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六十七章 賞梅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590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皇城的街道十分的寬敞,聽到後面馬車的聲音,韓夜秋和安寒煙都快速的閃開了。

馬車中坐的是誰兩人自然都清楚。

“看來,齊陽郡主的日子還是過得太清閒了。”安寒煙眼神一冷,又想起了剛剛在宴會上她幫沉魚公主的事情。

“默。”

“公子。”

“跟上去看看,皇城新年將至,城中有盜賊出沒,莫要讓盜賊驚擾了齊陽郡主。”

韓夜秋這般說著,但眼神卻冷得沒有一絲溫度。

默跟了韓夜秋這麼多年,自然是知道自家公子的意思。

“是。”

安寒煙看著韓夜秋,倒是同情起這齊陽郡主了,被喜歡的人厭棄,這是一件多麼悲哀的事情啊。

韓夜秋將安寒煙送到左相府後,正想回自己府中時,卻收到了消息,讓他去聚香樓。

他輕輕搖了搖頭,蕭林定是得到了皇上賜婚的消息,沒想到他的舅舅蕭林走了那麼多年,宮中還有這麼多的眼線。

韓夜秋雖是這般想著,但他從小就對蕭林十分崇敬,腳下的步子也越發的快了起來。

“舅舅。”韓夜秋愉快的開口,以為蕭林是為韓夜秋和安寒煙這段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感情,終於有了結果而高興。

然而,迎來的卻不是蕭林的祝福與欣喜,而是質問與斥責。

“夜兒,這麼多年,我從啦沒有過問過你的選擇,是因為我相信你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韓夜秋看著蕭林的神情格外的嚴肅,心情也跟著沉重了起來。

“你最近做出的一系列動作,是想去爭那個位置嗎?”

韓夜秋微微點了點頭。

蕭林憤怒的拍桌而起。

“那煙兒怎麼辦?今天皇上已經賜婚了,你在做決定的時候難道沒想過她嗎?”

“她將和我一起,她將是我唯一的皇后。”

“唯一唯一,你難道忘了你母親是怎麼死的了嗎?”

“我知道,舅舅,我不會走我父皇的老路的。”

蕭林坐了下來,神情冷靜了一些。

“你和母親,真是挺像的,之前她也是你這般執著,非要跟著你的父親去皇宮,蹉跎了自己的大好歲月。夜兒,皇宮,最是無情,你真的想好了嗎?”

“舅舅,為了活著,為了保護煙兒,我必須做這個選擇。”

蕭林神色黯然,這些道理,他又何嘗不懂了?

他只是不想看著安寒煙赴了蕭惠的後塵,一如宮門深似海,這些孩子怎麼就不懂了?

“夜兒,你要想清楚,如果你真的坐上那個位置,很多選擇就不在於你自己了,你是這個天下的主,當以天下為主要。”

韓夜秋低著頭,他不敢給蕭林保證什麼,人都是自私的,他還有安寒煙,他又怎麼敢給蕭林保證以天下為主了?

“舅舅,其他的我不敢保證,我唯一確定的是,我不會讓煙兒走我母親的後路,無論以後我是誰,會怎樣,我的後院,都只會有煙兒一人!”

蕭林無奈的笑了笑,不是他不相信韓夜秋,而是人都是會變的,當初,皇上在遇到蕭惠時,也是這般深情而執著。

但帝王天生就多疑,選擇又多,要保持初心,是真的難啊!

蕭林沉默了一會兒,開口問道:“煙兒,知道嗎?”

“煙兒聰慧無比,又怎麼會有不知道的。”

“罷了,煙兒本就一生坎坷,但註定不凡,命運這東西,你們就自己去解吧。”

韓夜秋對蕭林的話半懂不懂,總覺得蕭林有什麼事情瞞著他,還是關於安寒煙的事。

蕭林似乎看懂了韓夜秋的想法,只淡淡的說道:“夜兒,有些事情,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們,待時機到了,你們自會知道。”

韓夜秋本想再問,但看蕭林態度堅決,便只好作罷,獨自回了夜王府。

第二日,就傳出了齊陽郡主昨晚在回府途中,路遇盜賊,失蹤了。

這則消息在皇城中傳的沸沸揚揚,眾人都覺得,今年關於齊陽郡主的消息,也太多了。

當齊王收到這個消息時,很快就有人到左相府中查探虛實,齊陽郡主確實是一夜未歸。

齊王在確定消息後,立刻派出了齊王府的所有府兵四處尋找。

齊陽已經嫁給了葉軒,葉軒又剛好住在左相府中,左相也只好裝裝表面功夫,派出了管家安排一部分人在皇城中找找。

當清兒把這件事稟告給安寒煙的時候,安寒煙瞬間就想起了韓夜秋昨晚說的話,齊陽郡主路遇匪徒,神秘失蹤?

安寒煙勾了勾嘴角,正想出去大街上逛逛,聽聽大家都是怎麼傳的的時候,舒小侯爺和韓穎兒幾人卻率先到了左相府。

安寒煙好奇的看著舒小侯爺和韓穎兒,兩人不是一向不和嗎?怎麼突然兩人湊到一起了?

帶著這樣的疑問,安寒煙的眼神不斷的在兩人身上來回掃動。

韓穎兒立刻上前解釋道:“我和舒小侯爺都喜歡玩,昨天宴會結束時,路上遇到了,又聊起了城外的臘梅開了,十分的漂亮,就約好今天一起出去遊玩了。”

安寒煙看了一眼獨孤原和舒小侯爺。

“可是他們都是使臣,出行是需要東韓官員陪同的。”

舒小侯爺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所以我們來找大嫂啊,大嫂要去的話大哥肯定也會去的,這樣大家就都可以出去玩了。”

安寒煙回頭瞪了韓穎兒一眼,這樣的注意,一定是韓穎兒出的。

韓穎兒調皮的朝安寒煙吐了吐舌頭,隨即拉著安寒煙的手臂,撒嬌道:“哎呀,嫂嫂,你就和我們一起去吧,呆著這府中有什麼意思啊。”

這時獨孤原也上前幫腔,“一起去吧,這東韓的臘梅是出了名的美麗。”

安寒煙以往,從沒有什麼朋友聚會,但現在和他們幾人一起,心中竟多了幾分期待。

安寒煙笑著對幾人點了點頭。

安寒煙認真看了看幾人,問道:“西戎的烈王,今日為何沒有和你們在一起啊?”

這一問,倒是讓幾人都想起了昨晚宴會,沉魚公主的那一場鬧劇。

舒小侯爺忙解釋道:“烈王說沉魚公主是他的妹妹,在那樣的場合胡鬧了一番,實在是沒臉見你和大哥。”

“烈王是烈王,沉魚是沉魚,沉魚公主雖鬧了那一場,但烈王卻是人中豪傑。”

說罷,又轉頭對清兒和謹青道:“你們去請西戎烈王和夜王過來吧,今日,我們一同去城外賞梅。”

兩人一聽還有自己的份,忙開心的去了。

韓穎兒將安寒煙拉到一邊,紅著臉,悄悄說道:“嫂嫂,你能不能……也派人去請聚香

樓的林香公子和我們一道去啊。”

上次的燈會,安寒煙可是親眼看到韓穎兒將從舒小侯爺那搶來的花燈送給了林香,如果以前還有不確定的話,那麼現在,安寒煙就肯定了,這六公主啊,是真的情竇初開了。

瞧韓穎兒那模樣有趣,安寒煙故意打趣兒道:“為什麼要去請林香公子啊?”

“我……我……”

韓穎兒支支吾吾的我了半天,都沒有我出來,安寒煙也不逗她了,說道:“呆會兒路過聚香樓的時候,我親自去請可好。”

見安寒煙同意,韓穎兒忙笑了起來:“恩恩,謝謝嫂嫂。”

清兒和謹青沒走多久,烈王和韓夜秋便到了,可以看出,兩個小丫頭為了能出去玩,速度是有多快了。

烈王到的時候,情緒並不想其他人那般高亢,安寒煙對著烈王安撫的笑了笑。

“昨晚宴會上的事情,烈王無需在意。”

安寒煙說出這句話,烈王的臉色才緩和了一些,感謝的對安寒煙點了點頭。

行至聚香樓時,安寒煙又親自去邀請了林香,安寒煙相邀,林香自然不會拒絕。

獨孤原幾人都常到聚香樓吃飯,幾人和林香也不陌生,紛紛見過禮後,林香便加入了這賞梅的隊伍。

幾人出行都沒有帶護衛,只帶了幾個在暗處的隱衛,為了方便,幾人低調的出了城。

安寒煙和韓穎兒畢竟是女子,便坐的是馬車,沒有和韓夜秋他們一起騎馬。

四個女子在馬車中說說笑笑,沒有主僕之分,氣氛十分的融洽。

尤其是清兒和韓穎兒,兩個話癆子碰到一起竟是停不下來了。

韓穎兒更是高興的在馬車中唱起了歌,聲音如百靈鳥般清脆,極為悅耳,馬車外的幾人都聽的十分的享受。

林香緩緩從腰間取下了一直隨身攜帶的蕭,跟著韓穎兒的節奏吹了起來。

這蕭唱合奏,極為的默契,十分的動聽。

韓穎兒好奇,掀開了車簾一角,想看看是誰在吹蕭。

當她看到是林香時,忙紅著臉放下了車簾,連嗓尖的歌聲都停了。

一時之間,竟只剩蕭聲在山間徘徊,眾人心中不免遺憾。

舒小侯爺完全沒注意到韓穎兒的異樣,笑著取笑道:“蠢丫頭,你是忘詞了吧!”

韓穎兒聽到舒小侯爺的話,臉上嬌羞的紅立刻變成了憤怒的紅,想辯駁又無從辯駁,總不能說自己是一時害羞了吧。

最後韓穎兒只能懊惱的回了一句,“你才蠢了,你全家都蠢。”

惹得一行人哈哈大笑起來。

韓穎兒把頭埋在安寒煙的懷中,覺得她一定是腦子進了水,才和舒小侯爺約在一起玩,兩人明明是八字不合。

但想到剛剛和林香的合奏,心中又有了一絲甜蜜。

城外有一套詠梅莊,是專門用來賞梅的,每到臘梅開的季節,皇城中的很多達官貴人都會帶著家人前來賞梅。

而這次,春節將至,各府都在忙著收拾整理自己的年貨和祝賀單。

以至於這一次詠梅莊人格外的少。

韓穎兒一到詠梅莊,下了馬車,就猶如一匹脫韁的野馬般,開心的在詠梅莊裡跑來跑去。

舒小侯爺見此,自然也不甘落後,連忙就朝韓穎兒追了去。

安寒煙和韓夜秋走在最後,見眾人都已經走到前面去了,安寒煙悄聲問道:“齊陽郡主被盜匪綁到哪去了?”

“不知道。”

“恩?”安寒煙疑惑的看著韓夜秋,心中猜測,難道齊陽郡主不是韓夜秋擄走的?

“默只是把她扔到了盜匪們經常出現的地方而已,至於她現在在哪,我是真的不知道。”

安寒煙暗暗咂舌,盜匪是一群什麼樣的人大家都知道,這齊陽郡主如果落到他們手裡,下場可想而知。

“齊陽郡主其實很喜歡你,一直都是。”

韓夜秋不悅的看了安寒煙一眼。

“煙兒,現在你才是我的王妃,你是不是該小氣一點啊!”

安寒煙不由失笑,其實,她是真的很小氣。

韓夜秋看著安寒煙淡淡的笑容,十分的滿足,齊陽郡主不是他沒給過機會,只是她三番四次挑戰他的底線,他才不得不對齊陽郡主下手。

下一個目標,便是齊王和皇后了!

舒小侯爺見韓夜秋和安寒煙在後面慢慢悠悠的走著,興奮的喊道:“大哥,大嫂,你們趕快啊,走在前面才能選好點的房間啊,你們不著急,我都替你們急。”

舒小侯爺這一吼,倒是讓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韓夜秋和安寒煙的身上。

冬日的暖陽照在安寒煙帶著笑意的臉,獨孤原不由的看得呆了一呆。

詠梅莊不愧是專門看梅的地方,幾人一路走來,不同顏色的臘梅在莊子裡,看得人眼花繚亂。

安寒煙第一次覺得,原來自己可以活的這般輕鬆,這般愜意。

這個世界雖然沒有高樓大廈,沒有燈紅酒綠,但卻讓她感覺格外的溫暖。

那在院門口等著的管事看見了幾人,連忙上前行禮。

“幾位客觀好,請問幾位客觀要幾間房了?”

舒小侯爺連忙上前,看了一下人數,說道:“九間。”

清兒和謹青連忙推遲,她們是丫鬟,當為安寒煙守夜,又怎麼能單獨住一間了。

安寒煙轉頭對兩人笑了笑。

“今天是出門來遊玩的,不用顧忌那麼多,這裡都是自己人,沒有主僕之分。”

清兒和謹青聽安寒煙這樣說,都是感動不已,便同意了,安寒煙一向把她們當家人,再推遲下去,倒是顯得她們矯情了。

見清兒和謹青同意,舒小侯爺轉頭,堅定的對那管事道:“就是九間,你去安排吧。”

幾人看著舒小侯爺這一板一眼的模樣,倒像是他才是東韓的人,而其他幾人是遠道而來的了。

但大家都是相熟的,都瞭解舒小侯爺的性子,倒也沒有怪罪,只有韓穎兒覺得,這舒小侯爺搶了她的風頭,這個地方明明是她提出來的。

韓穎兒不悅的跺了跺腳,落腳的地方剛好是舒小侯爺的腳,疼的舒小侯爺大叫起來。

韓穎兒撇了他一眼,便率先走進去看房間了。

舒小侯爺看著韓穎兒的背影,嘀咕道:“真是唯小人和女子難養也啊!”

烈王戳了戳舒小侯爺,在舒小侯爺看向他時,他又指了指舒小侯爺身後的安寒煙和韓夜秋。

舒小侯爺是識時務者為俊傑,連忙向安寒煙認錯道:“大嫂,我不是說你啊,我是說六公主。”

安寒煙無所謂的笑了笑,對於這對歡喜冤家,她已經習慣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