正當左相要不耐煩之時,安寒煙卻緩緩說道:“父親,太子在朝堂之上更有說話權,夜王在軍營更有說話權,不管父親最後選誰,幾率和風險都差不多。”

“煙兒,你和夜王有婚約……”

“父親!”安寒煙打斷了左相。

“不管是夜王還是太子,都不會因為一個女人,而失了權利的平衡,哪怕是父親最後做了什麼選擇,父親最後都只會是左相,物極必反!”

左相聽了安寒煙的話後,徹底怔住了!是的,成大事者都不會因為一個女人,失了權利的平衡。

安寒煙看左相開始思考她的話,也不在管他,起身便準備走了。

“煙兒,我是你的父親,你該和我一起走!”

“父親,這麼多年,煙兒一個人習慣了。”

說這話時,安寒煙餘光瞟到院門處的一處衣角,那衣角的面料是一塊上好的錦緞所制,府中,只有主子的衣物才能用錦緞。

安寒煙一看就知是誰了,安寒煙勾了勾嘴角,轉頭對著左相道:“父親,你也該出發了,二妹妹已經在等你了。”

安雨蝶見安寒煙發現了自己,索性也不在躲了,光明正大的走了出來。

左相因有話要對安寒煙說,把奴婢們都撤了,所以也沒有人發現安雨蝶在外面。

安雨蝶從院門處走出來時,左相便知道,安雨蝶一直在偷聽。

自從安雨蝶的臉受了傷,大夫人又不斷的惹麻煩後,左相對安雨蝶的喜愛就越來越少,反而開始厭棄。

面容尚好的安寒煙又對他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但想到環兒肚子裡還有一個他的孩子,他心裡才好受了點,對環兒的喜愛,也多了點。

左相看著戴著面紗的安雨蝶,心中極度不悅,但再怎麼說,他也是一個父親,不好出口呵斥。

安雨蝶最近因為對藥膏過敏,臉上的傷口加重的事情左相也是知道的,他看著安雨蝶,語氣嚴肅的問道:“蝶兒,你在這裡幹什麼啊?”

“父親,今日宮中設宴,蝶兒是來和父親一同入宮的。”

“你臉上的傷海沒有好,此次宮宴,你還是在家中養傷吧。”

安寒煙看了兩人一眼,對兩人感情的變化並不感興趣,畢竟左相這種人,永遠都更在乎利益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這樣一想,安寒煙又覺得她和左相其實都差不多,左相在乎利益,她在乎感情,兩者不都是虛無縹緲的嗎?

安寒煙自嘲的笑了笑,邁步向府外走去。

左相正想起身,跟安寒煙一起走時,安雨蝶卻一把撲上前去,拉住了左相,乞求道:“父親,你就讓我去吧,,我帶著面紗去,是不會讓人看見我的臉的,不會給府中丟臉的。”

左相本想直接拒絕,但看見安雨蝶乞求的眼神,又心生不忍,,只好點了點頭,允許了。

安雨蝶一見左相同意,立刻就開心了起來,她雖然現在臉上有傷,但也必須時常在人前出現,只有這樣,才不會讓人遺忘了她,最重要的是,她不能讓太子遺忘了她,她要讓太子改變對她的看法。

就算一時不能嫁給他,那也要試著接近他,以前可能是她太急了,但從現在開始,她要慢慢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