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像風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98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因為過年,聚香樓不營業,只有韓夜秋等人在此吃年夜飯,但畢竟有幾國使臣,為了不留人話柄,聚香樓的門窗都是打開的。

聚香樓的人都玩的開心,都沒有注意到,聚香樓對面街道處看向裡面的那怨恨的眼神。

舒小侯爺仿佛看到暗處有一絲紅影,但仔細一看,又沒了,韓穎兒想著自己剛剛對舒小侯爺說的話會不會太過分了,便想著去給舒小侯爺道個謙。

韓穎兒拿著酒杯,走到舒小侯爺的面前,舉杯道:“喂,舒小侯爺,剛剛我說那些話不是存心的,你不要放在心上,你也知道我只是嘴巴壞了一點,說話不經大腦,其實心裡還是很善良的。”

舒小侯爺自然是知曉韓穎兒性格的,所以也不曾介意,韓穎兒雖然任性,但是比起西戎的沉魚公主來,韓穎兒已經算很善良的姑娘了。

“沒事,你看,我是長狄嘴巴最任性的侯爺,你是東韓最任性的公主,你看,我們其實是一樣的,我懂你的心情。”

說著,舒小侯爺豪邁的和韓穎兒碰了杯,將被裡的酒一飲而盡。

韓穎兒想著自己是來道歉的,自然也不能落後于舒小侯爺,於是也學著舒小侯爺的樣子,將酒杯中的酒一飲而盡了。

當他們倆正喝的開心時,獨孤原提出想再和韓夜秋切磋一下象棋。

於是獨孤原拿出了自己製作的象棋,便和韓夜秋切磋了起來。

安寒煙見獨孤原也會,在旁邊看的津津有味,烈王見這棋有趣,也加入了旁觀者的隊伍,有模有樣的學了起來。

獨孤原和韓夜秋下了幾局後,安寒煙和烈王也看的興奮了,一副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模樣。

安寒煙見此,便也吩咐謹青去府中拿了自己的那套象棋來,跟烈王下了起來。

正下到一半時,蕭林卻喊道十二點了,林香忙拿起早已準備好的煙花,在後院裡放了起來,煙花飛上天再散開的模樣,十分的美,眾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東西,紛紛跑到後院看放煙花。

這時,其他家的煙花也應聲放上了天空,黑夜瞬間變得絢麗起來。

就在煙花快要結束時,默看了看韓夜秋和安寒煙,突然想起了什麼,便轉身出了聚香樓,回了夜王府,抱來了一箱小煙花。

這些都是上次燈會時,韓夜秋為安寒煙準備的,只是兩人那次不歡而散,這煙花便也沒了出場的必要。

默的速度極快,就在煙花剛剛放完時,默又重新回到了聚香樓。

“王妃,這是公子上次在燈會時就準備好的煙火,今日熱鬧喜慶,大家可以玩一玩。”

安寒煙伸手接過默手中的煙火,看了看韓夜秋,韓夜秋對安寒煙點了點頭。

安寒煙便在眾人期盼的眼光下,將煙火一一分給了眾人。

其中最為激動的當然是舒小侯爺和韓穎兒了。

韓夜秋對安寒煙的用心,林香和蕭林都看在眼裡,兩人互相看了一眼,搜從對方的眼裡看出了放心。

韓穎兒忙從安寒煙的手裡,取走了幾根煙火棒,紅著臉,塞了一半塞到了林香的手裡。

但林香卻還了回去,“對不起,公主,我從來不玩這個。”

韓穎兒的眼中,帶了一絲失望,一直沒有伸手去接被退回來的煙花棒。

舒小侯爺見此,忙上前一步,將煙火棒從林香的手裡奪了過來。

將眾人手上差不多都分到了,默和白音就把火分給了大家,一時間,聚香樓的後院又亮了起來。

眾人拿著手中的煙火棒飛舞,十分的好看。

韓夜秋悄悄的挪到了安寒煙的身邊,又煙火棒的燈火,描繪出了一個愛心的形狀。

安寒煙紅著臉,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因為燈火的照耀。

“煙兒,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

情話和告白來的太突然,安寒煙一怔,一時之間竟忘了動作,韓夜秋握住安寒煙的手,揮舞起安寒煙手中的煙火棒,第一次,安寒煙感覺到了愛情的甜蜜,臉上的笑意不自覺的更深了。

蕭林在遠處看著兩人,抬頭望著天上的星星,但眼眶卻是紅了。

“沐雅,惠兒,你們的孩子,都長大了啊,我總算是不負你們所托。”

林香站在蕭林的身旁,跟了蕭林這麼多年,林香自是非常瞭解蕭林的,他用手拍了拍蕭林的肩膀。

“師傅,你放心吧,一切都會越來越好的。”

“恩。”

蕭林餘光撇了撇正玩得開心的韓穎兒,轉頭問道:“香兒,你對六公主可有什麼想法?”

林香看了一眼笑呵呵的

韓穎兒,臉上也增了一絲笑意。

“師傅,六公主是個好女兒,不能因為我,誤了她的終身。”

“香兒,如果喜歡,當好好把握。”

林香低下了頭,緩緩開口道:“師傅,我是個沒有未來的人,我連自己的未來都把握不了,又怎麼敢奢望其他的東西了?”

林香看了一眼韓穎兒道:“她喜歡的不是我,只是聚香樓的掌櫃林香,甚至,我連自己的姓名都不能告訴她,我相信,她會遇到更適合她的人。”

蕭林自然知道林香說的有理,便也不再相勸,只是感歎造化弄人,其實三個孩子中,林香背負的東西是最多的。

這時,院子裡的煙花也放得差不多了,幾人又回到了大廳喝酒下棋。

韓穎兒特別的激動,便拉著舒小侯爺喝起酒來。

雖然韓穎兒一直笑著,但不知為何,舒小侯爺就是覺得韓穎兒不開心。

“來,我們比誰喝的多!”

“比就比,誰怕你啊?我就不信我一個男子,會喝不過你一個女子。”

說罷,兩人便你一碗我一碗的喝了起來,喝到後來,兩人都有了醉態。

“我告訴你啊,你千萬別……小看東韓的女子,我們東韓的女子可厲害了……”韓穎兒支支吾吾的說著,說道一半,還打了一個大大的酒嗝。

“我們東韓的女子,不僅擅琴棋書畫,還得擅騎射。”

“你們厲害是厲害,但是你們要學那麼多東西,不累嗎?我們長狄的女子就很自由,選自己喜歡的就行了。”

“自己喜歡的?”韓穎兒抬起頭來問道,卻看見舒小侯爺的臉突然變成了林香的臉。

韓穎兒把舒小侯爺的臉捧在手心,一下又一下的撫摸著他的眉眼。

摸的舒小侯爺難受極了,正想掙脫時,就聽見韓穎兒說道:“這張臉怎麼長的這麼好看了?”

一聽韓穎兒誇他,舒小侯爺的尾巴就差翹到天上去了。

“我就是長得好看,看在你這麼有眼光的份上就多讓你摸一會兒吧。”

韓穎兒看著眼前的人,笑著笑著突然又哭了起來。

舒小侯爺連忙拍著韓穎兒的背,安慰道:“別哭別哭,我讓你摸就行了。”

“林香哥哥,有時候,我感覺你就像風,我怎麼抓都抓不住,可是,我也會累啊,我怕我有一天真的累了,就放棄你了。”

舒小侯爺一聽林香哥哥四個字,酒瞬間醒了大半,他就說韓穎兒怎麼會突然誇他,原來是把他當成了別人。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舒小侯爺臉上的笑意卻沒了。

他伸出手,摸到了心跳動的位置,喃喃自語道:“我這裡為什麼會隱隱作痛啊?”

舒小侯爺看著醉酒的韓穎兒,他伸出手,替韓穎兒擦掉了掛在臉上的淚珠。

看著韓穎兒這幅模樣,很是心疼。

“傻丫頭,好像我喜歡上你了誒,要不你放棄他試試吧,跟我在一起,我有哪裡比不上他啊?我家世比他好,長得也比他好看,重點是,如果我和他同時向皇上提親,皇上只會選擇我。”

舒小侯爺看著眼前的韓穎兒,第一次不想跟她鬥嘴,就這樣靜靜的看著韓穎兒,會發現,其實她長得還是很漂亮的。

性格也是大大咧咧,不像其他女子那般矯揉造作,有話直說,也不會在別人背後搞小動作。

這是舒小侯爺第一次覺得,原來韓穎兒身上有這麼多優點。

只是他說的話,韓穎兒卻是一句都沒有聽見,已經醉倒在了桌子上。

舒小侯爺無奈的撇開了自己的視線,他怕他再看下去,真的會忍不住向皇上提親,那麼,她就真的失去追求自己喜歡的人的權利了。

這不是他所希望的……

舒小侯爺起身,脫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了韓穎兒的身上,便離開了。

獨孤原注意到了舒小侯爺一個人落寞的坐在門檻上,看著空蕩蕩的街道。

便上前問道:“這可不像你的風格啊,怎麼?一向沒心沒肺的小侯爺也要玩起憂鬱了麼?”

舒小侯爺自嘲的笑了笑。

“獨孤原,你有過喜歡的人嗎?”

獨孤原臉上的笑意一僵,回頭看了看正在喝烈王下棋的安寒煙,回答道:“有的。”

舒小侯爺轉頭看向他。

“那你有去爭取嗎?”

“不曾!”

“為什麼?”

“因為她有喜歡的人,我又何必前去打擾。”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