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七十三章 打架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27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清兒忙抓住機會,上前說道:“是大夫人,星矢前輩,是大夫人,以前大夫人就特別愛欺負小姐,你可一定要幫小姐報仇啊。”

以往,大夫人經常欺負她們,她的母親和姐姐也是因大夫人和安雨蝶而死,雖然現在大夫人和安雨蝶奈何不了她們。

但不代表以往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安寒煙在府中勢單力薄,清兒平常也儘量小心翼翼,不給安寒煙惹麻煩。

現在終於有人要給安寒煙報仇了,清兒心中的負面情緒全都迸發了出來。

“你們等著。”星矢說完便往外走。

但想了想,他又轉身回來拉了韓夜秋一起。

一是他第一次來左相府,不知道大夫人在哪。

二是他不知道大夫人是誰,就算見到了她,也不知道她是誰。

清兒和謹青看到星矢這蠢萌的樣子,既欣慰又想笑。

安寒煙現在有了韓夜秋和星矢,不會再被任何人欺負了。

此時的大夫人還在禁足,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被星矢算計。

韓夜秋和星矢找到大夫人時,她正在院子裡品茶,哪怕是被禁足在院子裡,渾身上下也充滿了愜意的感覺。

星矢在屋簷上偷偷看了一眼穿的花枝招展,妝容整齊的大夫人,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默在暗處偷偷轉了頭,不是他不認真保護主子,而是他實在不能忍受自己家的公子跟著一個老頭去做這麼偷偷摸摸的事情。

韓夜秋興許還沒意識到現在這一幕,有多影響自己的形象,還能分心去想其他的事情。

比如,大夫人被禁足了這麼久,為什麼一點都不急躁,還越發的容光煥發了。

星矢看著下麵的大夫人,偷偷的從懷裡摸出了一包粉末,倒在掌心裡,利用掌力打在了大夫人的身上。

大夫人痛得手中的茶杯一甩,起身便大罵道:“是誰!”

那粉末散在大夫人周圍,這樣一動一張嘴間,粉末便被發夫人吸了進去。

眼見得手了,星矢便拉著韓夜秋消失在了屋簷上。

而大夫人為人一向刻薄,府中討厭她的下人也是數不勝數,不管是她,還是她身邊的丫鬟都覺得定是哪個大膽的丫鬟,對主母不滿,暗中下了手,大家分析來分析去,環兒竟替星矢背了黑鍋。

因此,大夫人對環兒的恨,則更深了。

星矢本想拉著韓夜秋去安寒煙的面前炫耀一番的,但卻被韓夜秋拉到了聚香樓。

星矢想著上次去聚香樓吃的各種美食,也樂意跟韓夜秋去。

離開左相府時,韓夜秋還留下了默,監視大夫人的一舉一動。

韓夜秋到了聚香樓後,看見林香和韓穎兒正說說笑笑的坐在一起聊天,他找林香有事,本想直接過去的。

但韓穎兒卻一直給韓夜秋使眼色,她好不容易能找個機會和林香說會兒話,她可不想讓自己的哥哥壞自己的好事。

趁林香喝茶期間,韓穎兒一直對著韓夜秋擠眉弄眼,連跟在韓夜秋身上的星矢,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小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小姑娘是你妹妹吧?你妹妹現在不想讓你過去了。”

韓夜秋黑著臉,不顧韓穎兒的反應便走了過去,徑直坐到了林香的面前。

“穎兒,我有事找林香,你先回去。”

“五哥哥。”

“回去!”

韓穎兒看了林香一眼,林香笑著對她點了點頭,韓穎兒便委屈的答應道:“好吧。”

說罷,她看了一眼黑著臉的韓夜秋,便起身走了。

待韓穎兒走了後,林香才緩緩開口:“你這次來,是因為煙兒的事吧。”

韓夜秋還沒有回答,他便轉頭問星矢,“前輩,煙兒體內的毒怎麼樣。”

星矢拿了一塊桌上的甜點,才慢慢的答道:“毒在她的身體裡呆的時間太久,還混合了蟥毒,只有六成的把握。”

這個解釋,星矢已經說了幾遍了,已經頗顯不耐煩,林香看出了星矢的態度,便只好轉頭問韓夜秋,“為什麼煙兒體內會有蟥毒?”

“左相府的大夫人下的,煙兒醒來後,便失去了以前的記憶,我猜,上次舅舅說的煙兒的魂魄提前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也和她身中蟥毒有關,另一個舅舅選中的魂魄,應該是已經身中蟥毒而死了,煙兒的魂魄才會提前回歸。”

說著,韓夜秋頓了頓,眼神複雜的問道:“煙兒是多久中的毒?我的意思是說煙兒是從幾歲開始就不是她了?”

林香知道韓夜秋在擔心什麼,安慰道:“你放心,從小和你訂婚的確實是煙兒,她是從姑母去世後一年,才身中琉璃的,也就是你母親死那年,你出宮建府,離開她那年。”

林香雖是說者無心,但韓夜秋卻是聽者有意,他不斷的在心中問著自己,如果當初,他沒有離開安寒煙,她便不會中毒,他自以為是的保護,卻反而讓她受了

傷。

皇家雖是龍潭虎穴,但左相府又能好到哪去了?

韓夜秋在確定了小時候和他定親的確實是安寒煙後,心中總算放下了心,但同時,心中又升起了深深的內疚。

韓夜秋看著星矢,問道:“前輩,什麼時候能夠解毒?”

林香震驚的看著他,“韓夜秋,你瘋了啊?解毒一旦開始,記憶就會慢慢恢復,就不能再停下來,如果失敗了,煙兒將活不過三天!”

“即使只有六成的機會,也不能放棄,那毒在煙兒的體內呆的越久,對她身體的傷害就越大,毒就越難解!”

聽著韓夜秋這樣說,林香忽然冷靜了下來,他知道韓夜秋說的有道理,但是六成的幾率實在太低了,安寒煙是他唯一的親人了,他不能冒這個險!

韓夜秋看林香猶豫,繼續勸說道:“我們有世界上最好的神醫,和世界上最擅長用毒的人,如果他們聯手都不行,那世界上就沒有人能解了,你應該對他們有自信!”

聽著兩人的討論,星矢將嘴裡的食物咽了下去,放下了手中的半塊餅子,其實他自己也不敢保證,現在的六成,僅僅是理論!

就在幾人心中思緒萬千之時,卻傳來了蕭林的聲音。

“香兒,夜兒說的對,如果神醫白千加上毒王星矢都不能解這個毒的話,那煙兒身上的毒卻是就沒有其他人能解了。”

“你們有沒有人問過我的意見啊?”星矢開口道。

“我這輩子一生的本領,卻沒有弟子繼承,我只是覺得煙兒這丫頭對毒很有天賦,但現在我剛剛收她為徒,什麼還都沒傳出去了,就要先為她解毒,重點是如果解不開便毀了我這麼多年的名聲,那我也太虧了吧。”

幾人聞言一愣,這個關鍵的時候,星矢可不能掉鏈子,結果下一刻,星矢便起身說道:“老怪我不玩了,老怪我走了。”

說罷,便轉身朝夜王府走去了,他的行李,還有兩條竹葉青,都還在夜王府中。

“星矢前輩。”

“星矢前輩!”

蕭林和林香連忙挽留,但星矢卻已經沒影了。

韓夜秋跟著星矢回了夜王府,但卻沒有挽留他,而是去了白千的房間。

他從來不用隱寒門門主的身份壓人,雖然是隱寒門的人,但韓夜秋往往都會給他們選擇的機會。

這一次,韓夜秋卻給白千下了死命令,“留下星矢,不管是用什麼辦法。”

前一刻聽聞星矢要走而開心的像個孩子的白千,下一刻仿佛就掉進了深淵。

眼看著星矢已經走到夜王府的門口了,白千終於現身攔住了他。

“白老頭,你幹嘛?”

星矢一出口就是氣不死人不償命,白千明明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樣,但星矢卻總是有意無意說他老,要不是韓夜秋下了命令,白千恨不得給星矢一腳,送他一段路。

“星矢,你是不是害怕了?”

“我會害怕?”

“你怕你解不開自己的毒對吧?”

星矢沉默了一下,但白千卻開心的大笑起來。

“哈哈哈,被我說中了吧,你說你這一輩子有什麼意思啊?活了幾十歲的人了,還怕自己的毒,現在還想跑路,連自己的徒弟都不管了。”

星矢惱羞成怒道:“你不要亂說,我不是。”

白千完全不顧及星矢的反應,轉身便朝夜王府的大門外喊道:“快來看啊,大家快來看啊,傳說中的毒王星矢竟解不開自己的毒,至自己徒弟的死活不顧,要跑路咯。”

“毒王星矢要跑路咯,快來看啊。”

星矢氣得扔下了自己的包袱,伸手就要去捂白千的嘴。

白千本就討厭星矢,現在好不容易有個敗壞他名聲的機會,又怎麼會輕易被星矢抓住了。

很快,夜王府的隱衛便見兩人打了起來,星矢的動作勝在快,而白千勝在靈活。

兩人打的勝負難分,兩人的武功都是難得的高手,這一打起來,倒是引了夜王府不少的隱衛圍觀,但卻沒有人敢上前阻攔。

一炷香後,兩人打不動了,便找了處石桌坐下來鬥嘴,說的口乾舌燥了,還有小廝前來送茶。

“我說星矢啊,你是不是過不來好日子啊?這麼好的夜王府,你幹嘛跑啊,也是,你從以前開始就是一副窮酸相!”

“我窮酸相?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麼樣,整天都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有你說話那功夫,你的醫術都不知道又要精進多少,更何況,當初是你輸給了我,現在你哪來的勇氣說我?”

“我輸給你是因為那時候的我年輕,不信的話你現在再把你那琉璃拿出來,我解給你看。王妃身體裡的毒,都那麼多年了,還混有蟥毒,我都能解三成。”

說到安寒煙,星矢便沉默了下來,他靜了一會兒才說道:“你是來攔我的吧?不是我不給那丫頭解毒,我也很喜歡她,只是我不能因為她毀了一世英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