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六十八章 陣法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19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幾人很快便選好了房間,由於這一行大家都沒帶伺候的人,只有安寒煙帶了清兒和謹青,所以其他人的行李都是自己收拾的。

其他人倒還好,就算不知怎麼弄,也自是自己悄悄的研究下,倒是舒小侯爺,一直在房間鬼哭狼嚎,最後,具有豐富經驗的獨孤原去幫了他。

等大家都準備好了後,這一趟賞菊之旅也算是正式開始了。

舒小侯爺,也開啟了自己的話癆模式。

“獨孤原,你一南國太子怎麼那麼會收拾行李啊?”

“你們南國的丫鬟小廝們一定很輕鬆。”

“因為你什麼都會啊。”

舒小侯爺說完,還不等別人有什麼反應,他自己就先哈哈大笑起來。

前面的韓穎兒聽到,捂著臉,只覺得跟舒小侯爺走在一起丟臉極了。

“我以前不是太子的時候經常獨自四處遊走,所以自理能力比你們要強上一些。”

獨孤原這一句話,便簡單的回答了舒小侯爺的問題。

“那你們南國皇室的人真自由。”舒小侯爺羡慕的感歎道。

但只有韓夜秋親眼見過了以前獨孤原有多麼不受寵,才能明白他那句話中的辛酸。

南國的老皇帝,一個老父親,要不是因為自己其他兒子的接連背叛,又怎麼會注意到獨孤原這個兒子的存在了?

韓夜秋注意到了獨孤原眼中的憂傷,便走到他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要相信,一切都會越來越好。”

獨孤原看著韓夜秋,這個改變他命運的人,堅定道:“恩,會的。”

這時,幾人聽到韓穎兒開心的聲音,“嫂嫂,快看,前面是白梅。”

眾人尋聲看去,只見遠處山腳處種著一片白梅,要不是聞到了那陣陣梅花香,還真會以為那是冬季下的雪。

“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安寒煙朱唇輕啟,幾人都紛紛點頭贊同。

就在眾人還在看著那一片白梅發呆時,韓穎兒便朝那邊跑去了。

幾人見韓穎兒要跑遠了,也連忙跟上,這個地方到處都是岔路和梅花,看的人眼花繚亂,生怕幾人走散。

就在這時,梅花樹卻突然移動了起來,腳下的路也開始發生了變化,一顆顆的梅花樹,竟把幾人隔離開來。

韓夜秋,獨孤原,林香,清兒,謹青幾人見此,連忙向安寒煙沖去。

但無奈剛剛因要跟上韓穎兒的腳步,幾人隔的太遠,只有獨孤原沖到了安寒煙的身邊。

很快,梅花樹的移動都停了下來,路還是原來的路,只是身邊的人,都不見了。

安寒煙擔憂看著身旁的獨孤原,獨孤原安慰道:“放心,大家應該沒事的,有人在這裡佈置了陣法。”

安寒煙一下就懵了,她雖然什麼都會,但這陣法……她卻是從未聽過。

“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我們再往前走試試吧。”

“嗯,好。”

就在安寒煙和獨孤原找路時,韓夜秋,舒小侯爺和烈王也開始四處尋找,安寒煙和獨孤原的武功韓夜秋是知道的,但他總覺得安寒煙不在他身邊,他就十分不安。

韓夜秋對陣法也懂一些,他蹲在地上,用兩指沾了土,放在鼻尖聞了聞,便沉默了,舒小侯爺學著他的動作,也沾了點土在鼻尖聞了聞。

“大哥,怎麼樣了?有發現嗎?”

“沒有。”

另外一邊的謹青,也是十分的冷靜,而清兒則是嚇得把謹青的手臂抱得死死的。

謹青尷尬的咳了咳,“清兒,我的手麻了。”

清兒不好意思的放開了謹青的手,但站的距離還是離謹青很近。

“以前,我去夜王府跟著夜王府的隱衛們學武時,好像聽到他們提過陣法之類的,我想,這個應該就是了吧。”

“那怎麼辦啊?小姐現在還不知道在哪了?”

“沒關係,走進陣法的人只是會迷路,應該是不會有危險的。”

“恩,好。”

聽著謹青這樣說,清兒的心才總算放下一些。

此時,氣氛最微妙的大概就是韓穎兒和林香了吧。

當林香沖向安寒煙的時候,一顆梅花樹阻斷了林香的路,林香被逼的不斷後退,最後,就和六公主韓穎兒困在了一起。

韓穎兒想著剛剛林香奮不顧身沖向安寒煙的那一幕,心中的某個位置就隱隱刺痛,她不安的絞著手指。

林香看見她神色不對,以為她是不舒服,連忙問道:“受傷了嗎?”

韓穎兒搖了搖頭,但又想到自己的心確實是受傷了,又點了點頭,林香問的是身體吧?又搖了搖頭。

林香見她一會兒搖頭,一會兒點頭,便索性繞著她檢查了

兩圈,確定她沒事後才放下心來,開始慢慢研究這個陣法。

韓穎兒看著林香四處研究,認真思考的模樣,心中忍不住感歎道:“真帥啊!”

她想了想才認真的說道:“林香哥哥,我嫂嫂和我五哥哥是有婚約的。”

林香蹲在地上,頭也不回道:“恩,我知道啊,怎麼了?”

當韓穎兒那句話說出口時,她就後悔了,韓夜秋和安寒煙有婚約,並且得皇上賜婚的事情,皇城中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

她頓了頓,又問道:“林香哥哥,你覺得我五哥哥和我嫂嫂合適麼?”

“合適啊,怎麼了,小丫頭,你都叫嫂嫂了,難道你對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林香笑著問道。

“不不不。”韓穎兒連忙擺手否認,“她是我嫂嫂,我喜歡她還來不及了,能遇到我嫂嫂這樣的女子,還是我哥賺了。”

想到這,韓穎兒完全忘記了之前想說的重點,開始滔滔不絕的給林香擺談道:“林香哥哥,我給你講,太子哥哥也喜歡嫂嫂。”

“不過,我給嫂嫂講過,我幾個哥哥裡,就五哥哥是最好的。”

“我給你說啊,其實最後嫂嫂會選擇五哥哥,我可功不可沒了,我可沒少在嫂嫂面前舒五哥哥的好話。”

林香耐心的聽著韓穎兒講話,也不知是想聽韓穎兒說話,還是想知道關於安寒煙更多的事情。

陣法中的幾人雖沒有自亂陣腳,但他們的隱衛們確實急的雞飛狗跳的,作為隱衛,竟然跟丟了自己的主子,這絕對是不能犯的錯誤,但他們卻犯了,尤其,這些隱衛還都是精挑細選選出來的。

默也意識到這是陣法了,正想跳出陣外去找白千時,他卻被移動的梅花樹阻了去路,最後自己也分不清自己的方位了。

這時的默極為後悔自己沒有老老實實的跟著白千學陣法。

現在這群人中,唯一懂陣法的便是韓夜秋了,而且還是個半吊子。

雖然被陣法所困,但眾人也沒有收到什麼傷害和伏擊。

安寒煙和獨孤原走了許久,終於見到前方有一條娟娟溪流,兩人連忙跑了過去,有有河就說明有出口,他們兩人雖然不懂陣法,但安寒煙覺得,順著溪流走,就一定能走出去。

獨孤原雖不知道安寒煙依靠的是什麼原理,但還是按照安寒煙的想法,一起和她走了下去。

獨孤原走在安寒煙一步以後的距離,看著安寒煙的背影,獨孤原突然覺得就這樣被困在裡面也很不錯,至少這一刻,只有他們兩個人。

“我曾聽夜王說,象棋是你教他的。”獨孤原開口問道。

“恩,有時候在府中無聊,夜王就會過來陪我下下棋。”

“這棋很有意思,上次夜王來南國的時候,也順便教了教我,棋中的變化就像這陣法一般,高深莫測。”

當獨孤原說道這裡時,安寒煙停下了腳步。

原來獨孤原是想借象棋來告訴她,沿著溪流走時走不出去的,這條溪流就像棋盤上的楚河漢界,位於棋盤中間,但兩邊有線,是無法跨出那一步的。

想通後的安寒煙坐了下來,獨孤原疑惑的看著剛剛還動力滿滿的安寒煙。

安寒煙解釋道:“既然出不去,那就先坐下休息一會兒,保存體力。”

獨孤原覺得安寒煙說的有理,也跟著安寒煙坐了下來。

“據我觀察,自從我們踏入這個陣法開始,陣法就一直在改變,只是改變沒有之前那麼明顯了,說明我們靠近了陣法的中心。”

“中心?”

“恩,我們今日出來,很少有人知道,而設計這個陣法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我們應該只是誤入了別人的陣法。”

獨孤原分析的頭頭是理,安寒煙點頭贊同,這時卻傳來了一聲陌生的聲音。

“你小子倒是有點見識啊。”

安寒煙和獨孤原順著聲音向那人看了過去。

就見一個衣衫破爛的老頭,正靠在一顆梅花樹下睡覺。

獨孤原上前一步,把安寒煙護在身後,安寒煙的手更是已經摸到了腰間的匕首。

“請問前輩是誤入了陣法還是這個陣法的製造者?”

獨孤原這一問,那老頭忙從地上彈了起來,“你覺得了?你看老頭我像是會誤入陣法的笨蛋嗎?”

誤入陣法的笨蛋?安寒煙盯著拐彎抹角罵人的怪老頭,總覺得這老頭渾身上下都怪異的很。

獨孤原向他拱了拱手道:“前輩,既然你是這陣法的製造者,就麻煩前輩送我和我的同伴們出去。”

“我憑什麼要送你出去?你們自己闖進來打擾了我,有本事就自己出去。”

說罷,那老頭又坐下閉著眼睛繼續睡覺了。

安寒煙拔出腰間的匕首,就欲向那老頭刺去,軟的不行,就來硬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