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暈倒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17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安寒煙到宮門處時,發現韓夜秋和獨孤原一行人已經在那等她了,就連韓穎兒都在。

韓夜秋見安寒煙到了,連忙上前相接。

韓夜秋因為有接待幾國使臣的任務,便沒有去左相府接安寒煙,但還好幾人都還算熟,便一致決定,在宮門處等安寒煙一同進去。

安寒煙一下馬車,首先注意到的不是最前方的韓夜秋和獨孤原,而是最後面低著頭的沉魚公主。

沉魚公主今日也沒有穿紅色衣衫,而是一件紫色的蓮花衣裙,沉魚公主本就活潑可愛,但蓮花衣裙卻格外挑人,又是紫色,這一身衣服穿在沉魚公主身上倒是顯得有些沉重,像是撐不起一般,失去了第一次見面的活潑靈動。

沉魚公主一人走在眾人的後面,可以看出,眾人並不是很喜歡她,只有東韓路過的官員,不斷的向沉魚公主投來好奇和討好的目光。

這也使沉魚原本尷尬的臉色緩和了一些。

韓穎兒見安寒煙正在打量安寒煙,便過去拉著安寒煙的手,小聲道:“嫂嫂,剛剛我替你羞辱了那個沉魚公主一番,你就不要再生五哥哥的氣了。”

聽到韓穎兒如此說,安寒煙也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沉魚一副鬱鬱不樂的模樣了。

安寒煙看了韓夜秋一眼,其實,早在她決定去見皇上的那一刻,她就不怪韓夜秋了。

韓夜秋仿佛看懂了安寒煙的想法一般,臉上瞬間堆滿了笑意。

舒小侯爺在獨孤原聲後小聲嘀咕道:“大哥果然只有看見大嫂的時候才這般溫和。”

獨孤原微微一笑,但那盯著安寒煙的眼神,卻有一絲淡淡的憂傷。

一直安靜的沉魚公主將每個人的反應都看在眼裡,看見獨孤原看向安寒煙的眼神,突然心中多了一絲玩味。

幾人又簡單的說了幾句後,一行人便又浩浩蕩蕩的往設宴的院子去了。

一行人的身份都不簡單,有王爺,有公主,有南國太子,有和親公主,有長狄侯爺,有西戎王爺,且個個都是俊男美女。

一時之間,幾人竟成了眾人的焦點。

有點眼力勁兒的官員一眼就看出了幾人關係不凡,夜王如今在皇城中出盡了風頭。

見他和幾國使臣的關係又這般親近,都對這朝中風向的看法有了一絲改變。

甚至幾個還處於中立狀況的官員一路上都在想辦法和夜王套近乎。

但韓夜秋對眾人的恭維卻是視而不見,仍是一副清冷平淡的模樣,不免讓眾官員覺得這夜王實在是自視清高的緊。

但這樣的韓夜秋卻是十分的對舒小侯爺的胃口,一路上,舒小侯爺也是挺胸直背的走在韓夜秋的身後,做出一副十足的小弟樣。

看的韓穎兒,也是多他多了一份好感。

眾人到席間後,皇上和皇后也到了宴席上。

這場宴席是專門招待幾國使臣的,那麼主角,自然也是獨孤原,烈王和舒小侯爺幾個。

因為沉魚公主是女眷,不方便和烈王幾人坐在一起,便和安寒煙和韓穎兒坐在了一起。

韓穎兒雖心中不悅,但也懂的這不是能隨意由她胡鬧的場合,便只好強自忍下心中的不悅,坐到了安寒煙的身旁。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安雨蝶和齊陽郡主竟然也坐到了他們旁邊。

安雨蝶和他們坐在一起,倒是能理解,畢竟安雨蝶和安寒煙是兩姐妹,哪怕是裝,也要裝的和諧一點。

但齊陽郡主和安寒煙上次在夜王慶功宴上發生的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突然見幾個人坐在一起,眾人都有一種怎麼看,怎麼奇怪的感覺。

和韓穎兒的如臨大敵相比,安寒煙則只是輕視的看了她們一眼。

安雨蝶自從傷了臉,又被左相厭棄後,性子也算沉穩了不少,並沒有多在意安寒煙的眼神,倒是齊陽郡主,氣得握緊了手中的茶杯,偏偏她現在還不能把安寒煙怎樣。

所謂三個女人一台戲,現在五個女人坐在一起,大家都識相的撇開了視線,尤其,這還是五個都不好惹的女人。

皇上和幾國的使者客氣的寒暄了一番後,宴席也算是正式開始了。

每一次的宴席,適齡的女子都會努力的表現自己,這一次當然也不例外。

甚至好幾個貴女的目光都放在了獨孤原、烈王和舒小侯爺身上,幾人都長得好看,且身份不凡,被三人中其中一個看上,便是直步青雲,哪怕是嫁到他國,也是值得的。

尚書府家的小女兒上前,向大家行了禮,並嬌羞的看了獨孤原一眼。

“皇上,臣女今日來學了一首曲子,願意獻醜給大家助助興。”

皇上還未開口,淩王卻是不屑的哼了一聲。

這尚書府的小女兒是前淩王妃的妹妹,兩府的恩怨,大家都是知道的,但這淩王,隨意的人還是不敢招惹的。

看了淩王的態度,幾個對這尚書府小女兒有意的公子都低下了頭。

只見她一個嬌弱女子在宴席中間行著禮,起也不是,不起也不是,尷尬的臉頰緋紅。

皇上看了淩王一眼,所謂家醜不可外揚,現在幾國使臣還在,淩王便這般行事,明顯令皇上不悅了。

皇上又看了看那尚書府的小女兒,柔聲道:“准。”

見皇上同意,宴席中尷尬的氣氛才有所緩和。

那尚書府的小女兒走到琴前,看了獨孤原一眼,便開始奏琴了。

她奏的是一曲鳳囚凰,琴聲中帶著小女兒的綿綿情意,再加上她那柔媚的眼神,看的好幾個貴家公子都心動不已,可唯獨她一直關注著的獨孤原,一直不為所動。

當琴聲進行到高亢處時,沉魚公主卻端起了酒杯向安寒煙敬酒。

這酒本該是安寒煙敬沉魚公主的,畢竟她遠來是客,但兩人不熟,安寒煙又確實不是愛做面上功夫的人,便沒有敬她,沒想到卻讓這沉魚公主逮住了機會,顯得好像安寒煙才是客一般。

安寒煙落落大方的回敬著沉魚公主,就在安寒煙的酒杯就要碰到沉魚公主的酒杯時。

沉魚公主卻握著安寒煙的手,倒掉了安寒煙酒杯中的酒,隨即對安寒煙挑釁一笑,將自己酒杯中的酒潑在了自己的臉上。

“啊。”

隨著一聲女子的大叫,演奏也停了下來,這時眾人的目光瞬間擊中在了安寒煙和沉魚公主身上,見沉魚公主那模樣,瞬間知道發生了什麼。

安寒煙一直都從容不迫的坐在那,看沉魚公主自導自演的這一齣戲。

只見沉魚一把拉住了安寒煙的手,委屈道:“煙姐姐,對不起。”

這沉魚公主一身的狼狽,卻給衣衫整潔的安寒煙道歉,眾人這就不解了,難道是他們猜錯了?

“煙姐姐,對不起,我不該告訴姐姐沉魚心悅夜王,沉魚知道姐姐和夜王有婚約,但情難自已,都是沉魚的錯。”

沉魚本就是來和親的,這一番話下來,眾人都有了些許猜測。

“你別血口噴人啊,你說嫂嫂潑你,有誰看見了,明明是你自己。”韓穎兒指著沉魚反駁道。

“我看見了。”齊陽公主淡淡的說道,聲音雖輕,但卻足以讓每個人都聽到。

沉魚感激的看了齊陽郡主一眼。

“你……”韓穎兒正想反駁時,安寒煙的手卻在韓穎兒的手上拍了拍,韓穎兒馬上安靜了下來。

一時之間,眾人看向安寒煙的眼神都有了變化。

坐在上面的皇上和韓夜秋同時蹙眉看向沉魚公主。

她這言語,分明是在誤導大家,她和夜王是情投意合,安寒煙才拿酒水潑她的。

皇上雖和安寒煙見面不多,但皇上知道,安寒煙是個聰明的人,不會在這種場合做出這樣的事,而夜王對安寒煙的感情,皇上就更加瞭解了,看來這個沉魚公主是自作聰明了。

伴隨著沉魚公主的話,整個宴席都瞬間安靜了下來,淩王的眼中更是幾乎要噴出怒火來,中覺得今日來,什麼事情都會被韓夜秋先一步。

“沉魚公主,你好歹也是西戎公主,請你自重!”韓夜秋聲音冷冽的說道。

烈王的臉色,更是黑的如碳一般。

眾人本覺得事情鬧到這個地步,皇上定會把沉魚公主賜給韓夜秋的,但沒想到韓夜秋一開口說話,卻是委婉的拒絕了沉魚公主的愛意。

“我夜王府的王妃只能是安寒煙。”

沉魚愣愣的端坐在原地,她是西戎的公主,有多少人做夢也想娶她,可她沒想到,在韓夜秋眼裡,她竟然還敵不過一個官員的女兒!

不過很快,沉魚公主又鎮定了下來,決定這個事情的,不是韓夜秋,而是皇上!

她重新抬起頭,眼角含淚,“夜哥哥,沉魚是真心喜歡你,沉魚不介意和煙姐姐一期伺候你。”

眾人都是倒吸一口氣,沒想到一國公主,進能做到如此地步,如此一來,倒是顯得安寒煙善妒,不知進退了。

韓夜秋的目光冷了下來,看的沉魚公主渾身一抖,她捏著自己的衣裙,努力使自己保持鎮定,但肩膀,還是忍不住顫抖,看得眾人心生憐惜。

這時,皇上卻是如長輩一般,慈愛的笑了起來,只是這笑……實在有些不合時宜。

“沉魚啊,夜兒和煙兒早有婚約在身,夜兒又不懂珍惜,實在是配不上你。”

說到這裡,大家已經聽懂了皇上的意思,正當皇上想接著說的時候,沉魚卻重重的向後倒了下去。

一旁的奴婢們忙去沉魚的兩邊,將她扶了起來,更是有奴婢們去宣了太醫。

“烈王。”韓夜秋對著烈王緩緩開口道:“你如果管不住自己的妹妹,我不介意再為東韓立一個敵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