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換魂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93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晚間,星矢睡在床上,望著屋頂,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當他聽到窗邊發出了輕微的開關聲後,才緩緩勾起了嘴角。

“星矢前輩。”

“說吧,你小子找我什麼事啊,下午就看你一直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韓夜秋看著星矢,說道:“我想找星矢前輩討一味解藥。”

星矢思考了一下,“說吧,什麼解藥,看在我徒弟的面子上,就幫你一次。”

“琉璃!”韓夜秋開口道。

聽到琉璃,星矢瞬間收起了剛剛那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從床上坐了起來,“你要那解藥幹嘛,我已經有很多年沒有用過那毒了。”

韓夜秋想了想,還是決定把事情告訴星矢。

“前輩,是煙兒,中琉璃的是煙兒。”

星矢做出若有所思的模樣,想了想,說道:“不可能,中了琉璃的,不可能活過一年,而這種毒我早就在很多年前全部收回了,只有我自己身上才有。”

“前輩,煙兒確實中了琉璃,只是我舅舅用了特殊的方法,封印了煙兒的記憶,煙兒才活了這麼多年。”

星矢喃喃自語道:“封印了記憶?封印記憶!這倒是個好法子啊。”

但星矢轉念一想,又覺得就算封印了記憶,也很難活過三年,又看韓夜秋那模樣,應該是將自己知道的都說了。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既然她已經是我的徒弟了,她身上的毒,我會想辦法的。”

韓夜秋一聽,心中放鬆了不少,畢竟那毒在安寒煙體內太多年了。

“謝前輩。”

正當韓夜秋想走時,星矢又道:“我想見見你舅舅。”

“回皇城後,我會安排。”

說罷,韓夜秋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星矢卻是一副如有所思的樣子,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人能解他的琉璃,也沒有人能中了琉璃還活過一年的,琉璃瞬間對韓夜秋的舅舅充滿了好奇!

第二天,幾人好不容易出來一趟,第一天又無端走進了那個陣法,本還想再玩兩天的,但看著韓夜秋那冷的可怕的表情,卻沒有人敢提出來。

韓穎兒看了看林香,實在是不想這麼快就回皇城,回去了她就不能像現在這樣,能隨時看見林香,還能隨時和他聊天說話了。

韓穎兒想了想,緩緩的拉起了韓夜秋的衣袖,“五哥哥,要不,我們再多耍幾天吧……”

“回去了!”

大家都以為韓夜秋著急趕回去是因為昨天的事情,怕大家發生什麼意外,所以才不願再多呆,他是東韓夜王,而這一路,多為使臣,私自出來本就不對了,其中一個人遇到意外都是麻煩,韓夜秋的態度這樣堅決也是正常。

這樣想著,幾人也都理解韓夜秋了。

只有林香知道,韓夜秋這麼著急回去是為了安寒煙身上的毒!

幾人很快就收好了行李,準備回皇城了。

韓夜秋為毒王星矢準備了一套乾淨的衣服,讓他和韓夜秋等男子一起騎馬回皇城。

但毒王星矢卻是說什麼都不願意換掉自己身上破破爛爛的衣服。

安寒煙看星矢那一副老頑童的模樣,故作生氣道:“你如果不換的話,我就不喊你師傅,幫你自己看著辦吧。”

星矢眼睛一瞪,說道:“丫頭,你怎麼耍賴了?給我當徒弟是你自己打賭輸了,現在又怎麼能拿這個威脅我了?”

“那你換不換啊?”

星矢看著韓夜秋手上的衣服,故作勉強的說道:“那就換吧……”

舒小侯爺見此,張大了嘴巴就想問這毒王星矢是有多差徒弟啊,但又怕星矢又改變主意,不想換衣服了,便硬生生的把話吞了回去。

他可不想和一個傳的破破爛爛的人走在一起,太降低他侯爺的身份了……

舒小侯爺見韓穎兒一直悶悶不樂,便走到韓穎兒身邊,用肩膀撞了一下她,問道:“韓穎兒,看你這滿面愁容的樣子,想什麼了?”

韓穎兒看見舒小侯爺就心煩,不想搭理他,索性甩了甩手,便獨自上馬車裡去等了。

舒小侯爺一臉的茫然,撓了撓頭,轉頭問烈王,“我是不是哪裡又惹到她了?”

烈王仔細的想了想,“應該沒有吧。”

在舒小侯爺確定自己沒有惹過這位公主後,他才對著馬車的方向罵了一句,“神經病啊。”

很快,毒王星矢便換好衣服出來了,一身整潔的白衣配

上他一頭亂糟糟的頭髮,總讓人覺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怪異感。

“前輩,煙兒,前輩畢竟是男子,帶入左相府也多有不便,不如先去我府中住下吧。”

“恩,好。”安寒煙點頭同意,其實她的心中,也正在愁這個問題,現在韓夜秋主動叫星矢過去住,也解了安寒煙的憂愁。

星矢還想見韓夜秋口中的舅舅,自然也是不會拒絕的。

很快,幾人便達成了共識,開始向皇城走去,只是這回去的速度,明顯比來時要快了。

幾人到了皇城後,因為有很多東西要收拾,便都回了自己的府中。

只有韓夜秋,林香,星矢三人朝聚香樓去了。

幾人一進皇城,便有人向蕭林通知了三人正往聚香樓來的消息,蕭林聽後,忙命人關了聚香樓,又做了一大桌的美食放在大廳中,歡迎毒王星矢。

星矢一進聚香樓,果然就立刻坐在桌邊吃了起來,蕭林坐在星矢的對面,韓夜秋和林香給蕭林打過招呼後,也坐了下來。

好不容易等星矢吃飽喝足了,蕭林才緩緩的問道:“星矢前輩,請問……”

“你是他舅舅?”不等蕭林問出口,星矢便打斷了他。

蕭林看了一眼韓夜秋,點了點頭,“是的。”

“你給我說實話,你是怎麼做到的,這麼多年來,老怪我從沒有見過中了琉璃毒還能活這麼年的人。”

蕭林看了一眼韓夜秋,又看了一眼林香,林香對蕭林點了點頭,蕭林才答道:“換魂!”

毒王星矢的瞳孔猛然一縮,“羅刹的換魂珠?”

“恩。”

“想不到羅刹的換魂竟然是真的。”星矢喃喃自語道。

蕭林站了起來,走到星矢的面前跪了下來。

“師傅。”

“舅舅。”

林香和韓夜秋異口同聲道,忙伸手去扶,蕭林卻抬手阻止了他們。

“星矢前輩,想必夜兒也給你說過大概情況了,換魂珠的時間有限,不知為何,魂魄回歸的時間還提前了,如今她的魂魄也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裡,我想她的記憶也會慢慢恢復,還請星矢前輩救救煙兒。”

星矢伸手扶起了蕭林,“你放心吧,現在那丫頭已經是我的徒弟了,我一定不會讓她死的,只是這麼多年了,毒潛藏在她身體裡,我不知道現在已經到哪一步了,明日我去給她把了脈才能知道具體情況。”

蕭林一聽,仿佛放在心中多年的石頭都放下了吧,忙對星矢道謝。

星矢和韓夜秋回府的消息,很快便傳到了一心在房中研製解藥的白千耳中。

白千自然知道星矢是來幹嘛的,白千看著自己房中扔了一堆的紙團,又看了看桌上用安寒煙的血液稀釋的液體,無力的放下了手中的藥草。

他拿起那條有安寒煙血液的手帕,緩緩的朝星矢住的地方去了。

雖是短短一段路,但白千卻是心緒萬千,安寒煙這毒在體中藏了太久,不管是星矢還是白千,都無法憑一己之力解了那毒,要想安寒煙順利的活下來,兩人必須聯手。

“星矢。”

“白千?你怎麼在這裡?”

白千和星矢認識的事,沒有人知道,所以白千的存在,也沒有人告訴星矢。

白千笑了笑,自知不能說出隱寒門的身份,只說道:“我是來幫王妃解毒的。”

星矢笑道:“琉璃?就你還想解琉璃?當初你不是已經輸了嗎?”

白千看著星矢,本想發火,但他輸了又是事實,白千把手帕扔給了星矢。

“這是王妃的血,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說罷,白千也不管星矢的反應,便轉身走了。

星矢拿著那手帕翻了翻,看了看那血液的顏色,心中升起一絲不詳的預感。

星矢忙拿了水來,將手帕扔在了水中,又放出了兩條竹葉青,兩條蛇的蛇尾輕輕碰了那水,那水便黑成了一團,兩條蛇忙縮回了星矢的袖中。

星矢見此,忍不住罵道:“兩條笨蛇,你們就是毒中之王,還怕什麼毒啊。”

星矢看了看那團黑水,放在鼻尖聞了聞,發現安寒煙體內不僅有琉璃,還有蟥毒!

星矢看著桌上的那一盆黑水,第一次有點後悔製造了琉璃,這毒落入賊人之手,害死了很多人不說,現在還害了自己的徒弟。

星矢鬱悶的坐在床邊,終於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想了想,他還是決定去找白千,他可不願意放棄這麼好的徒弟。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