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六成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68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星矢問著夜王府的下人,找到了白千的住所,他看著白千的房間緊閉著,便直接一掌推開了白千的門。

白千剛換好衣服,躺在床上準備睡了,見有人破開了自己的門,正想開口大罵時,卻發現來人是星矢。

星矢看著白千房間亂糟糟的一團,到處都是紙張和藥草,桌子正中間還有一瓶血水。

一看就知道,這些天白千在裡面幹嘛。

冬日的風吹進白千的房間,冷的白千忍不住抖了抖,白千從床上坐了起來,裹著被子道:“星矢,你這個王八蛋,你到底想幹嘛啊。”

白千的樣子十分年輕,而星矢卻已經是一個老頭的模樣,兩人這樣在房間對峙著,就像是父親正教育兒子。

夜王府暗處的隱衛忙知趣的轉過了頭,視線完美的避開了白千的房間。

星矢看著白千,沉默不語,而白千還在自顧自的說著。

“我好不容易把燙手的山芋甩了出去,今晚上能睡個懶覺了,你又過來幹嘛啊。”

“你過來就過來嘛,你幹嘛踢我的門啊,大晚上,這麼冷,你想害死我嗎?”

“以前我輸給你我就認了,但你不能現在還在這欺負我啊。”

“還有外面幾個小兔崽子,你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這個老頭闖進來欺負自己人啊。”

星矢皺了皺眉,終於聽不下去了。

“白千,這麼多年沒見,你怎麼還是這麼囉嗦啊,還有,明明也是一個死老頭了,幹嘛學著別人裝年輕人啊。”

“你自己願意當老頭,我可不願意,我有那個能力讓自己年輕,有本事你也變年輕讓我看看啊。”

眼見白千這個話匣子的話又要打開了,星矢連忙打斷他。

“夠了夠了,我這次來找你是說正事的。”

白千本想說說正事就說正事,為什麼要踢門,但星矢明顯不想給白千說話的機會。

“你給我的那個血液我看了,的確很棘手,給我看看你研究到哪個地步了。”

白千撇了撇星矢,剛剛還挺話多,現在卻不想開口了,求人還這種態度。

星矢仿佛看出了白千心中的想法,嘲諷道:“哦,對了,我突然想起你當年就是因為琉璃輸給我的,你又怎麼能解開琉璃的毒了,尤其還混了蟥毒,看來,我過來找你也是沒用的。”

星矢這話,可謂是戳中了白千的痛楚,白千一聽,卻立刻炸毛了,連忙從床上彈跳起來。

“誰說我沒研究出什麼?你給我等著,我馬上就拿給你看,我的方法至少能去除王妃身上三成的毒性。”

星矢看著白千去翻找自己的藥單了,微微勾了勾嘴角,心中暗暗想著‘白千這個老頭,還真是跟以前一樣笨啊。’

白千翻出了藥單,甩到了星矢的面前,星矢拿著那些結論,得意的朝白千笑了笑。

這時,白千才反應過來,自己中了激將法。

還不等白千反應過來,星矢便走出他的房間,回自己的院子了。

夜王府的暗衛都暗暗扶額,第一次覺得原來傳說中的神醫白千這麼蠢,毒王星矢這麼幼稚。

發生在白千房間裡的事情,第二天便傳到了韓夜秋的耳裡。

只要事關安寒煙,韓夜秋一向都是非常上心的。

於是他一大早,便去找了星矢。

星矢自從昨天從白千那拿到了白千的解毒方法後,又結合了自己的,研究到深夜,終於把解毒機會提到了六成。

這麼一大早,星矢根本就還沒起。

韓夜秋本想直接進去的,就發現門口還有兩個青乎乎的東西盤在那守門。

兩條竹葉青意識到有人來訪的時候,忙支起了舌頭,威脅的吐了吐蛇信子。

一看兩條蛇的顏色,便知這兩條蛇有劇毒。

韓夜秋知道這兩條蛇是星矢的寶貝,又不能真的傷了它們,便從旁邊的花園裡撿了一根長的木枝。

兩條竹葉青感覺到來者不善,張了張嘴,顯露出恐怖的獠牙,便準備向韓夜秋進攻。

韓夜秋拿著木枝,一下就打開率先沖上來的那條蛇,另外一條蛇見此,忙停了下來,轉身從門縫裡鑽進了房間。

你這小子,這麼早來我這幹嘛?”

當韓夜秋正想踏步進去的時候,裡面卻來了星矢的聲音。

韓夜秋拱了拱手道:“前輩,我聽說你昨天晚上去找了白千前輩,我想問……”

“問那丫頭的毒能不能解吧!”

星矢打斷了韓夜秋的話。

韓夜秋低著頭默認了星矢的話。

兩人沉默了一陣,星矢打開了門,從裡面走了出來,從眼底的一片黑色可以看出星矢一定為安寒煙的毒勞累了一晚上。

“從那丫頭的血液來看,我和白千兩人聯手,有六成的把握!”

“只有六成?”韓夜秋急切的問道,“前輩,那毒不是你製作的嘛?為什麼你不能完全解開這毒?”

星矢面露尷尬,當初研究出這毒時,其實他也解不開,都是研究了很多年後,才研製出了它的解藥。

“這毒在那丫頭的身體裡呆了太久了,已經深入血液和骨髓,如果是中毒幾天或幾個月我還可以解,可據我的觀察,那毒已經跟了她至少十年了。而且,她的體內不僅有琉璃,還有蟥毒?”

“蟥毒?”

韓夜秋突然想起當初安寒煙告訴他的事情,當初大夫人給她下了蟥毒,想要以安寒煙暴斃為由將她送出府中。

當時他以為安寒煙無礙,便沒有追究,沒想到現在安寒煙的毒這麼難解的原因還有蟥毒。

“前輩,無論如何,請你盡力救救煙兒。”

說罷,韓夜秋轉身便向外走,星矢連忙追上。

“小子,你去哪?”

“左相府!”

“左相府,那不是去見我那小徒兒?你等等我,我也去。”

韓夜秋到了左相府後,依然沒有走門,是翻牆而入,星矢自然也跟著韓夜秋翻了牆。

他們來時,安寒煙正準備去奇宇軒看看自己的鋪子,見兩人來了,便也延遲了自己的計畫。

星矢一到安寒煙的面前,便伸手去搭了安寒煙的脈。

安寒煙蹙眉,面露疑惑的看著星矢,星矢自然也知道不能讓安寒煙知道自己中毒的事情,便隨口說道:“老怪我收徒要先確定你是否健康。”

安寒煙自然也不是傻子,也知道定是自己的身體出現了問題,如果真是星矢要先確定她的健康,早在第一次和她見面的時候,他就探她的脈了。

看著星矢越來越沉的臉色,安寒煙的心中升起一絲不詳的預感,但她又覺得她身體沒有什麼異常,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了?

星矢是毒王,莫非……?然而這個想法一出,便被安寒煙立即否認了。

她對毒雖沒有星矢那般精通,但也不至於自己中了毒還不知道。

韓夜秋看著安寒煙的反應,連忙拉回了星矢的手。

“前輩,煙兒的身體十分健康,無需確認。”

韓夜秋十分瞭解安寒煙的聰慧,非常怕安寒煙因為星矢怪異的舉動而猜出什麼,所以一直暗暗觀察著兩人的反應。

星矢收回手,不悅的看了韓夜秋一眼,但韓夜秋已經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安寒煙的身上。

“煙兒,你曾經給我說你曾身中蟥毒,後來是怎麼醒過來的啊?”

安寒煙不知韓夜秋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問題,但是她確實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總不能說原身已經死了,她的靈魂佔領了這個身體吧。

想了想,安寒煙還是回答道:“不知道,我醒過來後,之前的事情都忘記了。”

此時,星矢和韓夜秋的腦中都閃過蕭林曾經的一句話,“安寒煙的靈魂提前回到了自己的身體。”

那麼,一定是安寒煙身體裡之前的那個靈魂死掉了,安寒煙的靈魂才會提前回來。

想到這裡,韓夜秋的眼中閃過一絲複雜。

他不知道那個曾經說一生一世一雙人的那個安寒煙,是身前的這個女子,還是死去的那個女子。

難怪安寒煙之前會問他那個問題,他是喜歡之前的她,還是現在的她。

還不等他想清楚,星矢便竄到了兩人的中間。

“誰?丫頭,誰這麼大膽,敢給你下毒?我給你報仇,你可是我星矢的徒弟,誰敢欺負我的徒弟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