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六十九章 比試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81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可她才拔出匕首,那老頭便開口了,“小女娃子,就你那三腳貓的功夫是傷不了我的,你還是省省吧。”

三腳貓的功夫?安寒煙可是組織第一殺人,竟然這般被人輕視。

“前輩,傷不傷得了,試一試便知。”

說罷,便向那老頭沖了過去,獨孤原本想阻攔,但安寒煙速度非常的快,他竟一時沒攔住,便只好一同向那老頭攻了過去。

“哼。”那老頭不屑的哼了一聲,仍然坐在原地不動。

就在安寒煙的匕首快要刺到他時,一顆梅花樹便擋開了安寒煙的匕首,獨孤原那般也是。

只見那老頭依然坐在原地一絲不動,又試了兩三次後,安寒煙才終於放棄了。

見安寒煙停下,獨孤原也停止了進攻。

“既然前輩不願放我們出去,我們又不是前輩的對手,你我們只好坐在這裡守到前輩願意放我們走為止了。”

那老頭像是沒聽見安寒煙的話般,依然一動不動。

冬季天氣很涼,安寒煙好獨孤原便四處尋找了些乾柴,搭了一個火堆,既然要和這老頭比誰先挨的住,就要先做好充足的準備。

很快,火便搭好了,安寒煙又到溪流中插了一隻魚,放在火堆上考了起來。

按理說,這個季節魚應該不會再出來了,但溪流中依然有很多魚,估計這個陣法已經很久了,連溪流中的魚都遊不出去。

安寒煙將魚插在一根木棍上,出門時又沒有帶什麼調料,安寒煙想了想,便去折了一些臘梅,放進了魚的肚子裡,開始烤起魚來。

沒過多久,魚便傳來陣陣清香,烤魚味夾著一絲梅花香,聞著甚為誘人。

這時,那老頭終於有了一絲反應,他看了安寒煙一眼,問道:“丫頭,你這個魚倒是挺香的,呆會兒可否給老頭我也烤一隻。”

安寒煙也學起了那老頭先前的模樣,充耳不聞,不搭理他。

那老頭看著安寒煙這幅模樣,想生氣,但又想要她手中的魚,正想起身出手搶時,安寒煙卻是開了口。

“前輩,打我是打不過你,但你在你到我面前之前,把烤魚扔進水裡的本事我還是有的。”

聞言,那老頭一頓,又重新做了回去。

看著兩人這幅模樣,獨孤原竟然想笑……

待魚考好後,那老頭還在賭氣,但嘴裡就差沒有流口水了。

安寒煙將手中的烤魚一分為二,給了獨孤原一半,自己留了一半。竟是真的沒有計劃那老頭的。

這時,獨孤原卻是站了起來,走到那老頭的面前,遞出手中的烤魚道:“前輩,晚輩還不餓,這烤魚,便先給前輩吃吧。”

那老頭打量了獨孤原一番,才伸出手,接過那烤魚,誇讚道:“還是你小子懂得尊老。”

“那前輩,你也要懂得愛幼啊。”安寒煙回擊道。

這時安寒煙自己都沒有注意到,在這個老小孩的面前,她竟然也一改往日的清冷,變得孩子氣起來。

獨孤原看著安寒煙,總覺得安寒煙就像一朵充滿了神秘感的花,讓人忍不住想去靠近,這樣的她,他還是第一次遇見,一時之間,竟捨不得這樣的獨處時光了,一出去,安寒煙就又是韓夜秋的王妃了。

那老頭看到了獨孤原對安寒煙的情義,誤以為兩人是情侶關係。

“你這牙尖嘴利的丫頭倒是好福氣啊,能得一個這麼優秀的丈夫。”

安寒煙和獨孤原的臉一紅,兩人忙解釋道:“不是。”

獨孤原看了安寒煙一眼,拱手對那老頭道:“前輩請慎言,安姑娘是我朋友的未婚妻。”

那老頭古怪的看了一眼兩人,感歎道:“可惜啊,可惜。”

“你還想不想吃烤魚了?還想吃就安靜一些。”

說罷,安寒煙把手中剩下的半隻烤魚給了獨孤原,又起身插了兩隻魚起來烤。

正當三個人吃的喜滋滋時,兩條蛇卻從梅林裡爬了出來,那兩條蛇渾身都是綠色,但那眼睛卻紅的如同寶石一般。

安寒煙忙甩掉手中的魚,拔出腰間的匕首。

心中暗暗想到,這竹葉青可是好東西啊,渾身上下都是毒,可以研製好多好東西出來了。

獨孤原和那老頭也看到了安寒煙的異狀,順著她的眼光看去,也看到了這兩隻蛇。

獨孤原雖不知這是什麼蛇

,但看那顏色就知這蛇有劇毒,但安寒煙的眼中有的不是恐懼,而是欣喜。

兩條蛇仿佛也感覺到了自己的危險,忙立起頭,對著安寒煙吐蛇信子。

安寒煙眼睛正一動不動的盯著兩條蛇,竹葉青的動作十分的靈活,安寒煙必須想辦法將兩條蛇一擊斃命。

那老頭仿佛看出了安寒煙的想法般,忙說道:“阿葉,阿竹,快回來,這可是一頭惡狼,可不能和她硬拼。”

聞言,那兩條蛇忙鑽進了那老頭的衣袖。

如此一來,安寒煙則更開心了,一條竹葉青都難找,她還遇見了兩條,更重要的是兩條通人性的蛇。

“前輩,你到底是誰啊?”安寒煙發問,但語氣卻是比以前恭敬了不少。

老頭清楚,安寒煙是在打他兩條蛇的主意。

“我這兩條蛇可是有劇毒的,普通人挨一挨可能都得死,你就不怕?”

安寒煙一聽,更為激動了,普通的竹葉青只有被眼中才會中毒,如果挨一挨就會中毒,那說明這兩條蛇一定是從小便被培養著,懂得收放自己的毒性,這樣一來,這個蛇就更有價值了。

“不怕,前輩,我用這烤魚換你兩條竹葉青如何?”

那老頭看著安寒煙,對她也多看了幾分,她竟然認得這是竹葉青,看她那模樣對毒也很有興趣。

又想著自己至今都沒有一個徒弟,沒辦法將自己的一身本領傳下去,老頭又有了新想法。

“丫頭,你可知老頭我是誰?”

安寒煙搖了搖頭,她對他是誰一點興趣都沒有,她只對他袖中的蛇有興趣。

只聽那老頭驕傲的說著,“老頭我是毒王星矢。”

聞言,獨孤原一愣,想不到面前這老頭竟是傳說中的毒王星矢。

只見那老頭繼續道:“老頭給你個機會拜我為師,你可願意?”

安寒煙搖了搖頭,“我不認識你,也不想拜你為師,我就想要你袖中的那兩條蛇。”

老頭聽安寒煙說不認識他,表情變了變,問道:“你說你不認識我?”

“毒王星矢,那你就是玩毒的咯,剛好我也很擅長毒,要不我們比比吧,你贏了我就拜你為師,我贏了你就把那兩條蛇給我,怎麼樣?”

星矢被安寒煙逗得哈哈大笑起來,活了這麼多年,倒是第一次有和他比毒的,先不說安寒煙的毒怎樣,單是安寒煙的這份膽識,就讓他滿意,他毒王的徒弟,又怎麼能慫了。

“行,怎麼比?”

“你拿出三種毒來,我來說解的方法,全解了就算我贏,解不了就算你贏。”

“好,這可是你說的。”隨即,又對著獨孤原說道:“你小子給我們作證。”

獨孤原笑著點了點頭,不管安寒煙是輸是贏,佔便宜的都是他們,能被毒王星矢收為徒弟,也是安寒煙的機遇和造化,獨孤原這般想著,所以明知安寒煙會輸,也沒有阻攔。

毒王星矢對安寒煙這個徒弟勢在必得,也沒有故意藏拙,直接便拿出了他這一身最引以為傲的三中毒。

一種是琉璃,還有兩種便是那兩條竹葉青身上的毒。

安寒煙看著三種毒,眼睛變的茫然起來,第一種琉璃她從沒有聽過,解不了實為正常。

但那兩條竹葉青上的毒,她竟然也解不了,她前世時見過竹葉青的,也經常與竹葉青打交道,它們的毒性她再清楚不過,但這兩條竹葉青,竟和她以往見過的不同。

安寒煙尷尬的在三種毒面前遊走,想了想之前放的狠話,只能尷尬的低下了頭,坦然的說道:“我輸了。”

毒王星矢一聽安寒煙認輸,便開心的大叫著:“乖徒兒,乖徒兒啊。”

按韓亞眼睛一亮,問道:“師傅,那是不是你該送給徒兒一樣見面禮啊。”

毒王星矢自然知道安寒煙心中的想法,只見他保證道:“等你學到為師五成的本事,我就把這一對笨蛇送給你當禮物。”

安寒煙一聽,瞬間動力十足了起來。

通過和毒王星矢的這一比,她才發現,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獨孤原在一旁,更是開心的看著安寒煙,雖然安寒煙武功高強,但能得到毒王的真傳,也是給她的安全加了一層保障。

“前輩,現在可否送我們出去了?”獨孤原問道。

“可以,乖徒兒,出去了我慢慢教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